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聽聞細微的聲音響起,冰魄終於碎裂了,一道冰寒的元氣從裡面湧出來,拚命地朝外面衝去,企圖逃出丹爐。

幽冥早有意料,一團元氣擊成,化成一隻大手,緊緊地捂住蓋子,防止冰魄之元外逃。

冰魄是冰靈的坯胎,力量雖然沒有冰靈那麼毀天滅地,但是也不容小視,那反抗能力何其強大。

煉丹爐不停地顫抖著。

如果不是幽冥強用元氣壓抑,它早就逃掉了。

幽冥額頭上冒出些許汗跡,冰魄的煉化比她想象之中,還要難得多。

這才是其中一種靈藥,而且是最弱的一種靈藥而已,剩下的幾種靈藥,融合起來的難度如何巨大,可想而知。

足足半個小時,終於將冰魄給煉化,丹爐恢復了平靜。

「小五,換成三成火候,咱們準備融合第二種。」

幽冥說完,目光落到剩下的三種靈藥上面,尋思要煉化哪一種。

……

葉雄跟慕容如音在外面看著,眉頭皺了起來。

剛才幽冥煉化冰魄的時候他們看在眼裡,情況並不是很樂觀。

冰魄算是四種靈藥之中,最差的一種,沒想到都這麼艱難。

接下來的情況,可能會更加危險。

葉雄想了一下,意識開始入內世界,跟火靈溝通。

這一次關係到問仙丹能不能修鍊成功,他幾乎用盡了所有的方法,試圖喚醒火靈。

終於,火靈幽幽地睜開小小的眼睛,打了個哈欠。

「兄弟,你可醒了,你再不醒,我真不知道怎麼辦了。」葉雄鬆了口氣。

「上幾次你叫我的時候,我都醒了,見你沒什麼危險也就繼續睡覺。」火靈回道。

「還說沒危險,我差點都掛了。」葉雄真是無語了。

上次被黃金尊者那一掌,差點就讓他掛掉了。

「你這不是沒死嗎,而且,修為又精進了。」

「閑話少說,你好好準備一下,呆會可能要煉丹。」

葉雄當下將目前的情況跟它說了一遍。

火靈聽聞之後,嗖地從內世界之中出來,從葉雄頭頂露出個小腦袋,查看禁制之內煉丹的情況。

「結界之內好強的元氣波動,看來這丹還真是不好煉製。」火靈震驚地說道。

「你有沒有把握?」葉雄急問。

「你上幾次吸收大地元氣之後,有一部份用來治療我的身體的,我現在基本上已經完全恢復了。我現在擔心的是,你能不能承受住我的力量,想要煉製成此丹,需要動用我很大的能量,不然根本就不可能壓住這幾種靈藥的力量。」火靈說。

「無論做不做得到,我都必須試試,好不容易才能集齊四種靈藥,絕對不會那麼容易放棄的。」葉雄堅定地說。

正在他跟火靈溝勇的時候,禁制之內,幽冥已經開始將第二種靈藥放進煉丹爐之中。

第二種,她選擇的是萬年鍾乳。

哪知道,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萬年鍾乳乳液剛剛進入丹爐之中,突然一鼓滔天的魔氣湧起來,頓時整個禁制之內,變得一片黑暗。

