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又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第一次知道這個名字就是楚琉影說的,這一次又是他提起來。

「蕭鳳棲……」

秦臻呢喃這三個字,而後看向懷裏的孩子,這兩個孩子是他的,但她卻不記得他。

「楚琉影,我跟蕭鳳棲之間……我們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好半晌,秦臻才問出聲。

楚琉影默了默,「那要看你想知道什麼……」 當姚窕反應過來時,金唯唇角上揚,眸中奸計得逞的神情已經掛在了臉上。

這絕對就是個圈套,他這是想利用她製造輿論然後達到什麼目的,也許就是不想跟霍家聯姻,想讓霍晴徹底死心。

姚窕魅惑的雙眸之中發狠,她雙手環繞著金唯的脖頸,然後順勢開始死死勒住他,既然他想讓媒體們的鏡頭都記錄這一刻,那就讓鏡頭記錄的更多姿多彩一些吧!

「金少爺怎麼看著呼吸困難,面部發紅,略帶猙獰?」

「是啊是啊,莫不是被新娘子勒的,你看那新娘子像是在金少懷裡練柔道?」

記者們鏡頭緊追,奪命連環拍。

「想死么你,鬆手!」金唯感覺到懷裡的女人要活活把他勒死,喉結處一股強烈的堵塞感——

「鬆手的應該是你,敢利用我?」姚窕一字一字的從牙縫裡擠出來,她緊緊勒著金唯的脖子,情急之下,還用領帶纏繞在他脖子上勒他。

姚窕魅惑的眸子殺氣騰騰的目視著金唯窒息的模樣,這種公眾場合之下,誰怕誰?

「那女人是誰?」一輛低調奢華的邁巴赫中,一個男子嘴角上揚得看著那實施謀殺的女人,他衣著考究,舉止沉穩,剛才明顯的眼前一亮。

「回大少爺,那女人應該就是帝都集團的前任CEO姚窕,今天上午您的准妹夫金家少爺過去把帝都集團收購了,讓這位CEO做他的秘書。」說話的是汽車司機,他繼續小心斟酌道:「霍小姐聽見消息就過去了,兩個人見面之後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吵了起來,小姐一回來就鬧著要解除婚約,這會兒,您父親霍董事長還在跟金董事喝茶呢。」

「他搞了這麼大陣仗,不就想退婚嗎?」車中男子冷漠的看著民政局的二人:「這是知道我在此處經過,特意來噁心我的。」

「這金家少爺不知道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司機將車靠在停車區,不禁搖頭:「少爺,咱們就任憑他這麼胡作非為?」

「他休想。」男子一聽直接從邁巴赫中款款走出,將自己的西裝紐扣重新扣緊后,便直接走向民政局前面的兩人。

緊接著周圍圍上來一群霍家的保鏢,整個民政局被全部包圍,所有記者都被控制起來。

「你們誰敢把今天的消息透露出一點,那就是有來無回!」保鏢的領頭人直接喊話記者,一臉的殘暴相,身高體壯手中拿刀:「所有記者媒體,現在上交手機,攝影機!」

一聲令下之後,記者們紛紛交頭接耳,神色匆匆,先是被金少爺叫來公布結婚喜訊,又是被霍少爺惡語威脅繳械投降,一時間所有記者全部慌了手腳——

「這個長得也不差呀。」姚窕晶亮的眸子落在霍少的臉上,就連緊勒著金唯的手臂都不自覺得鬆了一松。

金唯一聽醋意橫生,他眸色沉沉得看著姚窕,小臉崩得死死的:「要跟你結婚的人是我。」

然後,姚窕身子一輕,自己的雙腳已經著地,被金唯放了下來。

只見他氣勢凌人地擋在了姚窕身前,然後走向了那個所謂長的也不差的男人。

「霍天?」金唯眉心處盛氣凌人,他居高臨下的俯視面前的男人:「我領證結婚你倒什麼亂啊?看我沒帶人來,故意給我添堵?老子今天要結婚誰也別想攔著!」

「金少是不是忘了跟我霍家還有一紙婚約。」霍天仰視著他但依舊神態穩重,語氣漠然:「你這樣大肆報道自己結婚的消息,難道不是在給我霍家添堵。」

緊接著,霍天氣定神閑的一聲令下:「來人,將那被迫結婚的女士帶走!」

姚窕一聽這話,簡直就要樂開了花!

