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那時,相信靈異世界的銷量將會到達一個全新的高度。

登錄TT,打算催促天下,儘快完成下一篇文章。

然而卻是看到了天下發來的信息。

“最近我身體有些不舒服,要去國外治療,這個手機號馬上要停機了,有事TT聯繫。”

菸灰的眉頭皺了起來,趕緊給天下回了一條:“天下,你哪裏不舒服?”

“去國外治療?很嚴重嗎?”

“天下,你得病了,也不妨礙寫稿子吧!”

連續發了好幾條,天下一直沒回,這才發現天下根本不在線。

一股不好的預感,在心裏蔓延。

接着他又撥打了天下的電話,居然關機了。

怎麼回事,這個天下是怎麼搞的,怎麼還玩起忽然失蹤了?

他趕緊找到了總編青鳥。

“老大, 不,不好了!”

菸灰冒冒失失的闖到青鳥辦公室,門都沒敲直接進去。

由於着急,差點跌倒在地上。

由於這一期銷量大漲,青鳥的臉上也有光,剛剛總經理還給他打電話來了,對他的工作進行了口頭表揚。

青鳥心情十分不錯,看着一臉驚慌失措的菸灰,不緊不慢的端起桌上的搪瓷缸子往嘴邊湊:“幹嘛這麼着急,天塌下來了?”

“老大,不好,天下失蹤了?”

聽到這話,剛剛淺飲了一口茶水的青鳥,頓時一愣:“失蹤了?什麼意思?”

菸灰也意識到自己的表達有問題,隨後又說道:“天下通過TT給我發了信息,說他現在身體有恙,需要去國外治療,有事讓我跟他TT聯繫!

可是他根本不在線,而且他的手機也停機了,老大,不知你感覺出來沒有,這事有些不對勁啊!”

“那還用說嗎?肯定不對勁啊!”

青鳥雖說也是心中焦急,但沒有表露出來,他拿出手機,趕緊撥通了天下的號碼,不過聽到的,卻是服務檯機械冰冷的聲音:“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經停機,SORRY ……”

“停機了……”青鳥若有所思的放下手機。

“我們現在怎麼辦?”

青鳥沒有回答,而是思忖過後問道:“給天下漲價的事,你告訴他 了沒有?”


“告訴了啊,你通知完我,我就告訴他了。”菸灰頓了頓,繼續道:“是不是他嫌我們提價太少了,故意玩起了失蹤。”

青鳥想都沒想,便搖頭否決:“不可能,天下不是小孩子,不可能做出失蹤這麼幼稚的事情來,他如果對我們的提價不滿意,完全可以說出來。”

“你的意思是……”

“我們靈異世界近些年銷量不佳,利潤只夠維持雜誌社的正常運轉,如今有了天下的加入,銷量翻了三倍,不知惹了多少人眼紅。

我估計,聯繫不到天下的原因,是因爲有別的雜誌社聯繫他了,而且開出了比我們更爲優厚的條件。”

“這天下怎麼能這樣,我請他的時候浪費了我多少口舌,現在他通過我們靈異世界再次翻紅,看到別家給的價格高,就跑到別家去了,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青鳥苦笑:“人之常情,畢竟現在是金錢社會,你馬上聯繫報社和電臺,就說關於宣傳天下新書的事情先停一停,不要爲別人做了嫁衣!”

“好,我馬上去辦!”

菸灰雖說心有不甘,但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他們並沒有跟天下籤訂永久合同,也就是說天下屬於自由身,想去哪寫就去哪寫,不受任何束縛。

而靈異世界現在唯一能做到,就是及時止損,撤銷對天下的一切宣傳。

雜誌的宣傳,無非就是那麼幾種,報紙,電臺,網絡……

這一期靈異世界銷量大漲,除了天下的原因之外,還有靈異世界前期重金的宣傳。

“老陳,我們雜誌宣傳下一期書刊的事,暫時先放一放。”離開青鳥的辦公室以後,菸灰便聯繫了某電臺負責人,

“我正想給你打電話說這事呢!”

“怎麼了?”

“你們不是要宣傳一個叫天下的作家嗎?就在剛剛我們也接到了一個單子,同樣是宣傳天下的,我就尋思着,這個叫天下的,是不是同一個人?”

“你們接的單子是誰家的?”

“民間鬼故事,我說哥們,我可什麼都沒跟你說啊!”

“老陳你放心,我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有事,先掛了!”

掛了老陳的電話以後,菸灰又快速通知了其他幾家宣傳媒體,然後再次來到青鳥的辦公室。

“老大,有消息了,天下去了民間鬼故事!”

