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個少年,不僅有顏還有才!年輕有為!

玉家上下的人都對鳳沐心有十足的濾鏡,何紅秀那麼問,聽到的估計都是木心的彩虹屁,而且都大的不行!

何紅秀把手放在桌子上托著腮,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跟前的木心,「寧城真是個風水寶地!」看看這個少年,就連吃飯喝水都那麼好看,她也有幾個哥哥,放在這個少年面前只能用粗俗來形容了。

更不說她轉頭把視線放在胃口大開的玉無雙上面,對比,更是慘烈,顯得鳳沐心真的是斯文有禮,慢條斯理。

其實是,剛剛真的是吃多了,所以鳳沐心為了陪玉無雙吃上幾口,所以慢悠悠地吃幾口。但到底是公主,皇家禮儀也是不缺的,這番形象外人看來自然是好看的,賞心悅目。

「你看夠了沒有!」玉無雙火了!看看看,他家沐心喝水看著,吃白菜看著,吃黃瓜也看著,擦擦嘴也要盯著,這叫個什麼事兒啊!

比他盯著的時間還長!

何紅秀被喊住,當場抓包,一下子就低了頭。

「我我我……」鳳沐心還以為是在吼她的,一下子又委屈又羞澀的。一時間話都說不上來,憋屈著嘴,結結巴巴。

玉無雙忙哄著,「不是說你,沒說沐心,你乖乖喝幾口湯,啊~」臨了還給順順毛。

這哄得語氣那叫一個溫柔,驚得一眾人都呆了。

少爺,這這這,哪種操作?他們又沒有失憶,只是木心那孩子當初在的時候沒少挨罵和擠兌,雖然這近期來的一兩次態度好了些,但但但,這也差太多了吧?

這可是他們家的大少爺啊!那個投藥狂魔,他們為之「恐懼」的存在!還能夠有這種委屈者被厚待加以溫柔的待遇?

擱他們早就被恐嚇說吃一粒葯是不是就不結巴了?

「你,不吃飯就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還是說需要我給你一粒瀉藥去茅房呆著啊!」

玉家上下:對啊,對啊!這才是他們家少爺的該有的反應和言語!剛剛那個…假的,一定是假的!

何紅秀雖然知道這個表哥難以相處,但是如此言語就對一個姑娘家說的嗎?

「無雙,人家姑娘家好像什麼都沒有做啊。」鳳沐心推推他的手臂,「你為什麼生氣?」無雙一般不會生氣的,生氣了一定是有原因,所以她先問清楚。

「她……」她不就是一直盯著你看嘛!礙眼!

但話又不能直白跟她說,在玉家更不能,他環顧四周,還是有姦細是他沒揪出來的。他如今的表現已經是對沐心很在意很重視了,萬萬不能暴露她女兒家的身份。

「紅秀姑娘,你要是餓了就吃兩口吧。」她還悄咪咪地拉著人家何紅秀一邊說,「無雙不喜歡人家浪費糧食的。看在我的薄面上,吃兩口吧,黃瓜還是很爽口的!」

玉無雙扶額:哎呦喂,這傻孩子呦!

何紅秀就差沒有憋死,鳳沐心突然的靠近讓她一下子呼吸急促起來,伴著鳳沐心身上好聞的香味,她篤定一定是「他」調製的某種香料,神志更是迷惑的不輕。

落難公主復仇記 「嗯,好的。」何紅秀柔聲答道,一副嬌羞嗒嗒的樣子。

筷子拿上手就去夾涼拌的黃瓜吃,「很脆很好吃!」

「是吧!」鳳沐心還使了個眼色!

玉無雙:沒救了!

玉參:這這這?表小姐看上了木心這小子,木心這小子對錶小姐很是熱絡的模樣,而少爺看起來很是無奈和氣憤…嘖嘖嘖,咦?轉機來得太快?

