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他們又哪裏知道軒轅淵的心思。難得大婚一次,他可再也不想要讓這些無關緊要的人來添麻煩了。更何況,晚上,嘿嘿。邪魅的眼眸中露出一抹狐狸的笑容。要是今天還拿不下她,他就不叫軒轅淵。

正位上擺放着軒轅淵母妃和父皇的牌位,另一個位置空着,鳳知雅知道那是留給爹爹的,也不知道爹爹現在怎麼樣了,她不由神色有些黯淡。

軒轅淵看出了鳳知雅的失落,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別想太多。鳳知雅點了點頭,畢竟等事態穩定下來,爹爹就能回到她身邊了。

就在這時幾聲鞭炮聲響起,吉時已到。

候邵天站在一邊充當司儀,挺着身板站在身邊:“一拜天地。”

軒轅淵牽着鳳知雅的手朝外拜倒。一高一矮的身影坐着同樣的動作,卻顯得格外的和諧。

鳳知雅低頭的瞬間,她忽然有一種恍然的感覺,沒想到居然真的就這麼結婚了。雙眸相視,持子之手,是不是代表着永久。

“二拜高堂。”軒轅淵跟着鳳知雅朝着牌位俯身一拜。

鳳知雅腦海中不由浮現出軒轅淵在石洞裏那痛苦的神情,是不是太多的相似,才讓他們之間走的更近。

軒轅淵凝視着眼前的丫頭,腦海中不斷迴盪出第一次的相識,第一次的對決。那便早已註定了所謂的緣分。

“夫妻對拜。”候邵天朗聲道,猥瑣的眼睛朝着兩人擠眉弄眼。

軒轅淵跟鳳知雅轉過身來對拜,鳳知雅低下頭,眼眶中微微閃爍的淚水,她甚至不知道是激動還是高興。這點滴的光芒落在了軒轅淵的眼裏,他忽然再也按捺不住自己此刻的激動。

鳳知雅身體剛彎下去的那一瞬間卻不想身體剛彎下去的瞬間,軒轅淵忽然間一個果斷的低頭,一個翻身將鳳知雅直接抗在了背上。

“軒轅淵,你幹嘛?”鳳知雅臉色微紅,就不能好好的拜個堂嗎?

軒轅淵在鳳知雅耳邊邪魅一笑:“既然已經成婚了,那就洞房吧!”也不管有多少人看着,軒轅淵直接拋一句:“禮成!”。

也不管不顧一羣人目瞪口呆,直接扛着鳳知雅朝裏屋走去。

隨着“砰——”的一聲響,軒轅淵一腳踢開門,鳳知雅好笑的從軒轅淵的懷裏跳了下來,坐在牀上懶懶的打量着這個男人,他到底想要幹嘛?

“王爺,那個交杯酒……”等在守候在屋裏的丫鬟不由問道。

軒轅淵朝着丫鬟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出去。

“是,王爺。”丫鬟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順便關上了門。

鳳知雅半躺在牀上,只見看着軒轅淵慢條斯理的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褪去,裸露出小麥色強壯的皮膚,如同獵豹一步步朝着她走來。

------題外話------

吃還是不吃呢?終於推薦了卻不漲收,我好傷心,~(>_<)~

推薦好友文文,很好看的種田文《農家釀酒女》

上要養家餬口伺候眼瞎婆婆,

下要開田釀酒發展事業,

看她小小十歲童養媳怎麼異世謀生!

醉死他鄉?穿越?

真是狗血的情節!既來之則安之!

既不是公主娘娘,也不是官宦之千金!

她就是農家小媳婦,不,是農家童養媳!

小童養媳? 044 史上最無厘頭洞房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懶懶的揚起雙眸對視着軒轅淵的眼睛。舒硎尜殘心中不由閃過一抹好笑,他不會真想着洞房什麼吧。

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對峙了幾分鐘,軒轅淵走到了鳳知雅,他忽然間一個躍身,強健的手臂將鳳知雅壓在了身下。

軒轅淵單手撐在牀沿上,暗紫的雙眸溢出邪魅的笑意。“小敏,你難道忘記今天是我們的洞房了嗎?”

他半裸的胸膛散發出誘人的光芒,軒轅淵一看到這個丫頭這樣面無表情的樣子,就忍不住想要逗逗她。“嗯?娘子?”