青鳥臉上面無表情:“我早就料想到了,民間鬼故事的所有中層上層作者,不都是從別家花重金挖過去的嗎?他們挖走天下,也在意料當中。”

“不是,老大,你怎麼一點都不着急。”看見青鳥並沒有着急的樣子,菸灰忍不住問道。

“着急又有什麼用,我們的總經理又不捨得出錢,就給天下五百塊錢的提價,也是我軟磨硬泡,他才答應的。”

“……”菸灰頓時無語。

而青鳥,則開始把桌上的書籍,往一個帆布包裏面裝。

“老大,你這是……”

“在這裏,所有的夢想和才華,根本施展不出來。

比如說這次,如果我們的總經理目光放長遠一些,多給天下一些價格,或許天下就不會走,有天下在,我有信心讓靈異世界在是三個月內,成爲同類雜誌的佼佼者,甚至打開海外市場!

可是我們的總經理,根本就是井底的蛤蟆望不到天,他只看到了天下從我們這裏拿錢,卻不曾想過天下給雜誌帶來了多少銷量……

我要走了,一會就把辭職報告給總經理送過去!” 菸灰嘴角動了動,挽留的話,終究沒有說出口。

不過當青鳥拿着辭職報告,放在總經理桌面時,總經理看都沒看一眼,便拿出青鳥入職時簽訂的合同:“青鳥,當初我們是簽訂了三年的勞務合同,你現在還沒到期。”


“總經理,你就讓我走吧,沒有資金注入,靈異世界根本起不來。”青鳥一針見血:“天下走了,嫌我們的給的價格低,這是你的原因。”

總經理深吸口氣:“他想要多少?”

“已經聯繫不上他了,給多少也沒用,下一期靈異世界的銷量,可能會觸底。”

見總經理沉思不語,青鳥繼續說道:“就這一期,天下給你創造了利潤,你比我清楚,難道你就不想出高價,把人留下來?”

“說實話,我對靈異世界已經放棄了,打算近幾個月就關閉。”

“那我們就不要談論什麼勞務合同了,我留在這裏,真的沒有什麼用。”

見青鳥的態度如此堅決,總經理忍不住問道:“青鳥,我知道你是業內老編輯了,經驗比我豐富,如果我給你足夠的資金,你有多少把握,讓靈異世界重回往日的輝煌。”

“你給多少?”

“這麼給你說吧,只要是你看上的作者,價格隨你開,就算是天價,也不用通過我的審批。”

“如果你前期肯花錢,我不敢說有百分百的把握,但我肯定會盡力去做這件事情。”

“好,我前期給你三百萬,先打到財務部戶頭上,如果效果好的話,後期我會追加五百萬!”


“真的?”

“決不食言,半小時之內,三百萬就會到賬。”

“好,我相信,請你也相信我,即使天下離開了,有了這些錢,我也可以去挖其他作者。”

……

此時,菸灰正坐在原本屬於青鳥的辦公椅上。

身爲總編,待遇自然比起普通編輯好了不少。

不僅有單獨辦公室,工作環境也優雅許多。

聞着桌前鬱金香傳來的幽香,菸灰忍不住一陣心曠神怡。

同時嘴角勾勒起一絲弧度。

現在青鳥走了,他也不再垂涎副總編的職位,衆觀幾個編輯,還真沒有誰比他資歷老,也沒誰比他爲雜誌社做出的貢獻多。

相信不出幾日,新的任命便會下達,總編的位置便是他的了。

就在菸灰沉浸美好幻想的時候。

門嘎吱一聲開了。

菸灰扭頭看去,只見青鳥提着帆布包返回。

“老大, 你不是辭職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不過很快,菸灰便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又立馬笑着改口:“我就說嘛,老大你是靈異世界的中流砥柱,總經理怎麼可能放你走,哈哈,你看,我就知道你會回來,就在這等着你呢!”

菸灰的小心思,青鳥哪能看不出來。

微微一笑:“總經理確實不讓我走,除此之外,還給我們編輯部批了三百萬資金,我現在就聯繫那些從我們靈異世界出走的作者!”

聽到這話的菸灰,暗暗震驚,總經理一向可是非常吝嗇的,這次怎麼突然變的這麼大方起來了?

這個問題他不想去想,他最痛心的,還是自己的美夢又破碎了……

把帆布包放下之後,青鳥便來到了財務部。


確認三百萬資金到賬以後,青鳥滿意的笑了,看來總經理並沒有食言。

當天,青鳥便開始聯繫從靈異世界出走的作者。

不過效果甚微,一些中層作者表示,民間鬼故事已經給了他們滿意的價格,而且還給他們購買了五險一金,他們暫時還不想換地方。

而一些大神作者,則是和民間鬼故事簽訂了長期合同,就算開出的價格再高,也不可能違約離開,因爲要賠償不菲的違約金。

青鳥很快改變了策略。

既然不能挖神,那就造神!

先是通知靈異世界的作者,一旦文章被錄用,價格會比以前有所提高。

而且,對於那些有志於長期在靈異世界發展的 作者,還會提供一份五險一金。

除此之外,還會針對所有靈異創作愛好者,每月舉行一次線上的寫作指導。

這個活動是沒有限制的,誰都可以參加,哪怕是其他雜誌社的作者也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