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家裏有白事,是祖父病逝。

她家裏有些難,雖然就是武漢本地的,可她只有祖父母兩個親人,沒別的親戚了,如今祖父又……

院裏的同事們一直在幫忙,因爲平日裏關係還不錯的緣故,昨晚我和另一名同事留下作陪。

另一名同事早早睡下了,我看同事哀傷欲絕,就開解了一會兒,前面我說了好些話,效果不錯,然後後面就一直聽她說。

說了好久,雖然有些冷,但同事聲音很好聽,又梨花帶雨的坐在身邊……感覺還挺好。

一直說到今天凌晨五六點,說完了她家裏的不幸後,她忽然說起了她的幸福。

她在異地的男朋友,今天下午會來……

咳咳。

我默默的看着窗外的啓明星,點了點頭。

乾巴爹!

大家放心,最近思路通順,一定會補更的,一定會的……

(未完待續。) 儘管家宴中小有風波,但後來經過賈環的妙語連珠,再加上有王熙鳳的活躍配合,氣氛還是很快又上升回來,甚至更高一籌。(3k中文網–本站域名:)

席間少有人談賈環去西域的事,大家有些下意識的避免談這個話題。

或許,是因爲要留到私下裏再談。

酒足飯飽後,一大家子又坐了會兒,就散場了。

姊妹們各回各自閨樓,賈環則護送着賈母的軟轎,往榮慶堂去了。

……

“環哥兒,不要忘了帶那塊家將虎符。”

榮慶堂東暖閣內,賈母歪在炕上,倚靠着幾層錦被,由鴛鴦在一旁捶着腿,看着賈環叮囑道。

賈環點點頭,微笑道:“孫兒知道了。”

賈母面色很嚴肅,想了想,又道:“宗祠裏有一把先寧國留下來的寶劍,當初李先他們,其實多由先寧國所練……”

“老祖宗!”

賈環抓起賈母的手,看着她肅穆的面容,笑道:“您怎麼了?是什麼困擾了您?”

賈母搖頭嘆息了聲,擔憂道:“當時還不覺得怎樣,可後來回過頭來再想,就越想越害怕,李先他們會不會……”

賈環握住賈母已經泛起老年斑的手,笑着安撫道:“老祖宗您放心,不礙事的。孫兒說過掌控的住,孫兒就一定能掌控的住。

李先他們要是在都中,孫兒投鼠忌器之下,怕要顧忌他們三分。

可他們如今去了西域……在那裏,秦家的勢力,盛於任何人。

他們鬧騰不起來的,孫兒也不會再給他們任何危害到賈家利益的機會,孫兒並不是心慈手軟之人……”

賈母聞言沉默了稍許,點點頭,拍了拍賈環的手,道:“祖母年紀大了,還不知道能再看你幾年。你不要再……出事了。等回來後,把你和顰兒丫頭還有云丫頭的婚事辦了吧,我還想早點看到重孫……”

……

瀟湘館。

賈環進來時,看到了神情憂鬱,杏眼婆娑的林黛玉。

林黛玉穿着一身鮮翠色的裙裳,萬千青絲被一玉釵輕簪。

一雙粉色繡鞋,玲瓏可愛。

她一隻玉手託着香腮,繡着流水雲紋的袖口滑落,露出一截粉白的玉臂。

月亮窗洞下,月色朦朧,一盞玻璃宮燈懸於遠處,火光輝映。

夜風吹拂,竹林聲瀟瀟作響。

幾隻蟬鳴鳥語,襯的這夜色更加靜謐,美人愈美。

此夜微醺。

“林姐姐……”

終於還是打破了這夏夜美人圖,賈環輕聲喚了聲。

一雙冬泉般凜冽清澈的眼眸看來,眸光中還帶着擔憂和憂傷。

對戀人遠征的擔憂,對離別的憂傷。

“環兒……”

林黛玉抿了抿嘴,喚了聲後,兩行清淚便順着瓷玉一樣的肌膚落下,聲音哽咽如泣。

賈環上前,輕輕的抱住流淚的女孩,輕撫她的青絲。

林黛玉將臻首靠在賈環的腰間,反手環住賈環的腰……

不過放錯了位置,一雙小手落在了賈環的屁股上。(3k中文網–本站域名:)

“噗嗤!”