「你小子咧嘴笑什麼?這麼開心?」玉無雙煩躁地隨處一看,玉參就撞槍口上了。

玉參忙答,「沒有,沒有,最近落枕,嘴巴歪了!」

玉家上下:玉參啊!你可長點心吧,誰家落枕兩邊嘴角都歪的?撒謊的水平真是慘不忍睹。

也許是都是女孩子的緣故,鳳沐心對何紅秀多問了幾句話,尤其是現在自己制香,話題也有。

「紅秀姑娘,你平時都會帶什麼香包啊?」

「喚我紅秀!」何紅秀加急了語氣,跟著又放緩,「木公子喚我紅秀就好了。」

鳳沐心道,「哦,那你喊我木心就好了,別喚公子有些生分。」被喊公子總覺得自己是個男的一樣。

「好。」姑娘嬌羞一瞥,手指也不知怎麼就交織在一起了。

「紅秀,我剛剛聞見你身上有股子洛神花的味道,很重的,而且還有股味道,但是不是很常見的味道。我覺得以你的氣質和皮膚來看並不是很合適這種比較濃厚的香味。你好像頭髮上也撒了些類似的香水味道吧。」

那種味道她說不出是什麼,但是第一反應就不是什麼好味道。只是似曾相識,在哪裡聞見過。回去她好好去查查,也問問師傅這種味道。

何紅秀揚起衣袖擱在手上,低頭去嗅味,「是嗎?只是別人送的禮物,所以今日來玉家拜訪也就用上了。」

「哦哦,你要是不介意,我可以幫你調製更加合適你的香薰。」職業病在作怪了。

求之不得啊!

「好呀,那真是多謝木公子…沐心你!」姑娘真是無處安放的眼神啊。

「要不要這麼害羞?」玉無雙冷不丁冒一句,不就是喊個名字嗎?

說著,玉無雙就拉起來鳳沐心,「吃好了吧。」

「嗯啊!」她笑開眉眼。

「剛剛屋裡還有一個大的盒子可看見了?」

「嗯呢。」

「想不想知道裡面是什麼?」

「想!」一聽是禮物自然來了興緻,「你又送了什麼給我?」

「嗯~你猜猜,只是那禮物不知道合不合你心意!」玉無雙有點緊張,「畢竟糕點吃完就沒了,得送你一個像樣的禮物!」

「說的我真是好奇死了!快帶我去看看。」鳳沐心拉著人就往外跑。

他還能把不住鳳沐心的脈嗎?拆禮物什麼的,沐心向來是最興奮的。

兩人一前一後跑走,留下風中凌亂的眾人。

何紅秀皺著眉頭,「真是好奇怪!」這兩人明明都是男人,但是相處的模式卻像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人,是她的錯覺嗎?

她家裡哥哥多,當初哥哥和嫂嫂相戀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啊!可不可能啊!

玉參一直皺著眉頭呢,「奇怪?呵呵呵!我已經覺得是玄幻了!當初小舞公子來的時候我已經覺得有問題,可是少爺說人家心有所屬我才落了地。」

啊~天哪!他們家公子真的是好龍陽的嗎?玉家,玉家要斷後了!一代神醫,難道就這麼隕落了嗎?

「喂?喂?你這哪門子突如其來的悲傷?」何紅秀可看不懂這哭天搶地的操作。

「你家少爺的院子往哪邊走?」她可不關心其他的,就關心那位木心公子去了哪兒。

「表小姐,你又不是沒去過,您老自個人去吧!。」玉參看了眼何紅秀,唉~還是不夠漂亮吧。

要怪就怪木心那小子長得細皮嫩肉的,比姑娘都俊!寧城也不大,要說容貌上乘的姑娘們,要不是遠嫁他方,要不是就避諱著他家少爺的名聲。

何紅秀也沒耍小脾氣,玉參那麼說不就是沒人攔著她了嗎?但是她一個人去人家男子的院子不太好吧。

「玉參,我這一進來就給老爺我行如此大禮,是不是少爺又做什麼混賬事兒了!」玉家老爺和夫人走不遠處走來。

「哎呦喂!」玉參忙不迭起身,「老爺,夫人您們二位可算是回來了。趕緊說說少爺,不是救救少爺吧!」

「救救?我兒還有就解不了的毒?」玉家夫人說。

玉參搖頭,「不,那可是比毒藥還嚴重的癥狀,您二位趕緊去看看吧。」他剛剛一個思考讓他都忘記那二人手拉手去了院子了,單獨相處啊!

