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三弟明明就說,是他從外面聽來的,奇怪……

不過我可以肯定,並不是他做的,他也就只認識點字罷了,和二嫂子差不離兒,呵呵!”

薛寶琴聞言,輕輕頷首,笑了笑……

……

方纔賈寶玉的起鬨,讓姊妹們也來了興致,紛紛跟着起鬨。

連小惜春都咯咯歡笑着,讓三哥也表演一個。

史湘雲喊的也賣力,一時間熱鬧非凡。

賈環卻一點慌張之色都沒有,得意萬分道:“想聽曲兒?沒門兒!

楊梅姐姐唱的那麼好聽,我再唱,豈不是自取其辱?

你們倒想好事……”

“你敢賴賬?仔細你的皮!”

史湘雲俠氣大發,一手叉腰,一手揮着小拳頭,惡狠狠的威脅道,惹的衆人大笑。

賈環得意笑道:“賴賬豈是男兒所爲,不過,我既不作詩,也不唱曲兒,我舞劍!”

“舞劍?”

衆人聞言一怔,史湘雲瞅了瞅周圍,道:“你的劍呢?”

賈環哈哈一笑,起身來到一片空地上,然後衝山坡東邊兒的一塊巨石後面喊道:“劍來!”

“是!”

正在衆人詫異間,忽然,從石頭後面傳來一聲清脆的應聲,然後衆人只見一小一大兩道身影從石頭後面跑了出來,小一點的身影手中,捧着一把寶劍,咯咯笑着跑了過來。

正是之前離去的小吉祥和香菱。

賈環得意道:“早就料到你們會有這一手,所以,剛纔小吉祥離去時,我就悄悄囑咐了她,把大嫂送回去後,讓她取我寶劍來!哈哈哈!”

小吉祥笑的比他還高興,這麼熱鬧的事,她怎能缺席?

將寶劍捧給賈環後,她便拉着香菱去了賈環之前的座位坐下。

待衆人都再次坐定後,賈環抽出寶劍,擺出一個非常騷包的起劍式,頓時迎來一陣掌聲。

當然,主要是因爲他最大的托兒來了,有小吉祥帶着香菱在下面拼命鼓掌叫好,其她人也不好不給面子……

不過,賈環到底還是有真功夫在身的。

一套傳自烏遠的“流雲劍法”,被賈環使的出神入化,飄逸灑脫。

在月夜下,寶劍寒光點點,如梨花飄落,絮雪紛飛。

不過,隨着賈環舞的興起,劍勢中漸漸帶上了一絲殺氣。

姊妹們叫好的聲音漸止,都怔怔的看着賈環一人矯若遊龍,靜靜獨舞。

時而騰空而起,似欲摘星攬月。

時而翻滾於地,敏若仙猿。

除了劍聲、風聲外,再無雜音。

然而這時,薛寶琴卻忽然起身,看着賈環舞劍的身影,在衆人微微詫異的注視下,朗聲誦道: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閒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爲輕。

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槌,邯鄲先震驚。

千秋二壯士,烜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當薛寶琴誦到最後一句“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時,賈環騰空而起,舉劍刺月,如欲劃破虛空般。

勢盡,又飄然而落。

漫頭黑髮飛揚,而兩鬢處的霜白,在月光燈火的照耀下,卻愈發鮮明。

這一幕,如畫。

衆人們怔怔的看着賈環,不願出聲驚亂了這個畫面……

然而,賈環卻又忍不住破壞氣氛,不耐煩的吵吵道:“喂!你們幾個意思?怎地還沒掌聲?還有沒有同情心?”

“閉嘴!”

“站好!”

“別亂動!”

一陣斥責聲後,衆女卻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在大夥兒的笑鬧聲中,賈環收了寶劍,遞給巴巴跑來接劍的小吉祥,然後也不回座位了,就地盤坐下來,先對薛寶琴笑道:“琴姐姐也懂武道?”