靜謐散去,清幽不再。

賈環忍不住笑出聲來,其實他到底還是不大喜歡這樣言情的氣氛,容易傷感……

他不喜歡,但女孩子喜歡啊!

尤其是林黛玉這般,骨子裏就是女文青的女孩子。

本來就對放錯地方感到害羞,再聽到某個壞人有些得意的笑聲,更是羞惱不已。

小手握拳,在賈環硬硬的屁股上“重重”敲了下!

“哎……喲……喂!我的屁股……”

騷性爆發,聲別說林黛玉,

就連外間正在做女紅的紫鵑都忍不住紅了臉,悄聲啐了口。

林黛玉心裏那點哀傷徹底不翼而飛了,雙手用力抵擋住“重傷不愈”、泰山一般壓倒過來的賈環的身軀。

“你起開!”

林黛玉哪裏抗得住賈環的體重,憋紅了臉,最終還是被賈環無賴般壓在身下,她氣惱拍着賈環的背斥道。

賈環不吭聲,只用腳在地面輕輕一點……

兩人身下的搖椅,就輕輕的搖了起來。

弧形底部來回蕩着,一上,一下,一上,一下……

……

紫鵑用力將賈環拉起來後,也沒多少力氣了,氣喘吁吁的站在一旁,沒好氣的看着這賊子。

剛在外間聽了好久,都沒動靜,只有搖椅來回搖盪的聲音。

只是,聲音比往常重了些許。

原本紫鵑以爲,明日賈環出征,就多給他二人留些空間。

可聽這動靜,紫鵑就覺得心裏同貓抓一般。

總有不大好的聯想……

等她最終忍無可忍,走進來後,差點沒唬掉魂兒。

那一起一伏的,是在,是在……

好在,等她雙腿發軟,不,渾身發軟的走近了些後,纔看到,兩人衣衫未褪。

海松了口氣後,紫鵑便勃然大怒的,將依舊壓在媚眼如絲、嬌喘吁吁的林黛玉身上的那塊狗皮膏藥給強行拉了起來。

“紫鵑我警告你,我忍你好久了!”

未盡興的賈環黑着臉道。

紫鵑怡然不懼,頂道:“還沒成親,就是不成!”

賈環還想再教訓,卻被紅着一張俏臉的林黛玉攔着,然後見她推着紫鵑出了裏間後,才轉過身,面若塗脂,一雙滿是水意的美眸白了賈環一眼,嗔道:“不許再使壞,你明兒就要走了,多說說話兒。”

賈環不服氣道:“也不知是誰先摸我屁股的……”

“你還說!”

林黛玉羞容滿面,怒視賈環,道:“那分明不是故意的! 總裁爹地霸氣寵 你剛纔還……”

想着剛纔起伏間的韻味,林黛玉直感覺身子都要化了。

她已經長大懂事了,再加上某三孫子勾引她一起讀,給她普及了許多超前的知識,讓她知道了方纔那像什麼。

看着都快站不住的林黛玉,賈環呵呵笑着,不鬧了,上前輕輕攬住林黛玉的細腰,柔聲道:“林姐姐在家乖乖的,三哥哥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呸!”

林黛玉忍不住笑着啐了口,道:“前一句還行,後面又開始胡說。()分明喊我姐姐,又自稱三哥哥,三弟弟還差不多!”

不過,到底又有些悲傷起來,靠在賈環懷裏,輕聲道:“環兒,我不想你走。”

……

安撫完林黛玉,哼着小曲兒,哄着睡下後,賈環纔出了瀟湘館。

見天色不早了,想了想,就先轉身去了大觀樓偏殿。

“四妹妹還沒睡啊……”

使人通秉後,賈環隨着一丫鬟入了西間碧莎櫥,見甄玉嬛正坐在碧莎櫥裏寫字,便笑着問道。

甄玉嬛輕輕一笑,應了聲後,提筆不墜,穩穩的寫完最後幾個字後,才落筆。

接過一旁隨侍丫鬟遞來淨手的帕子,擦拭了下雙手後,對賈環道:“三哥哥坐。”姿態雍容。

賈環也不客氣,隨意找了張椅子坐下後,對甄玉嬛說道:“四妹妹,明兒一早我就要隨大軍出征西域了。歸期難定,家裏有什麼事,你只管尋大嫂子或者三姐姐,尋雲兒也成。”

甄玉嬛點點頭,笑道:“我知道了……”

應了聲後,甄玉嬛輕聲問道:“三哥哥,我聽說,今兒你去宮裏參加了宮宴?”

