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不知道,赫里森可是清清楚楚,那就是——他是在鬧脾氣!

也是,一個總是獨斷專行的人,一下子被別人決定了終身大事,怎麼都會有一段時間開心不起來,很正常,無須擔心。

這樣,赫里森才能夠專心處理家中的各項事宜,畢竟,結婚可不是什麼小事。


與少爺朝夕相處,他再清楚不過,雖然跟初代血王擁有著相同的理想,可他們的立場不同,權利也不同,直接導致了結果的反差。

初代血王是帶領著這些老將一路打下了血族的天下,雖是這方寸之地,卻也是人家親手博來的,在下屬中擁有絕對的威信。因此,初代才能夠施行高壓政策,沒有人反對,是因為——沒人敢反啊!

初代血王是出了名的嗜血成性,真的是殺人不眨眼的存在。這可不是徒有虛名,初代的殘暴也是很多血族都親眼見過的,據說,他曾因為一語不和,而一拳將不死族大將軍打成骨頭碎末!

因此,不死族的同盟關係,才會變成如今的從屬。不死族的巫妖王,現在還在影牙城堡的長老會就職。

這樣,就能看出了吧,唯獨那個人,是絕對不能招惹的。

可是就算這麼說,迪薩魯澤布還沒有見過不死族是長什麼樣,估計等見到了也……

好吧,一個偶然的相遇,已經讓他們相遇了。

血族之王,和不死族第三王女。

迪薩魯澤布十分羞澀,他扭扭捏捏地打了招呼,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幾句,就一同來到了迪薩魯澤布的宅邸。

「那個,蕾娜……小姐? 最佳編劇 ,還是咖啡?」見少爺害羞得臉蛋通紅,支支吾吾說不出話的樣子,赫里森只好出來圓場。

「那個……紅,紅茶。」

小姑娘顯然也是害羞著,聲音小的就像蚊子叫一樣,紅著臉不敢抬頭。

「呵,正好,少爺也喜歡喝紅茶,請稍等。」

赫里森微微眯著眼,暗笑一聲,就馬上開始泡茶了,留下兩個年輕人在狹小的待客室里獨處。

「那個……蕾,蕾娜小姐,這裡這麼偏僻,您是怎麼到這裡來的呢?」

「不好意思,我,好像迷路了,幸好碰到了您,不然……」

「好吧,那您就暫時在這裡等,我們馬上為您聯絡您的家人。」

「額,不用了,那個……我的家人不會來救我的,勞煩您招待,我馬上就走……」

「你在說什麼呢,蕾娜小姐,這種事可由不得你任性,要是出去又迷路怎麼辦?還是聯繫家人的好。」

「不用了!」

蕾娜緊閉著雙眼,扯著嗓子喊了出來,嬌滴滴的聲音就算喊出來也一樣並不具備什麼威勢,但卻吸引了迪薩魯澤布的注意。

「我是,我是那個巫妖王的王女,不必叫人來救,我自己可以回去!」

她掛著淚珠,一副「我受了欺負」的樣子,實在是讓人忍俊不禁,鼓起來的小臉蛋,這純粹就是個**嘛!

迪薩魯澤布也是驚得不輕,他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你是我的未婚妻!?」

「您是?」

「哦,請容我自我介紹,我的名字叫凱撒·帝·安貝拉那·迪薩魯澤布,是您的未婚夫。」

他窘迫地咳了兩聲,對著面前的淑女做起了遲來的自我介紹。卻讓蕾娜的小臉頓時紅得好像熟透的番茄。

「原……原來如此,真是不好意思了,凱撒先生,請您饒恕我的無禮。能這樣見到您,我十分榮幸。」

「對於此前的無禮,我向您請罪。」


蕾娜一邊向未婚夫道歉,一邊做為血族臣子——不死族的代表向對方深深鞠躬,行了一禮。

迪薩魯澤布此時表現出的溫柔十分不同尋常,他輕輕地雙手托起蕾娜的雙肩,溫柔地說:「不必如此拘禮,我們已是夫妻,又何必如此見外呢?」

蕾娜臉頰微紅,羞澀地回答道:「總是聽聞血族之王脾氣暴躁,沒想到您竟然如此通情達理,我真是受寵若驚,此次貿然來訪,我家中並不知曉,這般,臣妾便告退了。」

「好,你先回去吧,期待三日後,我們的婚禮!相信你會是世上最美的新娘。」

迪薩魯澤布深情地向命中注定的妻子告別,這一對年輕的戀人,就如同大多數的情侶一般,依依不捨地互相道別,回到各自的家裡去了。

夜裡,迪薩魯澤布想:

