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早上一次從滿級盜賊號寄錢過來的時候,林岳還順帶郵寄了3瓶吸星藥劑,這玩意可是遊戲中後期才出品的高級藥劑,只有副職是藥劑師的玩家在打出配方后才可以生產,珍貴程度就算是十年後的「境界ol」也是價值不菲。

同時,吸星藥劑也是林岳那個滿級盜賊號背包裡面,少數幾種不受等級限制可以使用的高級道具。

「當初為了參加王座之戰,我花大價錢從哪些藥劑商人手裡買了20瓶這樣的藥劑,沒想到關鍵時候救了我一命,不過這玩意可是珍貴的要命,用一瓶少一瓶,以後沒必要絕對不可以亂用。」

當然,林岳這次之所以會用掉這麼一瓶如此珍貴的吸星藥劑,目的就是為了看看能不能完成這個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等級只有17級的玩家居然想打倒兩個等級超過60級的大將級boss,這個想法光想想就足以讓人覺得瘋狂。

而且,剛才林岳雖然逃過一劫,不過吸星藥劑每次被消耗掉后需要5分鐘的冷卻,也就是說,如果對方再往他身上扔一次火球,他還是會掛。

「土豪哥,土豪哥,你在嗎?」

就在林岳想著有什麼辦法可以過這個任務的時候,隊伍頻道里響起了聖域九州的聲音,林岳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還沒有退出隊伍。

重生之將門嫡女:第一毒妃 於是,林岳問道:「有事嗎?」

「你還沒死?」憂鬱花的聲音響起,不難聽出,她十分驚訝林岳還活著,畢竟剛才那個火球太誇張了。

「呵呵,大姐,你難道想我死嗎?」 你是我的滿世歡喜 林岳笑著反問道。

「我不是這個意思。」憂鬱花連忙解釋起來。

這個時候,聖域九州的聲音又響起,「土豪哥,你打算怎麼樣?難道還要繼續做那個任務嗎?」

「嗯,我想試試。」林岳毫不隱瞞道。

「……」

隊伍頻道那邊沉默了幾秒鐘,聖域九州又道:「既然如此,祝你好運。」

「抱歉,特意叫你們過來接了一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害你們死了一次,這樣吧,等我回來的時候我再把損失補給你們。」

「不用啦,只不過死一次而已,這點經驗我們損失得起。」憂鬱花連忙道。

「土豪哥,我們已經死了,任務也失敗了,如果沒什麼事我們就退出隊伍,至於我上次跟你提的事……」聖域九州略微猶豫道。

「這樣吧,現實時間今晚的8點,我們約在主城的酒吧見面,怎樣?」林岳知道他想說什麼,很爽快的給了一個時間。

「行,我馬上就告訴會長。」聖域九州滿心歡喜道。

跟兩人又說了一會兒,林岳才關上隊伍頻道並且解散了隊伍,現在就剩下他一個人。

「靠我一個人肯定干不過這兩個大將級的boss,看來必須智取才成。」林岳又往戰鬥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森林裡爆炸的巨響不斷,不時有樹木被戰鬥的餘波颳倒,顯然boss的實力完全超出了現階段玩家可以攻略的程度。

思量片刻,林岳在地圖上把這裡的坐標標記好,然後撕開了回城捲軸,別誤會,林岳可不是放棄任務,相反,他為了搞掂兩個魔族,決定回城搬救兵。

「任務只是讓我幫助路易斯解決掉兩名魔族,沒說要我親自上,如果藉助獅子城警衛隊的力量,應該沒有問題。」

抱著這個想法,林岳回城后第一時間往領主府的方向走去,憑著勛爵的身份,林岳輕易進出普通玩家沒辦法靠近的領主府。

「親愛的土豪哥勛爵,今天吹什麼風讓你來我這裡?」美麗高貴的女領主伊麗莎白夫人得知林岳來了,馬上到議事廳親自接見。

「回領主姐姐,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向你彙報。」林岳故作嚴肅道。

「哦,請問是什麼事?」伊麗莎白夫人含笑道。

「我在白夢森林發現了魔族的蹤影。」林岳接著道。

「什麼?」伊麗莎白夫人吃了一驚。

魔族跟人族一直以來都是互為死敵,尤其今年來兩族摩擦不斷,大有戰爭要打響的勢頭,如今在自己管轄的領地上出現魔族,作為領主的伊麗莎白夫人自然大為緊張。

「人來,馬上派兵出發前往白夢森林捉拿魔族的細作。」 藏心之心如刀割 伊麗莎白夫人下令道。

眼見自己的計劃馬上就要成功,林岳心裡一喜,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女領主身邊一名文官打扮的老者站出來阻止道:「慢著!」

