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萬物,亦融萬物?原來如此,化解藥材,且能將其融合成爲一體,這便是精神火焰煉丹之道啊!”墨羽低喃着,似是悟出了什麼。

凝視着陷入深悟中的墨羽,水瑤素手托腮,清美的臉上帶着掛着淡雅的笑容,一時間竟是有些入迷。

男人在集中精力的時刻,方纔是最帥、最有型的時刻,更不用說俊逸灑脫的墨羽,這殺傷力自然是不用說了。

陷入沉思的墨羽,精神力開始仔細的探測着身體中的每一處,墨羽首先開始聚神念,精神力搜尋着身體中的每一處位置,隨着時間的流逝,最終徹底覆蓋了整個身體。

來到這個世界以來,墨羽還是第一次這麼仔細的掃視着自己的身體,隨着墨羽的探測,一縷縷的紫金色光芒的從身體內的血液、筋骨、經脈中涌出。

隨之而來的,還有難言的痛苦,整個身體彷彿是被磅礴的巨力壓縮一般,確切的說就像是被擠壓的海綿,擠壓而出的水流就是這一縷縷的紫金色氣息。

但是這種級別的痛苦,對於墨羽來說根本就是無足掛齒,墨羽催動着精神之力繼續的壓榨着全身的血液、筋骨、經脈,越來越多的紫金色氣體出現在墨羽體內。

但是隨之而來的痛苦,也是急劇倍增着,終於一縷鑽心的疼出現,如同一道鋼針,直達心臟中。

“給我繼續擠壓!”墨羽腦海中低吼一聲,精神力再次瘋狂的擠壓着身體。

在墨羽這般不斷地拼命擠壓下,體內的紫金氣息已經是充滿了身體,如同海洋般瀰漫着,濃郁到了極點。


內視着身體中的狀況,墨羽終於是滿意的一笑,不在繼續擠壓自己的身體,開始漸漸的將彌散着的紫金氣息壓縮在一個範圍之內。

“神念,聚!”身體一顫,玄力奔涌而起,開始全力的壓縮紫金氣息,壓縮的整個過程到是頗爲的簡單,不出半刻,便是將紫金氣息壓縮爲一團手掌大的氣團。

“下一步,便是煉神魂,也是最關鍵的一步了,能否凝練出精神之火就看這次了,加油啊,墨羽!”水瑤神色緊張的注視着面色蒼白的墨羽。

就在一瞬間,墨羽也是略微猶豫了,下一步煉神魂,它的熔爐便是,人之腦海!

少有差池,或者忍受不住那種無法言語的痛苦,便是會瞬間魂飛魄散,甚至連拯救的機會都沒有,古往今來,死在了煉神魂這一步驟上的御神師,可謂是不計其數!

少年果真無愧了慕容軒宇的評價,一代梟雄!

略微一猶豫,便是控制着這團紫金神魂進入了腦海之中,紫金色神魂進入墨羽腦海的剎那,巨大的嗡鳴響徹而起,一波波的音浪擴散在腦海之中。

嗡嗡嗡!

身體猛然顫動起來,腦海的嗡鳴聲與音浪,讓準備妥當的墨羽,都是險些沒有支撐住,漸漸的隨着嗡鳴聲與音浪的消散,墨羽開始逐漸適應了這種感覺。

進入墨羽腦海中的紫金神魂,似乎是能夠與腦海引起特殊的共鳴,紫金神魂開始漸漸的波動起來,越發的不穩定,一團團的紫金神魂如同颶風,快速的旋轉在墨羽的腦海中。

“開始了,來吧!無所畏懼!”墨羽心中冷哼一聲,骨子中的霸氣激發而出!

精神力迅速地在腦海中凝聚出一層防禦膜,將颶風似的紫金神魂包裹在其中,精神力近乎是緊貼着腦膜。

嗡嗡嗡!

紫金神魂開始不斷地與精神防禦膜碰撞着,摩擦產生的刺耳聲,讓墨羽的精神防禦膜壓力再次增加。

總裁的甜寵小嬌妻

轟!

精神防禦膜上開始出現一絲碎裂的碎紋,“糟糕!”墨羽低喃一聲,精神防禦膜一旦破碎了,那麼首當其衝的便是自己的腦海。現在自己又兩個選擇,要麼重新壓迫着紫金神魂離開腦海,要麼繼續吞噬煉化紫金神魂!

“決不退縮!”

墨羽低吼一聲,吼聲裏夾雜着一種一往無前的信念,成功、成功、必須成功!

煉神魂這一步驟可以說是沒有多少的痛苦,但其危險程度,足以讓人在毫無痛苦的一剎那死去!

