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囂之中,許辰四人從天而降,朝著這一列列如兵衛一樣的人冷冷一笑,俯衝而下。

「抱歉了,今天不止打壞你們的門,如果有必要還會殺你們的人。」

伴隨許辰聲音的傳出,他打出一記破萬法,拳頭所向披靡,一路所過轟飛了所有的攔路者,帶著刀坤三人直接衝進了無雙宮的城內。

「是他!」

「那個許辰!」 外界人群沸騰。

人人詫異:「許辰?之前那個三階武者嗎?他怎敢闖進無雙宮的老巢,找死?!」

「這幾個人怕是瘋了吧……」

圍觀群眾面面相覷,難以置信。

無雙宮,這顆世界樹上最強大的勢力之一,其中強者數之不盡,更有諸多法則級別的大能坐鎮,這種勢力除非是世界級的守護者親自出手,不然任何人都撼動不了。

而許辰這幾個大千世界的新人直闖無雙宮,無疑是嫌命長了。

無雙宮內。

強者雷動而出,大批在外界高高在上的四階和五階強者站滿天空,神兵在手,怒目而視,氣勢如汪洋,鎖定許辰四人。

「何方小賊……啊呀!」

威風凜凜的呵斥聲還沒說完,領頭的幾個人已經腦袋搬家,其他人全部瞪眼後退,一臉驚訝。

只見許辰一拳破萬法開路,沿途碾死了上百個五階強者,就像是一頭暴龍踩死了羊羔一樣,一路血腥伴隨著暴力和強大。

「無雙宮諸位,在下許辰,今日前來不為殺戮只為求幾件趁手兵器,若貴方能夠慷慨解囊,那往日仇怨便一筆勾銷了。」

許辰站在空中揚聲說道,目光所過之處人人退避,四階和五階的人已經淪為蝦兵蟹將沒資格與他為敵。

「大膽狂徒!」

一聲怒喝驟然響徹天穹,半空中突然出現一個紅袍中年,如盛怒火神,圓目瞪著許辰,一招手萬頃純火法則如鎖鏈如神龍沖向許辰:「你殺了老夫的義子刀魔,還敢來我無雙宮內逞威,今日就讓你有來無回!」