「歐文先生有事嗎?」伊麗莎白夫人問道。

那名老者先是點了點頭,然後沖林岳拱手道:「土豪哥勛爵,大膽問句,你的情報來源是否可靠?」

林岳皺了皺眉,這個叫做歐文的老者可不是獅子城的人,而是雛龍帝國那邊派來的巡察使,因此他對林岳的好感值只是保持著中立的程度,並不像伊麗莎白夫人那般對林岳恭敬。

面對對方質疑的目光,林岳只好道:「魔族的消息是我親眼看到的,這樣算不算可靠?」

「可有人證明?」歐文淡淡問。

「沒有。」林岳撇撇嘴道。

「我明白了。」歐文點了點頭,又轉身對伊麗莎白夫人道:「既然如此,我認為領主沒必要馬上派兵出城。」

「歐文先生的意思是……」

「領主大人,現在我族跟魔族關係緊張,城內的兵力和糧草也有限,如果貿貿然派兵出去,一旦撲了個空,又讓敵人乘機進攻我城,後果不可想象啊。」

伊麗莎白夫人聞言,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思考之色,半響問道:「歐文先生此言有理,那麼你有什麼高見?」

「我認為領主可以先派幾名探子隨同土豪哥勛爵前往白夢森林,一旦證實有魔族的細作出現,再派兵也不遲。」 靠,這個死老頭想破壞哥的計劃?

林岳心中暗罵不已,要幹掉兩個魔族,獅子城的兵力絕對不可缺少。如果按照歐文的意思,先派探子證實再派兵,路易斯說不定就會被兩名魔族幹掉,到時候,林岳的任務自然也會失敗。

想到這,林岳把心一橫,對伊麗莎白夫人說道:「領主姐姐,我還有事要說。」

「土豪哥勛爵還有什麼要說?」伊麗莎白夫人臉上閃過一絲抱歉之色。

「我知道讓領主姐姐馬上派兵去白夢森林捉拿魔族細作有點強人所難,不過我說的同樣是千真萬確,萬一錯過了抓捕的時機,讓魔族細作跑掉或者潛入城中,後果同樣不可想象。」

林岳說得言之鑿鑿,伊麗莎白夫人眼中又閃過一絲的猶豫。

「這麼說,土豪哥勛爵又何良策?」歐文開口問道。

「很簡單,讓我帶兵出去,當然,兵我不會白借,我知道主城有這樣一個規則,像我這樣的冒險者,只要支付相應的資金,是可以向城裡借兵的。」林岳說道。

林岳所說的,正是「境界ol」的「傭兵系統」,當玩家在某個城市的區域聲望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可以向該城的領主支付相應的資金,聘請一支傭兵隊伍。

傭兵雖然沒辦法為玩家殺怪練級,不過玩家在pk或者野外練級的時候,卻可以受到傭兵保護。並且在玩家接取某些任務的時候,玩家對傭兵有一定的指揮權。

聽到林岳的提議,伊麗莎白夫人眼前一亮,笑顏如花道:「此計甚妙,既然土豪哥勛爵要向我城借兵,那麼按照規矩我等也不可能不借,說得對吧?歐文先生!」

歐文點點頭道:「的確,冒險者有向我城聘請傭兵的資格,而且按照土豪哥勛爵在我城的聲望,他還可以借出我城最精銳的士兵。」

「不知道土豪哥勛爵想借多少人?」伊麗莎白夫人問道。

「100人。」林岳豎起一隻手說道。

……

十分鐘后,林岳帶著用錢請來的百人傭兵隊從獅子城的城門出發前往白夢森林,一路上,途徑玩家練級區域的時候,引起了不少的轟動。

「我擦,這麼多高級npc是要去哪裡?該不會有什麼活動吧?」

「好像是從獅子城裡出來的,那面旗幟不是獅子城的新月獅鷲旗嗎?」

……

一時間,湊熱鬧的玩家越來越多,隊伍後面浩浩蕩蕩聚集了一條長龍,坐在隊伍中間馬車上的林岳看到這個,不禁咧嘴一笑,「有了這支由高級npc組成的傭兵隊,應該可以磨死兩個大將級boss。」