「你這小子,幾天沒見真是越來越會危言聳聽了!」

玉參邊走邊說,「老爺,夫人,這,我…」他看了眼一旁的何紅秀,外人跟前不好說啊。 810

錦國番外篇玉無雙和鳳沐心

「呦,這不是紅秀嗎?」

「表姑姑好,表姑父好,紅秀有禮了。」何紅秀道。

「紅秀怎麼會來寧城啊?」玉家夫人雖問這話,但心裏面跟明鏡兒似的。什麼目的,還不是為了她兒來的。

「紅秀專程來拜訪表姑姑你們的,也是好幾年未見了,我也想您們了,所以和父親說好來的。」

寒暄了幾句,玉參可著急了,「夫人,老爺,今兒少爺那邊來了客人。」

「少爺的客人,你扯上我們做什麼?」玉家老爺板著個臉,「你這小子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

「不是,玉參真的是為了少爺好。」玉參擱在玉家老爺耳邊準備說幾句,但玉家老爺一臉嫌棄,玉參也不放棄啊,小聲道,「是木心那孩子來了,少爺還親自請的。」

玉家老爺一驚,趕忙低頭和夫人咬耳朵,「是嗎?」玉家夫人驚訝道。

玉參也不知道咋了,「表小姐剛剛說要去找少爺,老爺,夫人您老二剛剛回來應該也是要去見一下少爺的吧?」他話都說這份上了?

玉家夫婦卻莫名其妙地相視一眼,跟著就隨了玉參的意思去了玉無雙的院子。何紅秀自然不會放過機會跟著去,這下子由頭也有了。

「老爺,夫人,咱們快些。」玉參一路上催促著,不過玉家夫婦也不惱怒只是一直掛著略帶玩味的笑容瞧著玉參。

「我說,玉參啊,你這是覺得老爺我還是十幾二十歲的年輕人嗎?你這近來是不是無雙少給你投藥,你這都飄了?」看來這話是和小舞學的。

玉參覺得腦闊疼,「老爺,您別取笑玉參了。我攙著您。」

「我又沒有七老八十的!」玉家老爺又道。

玉家夫人跟著說,「木心來了就來了唄,之前無雙那孩子對人家態度不好,現在請人家過來吃吃東西,熟絡熟絡感情,你這慌得跟什麼事兒的!」

「就是來吃飯的,害怕無雙把人家給吃了啊!」

吃了?玉參咽了咽口水,如今這個辭彙已然不是表面的意思了!嚇得玉參一多想,緊張到吃手手。

只是等他們趕到的時候,院子飄揚起琴聲,亦揚亦挫,「滿庭詩境飄紅葉,繞砌琴聲滴暗泉」這句詩的意境極其美,此處並無紅葉也無泉流,但這琴聲彷彿讓人置身其中,泉水叮咚,如鳴佩環,餘音繚繞。

「咱家少爺會撫琴?」玉參撓頭一問。

玉家老爺有樣學樣,「夫人,咱家兒子會嗎?」

玉家夫人看看身邊也就是何紅秀了,她也問不了啊,抿抿唇,「咱家兒子哪會?這裡邊不是還有木心那孩子嘛!」幸好她反應快!

木心會撫琴?可叫何紅秀這雙眼睛亮的不行,她這次來到底是遇上了什麼絕世好男子?