薛寶琴搖頭笑道:“我哪裏會懂,只是……”說着,她面上的笑容淺了些,語氣有些悵然道:“當初還年幼時,先父曾帶着我們家,在大秦各地遊玩觀賞。

路上見過不少江湖豪俠爭鬥,也見過家裏的護院和鏢師們練武。

後來讀李青蓮的這首《俠客行》,便覺得很適合你們武人。

於是方纔便按捺不住吟誦了出來,環兄弟莫怪。”

賈環哈哈笑道:“琴姐姐太客氣了,感謝還來不及呢……

而且,我們這樣武勳將門出身的武人,也遠沒有詩裏寫的那麼瀟灑。

我們是專爲殺敵而習武,和俠不俠的倒沒多大關係。

當初還沒承爵時,我就想着,若是日後能殺敵立功就當官。

若是不能,就乾脆組建個鏢局行鏢,也能賺些銀子養家餬口。”

“嗯,對,我知道,當初我還要給三爺打鏢旗哩!”

重生八零好媳婦 小吉祥一邊和香菱分享賈環食盒裏的美味,一邊抽空擡頭高興笑道。

大叔寵嬌妻 “呸!”

林黛玉本來聽着還有些傷感,可聽了小吉祥的話後,頓時忍不住啐笑道:“有你什麼事,你還沒個鏢旗高,打什麼旗?”

小吉祥得意道:“姑娘不知道吧?三爺說了,有一種鏢旗,是可以插在背後的。

三爺要是去行鏢,我就打扮成三爺的小幺兒跟着,讓三爺在我背後插上鏢旗,不就可以一起行鏢了嗎?咯咯咯!”

說着,還頗講義氣的不忘香菱,道:“別怕,到時候我讓三爺也帶上你,咱倆一起打鏢旗!”

香菱憨憨的點點頭,高興的有些抿不住嘴了。

近半年來,她和小吉祥玩的太開心了……

林黛玉聞言,竟然有些豔羨,瞥着小吉祥道:“你竟想美事……”

小吉祥聞言,毛毛蟲眉一跳,道:“耶耶?林姑娘,到時候你就在後面轎子裏坐着當太太哩,還跟我們搶舉鏢旗的官兒?”

林黛玉聞言,一張俏臉頓時羞紅,起身離席,朝這邊快步走來,還笑罵道:“我把你個爛嘴的小蹄子,看我今兒不撕了你這張好嘴!”

小吉祥見她起身殺來,尖笑一聲,登時站起身來,拔腿就往賈環處跑。

林黛玉哪裏能跑的過見天兒撒野的小吉祥,累的氣喘吁吁的也追不到,見小吉祥躲在賈環後面做鬼臉,直恨的咬牙。

不過沒關係,有能制住她的人,史湘雲路見不平,大喝一聲:“林姐姐,我來幫你。今天一起收了這個小蹄子!”說罷,也加入了戰團,圍追堵截小吉祥。

唬的小吉祥驚笑連連。

其她姊妹們見了,亦是紛紛笑成一團。

賈環護着這個,又攔着這個,嬉笑玩鬧成一團。

夜色中,衆人的笑聲,在大觀園裏飄蕩着,傳向遠方……

待玩鬧罷,衆人一邊喝着茶,一邊喘息着,享受着這愉悅幸福的時光。

只願光陰在這一刻停歇不前,直到永遠。

……

相比於賈府中歡聲笑語不絕的美好日子,在皇城大明宮的朝堂上,卻爆發了一次又一次的劇烈衝突。

忠順王一脈固然在朝堂上勢力雄厚,人才鼎盛。

但隆正帝御宇登基近二十載,夾帶裏又怎麼可能沒有幾個可用之人?