「道與魔,自古不誓不兩立,現在兩種靈藥撞在一起,這下麻煩大了。」火靈說道。

葉雄飛身落到禁制旁邊,急道:「幽冥,裡面什麼情況,要不要幫忙?」

「不需要,我能應付。」

幽冥憤怒的吼叫響起,然後一鼓更加龐大的元氣出現,正是幽冥自己的元氣。

兩鼓元氣在禁制之內交織糾纏對抗,禁制時大時小,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

葉雄緊緊得握著拳頭,緊張到了極點。

足足十幾分鐘,禁制之內兩鼓元氣才漸漸消息,裡面情景出現在視線之中。

幽冥滿頭亂髮,衣服都濕透了,緊緊貼在身上,臉白有些蒼白,胸口劇裂地起伏著,顯然壓制萬年鍾乳讓她消耗了極大的元氣。

但是,經過她的壓抑,萬年鍾乳跟冰魄終於融合在一起。

「幽冥,要不,休息一下?」葉雄擔心說道。

「煉丹又不是打鐵,你以為可以停的嗎?」幽冥只是喘了口氣,然後對五彩鳥說道:「小五,準備開始煉製第三種,這次的反抗會更大,咱們一定要扛住了。」

五彩鳥點了點頭,本來已經有些乏力的火焰,再次猛漲起來。

幽冥目光落到剩下的兩種靈藥上去,最後拿起優曇花,拋進丹爐之內。 幽冥真害怕優曇花進入丹爐之後,又發生什麼大事。

哪知道,想象之中的情況根本就沒有出現,煉丹爐之內出奇的平靜,佛道至寶優曇花就像它所信奉的佛道一樣,逆來順受,沒有像萬年鍾乳跟冰魄那麼大的反應。

幽冥鬆了口氣,開始讓五彩鳥吐火焰煉化優曇花。

突然,優曇花體表出現一道淡淡的黃光,緊緊地護住花體,不讓火焰煉化。

「小五,加大火焰。」幽冥急道。

五彩鳥吱呀一聲,吐出更加濃的烈焰。

然而,無論五彩鳥吐出的火焰再大,根本就沒辦法將優曇花融化。

優曇花就像一名佛道高僧,不為外物所動,無論怎麼焚燒,也不反抗,任你煅燒。

但是,它那強大的護體元氣,將它的花體緊緊護住,根本就沒辦法煉化。

五彩鳥吐出十成的火焰,還是沒辦法將他煉化。

「該死,這優曇花的護體之元實在是太厲害了,根本就沒辦法將其煉化。」幽冥忍不住罵道。

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沒想到現在居然走到死胡同了。

葉雄在外面看著,跟火靈溝通:「火靈,你能不能將優曇花的護體元氣攻破?」

「咱們試試,應該可以。」火靈回道。

「太好了,那咱們快點將它煉化,時間不多了。」

葉雄走到禁制旁邊,對幽冥說道:「把我放進去,讓我試試。」

「我都不行,你憑什麼,行了,一邊去,別打擾我。」

幽冥正被優曇花搞得頭疼,不耐煩地說道。

萌寶通緝令:帝國總裁俏媽咪 「相信我,我什麼時候騙過你。」葉雄笑道。

幽冥抬起頭,發現他微笑著,目光之中露出滿滿的信心,頓時有些奇怪。

「把禁制打開,讓我進去。」葉雄催促。

幽冥將禁制打開,葉雄進去之後,來到爐底下,右掌一吐,一鼓赤焰湧出來,開始煉化優曇花。

「別白廢力氣了,連小五的獸火都無法煉化優曇花,你這法術之火,更加不可能。」

神脈至尊 幽冥一邊說,一邊看著優曇花。

下一刻,她的臉色開始大變。

只見先前還無比淡定的優曇花花瓣,開始發抖起來,體表的護體元氣,被葉雄的火焰一點點煉化。

「這怎麼可能?」

連獸火都無法爐化的優曇花,居然被葉雄的法術之火煉化,讓幽冥如何不震驚。

幽冥目光落到葉雄掌心吐出的火焰上,很快,她就發現一絲絲顏色更加鮮艷的火焰夾雜其中,這顯然不是簡單的法術能施展出來的。

幾乎一瞬間,她就完全明白了。

這個世界上,除了火靈之外,還有什麼火焰,能有如此威力?

幽冥看著葉雄,眼神複雜,她真不知道這個傢伙怎麼會那麼快運,火靈是連她都無比想得到的東西,沒想到最後反而被這個傢伙給收服了。

難怪他能以一自己之力煉製出沖境丹,有火靈幫忙,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葉雄不斷地借用火靈之元一點點磨掉優曇花的護體黃氣。

真是漫長的時間,如果不是擁有足夠的元氣,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手臂赤紅起來,火靈之元對手臂的壓力越來越大,隱隱有超出負荷的感覺。

幽冥在旁邊看著,此刻的她終於明白為什麼葉雄要向她學煉體,就是因為他想通過煉體來增強自己對火靈之元的承受程度,最大化地利用火靈。

這個傢伙,原來一直在騙自己。

終於,優曇花表面上的護體之元被煉化,然後開始分解。

分解之後,靈液融入到煉丹爐之中,跟前面兩種靈藥融化在一起。

葉雄鬆了口氣,這才減慢火焰,暫時休息。

單是煉化這優曇花,已經消耗他一半的元氣,剩下最後一種,他一點把握都沒有。

這麼多的靈藥之中,葉雄感覺最厲害的,就是這陰靈草。

陰靈草養活了整個陰窟之中數千的陰靈,可見它是如何逆天。

前面三種加起來,都未必有陰靈草厲害。

「最後一種了,能不能成功,就看這一步了。」葉雄看了眼幽冥,說道:「這陰靈草,肯定比優曇花還要難煉化,五彩鳥的火焰估計沒辦法將它煉化,你協助我,我驅動火靈之元來煉化它。」