精神力瘋狂的集中在腦海中,原本出現了裂紋的精神防禦膜,再次被恢復原樣,墨羽開始吞噬紫金神魂,一縷縷的紫金神魂緩緩地穿過精神防禦膜的阻攔,與墨羽的腦海融合在一起。

這其中的過程,就像是一個灌滿了水氣球,突然用針扎破一個細小的口子,但難就難在要控制着這個水球每秒的出水量與速度。

也就是說精神防禦膜這個氣球,一旦將紫金神魂釋放的過多,打破了那個平衡,那麼墨羽的腦海便是會受到強力的衝擊,大量的紫金神魂會讓墨羽的腦海來不急吞噬,便是被其反噬!

一圈圈的紫金光芒滲透出墨羽的腦袋,紫金光芒不斷地吞吐着,看着墨羽的腦袋,水瑤驚愕的輕捂着花瓣似的香脣。

“這傢伙怎麼什麼事情都追求一個極致呢,凝聚凝魂之力時出現極品的凝魂之力,現在卻是從身體中挖掘出如此多的神魂之力,你真的能夠掌控的住麼!”水瑤心中波濤洶涌着,但卻是不敢幫助墨羽。

重活官路錢途 ,一旦有外力進入,那麼這個平衡便會被瞬間打破!

“看來,我來的很是時候呢,凝鍊精神火焰,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嘿嘿!”一道森冷的聲音在屋外響起。

“嗯?糟糕!”水瑤身軀微顫,這個聲音短時間內她還是忘不掉的,來着正是龍殤拍賣會上的黑袍男子!

噌啷!

冰舞之刃脫鞘而出,冰冷的寒霧繚繞在水瑤窈窕的身影之上,玉足輕踏,身影卻是靈活的從被吹開的窗口衝出。

黑袍男子靜靜的站着,卻是散發着陰冷的氣息,尤其是實力更是讓人難以琢磨透徹,黑袍男子摘下臉上的面具,露出了陣容,此人面相平平,打眼看上去絕對是大衆型,走在熱鬧的街道上,百分百賺不到回頭率……

但就是這麼一人,讓水瑤面色上首次露出了謹慎凝重的神情。

“水瑤小姐,我想,你該回去了哦,繼續呆在墨羽身邊,大人他會很不高興的!”黑袍男子淡淡的冷笑着。 聽着黑袍男子的話,清美的臉龐上瞬時間覆蓋上了數層冰霜,斜視了一眼屋內的墨羽,內心卻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短時間內我是不會回去的,因爲我厭惡他!”水瑤清冷的聲音中,帶着厭惡。

黑袍男子淡笑着,神色沒有絲毫變化,瞳孔轉動間,目光森冷的穿過客房的窗口,掃落在墨羽身上,原本全力控制着紫金神魂的墨羽,身體猛然一顫。

咻!

素手緊握冰舞之刃,向着虛空猛然一劍斬出,嗡鳴一聲響,似乎是斬斷了什麼,寒氣瀰漫在虛空中,水瑤的臉色卻是難看了起來。

“你該死,要是他出了什麼事,我絕對不會放過你!”水瑤素手一甩冰舞之刃,清冷的話語中帶着殺意。

ωωω● ttKan● co

此時的墨羽,身體顫動的越加厲害,就在剛纔的一瞬間,黑袍男子的精神力量掃射在墨羽的身體上,雖然只是一剎那,但已經對墨羽造成了影響。

腦海中的精神防禦膜一顫,釋放紫金神魂之力的細小洞穴猛然擴大了數倍,大量的紫金神魂衝出了精神防禦膜,進入到了腦海之中。

原本緩緩的吞噬着紫金神魂的腦海,隨着大量的紫金神魂進入,撕裂的般的劇痛出現,又如同無數的鋼針刺入腦海,那種痛苦勝過了聚神念時的百倍之多。

額啊啊啊!

大滴的汗水滲出墨羽的額頭,順着刀削鬼斧般的臉龐滑落,嘴中也是發出了斷斷續續的**聲,一縷鮮血從嘴角滑下。

一陣陣的嗡鳴聲迴響在墨羽的腦海中,整個腦海翻江倒海的震盪着,大量的紫金神魂開始反噬墨羽的腦海。

忍受着腦海中的劇痛,集結全部精神力量,再次恢復其精神防禦膜。

“現在的他,應該很痛苦,嘿嘿嘿。”黑袍男子彷彿是很開心,嘿嘿的陰笑着。

水瑤斜視了一眼墨羽的,素手緊握,尖銳的指甲略微刺入手掌中,水瑤努力的剋制着想去幫助墨羽的想法,因爲自己一旦過去,黑袍男子必然會在那裏發起戰鬥!

“你恐怕不止是接到了他的命令吧!”水瑤冷聲說道。

“沒錯,我還接到了墨血少爺的命令,墨血少爺可是很想念他呢,此次我是來帶他回去的。”黑袍男子緩緩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勢也是猛然暴增一截。

水瑤聽到墨血的名字,瞳孔猛然一縮,不由得回想起那個滿身血氣,令人靈魂都是顫抖的少年。

“我要進去!”黑袍男子淡漠的說道。

“不可能!”


“你攔不住我的!”

鐺!