「表姑姑,咱們進去吧。」何紅秀有點等不及的意思,其實腳步早就跟著琴聲走了。

果不其然,過了拱門,庭院的正中央一位男子坐在石凳上飲茶,而面前就是撫琴的鳳沐心,手法嫻熟,身姿端正,一看就是從小練就的功底,才會如此享受撫琴的愉悅。

撫琴之人,琴聲的基調如何完全是由撫琴之人的情緒來決定的,很顯然鳳沐心此刻是輕鬆歡愉。

玉無雙雖聽得如痴如醉,但依舊聽得出往日的不同,從前沐心也會彈琴給他聽,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開心的時刻,可如今他覺得,現在的沐心骨子裡都透著些沉靜如水的氣質。

這是她這些日子一點一點沉澱下來的。

一曲終了,她的手微微抬起,深呼吸一口氣,跟著露出有些靦腆羞澀的表情,「好久沒撫琴了,有些生疏,若不好還請見諒!」

怎麼會不好?玉無雙表情都做好了,但被身後打斷了,「啪啪啪!」突如其來的鼓掌聲。

玉無雙捏著鼻樑,讓他冷靜一下!為什麼他和沐心單獨相處的時間這麼難?

他蹭的一下站起來,擋在沐心前面,也剛好擋住身軀,「爹,娘,怎麼來了?」

「臭小子,沒大沒小的!爹娘剛回來,就這態度!」玉家老爺端著架子。

可卻笑嘻嘻跟著鳳沐心打招呼,「木心來了啊!」

「玉伯伯好!玉伯母好!」您的小可愛鳳沐心已出現!小小的身子探出身來跟大家打招呼。

「好好好!」玉家夫人拉著人出來,「快給伯母看看,真是的!這孩子越長越水靈,不像咱家的,越長越臭臉。」

玉無雙也不是什麼事事都辯駁的人,反正娘誇了沐心就當是跟他一起誇了,這可比誇他高興多了。

「好了,好了,人也看了,你們二老剛回家,舟車勞頓的,趕緊回房休整休整吧。」他可不得趕緊往外推人。

「這孩子!」玉家夫人不高興了,「怎麼著?木心許久沒來咱家一回,我這見見說說知心話不行啊!」

「人家一個小夥子跟您有什麼好說的?」玉無雙白眼。

「那我來說!」玉家老爺也湊過去,「木心啊,今兒過來聽說是我這不孝兒子請你過來的,今兒沒欺負你吧?」低頭看了眼夫人拉著這孩子的手。

「沒有,沒有欺負我!」鳳沐心趕緊擺手,「無雙託人帶了點我老家的特產,讓我過來嘗嘗鮮。」

「無雙現在對我很好的,而且還幫了我師傅。」鳳沐心覺得無雙在父母跟前的印象她得是時候幫著補救補救了。

「那就好,那就好!」

玉家夫婦:小子,不錯啊!

玉無雙:你們倆確定沒有吃錯藥回來?什麼眼神都?

「老家?」何紅秀終於逮到機會了,「木心,你老家哪裡的啊?」

「我…我…」很少人問她,跟在師傅身邊幾乎不會遇到這種問題。

玉無雙下意識把她攔在身後,「她老家離這裡很遠,你該是沒去過。」

「哦!」好在何紅秀也不深究,「木心,剛剛你彈得琴真是太好了,我雖然也會,但是卻沒有你如此高超的琴藝。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剛剛我彷彿自己聽見了潺潺的泉流,谷中回聲,空靈鳥鳴。」

何紅秀也是不遺餘力去誇讚自己心儀的少年,能立刻想得到的辭彙能用的都用上。

「謬讚了,謬讚了!」她羞澀地咬了咬唇瓣,「只是,作曲人的曲子寫得好。」

「作曲人做得好,也得會撫琴的人來演奏啊!木心,你真是謙虛了。」何紅秀緊著就誇,更是進一步靠近鳳沐心身邊。

洪荒二郎傳 「收收吧,急不可耐的模樣可別嚇壞了沐心!」玉無雙沉了沉臉,低聲對何紅秀言語。

理他?才怪!

何紅秀瞪了眼他,又跟著去沐心身邊,「木心,我的琴藝一直不能精進,你能不能教教我?剛剛那首曲子真的很好聽了。」爹娘還有哥哥都說了,全家就她最會撒嬌,說什麼都能讓人答應。

此刻她也算是使出渾身解數對心儀的少年,撒嬌賣萌,語氣卻是很柔很嬌,所以鳳沐心很容易就上鉤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