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子朝葉修保證,「大哥,你放心,我會好好乾的!等到小妍結婚,我偷偷回去參加!」

蜜糖依依不捨地看著他,「我也跟他一起去找你。」

「好好做個巨星!」

直升機上,紅拂再次發作,葉修生怕她咬舌自盡,關鍵時候,連忙把自己的手放進她嘴裡,「別傷了自己!」

這時候紅拂已經沒有理性了,根本顧不了嘴裡的是什麼,直到她渾身濕透,虛脫地鬆開嘴,眼睛才慢慢聚焦,嘴裡的血腥味讓她無法忽視。

看到葉修在那紗布綁著他血淋淋的手,紅拂的心都揪起來了,「你何苦這樣做?」

「只要你能戒掉酒,重新振作,那就值了!下次如果還想咬跟我說一聲!」葉修還跟她開玩笑。

紅拂搖搖頭,眼淚慢慢滑落,聲音顫抖,「不,不咬,不咬……」

「嗯,我知道。別說話,我們還要兩個小時才能到,睡一會,乖!」葉修的聲音輕柔如水,紅拂緊緊拉住他另外一隻沒有受傷的手,彷彿抓住了最後的浮木一般。

直升機停下,沈清雪和上官瑩還有阿風來接他,看到葉修抱著紅拂下飛機,等待的救護車已經到達。

葉修把她放在擔架上,但是紅拂的手緊緊抓住他的手怎麼都不鬆手,葉修只好跟著一起去醫院,「我先送她去醫院,然後就回來。」

阿風跟著一起去了,沈清雪就跟上官瑩回家。

等到葉修回到別墅,天已經亮了,太陽上來半個邊,走進別墅,沒有驚動別人,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洗了個澡,走出房間,就看到坐在床邊的沈清雪,「你這麼早起來?」