這霍家的少爺簡直就是在世活菩薩啊!人間第一清醒呀!

「我看誰敢動她!」金唯平緩的寬肩一震,密眸陰沉,睫毛絨長且整齊,瞪人時仿若要將人吞沒到晦暗的海底世界。

此刻他唇瓣緊抿著,精緻的五官和兇狠的神態只能用帥和痞來形容,這驚得記者們都忍不住把攝影機搶回來再拍兩張特寫。

「霍少爺救我!」姚窕在金唯的身後高聲大喊恨不能跳起來:「霍少爺打他!霍少爺打他呀,打他!」

金唯眉頭緊鎖突然轉過頭去看著姚窕:「你好像不太聰明?你看不出我是好人,他是壞人么?」

「我分的清啊,霍少爺一看就是好人,你不用看都知道是壞人……」姚窕連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這句話。

氣的金唯唇瓣抿的更緊了,他轉過頭看著霍天,心裡開始五味雜陳。

金唯絨睫扇動,眯著威懾的眸子,出聲警告:「跟你們家的婚約已經取消了,也是你姐姐親口應下的,我今天就在這裡領證,跟這個女人。誰也攔不住,讓你的人都給我退下!」

「那我要是不退呢。」霍天絲毫沒有退縮的打算,語氣低沉:「你的父親現在已經知道你剛才的所作所為,派人來抓你來了,已經在趕來的路上。我不敢傷你,你爹可敢。」

「你可真卑鄙!」金唯一聽他的話,就已經知道他把悔婚這件事情告訴了他的父親。金唯氣的上去要揮拳打人,周圍迅速湧上來一批霍家的走狗,將他攔住。

「這女人不可能跟你結婚的,現在我罩著她,正直又不能當飯吃,跟金少比起來,我這點手段真是小巫見大巫。」霍天一邊嚴肅得說著話,一邊轉動著食指上的戒指,彷彿一切運籌帷幄,盡在掌握之中——

「沉穩,睿智,有勇有謀,不錯,不錯……」姚窕站在金唯身後,不禁又崇拜的感嘆了兩聲,艷羨的小眼神發光又發亮。

「你到底怎麼回事?」原本就已經氣的要死的金唯,此刻扭頭看著姚窕那副花痴相:「我沒他帥么?我不比他有錢?我不比他沉穩睿智有勇有謀?」

姚窕一臉真誠的看著他:「在我眼裡,你除了帥和有錢,真就沒有什麼優點了……」

金唯瞬間怔愕:「那我走?」

「你走吧。」姚窕對這個囂張的金大少爺沒有任何留戀,她已經開始幻想著自己跟霍少能夠發生點什麼了。

「逆子!」一輛汽車中下來一位儀錶堂堂的中年男人,拄著一根極具權威的黑金手杖,此人正是金唯的父親金尊年:「敗壞我金家的門面!我今天不打得你皮開肉綻我都不是你親爹!」

緊跟著的是金家的一眾保鏢從車中魚貫而出,將民政局圍的水泄不通,金霍兩家沒有哪個是可以得罪的。記者們紛紛保持沉默,等待年度大戲上演。 那老頭子掛了劉莉莉的電話,開始應付家裏的老太太,開始了新的一輪誆騙。

此時的劉莉莉卻陷入了一陣無奈當中。錢去哪裏借?管誰要?