鳳知雅纖細的手指抵住軒轅淵的身軀,淡然的雙眸如同勾魂般掃過軒轅淵的眼眸。“你,真的確定要我?”眼睛卻不自覺的移開,這個男人真是天生的妖孽。

淡然的口氣從她的薄脣中緩緩吐出,卻帶着無盡的誘惑。軒轅淵瞬間感覺到整一個身軀不自覺的沸騰起來,瞧着身下的丫頭他甚至情不自禁的點頭:“要!”

毫無猶豫的吐出一個字,鳳知雅打量着軒轅淵微紅的面孔,邪魅的念頭從腦海中迸出。她忽然間朝着軒轅淵身下一縮,猛的坐了起來,一個翻身將軒轅淵壓在了身下。

軒轅淵根本就沒想到,在這個時候,鳳知雅會做這樣反常的舉動,他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兩個人的位置就已經調換了。

“小,小敏……你……”軒轅淵眨了眨眼睛,收斂起自己暗發出的情慾,不解的看着身上的鳳知雅,詢問的喚了她一聲。

居高臨下的姿勢,鳳知雅大方的掃過軒轅淵的身體,哪裏還有剛纔嬌柔的神態,她跨坐在軒轅淵的身上,掐住他的脖子,嘴角一勾盡是滿滿的挑釁。“敢上我!先打贏我再說!”淡若的口氣卻散發着難以言語的霸道。

“小敏,你……你輕點……”軒轅淵被鳳知雅掐住了脖子,臉色漲得通紅,不由劇烈的咳嗽起來,好不容易擠出了一句話。

鳳知雅見軒轅淵這樣,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力道太大了,不由放鬆了點力氣,手卻還是沒有從軒轅淵的脖子上移開。

“咳咳——”軒轅淵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哪裏想得到鳳知雅會弄這麼一出,邪魅的雙眸打量着正壓在自己身上的丫頭,雖然冷着一張面孔,但是耳朵跟脖子上都有着可疑的紅暈,難道是因爲她在害羞?

軒轅淵沒有動,任憑着鳳知雅壓着躺在她的身上,妖豔的嘴脣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本王從來都只會疼女人,不會打女人。”

“你確定?”鳳知雅勾了勾嘴脣,朝着軒轅淵俯下身去,極其曖昧的動作她卻忽然又戛然而止。“確定不會打?”

“本王說的話絕不會反悔!”軒轅淵的睫毛微微眨動,口吻堅定道。

鳳知雅手指劃過軒轅淵裸露的胸膛,拉成了音聲音挑釁:“那你還記得當初你答應我三件事情嗎?”

“當然記得,娘子的話我怎麼會不記得。”軒轅淵反手勾住了鳳知雅的身體,將她壓在了身上。她難道不知道她這麼做是在玩火嗎!

“那既然記得,今天你上我下。”鳳知雅拉動着薄脣,說出了條件。

“沒問題!”軒轅淵果斷的點頭,這種感覺好極了。卻忽然看見鳳知雅眼眸中閃過狡黠的光芒,他心中頓時揚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真的確定?”鳳知雅纖細的手指朝着地面一指。“記住,你牀下我牀上!”瞧着軒轅淵興奮的面孔頓時抽搐起來。鳳知雅頓時感覺到好笑。嘖嘖嘖,他以爲自己要跟他玩牀戰?雖然她的靈魂已經二十幾歲了,但是身體卻是十四歲的孩子。要洞房?到底也還是太早了。

“啊——”軒轅淵的臉色微微僵硬,簡直不敢相信聽到的話。居然連牀都沒得睡?這也太窩囊了吧。

“我要睡覺,你請下牀。”嬌小的身軀朝着牀裏面一躺,鳳知雅雙手交叉盯着軒轅淵。“不肯,那在這上面籤個名字。”十指懶懶的將一張紙片丟在了軒轅淵的身上。

薄薄的白紙飄蕩在軒轅淵的身上,軒轅淵瞥了一眼那張紙,臉色煞那間難看起來,居然是休書?這個小丫頭她死定了,敢在結婚的這一天就這麼對待自己。

瞧着眼前這張無辜的面孔,軒轅淵卻全然生氣不起來。

“去還不去?” 強婚99次:墨少,寵上天 鳳知雅口吻微微挑釁。大有一副你說不去,我們就分了的意味。

“去——”軒轅淵從牙縫中迸出來一個字,爲了他將來的幸福他忍了。

軒轅淵轉身黑着面孔爬下來牀,任命的找了一牀被子鋪在了地上,氣呼呼的躺了下去。

鳳知雅脣角微微一勾,也不是不肯跟他一起睡,只是現在年紀還太小,看起來太彆扭。拉過牀被將自己蓋的嚴嚴實實的,雙眸微閉,忙碌了一天也累了,她好睏。

“小丫頭。”軒轅淵在牀下委屈的眨了眨眼睛。“你真的睡了?”

