吳澤咧出燦爛笑容。

「你說跟著我一起進入了天域道網,可你不是沒入網法器嗎?」

東皇太二這才想起,頓時不解。

「這裡面的操作就複雜了,跟你說你也不懂的。」

吳澤擺擺手,「而且就是因為出現了丁點問題,導致我登錄之後跑到那房間里去了。」

「那你在現實的身體呢?」

「哦,我嫌麻煩,直接本體進入天域道網的。」

「本體?還有這種登錄操作,我怎麼不知道?天域道網不是虛擬的嗎?」

「宇宙這麼大,你不知道的事情多得是,這很正常,更何況我以本體進入和我的天賦有關,你學是學不會的,別想太多。」

見到東皇太二一副感興趣的模樣,吳澤毫不猶豫的進行打擊。

「切。」

東皇太二雖然很感興趣,但也沒有再問。

「還有多久到你的二號住所?」

吳澤一邊問,一邊躺在地上,懶得動彈。

「快到了。」

東皇太二微皺了皺眉,「接下來你難道就這麼跟著我。」

「沒錯,我無家可歸的,再者說不是還欠你一顆恆星嗎?」

吳澤雙手撐著起來,自信滿滿的說,「我覺得通過第一次的失敗,累積了經驗,我現在對火焰的操控更好了,相信我,下一次絕對不會爆炸了。」

「什麼?你還想到我的二號住所凝鍊恆星,不行不行。」

東皇太二感覺吳澤各種坑,這下頓時不淡定了,甚至直接從床榻上站起,「不可能,我絕對不允許你在我二號住所周圍凝練恆星。」

東皇太二怕啊,他總共就兩處居所,都被吳澤玩爆一處了,可不想連最後一處也保不住。

「別激動,別激動,你要相信我。」

吳澤豎起食指搖了搖,「雖然爆恆星看上去很好玩的樣子,但……」

「不,你不用說了,我絕對不同意。」

東皇太二打斷,頓了下,「我說過,我不需要你賠償了,對了,一會就到達我的二號住所了,如果你沒什麼事,到時候你就可以離開了,咱們倆以後再也不見。」

豪門總裁的過氣老婆 「不,你不能這樣,我也說過,我既然欠你一顆恆星,那就一定要還。」

吳澤嚴肅起來,堅定得很。 「別想還我了,我是不會要的。」

東皇太二沉著臉。

「反正我一定要還給你。」

吳澤堅持。

「總之,抵達我的二號住所你就離開。」

東皇太二釋放出自己的威勢,雖然他並不喜歡用武力解決,但現在也只有武力一條路了,這讓他感覺很無奈。

「人族頂天立地。」

「人族一諾千金。」

「人族有債必還。」

東皇太二的威勢對吳澤來說根本沒什麼用,連感覺都沒有,他喊著錚錚口號,目光堅毅,然後……屬於仙尊的威勢稍稍漏了些出來。

咔!咔!咔!

飛舟的地板以吳澤為原點四處龜裂,印刻的法陣破裂,一串串靈力火花亂爆亂竄,整個飛舟受到影響,產生些許震蕩不穩。

東皇太二一屁股倒坐在主位床榻上,有些懵。

那一閃而逝的威勢太過恐怖,讓他很是懵逼。

他猜想過吳澤的實力很強,或許和他一樣,甚至超過些許,但實在沒想到吳澤還是給了他個驚喜。

「怎麼會這樣?」

東皇太二平復一下心情,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他能看出,吳澤的年齡其實不大。

這讓他有些受打擊,他可是金烏族,天生比人族強大,怎麼自己還比不上一個人族。

滴!滴!滴!