這支百人隊伍,總共花費了林岳15萬金幣,而且雇傭的時間還有限制,只有遊戲時間一個月,相當於現實的10天。

當然,花那麼大的價錢請這麼一支隊伍同樣物有所值,他們全是由騎兵組成,不但裝備精良,而且平均等級都在40級以上,其中10人,等級甚至達到50級。

擔心時間遲了兩個魔族會跑掉,林岳又馬上下令讓騎兵隊加快前進的速度,不一會兒就把身後那些跟著的玩家甩掉。

重新回到白夢森林,林岳帶著騎兵隊回到了路易斯和兩名魔族戰鬥的地方,哪裡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一路上騎兵隊的人都露出了驚愕的表情,看來他們獅子城附近真的出現魔族細作。

「勛爵大人,前面有發現。」 爹地我們一起追媽咪 一名叫做丘吉爾的騎兵長走到林岳的馬車前彙報道。

「快去,魔族可能就在哪裡。」林岳下令道。

不一會兒,騎兵隊來到一個巨大的土坑邊上,林岳從馬車上跳下來,果然看到不遠處半跪在地上的路易斯。

他似乎受傷不輕,原本很拉風的紅色披風幾乎成了布條狀,身上幾處裸露的地方有幾道深可見骨的傷口,並且還不停的滴血,頭上的血條也只剩下1/10,情況岌岌可危。

「趕上了。」林岳鬆了口氣,目光隨即落在路易斯對面站著的兩名魔族身上。

他們同樣受了傷,不過情況稍微比路易斯好一些,血條分別剩下2/7和1/7。

「咳咳。」女魔族吐了口血,伸手抹了摸嘴角苦笑道:「不愧路易斯大人,明明中了蠱毒,居然還可以跟我們打到這個地步。」

「你們的實力不差,我原以為可以死前拉你們一個墊背,現在看來不行了。」跪在地上的路易斯用刀撐著身體,說話的時候有氣無力。

「看來我們贏了,九音,快點出手解決他,帶他的人頭回去復命。」男魔族冷冷一笑,開始吟唱咒語,顯然準備大招。

「勛爵大人,我們現在怎麼辦?」遠遠看著,騎兵長丘吉爾問道。

林岳揮了揮手,指著兩名魔族裝逼道:「干翻他們倆。」

「是!」丘吉爾應了一聲,跟著翻身上馬並且撥出腰間的佩劍,對身後的騎兵隊朗聲道:「人來,給我殺!」

原本準備出手解決掉路易斯的兩名魔族突然聽到喊殺聲,紛紛停了下來,待看清楚遠處衝過來的騎兵隊后,兩人臉色頓然大變。

「人族騎兵,怎麼可能?」女魔族花容失色,顯然被這麼一場變故嚇傻了,至於男魔族,他雖然沒有開腔,不過他的臉色鐵青顯然不好看。

若在沒有受傷前,區區一百名人族騎兵他們倆自然不會放在眼內,但是現在他們身受重傷,而且還有一個路易斯。

路易斯愣了一下,隨即笑道:「咳咳,看來我命不該絕。」

騎兵隊一路分開兩翼左右包抄,鐵蹄還沒踏過來,馬上的騎兵已經拉開弓箭,一陣「嗖嗖」的響聲響起,一片黑壓壓的箭雨鋪天蓋地射來。

兩名魔族臉色煞白,連忙架起魔法防禦,然而經歷了一場大戰,兩人的魔力消耗得差不多,箭雨只不過下了一半,兩人架起的光罩已經開始簌簌發抖,眼看就要碎裂。

路易斯好像看出騎兵隊是來幫自己的,抓住這次機會運起身上最後的力量,大喝一聲向毫無防備的兩人衝去。

「噗!」

大刀從兩人沒有魔法防禦的方向切入,首先砍中了男魔族的背門。

「哇!」

男魔族吐了口血,揮手射出一道黑色的光箭,不過被路易斯輕易的躲開。

「魔焰衝擊!」

路易斯眼中閃過一絲厲芒,手中的刀突然血光大盛,刀猛地一旋,竟然硬生生在男魔族的體內爆發,將男魔族的右半邊身絞碎。

「九音!救我!」男魔族嘴裡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想向同伴救助,可是路易斯哪裡給他這個機會,刀往右邊一拉,將對方攔腰砍成了兩半。 「奧巴姆!」女魔族眼眶欲裂,想去救人,可正因為如此她分了神,魔力一散,箭雨突破她的防禦魔法射到她的身上。