鳳知雅躺在牀上,不去理他。

“那我也睡吧。”軒轅淵理了理被子,側身躺着。忽然牀上傳來了輕微的呼吸聲,一個鬼魅的身影悄悄的爬上牀,又悄悄的爬下牀。

紅燭還在牀頭燃燒着,兩人漸漸的入眠。

次日的清晨,鳳知雅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她猛的發現一具火熱的身軀緊緊的貼着自己,她不由瞪大了眼睛。

------題外話------

王爺加油反撲!吃和未吃,乃是遲早的! 045 清晨曖昧——風雲再起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鳳知雅髮絲凌亂,臉頰通紅,她從未有過此刻的狼狽。舒硎尜殘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的簾子中射下,勾勒出軒轅淵完美的弧度,側着身,腰間跟臀股的銜接處,一道迷人的弧度,牀被遮住了腹部以下的內容,妖孽惑衆的狐狸散發出絕美的誘惑,鳳知雅忍不住都看了幾眼,又不住狠狠的敲了敲自己的頭。

她想不起來怎麼回事了,昨天她明明睡在牀上,醒來時候居然發現自己整個人趴在軒轅淵的身上,可別說是她自己爬上去的。一想到這裏她的臉色不由多了幾分緋紅。

雖然在現代的時候也20多了,可也從未用過跟男人這麼親密。

“軒轅淵……”手指輕輕戳了一下還在睡覺的男子。

“狐狸……”鳳知雅又輕喚了一聲,看軒轅淵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她紅着面孔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物,鳳知雅悄悄轉過身去,剛想要爬上牀去,忽然間一雙有力的大手一把將鳳知雅摟在懷裏。

軒轅淵也不知道何時睜開了眼睛,整個腦袋窩在了鳳知雅頸間,裸露的肌膚間相互的摩擦,鳳知雅不由皺起了眉頭。“軒轅淵,你放手!昨天晚上是怎麼回事?”可別跟她說是她自己爬下來的。

“怎麼回事?”軒轅淵託着下巴重複着這句話,似乎還沒睡醒,略帶威脅的雙眸懶懶的掃過鳳知雅微紅的面孔,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本王還想問你,你跑到地上來幹嘛?難不成是迷戀本王的身體自己爬下來的?”軒轅淵乾脆坐起了身來,趣味的打量着鳳知雅。

一想到這個小丫頭居然昨天晚上威脅自己,他就忍不住偷偷的將她抱下了牀,沒想到小丫頭的身體還挺暖和的。

被子從身上落下,露出大片裸露的肌膚,一句話就點明瞭來龍去脈,鳳知雅的面色不由一紅,這個暴露狂。不過確實,她也不覺得軒轅淵有那麼無聊,大晚上的將自己從牀上搬下來。

對於一個小丫頭。

鳳知雅玩弄着頭上的碎髮,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既然已經成爲了夫妻,那也沒什麼好害羞的。

鳳知雅裝作若無其事的瞥了他一眼。“就算真的是我跑下來的,那又怎麼樣?”

“那你就是承認迷戀本王,喜歡相公我了。”軒轅淵瞧着鳳知雅面紅耳赤的模樣,就忍不住想要逗逗她,難得看到她這副樣子。

“那又怎麼樣!”鳳知雅乾脆湊過去臉,朝着軒轅淵完美的臉上狠狠的啃了一口,極其霸道的說:“本姑娘迷戀你是你的榮幸。”

說完,鳳知雅將被子往妖孽的身上一拋,簡單的穿戴好整齊,就轉身憤憤走出門去。

軒轅淵手指反覆摩擦着自己的面孔,他忽然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來。“哈哈……哈哈……”

射箭場地

數百名戰士站立在山谷的邊沿,身穿統一的軍裝,迎風朝着對岸射箭。

鳳知雅隨意的坐在地上,手指反覆的玩弄着草根。 玄尊 洪滿秋邀請她來參觀,可是現在心裏很亂,一想到早上的那一幕,鳳知雅就忍不住面紅耳赤。軒轅淵什麼時候總出現在她腦海裏了!