「嗯,你受傷了!」沈清雪走過來抓起他的收,看到上面血肉模糊的牙印,嘆口氣,「你又讓女人在你身上留下痕迹!」

葉修嬉皮笑臉地靠在她肩上,身後露出沈清雪的腰,「吃醋了?」

「吃你的醋,那我還要不要工作了。被給我找麻煩就行了,過來,給你上藥,這裡最好別留疤,不然我就剁了你的手!」

「我讓你剁我的手!」葉修突然抄起沈清雪抱著她撲倒床上,低頭看著她一臉淡淡的笑,葉修把頭埋在她發間深吸一口氣,「終於感覺到我回家了!有你在的地方,就是家!」

「鬼才信你!」沈清雪嬌嗔一句。

葉修抬起頭,異常認真地看著她,「從今以後,這句話,只對你說。相信我!」

低頭吻住沈清雪的唇,打開她的唇,吸住嫩舌,葉修伸手滑過進她衣服里,這些天沒有相見的思念在這一刻爆發。

「哥,你回來了!」葉妍突然衝上來,一把推開房門,「呃……我什麼都沒有看到,你們先繼續!」

砰一聲門又關上了。

葉修嘆口氣,極其不舍地把手抽出來,有些埋怨地看著沈清雪,「你怎麼進來不關門?」

沈清雪推開他,整理一下衣服,睨了他一眼,「怪誰呢,我給你上藥!」

葉修深呼吸口氣,「葉妍,你可以進來了!」

總裁的神祕小嬌妻 葉妍悄悄推開門,失望地看著兩人,「你們怎麼不繼續啊?」

「然後讓你再外面免費偷聽啊?你這樣教壞我外甥,我跟你沒完!」葉修瞪了她一眼。

沈清雪沒有說話,低頭把葯輕輕地上再葉修的手上,然後低頭吹起。

「切,它才是個豆丁好不。」葉妍拍拍肚子,當然是輕輕地拍拍,她又不是傻瓜。

沈清雪收起葯,「葉妍,你該去上課了,你現在立刻去叫韓武起床,你們才來得及上第一節課。」

「什麼課?」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葉修一臉疑惑。

葉妍一聽到課,整個人都蔫了,「嫂子,能不能不要上那個課,生孩子還要上課啊?」

「你跟韓武上次……」沈清雪悠悠地開口。

平平凡凡也幸福 葉妍渾身一激靈,「我馬上就去!韓武,你給我起床!」葉妍跑出門口就扯著嗓門大喊韓武。

葉修眯著眼睛靠近葉妍,「你們之間有什麼秘密?」

「小事而已,她有把柄在我手上。你一晚上沒有睡覺,睡一會吧!」沈清雪伸手推了葉修一下。

葉修稍一用力,就把沈清雪摟進懷裡,「一起睡,親愛的!」

沈清雪看了一眼窗外,想了想,沒有拒絕乖巧地躺在他懷裡,「我陪你睡一會。」 一覺睡醒,葉修剛要看錶,懷裡的人就開口道:「十點零九分,你睡了四個小時。」

葉修從床上坐起來,活動一下腰身,「睡一覺,舒服多了。今天周末,你打算做什麼?」

「看書!」沈清雪把手裡的書揚起來,呃……好吧,《數據時代》真是深刻的書,不過媳婦兒高格調,他這也間接被帶高了吧。

葉修拿出衣櫃里的衣服,換上,一扭頭就聽到沈清雪開口,「中午我跟你一起去看看紅拂。」

「好啊!」

「我怕她把你勾走了!」沈清雪目光認真地盯著葉修。

葉修愣了一下,隨即抱起沈清雪哈哈大笑,「我的大小姐,也會有危機意識?」

「她不一樣!」沈清雪皺眉,伸手按在葉修肩上,示意他把自己的放下來。

「哪裡不一樣?」

沈清雪站在地上,抬頭看著葉修,淡淡地開口,「她能夠創造那樣的神話,不是說運氣就夠了,跟她自身的魅力有關。」

「你是覺得她比你美嗎?」葉修看進沈清雪的眼睛里。

「是的!」

「可是對我而言,她的美讓我震撼,你的美卻直擊我的內心。永遠不要懷疑你對我的重要性,清雪!」葉修緊緊抱住懷裡的女人,無法言語心裡的感動和幸福。

沈清雪默默閉上眼睛,因為葉修的話,讓她安靜下來,「好!」

霸寵田園:潑辣小娘子 中午吃完飯,葉修帶著沈清雪還有白小白要去取了沈家的私人醫院,還沒有走進病房就聽到裡面傳來紅拂聲嘶力竭的吼叫聲。

「滾,給我滾!」

「請你配合我們的救治!」

「葉修……葉修!我要葉修,我不要你們碰我!」

三人加快腳步走進病房裡,就看到紅拂縮在牆角,頭髮凌亂,骨瘦如柴,哪裡有一點女神的氣息在。

看到葉修,紅拂彷彿看到希望一般,沖著葉修就跑過來,然後緊緊抱住他,「你去哪裡了?為什麼把我丟給這些人?」

葉修溫柔地安慰紅拂,看了沈清雪一眼示意她後退一些,葉修怕紅拂在恍惚中會傷了她。

低頭看著懷裡的人,葉修柔聲安撫道:「這些人是專業的醫生,他們會幫你除掉你的身上的酒精毒素!」

紅拂一臉慌亂地看著他,葉修是她唯一抓住的救命稻草了,「我不要,我不要,你留在這裡,留在這裡!」

「好!我留下!」

葉修看向師叔,「我想要把她體內的酒精毒逼出來,需要師叔的幫忙!」

白小白瞧瞧紅拂,滋滋感嘆,「這是之前的女神嗎?真是讓人失望啊,來吧!」

「等到所有的醫生護士都出去之後,葉修吩咐沈清雪,「看著外面難道人,不要讓人進來打擾我們!」

「嗯,你們小心點!」

沈清雪站在病房門口守著。

葉修把紅拂抱到床邊放下,看到紅拂還是驚恐地盯著他,「放心,沒事的!」

好不容易安撫好紅拂,葉修跟白小白交換了一個眼神,白小白伸手抓住紅拂的胳膊,然後把內力輸入紅拂身體內。

葉修一直在一旁看著,他猶豫修鍊了桃花寶典,現在渾身的內力不受自己的控制,不方便幫紅拂,但是白小白可是修鍊正宗的內氣,比師傅還要深厚,一點一點逼出紅拂的酒精毒素最好的選擇。

等到白小白滿頭大汗,鬆開紅拂的時候,葉修一伸手扶了一把白小白,然後就把已經昏迷的紅拂扶著躺下。

「奶奶的,真費勁!」白小白抹了一把臉。

等到兩人走出病房已經是兩個小時后的事情了。

沈清雪看向兩人,「成功了嗎?」

「嗯,再好好休息幾天,一周之後就能恢復正常了,如果恢復不到神話級別,葉修,別怪師叔不留情面啊!」白小白眯起眼睛威脅葉修,要不是葉修把紅拂誇得有多好多好,鬼才會這麼費力地去逼出一個人身體里的酒精毒。

「師叔,不會讓你失望的!」葉修自信地應道。

紅拂在醫院住了三天,葉修基本上都是全天候陪伴,等到她不用人扶著就能像正常人一樣走路的時候,葉修終於送了一口氣,搞定了。

「葉修,我想看看你的手!」紅拂抬起頭看著葉修,眼裡帶著一絲柔光。

葉修不懂她為什麼要看,不過還是伸出手給她看,「怎麼了?」

「我咬你的傷痕嗎?」紅拂翻了他的手,發現找不到那個傷痕了,明明在她昏迷中還看到了,怎麼突然不見了?