如果說只是幾千塊錢,和劉天豪說起來很容易。但是幾萬塊錢來講,劉天豪恐怕只能借給她,不可能不要她還款。

走投無路的劉莉莉抱着試一試的心態給劉天豪打了一通電話。

劉駿晗已經睡下,劉天豪接起電話的速度很是迅速,出乎了劉莉莉的意料。同時,也讓劉莉莉感受到了一絲「曙光」。

「哎呀,哥……」劉莉莉一如既往,嗲聲嗲氣地開了口。

劉天豪揉了揉眉心,這劉莉莉說話有時候真的讓人怪起急討厭的。

如果說一兩次這聽上去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甚至有些人還會感到一種莫名的滿足。

可是當這種嗲聲嗲氣的話語說的太多,又配以極不相稱的年齡,不由得讓人心生反感。

劉莉莉之於劉天豪正是如此。更甚者,劉莉莉和劉天豪之間的談話,還以當次數繁多便會為人厭煩的哭窮兒為中心。話說多了,任誰也是煩上加煩。

劉天豪越發後悔自己那日衝動,認下了這個所謂的「妹妹」。

回想一下今日與郭偉鵬之間的談話,劉天豪覺得劉莉莉的許多話語不免很是誇張。由此一來,對於劉麗麗的忍耐程度愈發下降。

當然,對於這些,劉莉莉可謂是一無所知。依舊堅持着她所認為的,能夠獲得利益的手段與方法。

「哎呀,哥,你怎麼不說話呀?」因為劉天豪沉默了半晌,劉莉莉不免有些心急。

「哦,沒什麼,你剛說什麼來着?」劉天豪的語氣不免有些敷衍起來,劉莉莉卻毫無察覺。

「哎呀,我剛沒說什麼,我正要說呢,見你半天也沒理我……」

劉莉莉一句話,說出來那可是百轉千回,說她是在那唱戲呢,確實是侮辱了戲曲家們的文化精髓。

要說劉莉莉不是在那兒唱戲,可無論是口中語言的真實度,還是說出話來,抑揚頓挫的風騷腔調兒……可謂是無時不刻的透露出了劉莉莉的「雅興」。

劉天豪靜靜地聽着,把電話話筒的聲音調小了不少,生怕影響到劉駿晗的睡眠。

「你說,有什麼需要……我看情況盡量幫你。」

不同於以往的直接應承下來,經過了今晚的談話,劉天豪心裏對於郭偉鵬的形象有所改變,不再是劉莉莉口中那所謂的「不顧家」之類的「渣男」形象。

很多時候懷疑的種子就在不知不覺中被埋藏在心底,經過一件又一件的事,不斷的生根發芽,最後茁壯成長,在剎那間將矛盾徹底激發。

劉天豪心裏那顆懷疑的種子,其實早就在不知不覺中誕生了。經過今天這件事兒以後,劉天豪對於劉莉莉的話語更為懷疑。

此時此刻的劉天豪,只想趕快結束通話,趁著時間還不晚,儘快休息一下兒。

而電話那一頭的劉莉莉依舊渾然不覺,只是不斷為了自己想要達成的目的而賣弄著。

「哎,還不是我們家暢兒不省心……」劉麗麗的言語之中,盡顯一位「慈母」對於孩子的擔心與無奈。

「你們家孩子不是挺好的么,在班裏也跟得上,我聽那意思比我們家劉駿晗還能好上不少呢,有什麼必要那麼着急嗎?」

那會兒劉天豪和郭鵬對話,了解到了郭暢在年級里的排名,這才發覺郭暢並不是那麼的「不可救藥」。相反,儘管郭暢並不是很重視學習,依舊沒有落下。

「哪裏啊?我們家暢兒……唉!」劉莉莉也沒有想到在這種情況下,郭暢的學習依舊能夠保持相對平穩,不至於在班裏面成為拖後腿的。

「我這不是還在外邊找人幫忙花錢托關係,給郭暢弄個大學上呢嗎?」劉莉莉這句話倒不是瞎說,畢竟劉莉莉確實花了不少錢給那老頭子,讓那老頭子幫郭暢找個六子進所謂的軍校。

「我聽說孩子考個本科院校肯定沒問題,努努力一本啊,那重點的專業什麼的都有戲。」

劉天豪這會兒也搞不清楚劉莉莉到底是言語中想要騙自己,還是劉莉莉自身不懂這些?說出的話也不免誠懇平和了不少。

「你何必花什麼錢讓孩子上軍校呢?要是真想參軍,將來研究生什麼的,去軍校也不遲啊!」

