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小白,該你上場了,這次你可沒辦法站在女人後面了。”秦昊聲音冷冷道。

我笑了一下,撇過頭,直接選擇了無視他,開玩笑,你又不是團長,我鳥你是誰啊?

秦昊見我無視他,臉上的表情變得特別難看,想要發作,看出端倪的韓斯文卻是先一步道:“好了,我們趕緊進行任務吧,秦昊、薛均文、歐凱你們三個回答過兩個問題的人退出……然後吳小白,你跟蕭薔是情侶,就你上場吧。”

我點了點頭,也沒廢話,起身走到蕭薔身邊。

韓斯文頓了頓,又道:“現在還需要三個人,有沒有願意上去的?”

沒人回答,亦如開始時那般。

正在韓斯文迫於無奈再次點名的時候,黎夜忽然舉手道:“我去吧。”

“啊?”韓斯文愣住了,隨即馬上拒絕道:“不行!你可是我們團隊的大腦,沒有你我們根本不可能活到現在,我絕對不能讓你置身危險當中。”

陪着韓斯文的兩個美女也勸道:“是啊,每次大型任務或者團戰,都是靠着你我們才僥倖逃生的,如果你出事,對我們的打擊太大了,你就聽團長的話,別冒這個危險了。”

黎夜看了他們一眼,淡淡道:“我肯定不會出事的,因爲我已經知道這個任務是怎麼回事了。”

“你知道怎麼完成這個任務?”韓斯文驚喜道。

黎夜點了點頭,道:“放心吧,下個問題就會結束了。”

說完,他站起身,朝着我和蕭薔走來。 當黎夜站起身的時候,蕭薔小聲衝我道:“這個黎夜說他能結束任務,是真的嗎?”

我點了點頭,低聲道:“應該是真的,因爲我剛纔也想到這個任務是怎麼回事了。”

蕭薔愣了一下,道:“怎麼回事?”

“等會你就知道了。”我神祕一笑,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爲黎夜已經走到了我們身邊。

此時,韓斯文還是有些不放心黎夜,想了想,命令身邊那兩個美女,道:“陳芳,馬晴,你們兩個也上去參加任務,如果出現問題,知道該怎麼辦吧?”

“團長,你放心吧。”陳芳和馬晴點了點頭,冷冷的看了我和蕭薔一眼,然後走到了場中。

至此,新一輪的五個人重新選好,站定在安娜面前。

安娜臨商帶着笑容,看了我們五人一眼,道:“既然新的參加者已經選好,那我們……”

“等一下,我有個問題。”黎夜忽然打斷了她的話。

花落花開孤成凰 “哦,你說。”安娜被打斷話,並沒有表現出不悅,而是微笑着看着他。

黎夜沉吟了一下,道:“我有一個疑問,其實在第二個問題的時候,團長已經明確說過,再有人說謊,他就會殺掉回答過兩次問題的人,這種情況下,他們四人絕對不可能說謊,因爲說謊,等同於死亡,可是他們還是說謊了,我很不理解這一點。”

安娜耐心的聽他說完,臉上盪漾着純真的笑容,只是那純真中彷彿還帶着一絲詭異,然後她慢慢道:“看來你已經發現了,那麼我就給你一個提示吧,其實這裏面有一個人是我的內奸!事先收到了我的私人任務,所以他會一直說謊,只要不被你們找到,即便被誤殺了,我也會復活他,所以他敢繼續說謊。”

“什麼!”

此言一出,幾乎所有人再次將目光放在剛纔被換掉的三人中,因爲安娜的提示太明顯了,他們三人中有一個是內奸,而這些目光中大部分都是看着秦昊的。

“不是我啊。”秦昊搖頭否認着。

歐凱冷笑着看着秦昊,道:“你肯定是內奸,要不然也不會背叛楊軍。”

秦昊臉色一怒,指着他道:“你自己也是被懷疑的對象,別光說我,你也要爲自己辯解。”

歐凱冷哼一聲,不屑道:“我又不是內奸,哪裏需要辯解。”

就在他們兩個吵架的時候,安娜再次道:“既然你們已經知道內奸在這裏,可以嘗試找出誰是我的內奸,如果猜對的話,我會再給你們一個提示哦。”

黎夜笑着搖了搖頭,道:“不用了,如果他們三個裏面有一個是內奸,那麼這次的五個人就沒問題,我們可以直接回答正確問題,然後結束這個任務,開始問問題吧。”

“嘻嘻,你很自信嘛。”安娜似笑非笑看着黎夜,然後緩緩道:“那麼好吧,我們開始第三個問題,請聽題……你們覺得自己的實力能打過團長嗎?要說真話,我是能分辨出你們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的。”

聽到她的問題,我微微皺眉,顯然安娜這個問題是針對我跟蕭薔的。

她想讓我跟蕭薔暴露實力,因爲我們想隱藏實力,就必須說假話!

