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宣看向太史慈,詢問道:“子義,平原城西門外的士兵就位了嗎?”

太史慈道:“殿下,一切都準備妥當了。”

劉宣點了點頭,便下了堤壩,在士兵的保護下,乘船慢悠悠的朝城西行去。

平原城四周成了一片河澤,水位高的地方到了胸膛,只能乘船趕路。好在大雨之前,劉宣麾下軍隊的營地已經搬到山坡上,纔沒有受到雨水影響。

劉宣朝城西行去,而劉備抵達西城,便率領士兵乘船出城。

一艘艘小船,不斷往外行駛。

劉備、張飛和田豐坐在小船中,劉備下令道:“快,快往外衝。”此時的劉備,急切不已,恨不得馬上就出城遠離平原縣。因爲多耽擱一刻的時間,就可能失去逃脫的機會。

士兵快速划船,往城外行去。

大雨傾盆,一絲減緩的跡象都沒有。

田豐帶着斗笠,披着蓑衣,緩緩道:“玄德公,我們已經出城,事已至此,現在只能盡人事聽天命。等離開了這片河澤的範圍,才能算安全。但能否突圍出去,就不得而知了。”

從西門突圍,田豐知道肯定會遇到阻攔的軍隊。

能否殺出去,就看運氣了。

劉備握緊了拳頭,臉上神色緊張。

張飛神色期待,道:“我們一定能逃出去的。”

張飛的心中,抱着極大希望。

一艘艘船往外行駛,遠離西門。

忽然,張飛盯着前方,大吼道:“敵人來了!”此話一出,士兵齊刷刷的往前看去,赫然見到前方的水面上,出現了一艘艘船隻。

所有的船隻,呈半圓弧型排列,堵住了劉備的去路。

正中央的一艘船上,站着劉宣。

劉宣望着劉備越來越近,笑容燦爛,大聲道:“劉備,本王等候多時了。”

“弓箭手,準備!”

劉宣一聲令下,船上的所有士兵拿起了弓箭。

一支支箭矢,瞄準了劉備的方向。

三十丈!

二十丈!

雙方的距離不足二十丈時,劉宣下令道:“放箭!”

“咻!咻!!!”

密集如雨的弓箭,在空中劃過弧線,直奔劉備麾下士兵。劉備的士兵都坐在船上,不能有太大的動作。一旦傾盡力量揮刀,會讓船隻晃動。如果跳來跳去躲避,更容易翻船。

故此,這些士兵面對射來的弓箭,只能小幅度的抵擋。

“撲哧!撲哧!”

一簇簇弓箭射中士兵,帶出一蓬蓬鮮血。

溫熱的鮮血剛剛流溢了出來,轉瞬就被雨水沖刷乾淨。

慘叫聲,此起彼伏。

一艘艘小船動盪起來,船上的士兵紛紛跌落水中。

張飛大吼道:“大哥當心!”他手中的丈八蛇矛不斷的舞動,將射來的弓箭一一撥開,避免劉備和田豐遭到弓箭襲擊。

船上的士兵,也站在劉備和田豐身前,避免兩人被弓箭威脅。

劉備神色緊張,眼中有着濃濃的擔憂。

田豐眯着眼睛,竟是閉目養神。

一輪一輪的箭雨落下,劉備麾下的士兵不是被弓箭射中,就是躲避時導致小船晃動翻船落水。雙方的距離拉近到十丈,劉備身邊的士兵已經所剩無幾。

劉宣道:“劉備,你還不投降嗎?”

劉備下令道:“衝,只要我們衝出去,就能擺脫劉宣。”

在劉備的命令下,士兵快速的衝鋒。

船隻前行,不斷逼近劉宣麾下的士兵。

劉宣一點不着急,命令士兵收起弓箭,同時划船逼近。船上的士兵放下弓箭後,全都換上一丈多長的長矛。一杆杆長矛在大雨之下,透着森寒的殺氣。

“咕咚!”