劉莉莉是屬於那種聽不懂好賴話的,聽着劉天豪這話,還以為劉天豪是懷疑自己,或者知道了什麼。

於是乎,劉莉莉開始一個勁兒的圓自己的謊,順帶着想把劉天豪知曉消息的來源給套出來。

「哎呦喂,你聽誰說的呀?」劉莉莉假裝不在意的隨口一說,「他那個成績忽上忽下的,不早做準備怎麼行啊?」

「我……」劉天豪剛想說,自己是從郭偉鵬那聽的。轉念一想,這劉莉莉和郭偉鵬之間的關係定然不好,自己也別去觸那個霉頭。

「啊,我就聽學校有的家長說的。」劉天豪把郭偉鵬的名字隱去,以學校家長的名義代稱,「不說這個了,你就跟我說,你今兒找我有什麼事兒?」

劉莉莉這一聽,看來是有戲,便開始拐彎抹角的哭起窮來。

「我這不是把錢都給孩子用了嗎?現在有點需要,也沒錢了。」劉莉莉說着,長嘆了一聲。

「我這命是苦啊!這麼多年來就沒過什麼踏實日子。現在好不容易孩子快成年了,不用我擔心了。手邊卻連點錢都沒了,平時連飯都快吃不起了。」

「我回頭轉幾百給你吧,等你過一陣子找著合適的工作,這錢也不用還了。」

劉天豪懶得跟劉莉莉墨跡,心想着不就是這麼點錢么——就算是大街上遇着一個人,家裏邊連鍋都揭不開那種,白給頓飯,順帶着饒上兩三百塊錢,也不是什麼事兒?

更何況,在劉天豪心裏來講,劉莉莉也算個有緣人。自己喝酒消愁的時候,時不時便能碰上劉莉莉,而且劉麗麗也是自家孩子同學的母親,給點錢肯定不算什麼。

「這……」

劉天豪本以為劉莉莉聽了自己的話,就會心滿意足的掛斷電話,可電話那邊卻傳來了劉莉莉猶豫的聲音。

「哎呀……哥,這錢恐怕……恐怕不夠。」秦有道繞着石刻轉了幾圈,始終看不出個門道,也就不再耽擱時間。

這裏的環境除了看着詭異些外,似乎並沒有什麼危險發生,但就是這種詭異,讓人心裏不安。

「師姐,我們速速離開此地。」

靈念神情也很嚴肅,回應了一聲「好」,下一秒就看到秦有道踏在一把懸浮的刀上。

「師姐

《從山賊開啟修仙》第一百二十五章出口 男人笑容恣意,耳邊帶著一個耳釘,看上去帥氣而狂妄。

他抬手整理了一下頭髮,他的頭髮有挑染的幾縷藍色,跟身後的韓嘉允擁抱了一下。

陸綰之氣的咬唇。

溫惜很誠實說,「這個秦崢,好像挺厲害的。」

「厲害有什麼,人品很差。」

「?」

此刻陸綰之的樣子,像極了,愛豆家的死對頭贏了自己想要爆對方黑料且不服氣的樣子。

「我去找韓嘉允要簽名,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說著就拉著溫惜跑向後場。

韓嘉允作為這次的奪冠熱門,丟失了第一,自然臉色不好,尤其是車隊的贊助商也不滿意。

他臉色很差。

韓嘉允長得挺帥的,有種娛樂圈小愛豆的顏值。

但是溫惜覺得一般。

畢竟自己已經看習慣了娛樂圈的帥哥了。

韓嘉允努力露出笑容來給粉絲門簽名。

陸綰之拉著溫惜過去要簽名,陸綰之長得漂亮,長相顯眼美艷奪目,不少人看著她,再加上陸綰之一身名牌,手腕上掛著的包包肉眼一看就是不便宜,而且陸綰之的美是真的美的奪目美的極致,紅唇膚白,身材也好。而且不是網紅臉,臉上沒有整容動刀子,美的自然極了。

而她身邊的溫惜,帶著口罩墨鏡,黑色長發披肩,一身運動裝隨意慵懶。即使這樣,依舊能看出來,氣質卓越清雅,美人在骨不在皮,極具氛圍感美人。

不少視線紛紛落過來。

更有竊竊討論的。

「那兩個是誰啊,看上去挺漂亮的。」

「我比較喜歡左邊這個,身材好辣長得美艷。」

「那我俗了,我喜歡右邊這個,雖然穿的寬鬆衣服,但是你看著這一雙長腿絕了啊,而且皮膚白,氣質更好。」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