這一次,隆正帝不再隱藏力量,幾乎傾囊而出,力量之大,朝野皆驚。

最讓人驚駭的是,其中數位,甚至還是忠順王一脈的主幹力量。

吏部、禮部甚至戶部的大員都有……

要知道,平日裏忠順王商議大事祕事時,他們必然都在……

隆正帝這一爆發的大手筆,將忠順王一脈籠罩的朝堂,生生刺穿了一個大洞。

打的他們措手不及,又驚駭欲絕。

不過,就在這風雨飄搖,人心不定時,忠順王也翻出了他的底牌。

輔政大臣馬齊,竟然是他的陣營中人。

五大輔政大臣,除卻閉門不出的李光地和陳廷敬外,原本中立的馬齊倒向了忠順王,張伯行頓時孤木難支。

一時間,朝局竟又漸漸傾斜回到原來的模樣……

憤恨欲狂的隆正帝,爲了不再讓朝堂回覆到原來的樣子,親臨李光地相府和陳廷敬相府求助。

只是陳廷敬已然是人事不清,不中用了。

至於李光地,倒是不清楚具體情況如何,第二日也並沒有回到朝堂上……

不過,隆正帝卻在朝會上忽然提出:我大秦以武立國,如今已逾百載,武備鬆弛,殊不可忍。

如今雖天下承平,卻不敢忘戰,這也是太祖高皇帝和太上皇,當年最防備之事:

忘戰必亡!

因此,隆正帝下旨,於五月十八日這一天,凡宗室王公、武勳親貴並諸將門世家子弟,一併前往鐵網山打圍,以復武備。

後世前生 賈環在接到這份旨意後,面色忽然變得,古怪起來。

竟然是,鐵網山打圍……

……

ps:今天更新晚了,是因爲私人生活上出現了點問題,被打擊的差點真的去非洲找黑妞了……

最後又想通了,算了,不強求。

先好好工作,好好寫書,好好孝順父母,照顧好家庭。

其餘的,順其自然吧。

也還沒那麼飢.渴……

最後,求點票票,求點訂閱,以作慰藉吧……

(未完待續。) 旬日內,大秦朝堂上展開了劇烈而又漫長的衝突、對抗,最後至扯皮……

這其中,除了明裏暗裏幾方大佬極爲關注外,還有一人最爲煎熬。

就是準葛爾的大長公主鄂蘭巴雅爾。

從十天前,準葛爾使團被迎進神京城後,就被安頓在了理藩院的驛站內。

從此,便再無人問津此處……

鄂蘭巴雅爾送上去的請求歸附,並上九白之貢的國書,也一直沒有回覆。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鄂蘭巴雅爾的心也一天天的躁動起來。

她是學習過大秦文化的,深深明白一個道理:

得勢狸貓兇似虎,落配鳳凰不如雞。

一年前,她是草原上最珍貴的金珠,是最受準葛爾可汗寵愛的金珠公主,萬衆景仰,揮手處,應者雲集。

半年前,她是西域草原上至高無上的大長公主,立幼弟爲汗,但卻親手掌握着準葛爾汗帳大權。

誅除叛逆臺吉頭人,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但現在,她只是一個乞求歸附的可憐人……

這種身份的落差,縱然聰慧如她,一時間也有些難以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

因爲,

不管接受不接受,她的時間都不多了。

在她帶領使團前往哈密衛黃沙大營遞國書求和前,準葛爾汗國的汗帳,已經從曳迷離,挪移到了風魔之地背後的克拉瑪伊大營。

憑藉着風魔之地,阻擋了牲口一般彪悍狂勇、悍不畏死的厄羅斯哥薩克鐵騎。

五月之季,在大秦內陸已然初入仲夏時,但在西域草原戈壁上,卻只是將將進入了春夏之季的拐角處。

在這個時節,是風魔之地狂風肆虐之季。

厄羅斯牲口填進去兩支千人哥薩克騎兵隊,卻一去不復返後,便不再沒腦子的往裏野蠻衝鋒了……

他們在等風魔之地日夜肆虐的颶風平息。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從現在起,要一直到七月初,風魔之地纔會徹底的平息下來,直到三個月後,又繼續肆虐……

也就是說,準葛爾汗國,及鄂蘭巴雅爾,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

聽起來,這段時間不算短。

可是,就算現在立刻簽訂國書,然後快馬通知黃沙軍團做準備,也不過只有一個月的時間罷了。

若是小規模衝突,一個月時間做準備自然充足。

若是發動國戰,一個月就顯得十分倉促了。

更何況,還未必能有一個月的時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