“小姐,小姐!”糯米在一旁時不時的叫喚着。

“什麼事呀?”鳳知雅這纔回過神來,清冷的眼眸中微微躲閃。

“小姐,你跟王爺昨天去哪裏了?”糯米想到昨天那麼大場面的暗殺,小姐居然跟着王爺跑了,她就忍不住生氣。

“成婚。”鳳知雅簡單利落的拋下幾個字,她可不想要讓糯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鐵定被這個小丫頭給笑死。

“小姐,你騙人!”糯米皺着眉頭,滿臉的不高興。

這時傳來了爽朗的聲音,洪滿秋身穿着暗紅的勁衣英姿煞爽走了進來。“我說小王妃,你怎麼在這裏呀?”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我不在這裏,還能在哪裏?”鳳知雅微微一挑眉對上了洪滿秋的眼眸。

“那幹嘛不去練練手,這山谷裏的射擊可不是一般的。”洪滿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倒也是豪爽,“這個地方別人根本就不能來。”

“是嗎?”鳳知雅站起身來,眺望着這一片山脈,原本震盪不安的心這才平靜了下來。數以上百的箭朝着對面的山脈射去,顯得格外的壯觀。一想到當初第一次射箭還是跟楚少離學的。

鳳知雅的脣角微勾:“那我試試。”她站起身來,一身白衣顯得格外的瀟灑。

“小姐——”糯米不滿的抱怨了一聲,小姐都成婚了,怎麼就喜歡打打殺殺的呢。

“你別吵——”洪滿秋直接對着糯米喊了一聲,這個丫鬟老擔心這擔心那的還讓不讓人活了。

鳳知雅走到山谷邊緣,手指隨意點了點身邊的一名侍衛:“把你的弓箭給我。”

侍衛一看是王妃,立馬尷尬的笑了幾聲,將手上的弓箭遞了過去。

鳳知雅十指拉住劍弦,只感覺到體內一股氣流猛的飛射出來。她手上猛的一用力,整根箭頓時像有了靈魂一樣飛射出去。

迅猛的力道化成一道美麗的弧線,飛躍山谷。洪滿秋忍不住驚呼了起來:“好箭法!”

瀟灑唯美的身姿迎風獨立,鳳知雅清冷的雙眸中溢出璀璨的光芒,糯米忍不住驚歎,確實,小姐這樣才最出色。

就當劍要射到懸崖的那一瞬間,忽然間另一個方向一箭猛地射出,準確的撞擊在鳳知雅的劍上。兩箭之間巨大的摩擦產生耀眼的火花,重重的撞擊在山谷上。

周圍的侍衛都忍俊不禁倒吸了一聲,王妃的那一箭氣勢極強,卻有人能夠擊中,恐怕是高手。

但是這山脈向來都不是一般人能夠進來的,來人會是誰?

鳳知雅收斂起眼眸中的詫異,朝着那個方向望去。只見不遠處幾抹黑色的身影駕馬而來,領頭的男子看不清面孔,肆虐的狂風下黑髮飄揚,手心一揚,又一箭朝着山谷射出,重重的擊在了山谷之上。

洪滿秋雙手一叉腰,極其霸道的一揚鞭:“是誰敢亂闖軍營!”她彎腰駕馬整個人如同離弦的箭猛的射出。

洪滿秋單手抽刀對上了來人,領頭的男子輕揚的身影朝着空中一躍,手上的刀不輕不重的擊到了洪滿秋的手上。男子極其瀟灑的緩緩落在了馬背上,清秀的面孔暴露在空氣中。

鳳知雅眼眸頓亮,熟悉的身影從腦海中一閃而過。

她不由高呼出聲來:“楚少離——”! 046 詭異的消息 縱寵——傲世狂妃 書包網

聽到鳳知雅的呼聲,洪滿秋手上的動作頓時一停。舒硎尜殘

楚少離手中的鞭子悠揚一揮,整個人頓時如同離弦之箭射到了鳳知雅的身邊,他縱身跳下馬來。

“小丫頭,好久不見,箭法到有長進。”楚少離眼眸中閃過一道詫異,卻又暗自收回了眼簾,確實她自然跟軒轅淵在一起。一路上來的時候都聽到她跟離王的大婚了。不管怎麼說,楚少離嘴角微澀,他還是錯過她了。

“確實好久不見。”楚少離幫她很多次,鳳知雅自然也冷不下面孔,她不由問道:“你怎麼回來這裏。”楚少離應該在皇宮裏,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呢。