蕭薔顯然也知道這點,用眼神示意問我該怎麼回答,我回了她一個眼神,告訴她跟着我說就行了。

這時候,另外三人已經率先回答完了,他們的答案一樣,就是打不過。

輪到我的時候,我尋思了一下,臉上帶着自信的笑容,道:“當然打的過,我跆拳道黑帶,還練過散打拳擊,跟我體格差不多的,我能打七八個,怎麼可能打不過團長?”

聽到我的話,房間裏鬨然大笑,大家就像看傻子一樣看着我,似乎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秦昊更是道:“吳小白,你可真是牛逼啊,還跆拳道呢,哈哈哈哈,你可笑死我了……”

面對衆人的嘲笑,我神情自若站在那裏。

蕭薔呢?也說了跟我差不多的話,她也是跆拳道黑帶,還是教練。

只是出奇的卻沒有人嘲笑她,因爲她是美女,還是個新人,大家都認爲她不瞭解韓斯文的實力,纔會說出這種不着邊際的話,正所謂無知者無畏嘛,大家都對她都保持着寬容和理解。

這種不公平待遇讓我非常無語,這一刻,我會想,我要是個美女就好了……

就在我瞎尋思的時候,安娜已經在開始打量我們了,那明亮的大眼睛中,充滿了睿智,彷彿能洞穿我們的心思,片刻之後,她的臉色再次變得陰沉,冷冷道:“你們又說謊了!是誰?請開始指認!”

“啊?”馬晴愣了一下,隨即不可思議道:“這怎麼可能?內奸明明在那三個人中。”

安娜嘲諷般的看了她一眼,笑道:“誰告訴你內奸只有一個的?”

此言一出,滿場譁然,大家顯然都沒想到內奸竟然不止一個,隨即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向我和蕭薔,畢竟我們兩個是新人,剛剛加入這個團隊,如果有內奸的話,大概率會是我們。

陳芳目光在我和蕭薔臉上來回看了看,最後在韓斯文的示意下,指着我道:“我指認吳小白!”

“我也指認吳小白!”馬晴也附和道。

當她們兩個指認完後,我已經獲得了兩票,只要再有一票,我就會被處死!

於是乎滿場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黎夜身上,秦昊更是面帶猙獰喊道:“黎夜,快指認吳小白,他絕對是內奸,只要指認他,下個問題我們肯定可以成功!”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對啊,快指認吳小白,像這種連女朋友都推出來送死的人,肯定是內奸。”薛均文也附和道。

面對滿場推波助瀾的喊聲,我神情依舊平靜,只是眼神中掠過了一抹陰沉。

隨即我的目光緊緊盯着黎夜,因爲他的選擇,將代表了很多人的生死。

蕭薔身上更是隱隱散發出一股殺意,讓離她最近的兩女臉上皆是露出一股驚容。

就在這聚焦全場目光的時刻,黎夜緩緩擡起手,慢悠悠道:“我指認她!” 當黎夜指認完後,房間裏包括韓斯文在內的所有人無不驚駭莫名,因爲他指認的竟然是安娜!

“這是怎麼回事,說謊者不是在我們之中嗎?”馬晴不可思議道。

黎夜冷笑了一聲,道:“誰告訴你說謊者在我們之中?地獄使者嗎?並沒有,從頭至尾跟我們對話的都是她。她說我們說謊,還說我們之間有內奸,我們就信了,其實都是騙人的!事實上這個任務就如字面意思一樣,只要五個人都說了真話,就可以結束任務!”

秦昊愣了一下,不解道:“可是前面我們回答完問題,並沒有結束啊?難道我們三人有人說謊了?”