光影閃爍間,兩道身影碰撞在一起,金鐵交擊的聲響,帶着漫天的火花,綻放在黑夜中,美麗卻也危險重重!

鐺鐺鐺……!

黑袍男子瘋狂的揮舞着手中的黑刃長劍與水瑤的冰舞之刃碰撞在一起,數個呼吸間,兩人已經是交手了幾十個回合。

噌啷啷!

水瑤緊握着冰舞之刃急速倒退,玉足點擊在客房的窗口上,靚麗倩影翩躚飛舞向半空,寒霧繚繞間,玄力波濤洶涌的奔馳在身體中。

“渦靈玄雨斬!”

冰舞之刃揮舞間,接近百道冰刃脫離出劍刃,疾風暴雨般劃破虛空,怒斬向黑袍男子而去。

“我說過,你攔不住我的!”黑袍男子淡漠的說着,手中的黑刃長劍遙指迎面而來的攻擊。

無數的尖銳風刃從劍刃上延伸而出,卻是始終沒有脫離了劍刃,延伸出的玄力風刃,輕而易舉的便是將近百道冰刃斬碎。

漫天的冰屑肆意的散落間,一道風刃從黑刃長劍中脫離而出,爆射向半空中的水瑤而去,緊接着黑袍男子再次一步邁出。

“水舞幻影!”

一個直徑一米寬的水球出現在水瑤手中,水瑤搖晃波動間,充滿了虛幻的感覺,水球后面的客房都是在不斷地扭曲着,素手用力甩出水球。

從教二十年 ,玄力也是在慢慢消耗着。


但最終水舞幻影沒有低檔的住風刃的攻擊,轟然一聲化爲漫天的水滴,如同一場暴雨灑落而下,縮小許多的風刃閃電般奔襲向水瑤。

嘭!

冰舞之刃與風刃硬憾在一起,一場小型風浪肆虐而起,將水瑤的身影再次推向身後的客房。

腳尖再次點擊在客房上,水瑤手握冰舞之刃義無反顧的再次衝向黑袍男子,趁此機會,黑袍男子再次前進了數步,離客房的距離越來越近。

“可惡!”水瑤再一次的被黑衣人擊退,脣角有着淡淡的血跡,清澈的目光依舊堅定。

此時屋中的墨羽也是真正的進入了關鍵期,精神防禦膜中的紫金神魂之力已經快要散盡,腦海不斷地吞噬着紫金神魂,同時間,一種奇異的波動也是隱忍待發。

快了、快了,再給我幾十個個呼吸的時間!墨羽心中不斷的低喃着,腦海中吞噬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鐺!

水瑤緊握着冰舞之刃與黑袍男子的黑刃長劍碰撞在一起,兩人在不斷地角力,水瑤握劍的手臂都是不斷地顫抖着,冰舞之刃越來越靠近水瑤皎潔的玉頸。

轟!

墨羽腦海中一陣轟鳴聲響起,最後一縷紫金神魂終於是被腦海吞噬,原本隱於腦海中的那種奇異感覺,隨着紫金神魂被吞噬,一團無形的紫金火焰噴涌而出。

能夠感受到紫金火焰那種炙熱的溫度,但卻是不會被傷害到絲毫,極爲的奇特,“煉神魂,還有最後一步便可真正掌控這種力量了,御神魄!”墨羽心中焦急的低吼一聲。

“我說的,你擋不住我,我要進去了,嘿嘿!”黑袍男子冷笑着,猛然用力將水瑤的身體壓制在牆上,一個轉身便是要闖入屋中。

咻!

一道劍氣驚鴻般掠過,在黑袍男子倒退的瞬間,削下了數縷髮絲,黑袍男子退後的瞬間瞳孔擴張,眼中涌上驚訝。

“好快、好凌厲的一劍,不愧是劍癡慕容皓辰!”黑袍男子收起戲虐的笑容,神色恢復了以往的冰冷。

一道白衣人影從不遠處飄飛而來,手中白劍上雷弧閃爍,“在我慕容家出手,風、杜兩家未免也太過張狂了吧!”

“哈哈哈,慕容家又如何,只是一隻掙扎的螻蟻而已,我想在這裏猖狂,誰又能奈我何?”倒提着黑刃長劍,黑袍男子像是聽到了好笑的笑話,肆意的大笑着。

“是麼,那你猖狂一個我看看!”一道聲音輕飄飄的傳來,隨之而來的還有一種恐怖的氣勢,似乎能夠壓迫虛空的感覺讓黑袍男子呼吸一滯,後退一步,神色徹底地陰冷下來。

來的人正是慕容軒宇,身後還有數名長老相隨,幾人面色都是帶着怒意,慕容家一向以霸道爲伍,如今卻是被人在家族中叫囂,這口氣怎麼忍得下。

“原來是慕容軒宇,你來了又如何,我想離開,你照樣不敢對我出手!”黑袍男子似是頗爲的有底氣,冷傲的說着。

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