“我來找離王。”楚少離簡單的點明瞭來意,既然已經錯過了,他也不會多想。

“原來你就是楚王。”洪滿秋單手從馬背上跳了下來,隨意的甩了甩手上的馬鞭。“那剛纔的事情得罪了。”她平有趣味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沒想到血戰沙場的將軍居然長得如此的文雅。

楚少離豪爽一笑,拱手道:“想必是洪滿秋副將,果然是女中豪傑。”瞧見剛纔出手的那一招,就知道此女絕不是泛泛之輩。

“那既然是來找離王的,不如我們走吧。”洪滿秋轉頭對着鳳知雅說道。

鳳知雅點了點頭,既然楚少離趕來,肯定有急事。她翻身躍上馬背:“糯米,我們走——”

幾道身影迅速消失在山谷。密室

昏暗的燈光朦朧着視野,黯然的氣息醞釀開來,暗藏着無盡的神祕。

軒轅淵負手而立站在窗前,薄脣緊抿。腦海中偶爾浮現出鳳知雅的身影,他的嘴脣才微微鬆動了幾分。

情況的嚴峻甚至超乎他的意外,胡海手上三十萬兵馬已經在暗中調動。軒轅淵翻動着手上的密報,臉色又難看了幾分。軒轅浩明根本就沒想到若是在這個時候,敵國來入侵會是怎樣的局面。

“王爺。”浮塵走到了背後,臉色同樣的陰沉。

“查出來了?”軒轅淵的聲音微微低沉,他轉過頭來。

“查出來了,裴公公已經祕密出宮,暗中通往錦州,恐怕是想要把握住錦城的勢力。”浮塵一語已然點明。因爲對於軒轅而言,得錦城便可得到半個軒轅。軒轅浩明恐怕是想要孤注一擲對付自己。

“丞相的情況如何?”軒轅淵反覆搓着自己的手掌,暗紫的雙眸中溢出少許的擔心,知雅最不放心的就是她爹爹,希望沒事纔好。

“丞相一切安好。”浮塵感覺到軒轅淵的不安,低聲迴應道。看來王爺真的是很在乎王妃,看來有必要多派人在丞相身邊。

就在這時,忽然間屋外面傳來了腳步聲。軒轅淵跟浮塵對視一眼,轉身走出密室,只見鳳知雅,楚少離,洪滿秋朝着他們走來。

軒轅淵看到鳳知雅,臉上的沉重微微減輕了幾分。“小敏,你來找我?”

聽着軒轅淵這麼說,鳳知雅眼眸中閃過好笑,這麼多人,他就看到她一個。“沒有,楚大伯找你。”話語間也全然沒了見面時的尷尬。

軒轅淵這才注視到楚飛離,眼中也難以遮掩驚訝,楚少離怎麼會在這裏。不過楚少離確實有本事,能猜得到自己在這裏。

楚飛離瞧見軒轅淵對鳳知雅的關心,心中微安,想來她過得不錯。楚飛離側頭遮掩了自己神色的黯然,上前幾步道:“離王。”

“楚王到這裏所謂何事?”軒轅淵拱手,深邃的眼眸格外嚴謹,如若沒有要緊的事情,他也不會親自趕過來。

楚少離見此不由開門見山道:“我在宮裏的密探傳話來,皇上派上千殺手準備圍攻王爺。”

對於這個答案軒轅淵並不感覺到意味,暗紫的雙眸猛然溢出嗜血的光芒,看來他得加快動作了。

鳳知雅雙眉一揚,沒想到軒轅浩明還真恨得下心,居然派這麼多人。不過這應該不是楚少離最終目的。“還有什麼事情嗎?”鳳知雅心中隱隱感到不安,她不由問道。

楚少離點了點頭,一想到接下來要說的事情,他眉頭微皺。“確實,還有一件事情。”目光猶豫的掃過鳳知雅的面孔,緩緩道出了一句話:“丞相病危。”

四個字如同一顆重磅炸彈頓時爆炸。

鳳知雅臉色一沉,漆黑的眼眸中也染上了悲傷。“你說什麼?”

軒轅淵臉色也劇變,剛浮塵還跟自己說丞相沒事,卻突然發生了病危,更何況楚少離趕到這裏也需要一段時間,說明早就病危了。暗紫的雙眸擔憂的看着鳳知雅,他下意識走到鳳知雅的身邊,伸手將她摟在了懷裏。

洪滿秋也不由擔心的看着鳳知雅。畢竟丞相是她的親身父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