霸烈的純火法則降臨,這種力量極端恐怖,如果沒有對抗之法,火之法則沾之必死。

許辰穩穩站在場中一動不動,直到被火海淹沒也沒有動身。

周圍人見狀紛紛瞪眼,大喜到了臉上。

嘈雜的紛亂四起。

「這就解決了?!」

「這小子不過是徒有其表啊!」

半空中的紅袍中年眼睛眯起,冷冷一笑:「沒想到是這麼個廢物,我的義子死在你手上真是冤屈了。」

他轉頭看向四周人群,伸手一指後面的刀坤三人漠然道:「剩下這三個螻蟻,你們解決吧。」

「是!」

人群涌動。

刀坤三人有些緊張起來,不由看向火海:「許辰你在搞什麼?這時候亂來不太合適吧。」

無雙宮的人聞言皆是冷笑起來:「那小子已經死了,火法掌控者大人的火乃是純火,沾之必死,沒人能倖免。」

「你們也太自信了。」

火海忽然翻動,許辰從火焰中踏步走出,遠遠看去,他毫髮無損,火焰如水流在他身邊自行避讓。

「我不過在裡面給老頭打了個印記,拴了一條鎖鏈而已,戰鬥才剛開始怎麼就會結束呢。」

許辰一臉淡然的看向天空中的紅袍中年。

中年神色變動:「的確是有些邪異。」

「當然了。」

聲音四起,只見四方飛出四個人影,正是之前和刀魔幾人在古仙界邊緣攔截許辰的那四個法則級強者。

「老火你可別大意了,這傢伙能力十分詭異,有一招是傷害轉移,上次我們就吃了虧。」四人說道。

紅袍中年臉上露出訝然:「他無視了我的火法,難道就是傷害轉移?」

「可能吧,不過他的傷害轉移不是這麼簡單的,所以……」

無雙宮一共五個法則級強者,此刻把許辰包圍著不斷朝他指指點點。

中間的許辰不由擺手:「我說你們幾個有完沒完,現在不是撈家常的時候,我是來借神兵的,聽說你們這裡有世界級的神器,借幾件出來怎麼樣?」

「借神器?」

五人轉頭看向許辰,其中紅袍中年冷笑道:「就怕你有命借沒命拿!」

「試試不就知道了?」

許辰不為所動,一聲冷笑過後繼續道:「不過我奉勸你們還是配合一點,不然等會都死光了可就得不償失了。」

「就憑你?」

紅袍老者頓時怒道,他們有五個法則級強者,許辰只有自己一人是法則級強者,一人對五人?他哪來這麼大的信息?簡直狂妄的沒邊了。

「那就來試試吧。」

許辰聳肩說道,身形依舊穩穩站著,頗有敵不動我不動的意思。

紅袍老者冷冷注視了許辰一瞬,下一刻驟然飛下道:「不知天高地厚,一起教訓他!」

「我看還是別了。」其他四人並沒有動,站在四周道:「我們先掠陣吧,這小子真的很邪異。」

「哼。」

直播間的神豪 紅袍老者冷哼一聲,反掌打向許辰。

許辰隨手一揮,形成絕境金光防禦在身側擋住紅袍老者的所有攻擊,右手緩緩握住長劍道:「老頭,你有時候真的應該聽聽旁人的意見,別這麼固執才好!」

完美無雙!

劍光閃爍,長劍出鞘,一瞬之間百招完美無雙,漫天無匹劍氣撕裂虛空。

唰的一聲。

所有人瞳孔凝縮,他們只瞧見劍光衝天,威風凜凜的紅袍老者還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就被劍氣淹沒,隨後如破敗的紙張一樣,在所有人眼睜睜看著的情況下,被撕成了無數片。

「噹啷!」

長劍歸鞘。

許辰站在原地,臉上露出似有若無的笑容道:「真身晉陞到法則級就是不同,這種實力,你們覺得怎麼樣?」

他抬頭看向剩下的四個法則級強者。

四人早已瞪眼愣住皆是獃獃看著許辰:「怎麼會,上次見面你還沒有這種實力……」

「上次?」許辰點頭:「當然,上次我才四階的修為,那時候的一身實力全是初號機甲的。」

「四階……」

四人一驚,很快回過神來:「看來你這次機皇界之行收穫很豐盛了。」

「顯而易見。」許辰點頭,再次開口道:「怎麼樣,考慮的怎麼樣了,神兵是借還是不借?」

四人沉默,目光都是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紅袍中年死的地方,神色黯然。

紅袍中年是無雙宮的最強存在,但被許辰一劍秒殺了……雖然並不是真正的死,但敵不過是真的。

連紅袍都不是對手,他們四人哪怕群攻恐怕也是不行的,畢竟許辰還有那種傷害轉移的詭異能力。

那這該怎麼辦? 「有什麼好猶豫的,老夫哪怕死一百遍也不會給他神器!」

紅袍中年再度出現,已是復活過來,不過一張臉龐陰沉可怕,再沒有了一開始的威嚴和傲然。

「借神器的確不妥。」

四人沉吟。

紅袍中年冷哼:「當然不妥,我們無雙宮是何等存在,若是今天把神兵給了他,我無雙宮的顏面何在?更何況他還殺了我無雙宮的人!」

「話是如此。」

四人點頭又遲疑道:「可我們的確不是他的對手……他那招傷害轉移實在詭異,圍攻怕是無效。」

「還沒試試怎麼知道無效!你們什麼時候變得如此懦弱了!」紅袍中年怒目而視。

四人面面相覷。

許辰冷冷看著他們,見幾人陷入了沉默,他平靜開口:「我們都是古仙界的人,其實不用把這氣氛弄的如此緊張,畢竟我今天的目的只是借諸位的神器,借而已。」

「這……」四個法則級強者嘴角抽搐。

借出去的東西,還回來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不過借這個字傳出去的話的確比搶要好聽點……

如果實在沒辦法,似乎也可以借一借?