「小心一點,千萬別勉強,煉丹本是逆天行事,凡事要順其自然,這次不行,還有下一次,咱們再找進階的辦法。」幽冥叮囑。

從她的話之中,葉雄聽到一些沒信心。

問仙丹有多難煉化,幽冥非常清楚,剛好她就差點吃了大虧。

葉雄點了點頭,將陰靈草拿起來,快速拋進煉丹爐之內。

幾乎一瞬間,排山倒海一般的氣勢,從陰靈草體表暴湧出來。

一時之間,陰風陣陣,鬼哭神號,元氣****。

那狂潮一般的反抗之力,讓葉雄壓根就沒辦法壓制。

雖然他早就知道陰靈草的反抗會很厲害,但是真正煉製,才發現自己還是太小看陰靈草的厲害。

「別怯場,我來壓抑住它,你加緊時間煉化。」

幽冥身上湧出強大的元氣,身影一閃落到煉丹爐頂部,一掌拍出。

陰靈草正準備從煉丹爐裡面出來,生生被幽冥封住。

葉雄知道幽冥的壓力,當下不及細想,拚命地摧動著體內的火靈之元。

頓時,整個丹爐被熾熱的火焰包裹。

兩人一個封住丹爐,一個煉化陰靈草,默契地合作。

陰靈草何其強大,怎麼可能獃獃被鍊氣,不停地反擊。

沒多久,葉雄跟幽冥兩人就元氣消耗大半,氣喘如牛。

這一場堅難地煎熬過程,其間葉雄好幾次差點承受不住,都被他咬牙撐了過去。

幽冥也一樣,她比直葉雄承受的壓力更大。

足足過一個小時,等兩人差不多筋疲力竭的時候,陰靈草終於失去了反抗能力。

「準備凝丹。」幽冥吩咐。

葉雄打醒精神,進行最後的衝刺,幾分鐘之後,突然一陣丹香從丹爐之內飄散出來。

葉雄走過去,將丹爐蓋打開,裡面四顆丹藥,靜靜地躺在那裡。

四顆丹藥顏色各不相同,分別是金,綠,白,黑四種顏色。

「金色是佛丹,綠色是鬼丹,白色是道丹,黑色是魔丹,我只要道丹,剩下的幾顆都給你了。」

幽冥正準備將丹藥拿出來,突然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禁制旁邊。

「黃金尊者,是你。」葉雄臉色微變。 「江南王,你做夢也想不到,我會一直潛伏在附近吧!」黃金尊者哈哈大笑起來。「你們兩個為了煉丹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我現在就看看你們怎麼死。」

黃金尊者馬上一掌朝禁制攻去,絲毫不給兩人人任何喘氣的機會。

「這個傢伙真是太卑鄙了,居然一直躲在暗處,等我們煉製出丹藥這才動手。」

葉雄罵咧咧的,苦於身上元氣消耗得差不多,根本就沒有一戰之力。

幽冥消耗得更加嚴重,剛才丹成之後,她幾乎連站都站不穩了。

黃金尊者幾下攻擊,全都擊在禁制之上,很快禁制就搖搖欲墜。

正在這時候,突然一片冰菱朝他頭頂襲來,卻是慕容如音趁他攻擊禁制的時候出手。

「如音,你不是他的對手,快躲開。」葉雄急道。

黃金尊者一掌拍出,直接朝慕容如音拍飛,跌出數十米遠,生死未明。

葉雄整顆心都提了起來,也顧不上自己此刻元氣消耗嚴重,從禁制之出衝出,握劍就朝黃金尊者攻去。

橫練鳴人 「怎麼不變身,消耗過度了吧?」

黃金尊者得意地大笑,一掌拍出,準備將葉雄置之死地。

正在這時候,一道紅光從葉雄身體竄了出去,朝黃金尊者攻去。

關鍵時候,火靈出手幫忙了。

「這是什麼鬼東西,雕蟲小技。」

黃金尊者一掌拍出,以為很容易就能將火靈拍散,哪知道火靈只是在地上滾出十幾米,又跳起來,氣勢洶洶地撲過來,繼續攻擊。

幽冥恢復一些元氣,也握起幽冥劍,加入戰團。

葉雄從地上爬起來,驅動黑劍,迎了上去。

此刻是生死關頭,絕對不能讓自己好不容易才煉製成的問仙丹,就這樣被拿走。

「如音,你沒事吧,快醒醒。」葉雄一邊出手,一邊急問。

慕容的身體慢慢地動了,搖晃地爬了起來。

葉雄鬆了口氣,對幽冥急道:「快把丹藥收好,先離開這裡。」

幽冥知道丹藥的重要性,連忙跑過去,想將丹藥撿出來。

「丹藥是我的,誰也別想搶。」

黃金尊者一掌拍出,擊退幽冥,后發先至,準備將丹爐搶到手。

眼見問仙丹就要到手,黃金尊者臉上甚至已經露出得逞的笑容。

正在這時候,一道人影快如閃電,搶在他面前,將煉丹爐搶在手裡。

來人三十歲左右,臉色陰沉,不是陳蕭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