劉備嚥了口唾沫,臉上神色更是擔憂。

劉備沒想到,對方竟是用長矛廝殺。

雙方都在船上,誰的武器更長,意味着更佔優勢。劉宣麾下的士兵使用長矛圍上去,一陣亂戳,劉備麾下的士兵紛紛落水,不斷被長矛殺死。

張飛丈八蛇矛亂舞,盪開刺來的武器,擊殺一個個意圖靠近的敵人。

“不好,船漏水了。”

忽然,一名士兵大喊。

剛纔廝殺的時候,劉宣麾下的士兵掉入水中,竟是用長矛戳穿了船板,使得河水汩汩流入了大船之中。小船漏水,劉備船上的士兵人心更是惶惶不安。

劉備的船,不斷晃動。

張飛面對太多的長矛,立足不穩,也無法騰挪,無法再應對刺來的長矛,只能後退。他一退,沉重的力量踩在船的一角,使得船失去了重心。

“啊!”

張飛驚呼一聲,一個趔趄就跌入水中。

緊接着,小船翻倒。

劉備、田豐等人紛紛跌入水中。

這一落水,劉宣的士兵乘船涌上,把劉備、田豐和張飛控制起來。

劉備等人被生擒,其餘士兵紛紛投降。

出城的士兵,全軍覆沒。

劉宣沒有和劉備多廢話,吩咐士兵羈押着劉備、張飛和田豐回營等待。拿下了劉備,劉宣首要的任務是泄洪。回到城南,劉宣命令士兵掘開堤壩泄洪,把蓄積起來的河水泄掉,然後全力排泄城內的洪水。

大雨仍在繼續,劉宣回到了營地。

大帳中,劉備、張飛被帶上來,田豐則被士兵安置在營中換衣服。

劉備和張飛渾身溼漉漉的,狼狽不堪。

張飛道:“劉宣,你水淹平原城,好歹毒的心思。”

劉宣笑了笑,不急不躁的說道:“本王心思歹毒?戰場交鋒,本就是不擇手段。再說了,劉備裹挾平原城的百姓抵抗本王,無視百姓安危,他難道不歹毒嗎?”

“既然劉備愛民如子,怎麼不直接投降,以保全百姓的性命呢?”

“劉備從南城逃走的時候,命令士兵開閘打開城門,以至於蓄積在南城外的河水盡數傾瀉到城內,使得城內水位再一次上升,無數百姓受災,他不歹毒嗎?”

劉宣眼神不屑,說道:“既然劉備愛民如子,爲什麼要這麼做。說到底,劉備也是一個爲了自己性命,自私自利的人。張飛,你有什麼理由指責本王呢?”

張飛聞言,頓時啞然。

他不擅長辯論,被劉宣嗆了一番話,簡直不知所措。 劉備哼了聲,他冷冷說道:“靖王,無非是成王敗寇罷了。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劉宣豎起大拇指道:“這纔對嘛,夠乾脆。”

劉備哼了聲,不再言語。

兩次被劉宣俘虜,兩次成了劉宣的階下囚,饒是劉備心智堅韌,心中也無比絕望,分外難受,只是他沒有表露出來罷了。

秦先生,別來無恙 劉宣並未和劉備多言,吩咐道:“來人!”

兩名士兵走了進來。

劉宣道:“帶劉備和張飛下去,給他們一套乾爽的衣服。”

“是!”

士兵帶着劉備和張飛往外走。

劉備停下來,望着劉宣,眼中盡是忌憚神色,道:“劉宣,你又打什麼主意?”

張飛盯着劉宣,殺氣騰騰,憤怒的道:“劉宣小兒,俺張飛縱然是死也不會歸順你。你的陰謀詭計,絕不可能成功。”

劉宣笑道:“本王沒什麼想法,對你們不感興趣。”

劉備聞言,心中的警惕仍未放鬆。他和張飛在士兵的帶領下,離開了營帳。

史阿說道:“殿下打算如何處置劉備呢?”

“放人!”

劉宣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啊!”

史阿一臉不解的神色,說道:“殿下兩次抓了劉備,又要兩次釋放他,這是爲什麼呢?”

劉宣回答道:“爲了關羽!”

一句話,史阿便不再言語。

劉宣吩咐道:“去拿些錢和乾糧來,再準備兩頂斗笠、兩件蓑衣。”

“是!”

史阿沒有多言,轉身下去準備。不多時,史阿帶着錢、乾糧、蓑衣和斗笠進入營帳。

劉宣又道:“再去把關羽請來。”

“是!”