「開什麼玩笑!」

紅袍中年斷喝:「你乃是我們仇家,你殺了我義子的賬還沒算清,何談借取神兵!」

「卻是如此……」四人不由點頭。

許辰漠然開口:「老頭,你也不用動這麼大的火氣,我之所以殺你的義子是因為他有罪,試問,他身為古仙界之人卻在機皇界內和一堆機器勾結來殺同為古仙界的我,如此逆叛人族之罪,如何留它?若是此事攤開,你可敢留它?!」

話音落下場中一片寂靜。

無雙宮的高層皆是啞口無言,愕然的看向紅袍老者。

勾結機皇界謀害古仙界之人,這是叛族大罪,守護者都容不下,他們無雙宮更是不敢庇護……

如果紅袍老者依舊在此事上和許辰繼續作對,恐怕……整個古仙界都容不下他們無雙宮了啊。

「小子你胡說八道……」

紅袍中年的話還沒說完。

「老火!」四個法則級強者驀然斷喝,眼神嚴肅的看著對方道:「此事不要再提了。」

人死了,那就是已成定局,這時候再爭辯的話對無雙宮只有壞處沒有好處。

「你們什麼意思!」紅袍中年神色變得陰沉:「難不成真要把神兵借給他?!」

「當然,不是。」

四人轉頭看向許辰:「許辰,往事我們不會再提了,但是我無雙宮的神器也有重用,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借人的,所以你請回吧。」

許辰面色轉冷。

「說來說去還是不能讓你們主動拿出兵器啊。」他右手握在劍柄之上,環顧五人道:「既如此那我就自己動手吧。」

半空四人的神色難看起來:「你莫太過驕狂了,我們不去計較雙方的恩怨已是難得,你還咄咄逼人,那就是你的不是了。」

「真是笑話。」

許辰冷笑一聲:「你們不計較就沒事了?往日如何你們自己心裡沒數?從始到終我許辰何時主動得罪過你們?一切不都是因你們的人而起?今日我登門而上便是要告訴你們,不管你們計不計較,我許辰今天就是要計較一回!」

長劍出鞘。

許辰主動出手,完美無雙的劍光籠罩天上,他隨時將一個羅生印記打在紅袍老者頭頂,悍然無畏的沖了過去。

「那就來!」紅袍中年早就忍無可忍,對沖而下。

旁邊的四人面色變幻片刻,同樣出手,刀劍出鞘,種種法則光輝籠罩許辰:「要戰就戰吧。」

「轟!」

一共六個法則級強者的攻擊碰撞,彷彿發生了大爆炸一樣,整個無雙宮,甚至世界樹主幹都搖晃了起來。

在無雙宮內的人更是統統變色,趕到一股莫大的壓力籠罩過來,紛紛後退逃離,遠遠躲起。

中間大戰不休。

許辰憑藉羅生鎖鏈傷害轉移無懼無畏,面對五人的攻擊根本不做抵擋的殺敵,一番殺伐,不到片刻功夫,紅袍中年無端端的再一次爆炸身亡,被活生生的傷害轉移殺死。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再此期間四個法則級強者中的一人也被許辰蠻橫的轟殺成渣,場中只剩三人。

「這小子真的太詭異了……」三人內心都是波動不已,出手卻是不停,紛紛咬著牙繼續攻擊。

許辰期間給其中一人再度打下羅生鎖鏈,無懼無畏殺敵,十分痛快。

不過片刻三人中又有兩人死於非命,只剩下一人未死,但獨自一人面對許辰,他已是心中惶恐,腳步後退的同時道:「你這到底是什麼神通法則……」

許辰不理會他,持劍追殺。

「小子受死!」

驀然間,紅袍中年再度復活歸來,其他三人也復活過來重新加入戰場。

「有用嗎?」

許辰絲毫無懼,有羅生戒在手,圍攻對他永遠沒用,想要勝他除非單對單,且實力遠超他才行。

大戰持續。

在許辰傷害轉移的能力下,他始終沒有多大傷痛,但無雙宮的五個法則級強者卻是死了一次又一次,周而復始,始終無法拿下許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