賈環點點頭,道:“是,纔回來一會兒。”

甄玉嬛再問:“那……東宮參加了嗎?”

語氣,隱隱有些期盼。

賈環抽了抽嘴角,想着該怎麼措辭。

不過甄玉嬛極爲聰明,只看賈環的表情,就知道了結果。

她面色微微一黯,隨即苦笑道:“三哥哥不用爲難,妹妹只是隨意問問。”

賈環安慰道:“四妹妹不要多想……對了,今兒李光地李相爺還託我同奉聖太夫人問好,說他極爲尊敬太夫人的。”

甄玉嬛聞言眼睛一亮,喜道:“三哥哥,那李相爺有沒有提和甄家聯姻之事?”

賈環心裏暗歎一聲,好一個敏銳的姑娘,真真難得。

一句話就問到了核心。

李光地尊敬奉聖夫人是沒多大用的,到了他這個層次,惠口人情雖然已經很重,但對甄家之局,卻沒多大用處。

除非,能夠答應和甄家聯姻,成爲姻親關係。

那樣的話,李光地國朝元老的殊勳榮光,才能庇佑住甄家度過大難。

玉瞳 只可惜……

看着賈環無言,甄玉嬛的面色白了白。

不止是因爲李光地婉拒了親事,更重要的,是這背後的含義。

如果皇帝想要放甄家一條生路,這樁婚事,至少有八成的可能。

但如今……

……

從大觀樓中出來後,賈環輕嘆了口氣。

一個女孩子,爲了家族殫精竭慮,實在讓人同情。

可惜,甄家是真的沒法救的。

隨着隆正帝對先帝御書房的清理,在許多中旨密摺中,發現了越來越多甄家的影子。

其中有極多是對忠順王的讚賞,也有極多是對隆正帝的批評……

而在對忠順王一脈的清理中,又發現了甄家一直大力對忠順王在財力上的支持。

如此犯忌諱的事,依隆正帝的心性,即使不是隆正帝,換任何一人坐在隆正帝的位置上,都絕不會放過甄家。

賈環也絕不會爲了甄家,在這明顯理虧的方面,去跟隆正帝別苗頭。

奉聖夫人對他有恩,他可以保住甄家血脈不絕,可以保證甄玉嬛不被人欺負。

但是,卻不能在甄家沒理之處,和皇家對抗。

這不是在報恩,這是在作死……

甄家想要有一線生機,唯一的希望,就是已經年逾百歲遐齡的奉聖夫人,再活五年……

又回頭看了眼燈火依舊的大觀樓,賈環搖搖頭,轉向西邊。

往西走一些,就是稻香村和蘅蕪苑。

路過靜寂的稻香村時,賈環頓足往裏遙遙看了眼。

在正間的窗紙上,看到兩道窈窕的身影,似在一起忙碌着什麼。

賈環忽然想起,賈菌之母婁氏,今夜就住在稻香村。

忽地,稻香村的窗幾打開,窗前一人轉頭看向外邊,賈環面色微微一變,雖然知道從明亮處看過來,定然看不清什麼,卻依舊不再停留,朝蘅蕪苑走去。

……

“姨媽也在……”

嗅着庭院內撲鼻的異香,進了蘅蕪苑後,賈環見薛姨媽也在,心中雖有些失望,但面上卻笑着問候道。

薛寶釵盈盈站起,打發了鶯兒去斟茶,笑道:“媽之前喝的有些多了,心裏又有事,我不放心她一人回去……”

賈環聞言,眉尖輕挑,笑道:“姨媽遇着難處了?”

薛姨媽苦笑一聲,道:“還不都是你蟠大哥的婚事?門第高的看不上他,門第低的他又看不上。如今他也老大不小了,卻一直沒有合適的人家……”

賈環笑道:“薛大哥還年輕着呢,多玩兩年也無妨。”

薛姨媽連連搖頭道:“不年輕了不年輕了,都二十了!”

賈環坐下,從薛寶釵手中接過茶盅喝了口後,對她笑了笑,又道:“姨媽,家世什麼的,差不多就好,沒必要太計較。過日子嘛,像寶姐姐這樣體貼就最好!”

薛姨媽本來還有些不樂意,家世自然要講究門當戶對纔是,豈能不計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