「用了消除疤痕的葯,很快就消了,怎麼了?」其實是清雪看不怪那個疤痕,每天三次逼他,本來也不深,又是新傷,結果真的塗著塗著就沒了。

紅拂眼裡劃過一絲失落,「這麼會就消失了啊!」

「怎麼還不高興呢?」葉修坐在身邊,勾起紅拂耳邊的頭髮,「看新聞上,你的側臉是完美的,今天看來,不過名不虛傳!」

「別鬧!」紅拂耳垂一下子就紅透了,葉修竟然在她耳邊說話,那裡可是她的敏感區呢。

「我什麼時候能回江州?」

葉修放過她的側臉,轉而拉起紅拂的手把玩,「你身體好了,想什麼時候回去就什麼時候回去!」

「我答應過你,我到你公司去。葉修,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讓那個男人……」紅拂說不出來那個詞,總覺得很詭異。

葉修靠近她耳邊,輕聲耳語,「這是我的秘密,你不會告訴別人吧?」

「呃……」被葉修若有似無碰到的耳垂,讓紅拂忍不住身體顫抖了一下,倒在葉修懷裡,嬌瞪一眼,「別亂來!」

「原來耳朵真的是你的敏感區啊?哈哈!」

「我不會告訴別人的,以後我都聽你的!」紅拂臉頰嫣紅,低頭靠在葉修懷裡,笑得好十分甜蜜。

葉修得意地抱緊紅拂,這可是國民女神,現在卻在他懷裡乖巧得像個貓一樣,葉修只覺得自己渾身暢快。

第二天紅拂想回去看看,葉修也打算這時候回去把一切都安下來,還有十天小妹就要結婚了,就這幾天,把一起都安排好,才能安安心心地嫁妹妹。

葉修帶著紅拂回到江州,依舊是在秘密中進行,沒有讓媒體知道。葉修給南子打電話,約了一個地方吃飯。

他七天不在,南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進行挖角,炒作,還有曝光,現在娛樂圈裡恐怕沒有人不知道一個叫做『星道』的娛樂公司正在崛起,老闆正是南子。

酒店選在紅袖酒屋不遠地方,因為紅袖打算之後回去那些東西,近點方便。

沒多久大家都到了,蜜糖看到紅袖立刻淚花滿滿,「小姑,我好擔心你!」

紅袖笑著看著蜜糖,「我沒事!」

「哥哥,你都不問我!」蜜糖吃醋地盯著葉修。

葉修只好拉著蜜糖一起上樓,「走吧!」

南博看到葉修的時候,有些沉默,葉修也能理解他現在的心情,沒有說太多,呵呵的笑了笑,「好了,人到齊了,咱們進去吧!」

酒店很高檔,所以保密工作就做的很好,不怕在這裡被人偷跑,進了包廂之後,大家都坐在。

南子站起來咳咳清清嗓子,「趁著菜還沒上,我來給大家正式介紹一下,我們這些肱骨之臣哈!」

葉修,當然不用說,幕後大boss!大家都心知肚明。南子,總經理,終於當官了,不再被上官瑩提著耳朵教訓,自然尾巴都翹起來了。

南博,忠心耿耿的九盟集團的職員,又覺得葉修是個值得跟隨的人,所以陷入兩難局面。

蜜糖,現在『星道』公司最新的藝人,到處都是她的新聞。

白水,洛川,兩個被挖過來的明星,依舊保持穩定的曝光率,正等著公司的新規劃。

很快的菜便上齊了,葉修要了幾瓶號酒。蜜糖本來也嚷嚷著要喝酒,葉修沒批准,小丫頭喝太多酒不好,而且她現在正式發展階段,喝酒容易誤事。紅拂自然是不敢再沾酒了,葉修就讓服務員給上了兩杯鮮榨果汁。

蜜糖嘟著嘴巴嗔了葉修一眼,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葉修放下自己手中的酒杯,掏出一根香煙點燃,隨手將煙盒丟給了南子,深吸一口,緩緩的問道:「好了,說說你們的現在的想法,娛樂公司我也是第一次開始辦,大家有什麼想法都開口說!」

「老大,你是不知道,現在局面對我們特別有利,南圖集團內部出大問題了,我們就見縫插針,搶了他們好些生意。現在我們已經和四五個媒體搭上線,很快我們的藝人就能出手了,蜜糖已經跟一家巧克力品牌簽訂了長期的廣告合同。」南子興奮的說道,對於他來說,這些成就足夠他自豪的了!