黎夜搖了搖頭,道:“不,你們說的都是真話,這一點從她的回答就可以知道。而任務之所以沒結束,不是你們的原因,是因爲這個任務本身就是一個陷阱!你們仔細看任務說明二,如果有人說謊,其他人必須指認一個人,這個人將被處死……這個描述並不只侷限於我們,而是將出題者安娜也包括了進來。”

“換言之,第一個問題你們五人說了真話,但是她卻說你們之中有人說謊了,這句話本身是謊話,而因爲她說了謊,所以導致任務無法結束。當時你們只要指認她說謊,她就會被處死,同時任務也會結束掉,但是你們指了說真話的人,讓她存活下來,導致進入了第二個問題……”

“原來是這樣。”場中衆人面容盡是驚愕之色。

安娜面容鐵青,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裏,見大家都沉着臉看着她,馬上辯解道:“你們別聽他瞎說,我是出題者,怎麼可能說謊,說謊的人是他,你們只要指認他,我馬上讓你們完成任務。”

黎夜表情還是一如既往的淡漠,淡淡看了她幾眼,低聲道:“還要狡辯嗎?沒用的,因爲你在第二個問題的時候,犯了一個致命的失誤!”

“什麼失誤?”安娜疑惑的看着他道。

黎夜道:“第二個問題之前,團長警告過他們,如果再說謊,就殺了他們,但是依然有人說謊,這非常不符合常理。你自己也清楚這點,就編謊說我們之中有內奸,來掩蓋這件不合理的事。這也就算了,你後面竟然說跟你合作的內奸如果因爲指認被處死,你可以復活他?搞笑嗎?地獄使者都沒有復活人的能力,你憑什麼有這個能力?那時候我就知道你在說謊! 總裁前夫 然後我重新看了一遍任務說明,發現了真相。”

聽到這裏,安娜臉上的表情變得極度扭曲,還有一絲恐懼,然後她將目光轉向還沒有投票的我和蕭薔,最後掙扎道:“你們兩個別聽他的話,這個團隊的人都是騙子,他們再騙你們,如果你幫我指認他們,我就讓你們脫離這個遊戲回到現實。”

聽到安娜的話,我着實有些無語,她太恐懼了,以至於如此不着邊際的話都能說出來。

不過我沒有馬上做出選擇,既然手中握着掌控所有人性命的選票,怎麼都得矜持一下。

我故作猶豫,爲難道:“你們兩個說的都挺有道理的,我該相信誰啊?”

“相信我,相信我啊,我還是個孩子,怎麼可能說謊,你們實在不信的話,可以先投給別人,我們平票一輪,再往後看,我會證明我從來不說謊的。”安娜用純真的小眼神望着我,央求道。

黎夜微微皺眉,看着我們道:“我希望你們能慎重的考慮我剛纔說的話,做出正確的選擇,並且我還要告訴你們一點,如果你們兩個不跟我投票,所有人都會死!”

旁邊的陳芳愣了一下,不解道:“不對啊,即便他們兩個不投安娜,同時投給別人,也只會出現兩票對兩票平票,怎麼可能我們所有人都會死?”

黎夜陰沉着臉,冷冷道:“你錯了,如果出現平票,那麼她這次說謊依然沒有被指認成功,這樣就滿足了連續說謊三次的條件,除了她之外,我們所有人都會被抹殺!”

聽到他的話,大家臉色都變了,這纔想起任務說明,隨即紛紛催促起了我和蕭薔。

“你們快點指認安娜吧,黎夜是我們團隊的智者,他的話肯定沒錯。”

“就是,你們還在猶豫什麼? 奪愛:婚外燃情 趕緊選啊。”

“只要你們指認安娜,以後的任務我保你們平安無事,不用做任何危險的事情。”

最後這句話是韓斯文說的,說完後,還說用他的人格擔保。 這期間我一直都在猶豫,蕭薔則是奇怪的看着我,彷彿不理解我到底在猶豫什麼。

就這麼猶豫了一會,我終於點了點頭,衝着韓斯文道:“團長,這是你說的啊,要說話算話。”

韓斯文拍了拍胸脯,保證道:“你放心,我這人說話算話,只要你指認,我保證以後不讓你們冒險。”

見他許下承諾,我點了點頭,便拉着蕭薔指認安娜。

安娜見大勢已去,臉上終於浮現出絕望之色,她嘴脣微微動了動,彷彿想說什麼,只是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一股無形的力量開始撕裂她的嘴,讓她聲音卡在了喉嚨裏……