史阿退下,不多時,關羽來到營帳中。

劉宣眼神柔和,緩緩道:“平原城破,劉備和張飛被生擒了。”

關羽聞言,心中輕嘆一聲。

劉宣指着案桌上的物品,吩咐道:“本王讓士兵帶着劉備和張飛下去換衣服,估摸着應該差不多換好了。這些錢、乾糧、斗笠和蓑衣,是爲劉備、張飛準備的。你把這些帶上,給他們送過去,親自送他們一程。”

關羽聞言,神色一怔。

親自送劉備離開。

關羽的心中,竟有一絲的忐忑。他擡頭看向劉宣,瞬間就明白劉宣這是專門讓他去的。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劉宣對他的考驗。

但不論如何,劉宣遵守了約定。

不殺劉備!

不殺張飛!

關羽抱拳揖了一禮,拿着物品在士兵的帶領下,前往劉備的營帳。他披着蓑衣,帶着斗笠,來到營帳門口,任憑雨水打落在身上,卻一步邁不開。他不知道進入營帳後,該怎麼面對劉備。

近十年的兄弟情誼,哪裏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

心中,竟有一絲膽怯。

但不管如何,事情還要做。

關羽深吸口氣,撩起營帳的門簾,便進入了其中。

重生嫡女種田忙 營帳中只有劉備和張飛,兩人都已經更換了乾淨清爽的衣服。劉備看到關羽來了,臉上露出笑容,歡喜道:“二弟!”

張飛不情不願的道:“二哥!”

關羽沒有回答,走進去把蓑衣、斗笠和乾糧放下,淡淡說道:“殿下仁德,這一次不殺你們,還給你們準備了錢、乾糧和避雨的衣物。你們可以離開了,以後不要再和殿下爲敵。如果再被生擒,不可能再這麼輕鬆離開。”

說完後,關羽轉身往外走。

劉宣讓他親自送劉備一程,關羽無法做到,只能遞上物品後離開。

“站住!”

忽然,劉備大喝道。

劉備盯着關羽,沉聲道:“二弟,你真的不認我這個大哥了嗎?”

關羽轉身,面無表情,回答道:“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我已經是殿下的人。”

“好,好啊!”

劉備聽了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聲音盡是淒涼。

兩行清淚流淌,劉備無比失落。

張飛怒氣上涌,一步衝了上去,他掄起拳頭,一拳就打了出去。

“啪!”

拳頭打在關羽的胸膛上,關羽紋絲不動,一聲不吭。

劉備繼續道:“二弟,我不相信你會背叛我。”

金牌小助理 關羽推開張飛的手,淡淡說道:“人都是會變的,所謂的情誼,只是背叛的好處不夠多。殿下給了我足夠的好處,我願意追隨殿下。”

話語平靜,卻無比壓抑。

張飛不再出手,看向關羽眼神,冰冷道:“沒想到你關羽,竟是這樣的人。早知如此,當初在涿郡的時候,就不應該和你結拜的。”

關羽說道:“那是以前的事情,我已經忘了。”

劉備眼神冰冷,說道:“關羽,他日我擊敗劉宣的時候,希望你不要後悔。”

關羽說道:“你現在不敵殿下,將來同樣不敵。”

一句話,劉備心中更是冰冷。

關羽再次轉身,只是挺拔的背脊竟是稍稍佝僂了下來,撩起營帳的門簾離開了。

張飛大罵道:“貪慕權勢的傢伙!”

劉備心中雖然憤怒,但此刻卻無悲無喜,淡淡說道:“三弟,穿上蓑衣、戴着斗笠,把糧食和錢帶上,我們馬上離開。”

“好!”

張飛快速的行動了起來。

張飛道:“大哥,我們去哪裏呢?”

劉備聞言,沉默了下來。

狼性總裁請溫柔 田楷被抓,他歸順了袁紹,不可能再回到公孫瓚的麾下。田豐被抓,大軍損失殆盡,他難以再前往袁紹的麾下。

去曹操那邊?

曹操和劉宣關係較好,目前還是盟友,所以不可能前往。

劉備自恃漢室之後,也不能去董卓的麾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