「那未來呢?」葉修看了南子一眼,接著問他。現在的生意是之前他們趁別人正內亂時候搶來的,一旦南圖集團重整其鼓,想要滅掉他們這種看似沒有任何勢力支持的小娛樂公司是不可能的!

紅拂突然開口,「既然是娛樂公司,目標當然是拿下全國的市場,南圖集團的壟斷局面已經被被打破,現在就需要有一股力量衝出來,一旦天時地利人和,就能踩著南圖集團上升!不過,這些還有著相當的難度,畢竟,我們現在的公司還不正規化。有多少資金,我們手上有多少藝人,跟多少媒體有交情,能夠吸引多少投資商,現有敵人多少,潛在敵人多少,這都是要迫切把握的!」 「是什麼條件都可以?」沐音澈眸光晶亮地看著風玫。

風玫瞥了他一眼:「沒聽見就當我沒說。」

「聽見了,我做!」

沐音澈當即坐了下來,拿起筆開始做試卷。

「半個小時為限。」

風玫丟下這句話轉身又回了講台。

班裡又是一陣嘩然。半個小時……就他們的期末考試,這一科也要兩個小時啊。

嘖嘖,導師這是明顯故意為難啊。

班裡已經有些女生開始嘀咕了,沐音澈雖然冰冷不與人交流,身邊沒一個朋友,但不妨礙他因顏好吸引迷妹啊,若說班裡的男生視古紇為女神,那也有大半男生視沐音澈為男神——除了那出色的樣貌,還有神秘,可能很高貴的身份呢——據說有人見過他出入那座佔地面積極大的,主人身份成謎的莊園。

現在風玫的所作所為自然引起一部分的不滿。

她這般在課堂上的行為,早已失了一個作為老師的師德。幫助差學生學習不是應該的嗎?況且,那任意的要求,怎麼那麼像引誘?

心中不滿,卻沒人敢說……相對於沐音澈,他們這位導師似乎更有來頭。

古紇是珈藍學院妥妥的女神一枚,自然引得有些人的妒忌,不少人或明或暗的對付她,可是最後古紇還好好的在這裡,那些對付她的人卻已經不知身在何處。

最轟動的一次時,校董的女兒喜歡學校一名男學生,而男學生卻喜歡古紇,那位大小姐一邊要辭退古紇,一邊帶人想要教訓古紇,可最後,卻是校董與校長一起當著全校師生的面向古紇道歉收場,那位大小姐也被送出國了,再也沒在學校出現過。

人家視規矩如無物,是有那個底氣,人家自己就是規矩。

沒人敢質疑。懶人聽書

聽著各種蜜蜂一般的竊竊私語,風玫臉上已經沒了笑:「讓你們自習,都吵吵嚷嚷地成何體統。誰再說話,就出去。」

立即沒人敢吱聲了,教室陷入一片空前的寂靜,隔壁班老師的講課聲都能聽得清。

此時已經沒人有心思自習,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沐音澈身上,只聽他筆尖在試卷上摩擦發出的沙沙聲,十分清晰。

雖然所有人都一致認為他絕不可能將一張考研試卷做滿分,可是還是忍不住的好奇,甚至有些緊張。

轉眼間過去了十多分鐘,下課了,是放學時間。

外面響起喧囂聲,這間教室卻沒有一個人動。

知道結果,可所有人都還在等結果。

無論外面如何吵鬧,沐音澈都不受絲毫影響一般,從容淡定地書寫著試卷,只是寫字的手速分外快——畢竟時間不多。

這張試卷,於他來說,困難的就是在時間上。

亞澤一開始還很輕鬆,看笑話一般看著沐音澈,可是漸漸的,他神色變了。

他一直扭頭盯著沐音澈,雖然兩人相隔大半個教室,但是他是吸血鬼,這點距離根本不影響他。他能夠看到沐音澈做的題……目前做過的,都是對的!

他決不能讓沐音澈成功。

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

時間只剩下五分鐘了。

但是若是順利的話,以沐音澈此時的速度,應該能剛好昨晚。

眸中閃現冷光,他輕哼一聲,一股來自吸血鬼的威壓針對性的往沐音澈壓去…… 蜜糖激動地插嘴,「然後吸收一些有創業激情的龍庭大學學生,還有挖到有潛力的藝人,我對我們學校以及周邊大學的學生很熟,我知道那些人有實力當明星!」

葉修滿意地點點頭,「大家齊心協力。不要想著有九盟集團做後盾,記者,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沒有後盾支持!」

葉修的手指在桌上緩緩敲動,「現在已經在開始策劃了,一些具體的東西還需要考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