一個美麗的少女被撕裂嘴巴,場面實在太過殘忍,我不忍看下去,就轉過了頭。

就這麼又過了一會,待得安娜的屍體倒在地上的時候,地獄使者在羣裏說道:“黑社會小隊完成任務,吳小白、蕭薔、黎夜、馬晴、陳芳獎勵十萬冥幣,其他倖存成員獎勵一萬冥幣。”

看到這句話,房間裏的衆人馬上歡呼起來,每個人臉上都流露出驚喜的神色。

“黎夜,還是你腦子好使,要不是你的話,我們就死定了。”韓斯文說着給了他一個熊抱。而其他人也一個個歡呼的衝了過來,將他簇擁在周圍,各種感激的話語,不絕於耳。

黎夜表現的很淡然,只是點了點頭。至於我和蕭薔,早被歡呼的人羣擠到了牆角。

看着房間中央歡呼的人羣,蕭薔沉默了一下,忽然道:“小白,有一個問題,你剛纔爲什麼猶豫着不指認安娜,我覺得你應該不是這麼無聊的人啊。”

我笑了笑,道:“我確實沒這麼無聊,只是被試探後無奈的舉動而已。”

“試探?試探什麼?”蕭薔好奇道。

我眯了眯眼睛,目光盯着人羣中的黎夜,道:“我覺得黎夜應該發現我們兩個有問題了。”

“爲什麼這麼說?”蕭薔疑惑道。

我沉默了片刻,緩緩道:“還記得嗎?他在第二個問題的時候就知道安娜是說謊者,也就是說,他完全可以在第三個問題的時候,拉着陳芳和馬晴的票,三票指認安娜。可是他沒有這麼做,而是在她們兩個投完票後,才遲遲說出真相,來拉我們的票,這個舉動顯然是在試探我們。”

“這能試探出什麼?”蕭薔不解道。

我笑了笑,道:“對於智商超過一百五的人而言,每一條簡單的信息都能分析出許多東西,就說我們當時的反應,足以讓他明白我們是什麼樣的人,會做什麼樣的事。”

蕭薔微微蹙眉,沒再說什麼,只是目光中閃爍着幾分異樣的情緒。

看着她的樣子,我笑了笑,接着想到了什麼,忽然道:“對了,你那時候跟秦昊說了什麼,竟然讓他爲了你,把他的拜把子兄弟都給投出去了?”

蕭薔撇了撇嘴,笑道:“也沒說什麼,就說這個遊戲太可怕了,只有你能保護我,我要做你的女人。”

“然後他就信了?”

“當然……”

我一臉愕然,實在沒想到人可以重色輕友到這種地步。

我將目光轉向秦昊,發現他正沉着臉,目光陰森森的看着我們,那眼神就好像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一樣。只是韓斯文剛剛說過要保護我們,他不能打團長的臉,就暫時忍了下來……

這個任務結束後,韓斯文就讓我和蕭薔接上張小花到他們住的地方。

那是一棟非常豪華的四層別墅,裏面足有二十多個房間,我和蕭薔爲了避嫌,住進了一個房間,當然她帶着小花睡牀,我睡沙發,就這樣,我們總算融入了新的團體……

接下來的幾天裏,我們一直都呆在房間裏等待着新的任務,同時默默觀察着這個團隊。

根據我的觀察,黑社會小隊並不像表面上那麼和諧,隱隱的分成了好幾個小團體。

除了韓斯文和黎夜,以及秦昊組的小團體外,還有一個叫羅建的,在這個團隊裏也有很重的話語權,那天沒去酒吧的都是跟他一起混的。

不過這些顯然跟我們沒什麼關係,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先潛伏着,默默挑選出可以信任的隊友,並且獲得他們的信任,直到差不多的時候,接手這個團體。目前,我選出來的只有喬萌萌一個人,黎夜也能勉強算半個,因爲他的能力還不錯,品性還有待觀察……

而在我潛伏在黑社會小隊的幾天裏,死亡夢之隊卻出現了很大的震動! 當韓穆讓林素住進龍鳳閣後,最不滿的就是王俊男,他找韓穆談了很多次,韓穆卻一直在敷衍他。

這一天晚上,他終於忍受不了,就去找韓穆攤牌。

房間裏,王俊男和韓穆面對面坐在沙發上,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對方的眼神都有些冰冷。

良久,王俊男深深呼吸,道:“團長,你應該知道我就這一個妹妹,我不可能讓她受委屈。”

久幽凌霄錄 韓穆看着他,緩緩道:“我知道,我不會辜負她的。”

王俊男眉頭一皺,目光直視韓穆道:“那你讓那個女人住進龍鳳閣是什麼意思?”