好歹也是大將級的boss,雖然魔力接近枯竭,不過普通的箭矢還不至於輕易傷到她,女魔族一揮手,黑焰乍現,所有及身的箭矢全數被燒成木炭。

「噗!」

成功殺掉一名魔族后,路易斯自身也因為觸及傷勢的緣故原地噴了口血箭接著再也動不了。

抓住這個機會,紅著眼的女魔族想趁機殺掉路易斯,不過與此同時,林岳帶來的獅子城騎兵隊已經衝到她的面前,一把把明晃晃的劍刺向她周身的要害。

「區區人類雜碎給我閃開!」

眼看任務就要完成,沒想到會有人類橫插一刀,加上同伴的死,女魔族怒火中燒,不顧身上魔力枯竭連續施法。

一時間,黑光連續閃動,率先靠近女魔族的騎兵們被噴射的黑焰點燃,連同身上的盔甲和胯下的戰馬燒成灰燼。

「給我打斷她的魔法!」丘吉爾在後面指揮,同時從懷裡掏出一堆的魔法道具,「流水加速,鷹之視覺,劍刃加持!」

三種不同顏色的光芒以丘吉爾的身體為中心四散開來,騎兵隊所有人頓時精神一震,獲得了增益狀態,不管速度,力量都得以提升。

一方面是人數眾多的人類騎兵,另一方面是殘血的大將級boss,雖然雙方的等級差距不少,不過在人海戰術的輪番攻擊下,女魔族不光魔力透支,就連體力都開始有點跟不上來。

「噗!」

終於,在殺掉近半的騎兵后,女魔族開始被一擁而上的騎兵攻擊到,劍刃劃開她細嫩的肌膚,留下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林岳遠遠觀戰,女魔族頭上的血條赫然已經剩下一絲血皮,估計再撐個兩,三分鐘就是極限了。

「剛才男魔族被殺掉的時候,我這邊沒有擊殺信息,果然由npc出手幹掉的boss不算玩家收益……」

林岳在心裡嘀咕著,半響做出一個決定,對正在酣戰的騎兵長喊道:「等等,不要殺她,給我活捉。」

「是,大人!」丘吉爾大聲應道,接著抓起自己的佩劍親自駕著馬衝上去,只見他身上紅光一閃,連同戰馬化作一道殘影,「衝鋒!」

「砰!」

身受重傷的女魔族最終躲不過騎兵長這個大招,人被戰馬重重的撞飛,胸口傳來一陣明顯的骨裂聲,身體好像脫線的風箏飛了出去。

「我……哇!」

女魔族掙扎著想爬起來,可是一張嘴就吐了一口夾雜著肉糜的血污,只能沖圍上來的騎兵露出猙獰的眼神。

唰唰!

十幾把劍同時架在女魔族的玉頸上,在丘吉爾的命令下,女魔族全身被嬰兒手臂粗的鐵鏈給綁上,再也動不了。

戰鬥結束,林岳才慢慢吞吞走到戰鬥的地方,首先瞥了路易斯一眼,這傢伙拼盡全力幹掉男魔族后力竭倒下,還好只是昏迷而已,頭上的血條還有一絲血皮,估計死不了。

先不管丘吉爾,林岳做了一個抹口水的動作走到女魔族的面前。

「勛爵大人,敵人已經被我們成功俘虜,現在我們要帶她回城嗎?」作為被林岳花重金聘請的騎兵隊,丘吉爾現在無條件聽從林岳的命令。

林岳一隻手摸著下巴,另一隻手揮了揮道:「你們先退下,這個魔族細作交給我來處理,還有,把那邊昏迷的傢伙一起帶走,他還有用。」

「是!」

丘吉爾完全沒有質疑林岳的做法,給林岳敬禮后帶著剩餘的騎兵往遠處走去,同時帶走了昏迷不醒的路易斯。

現場剩下林岳和被五花大綁的女魔族,默默的裝備上輕語者,林岳緩步走到女魔族的面前。

只見她頭上的血條已經只剩下一絲血皮,大概還有幾百點的生命值左右,而且還觸發了重傷的狀態,此時正以每秒1點的速度下降,估計就算不管她,幾分鐘后也會自己掛掉。

「大將級的boss嗎?嘖嘖……」林岳蹲在女魔族的面前自言自語的說著話,那個表情,還有眼神就好像眼前的女魔族脫光衣服了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