這時候,飛舟內部的白色燈光忽然轉變為綠色,閃爍著,還有滴滴提示音響起,這是目的地到達的提示。

「到了。」

好半響東皇太二才不再糾結,或許也是接受了,他起身,從窗口看出去,發現飛舟也已經不再跳躍,外面璀璨的星光映入眼帘。

吳澤率先一個瞬移離開飛舟,來到星空之中。

空曠無比的星空,一藍一紅兩大恆星圍繞著平衡中心的一點徐徐轉動,像是在宇宙星空這個舞台上跳著億萬年不變的史詩舞曲。

「咦,你的二號住所,看起來比之前的住所還要漂亮一些啊。」

東皇太二剛剛收好飛舟,就傳來吳澤的嘖嘖聲。

「那是,只不過我喜歡住的清靜點,所以一號住所才比較偏僻。」

誰都喜歡聽讚賞,東皇太二也不例外,然而接下來吳澤的話就讓他再次心累了。

「你的宮殿在恆星中心,這下可好了,兩顆恆星,我也有一個住的地方了。」

吳澤眼中閃閃發光,甚至已經在規劃自己的住所怎麼構建了。

「你不要亂來啊。」

東皇太二很絕望,打又打不過,對方還喜歡亂來,他感覺接下來自己都要心驚膽戰的生活了。

「放心,你要相信我的技術,絕對不會波及你的那一顆恆星的。」

吳澤擺手,很快又發出驚咦,「這個星系,還有生命星球?」

以他的奇異感應,發現在一個方向有密集的生命波動,凝神望去,卻見遙遠處,兩顆修仙星球在星空中圍繞著雙恆星恆久不變的周轉著。

「這個星系原本就是我所有,沒什麼生氣,這些修士都是外來的,每年交給我定量的靈點,獲得我二號住所星系的兩顆生命星球居住權。」

「也就是說,這些星球都是你出租出去的?」

吳澤理解了。

「嗯,這樣說也沒錯。」

東皇太二看著吳澤,「這也是我不願意你在我二號住所周圍凝練恆星的原因之一,要是一個不小心,你把他們全炸了怎麼辦?我很擔心你一言不合就滅世啊!」

「放心,我會注意的,絕對不會再爆星。」

見東皇太二嘮嘮叨叨個沒完,吳澤再次做出承諾。

「唉,罷了,希望你注意點吧!」

東皇太二暗自決定,吳澤凝練恆星的時候他一定要圍觀,防止意外產生。

「對了,你這兩顆生命星球叫什麼名字?」

吳澤問。

「這個。」

這個問題讓東皇太二愣了愣,一時竟有些躊躇。

吳澤本來只是隨口問,現在對方的反應卻是讓他大奇,「有什麼不好說的。」

「這個星系自從被族裡分配給我,我也沒怎麼管理,這兩顆生命星球,都沒正式給它們起個稱呼。」

東皇太二佯裝咳嗽一下,「稱呼之類的,我一般都直接叫一號星和二號星。」

「果然很有你的風格。」

吳澤豎起大拇指,想到住所的稱呼也是一號二號的,不禁為東皇太二的取名能力感到擔憂。

「當然了,這只是我的稱呼,或許這些居住在上面的修士已經給生命星球取了名字也說不定。」

東皇太二還想狡辯一波,「我取的稱呼還要推廣,這是根本沒必要的事情,他們住在上面,會自動搞好稱呼的問題的。」

吳澤不說話,只是笑笑。

「走了。」

東皇太二不想再談這個話題,在星空中向雙恆星方向飛去。

身形變幻,東皇太二化作金烏本體,黑身,紅眼,三腳,渾身沐浴在金色火焰之中,炙熱的火焰甚至令空間微微產生扭曲。

出資人 金烏震翅,身後火焰騰飛,在星空中拖出一道璀璨的金色流光。

他的速度快,很快,眨眼間幾千里的快。

這裡距離恆星稍遠,但東皇太二選擇飛回去,同時也是昭告生命星球,我回來了,你們這些租星的修士是不是應該來拜見拜見。

「嘖,挺騷的的飛行軌跡!可是沒什麼用。」

吳澤倒是沒那麼高調,只是幾步踏出,就穿梭空間抵達了雙恆星。

站在藍色恆星表面,無盡光和熱輻射,照耀全身,讓他感覺有些暖洋洋的。

「我來看看,選哪一個。」

吳澤眼見東皇太二還有一段時間才抵達,不禁轉身看向身下的兩顆恆星。

「宇宙真是個奇特的地方。」

近距離觀察,吳澤不得不感嘆,下方紅藍兩星的質量,大小等各個方面都幾乎相差不大,達到一個微妙的平衡。

所以選哪個都沒什麼關係,最大的差別可能就是顏色不同。

吳澤糾結了,兩種他都覺得不錯。

不知不覺,吳澤還沒選好的時候,東皇太二已經抵達了,身形一變,化作人形。

同時,吳澤還察覺到,那兩顆生命星球之中,有一些返虛修士已經飛出,向著這邊飛了過來。 「太二,你住哪顆恆星?」

糾結半天的吳澤詢問東皇太二,既然自己決定不了,那就交給太二好了。

「藍色。」

東皇太二目光一掃,就決定了。

「好,那我就住紅色恆星了。」

吳澤一拍手。

這時,租住生命星球的六位修士也抵達,飛了過來。

「人族和妖族。」

吳澤轉眼看過去,一眼看穿對方身份。

「我現在有事,你可別亂來。」

東皇太二對吳澤說完,就飛向六位人族妖族修士。

「放心。」

吳澤看著東皇太二的身影遠去,轉身就向紅色恆星行去,一步千萬里。

來到火紅恆星中心,吳澤直接來到一座紅色大殿,一摸一樣的大殿在藍色恆星處也有一座,之前吳澤就已經發現了。

吳澤走進大殿,周圍環境炙熱得足以汽化黑鐵的高溫對他來說猶如清風拂面,直接被他無視。

…………

轉眼間,吳澤已經住了十二天了,期間令東皇太二擔憂的事情沒有發生,甚至期間還能算是平靜。

吳澤就宅在火紅宮殿里,幾乎都沒有出來幾次。

東皇太二倒是驚訝了,這一天,他悄悄的進星,高調的不要,想要看看吳澤到底在幹什麼。

來到火紅宮殿外,東皇太二踏步前行,周圍的火焰自動分開,形成一條道路。

近了……

更近了……

東皇太二已經來到殿門前,他抬起手,欲推開門。

轟!

隨著一聲巨響,彷彿整個紅色恆星都震動了。

東皇太二感覺時間都彷彿凝固了,他清楚的看見火紅宮殿爆炸了,洶湧的衝擊力釋放,讓火紅宮殿的建築材料不斷崩滅,散濺。

「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