韓穆沉默了片刻,道:“我不是說過了嗎?她長得很像我死去的妹妹,我只是把她當妹妹對待。”

他這句話說完後,王俊男沒有再開口,而是沉默了。

他臉上的神情不停變幻,彷彿在猶豫着什麼,可是片刻之後,終於還是低聲道:“團長,不要再騙我了,你的過去我很清楚,你根本沒有妹妹,那個死去的女人,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小沫,她因爲太善良救了一個下套的人,最終慘死……我知道林素也很善良,但是如果你把她們兩個混淆,傷害到我妹妹,肯定不行。”

韓穆身子一震,彷彿被王俊男一番話勾起了不好的回憶,臉上的表情瞬間陰沉下來。

“俊男,你越界了,有些事是不能說的。”韓穆聲音低沉道。

王俊男冷哼一聲,道:“什麼叫越界?看着你跟我妹妹在一起,心裏卻裝着另一個女人,想幫我妹妹討個公道就叫越界嗎?那你這個界也太欺負人了點。”

韓穆目光越發冷漠,看了王俊男一眼,口氣轉冷道:“我說過不會辜負你妹妹,就是不會,明白了嗎?我是這個團隊的團長,現在命令你從這裏出去,以後不準再提這個事情。”

王俊男一怔,顯然想不到韓穆竟說出這等話,面上怒氣更盛,二人目光猶如利刃,無聲碰撞!

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王俊男一字一字道:“團長,我妹妹喜歡你,所以我纔會在你和威廉之間,選擇你,但是如果你傷害了我妹妹,會改變很多事情……”

“你是在威脅我嗎?”韓穆神情變化,面上肌肉微微扭曲,目光凌厲如刀,盯着王俊男。

王俊男看到韓穆眼神中的殺機,心中微微有些震撼,只是假面畢竟是他妹妹,他沒辦法退縮,盯着韓穆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冷,甚至用手摸向了空間戒指……

氣氛越來越冷,彷彿一場大戰隨時都會爆發!

誰都沒想到,死亡夢之隊兩個位高權重的人,會在一翻談話後,莫名陷入到這種境地。

就在這個時候,張茵忽然推開門闖了進來。

當他看到兩人的狀態時,臉上頓時泛起幾分不解,幾分驚惶,道:“團長,俊男,你們在幹什麼?”

房間之中,一片安靜,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那股殺氣卻是悄然退去。

又是沉默了一會,韓穆才轉過頭望向張茵,道:“你來有什麼事?”

張茵彷彿還沒有從剛纔的震驚中走出來,聽到韓穆叫她,纔回過神,隨即馬上道:“是假面回來了。”

韓穆和王俊男同時一愣,隨即後者馬上站起身走出了房間。

待得王俊男離開後,張茵朝着門的方向看了一眼,緩緩道:“團長,剛纔你們……”

韓穆擺了擺手,打斷她道:“我們沒事,只是因爲意見相左,發生了點小爭執。”

張茵低着頭,欲言又止,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最後岔開話題道:“團長,你給林素的三天時間已經到了,她好像已經有了選擇,讓我轉告你讓你過去一下,但假面在這個節骨眼上回來,這事是不是緩緩?”

韓穆愣了一下,隨後搖頭道:“不用了,我現在過去吧。”

說着站起身,朝着門外走去。

看着離去的韓穆,張茵眉頭皺的更緊了,在假面回來的情況下,他不是第一時間去見假面,反而是去看林素,這已經很明顯的反映出林素和假面誰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更重要。

只是張茵清楚,如果韓穆真的選擇了林素,對於他,以及整個死亡夢之隊都將會是一個災難!

最後,她微微眯了眯眼睛,也跟着走了出去…… 海天大廈,龍鳳閣。

自從知道聖母小隊團滅的消息後,這三日裏,林素就一直蜷縮在沙發上沒有動過。

她臉上的表情彷彿失了魂魄一般,恍惚而悲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