說不定,這位蕾娜小姐,真是我命中注定的最佳伴侶?好像也不錯!嘿嘿。

三天後,迪薩魯澤布步入陰暗的禮堂,在血族長老會以及不死族暗影騎士團的集體注目下,攜手新婚的妻子,立下了永恆的誓言。

「還真是,世上最美的新娘啊!」

「不,縱然世間萬千美艷,不如你含羞一笑。」 「怎麼回事?他不是不願聯姻嗎?」

「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要好了?」

看到血王一家恩恩愛愛的樣子,多數都是滿腹疑問,表示不能理解。

如今,迪薩魯澤布的態度瞬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從鬱鬱寡歡直接變成了欣喜若狂,在本次長老會上,更是提出了要帶著夫人一同參加的要求!

這就讓人不禁起疑了,是什麼讓一個人的態度發生與之前天翻地覆的變化呢?或者說血族之王,他有什麼企圖嗎?

想起上代血王的強權政策,長老們都不禁動了惻隱之心。

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整日吹鬍子瞪眼,實話實說的狠毒之人,而是心口不一,面帶笑容殺人的陰毒之人!那就不是刀俎下魚肉,而乃狩獵者了!

上代血王如此,這一代,又將如何呢?

其實他們對迪薩魯澤布的了解,就僅僅只是知道他是個涉世未深的孩子,以及是上代血王的親生骨肉而已,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其實他的身份也十分引人浮想聯翩,一個在上代血王去世之前,才剛剛覺醒了血族之力的新晉血族,有何能力統帥一族之人,走向光明的未來?又如何能使血族愈發壯大?」

「最關鍵的,這樣的一個孩子,若是發生什麼異變,他有能力帶領血族走出困境嗎?」


沒有當著迪薩魯澤布的面,他們私下竊竊私語著。

「本日的議題,血族領地相關。」

還是一貫的,由大長老宣讀了議題,眾人才開始發言。

「是的, 嬌妃狠撩人:將軍,寵上癮! ,最近,人類又侵佔了我們的幾塊領土,將之建成了都市。」

以上,為愛德華伯爵的報告內容。

緊接著,就引起了大多數長老的反響。

「沒錯,這樣下去不行啊!可是,血戰剛剛結束幾千年,憑血族現有的力量,恐怕不足以再發起一場戰爭啊!王上,您怎麼看?」

比起一年前,這些血族長老對迪薩魯澤布的態度有了明顯改變,至少每逢一些重大決策之時,知道詢問下他的態度了。迪薩魯澤布表示,對此十分欣慰。

但這個問題,無疑是燙手的山芋,開戰是不可能的,可不開戰,就會讓這些暴躁的老頭子心生不滿,至於迪薩魯澤布的態度……

毫無疑問,就算長老會一致同意開戰,他也會反對到底!

即使王座異位也在所不惜!

此時,他猶豫不決。

『究竟是接下這塊燙手山芋,藉此表明我的態度,還是沉默不語,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他的眉頭擰成一團。

在他努力思索著的時候,長老們見他不發話,就你一句我一句地吵了起來,

「開戰不可能?你在說什麼,靠我大血族之力,怎麼可能無法戰勝那些蠻荒部族的人類!王上,不要聽信他的讒言,還是開戰吧!堂堂正正地消滅掉那些蟲子,讓他們無話可說!」

「不不不您在說什麼啊,怎麼可能呢?開戰這麼茲事體大的事情,還是交由王上親自決斷來的好吧,況且就我看來,王上應該已經是有主意了,且聽聽王上怎麼說,好嗎?王上?」

迪薩魯澤布還在發獃,突然被點名叫到,不由得嚇了一大跳,他馬上抽出精神來慎重地面對著面前這一群前輩們。

「這件事……實在是太重要了,這關乎到我們血族的未來。」

「嗯。」

九位長老異口同聲,就好像聽著大人教導的小孩子一般,等待著他的下文。

「可是我現在還不了解血族的軍事實力究竟如何,所以還是等等吧,過段時間,我了解了血族軍力,再做決斷也不遲啊!」

「請等一等王上,您這樣敷衍的態度是什麼意思!您難道還想讓我們這一群老頭子重返戰場不成!」

「對啊,您的態度太敷衍了,請您說清楚,您打心裡,到底想不想開戰?」

「說實話,不想。」

「您實在是太英明了!……」

」「為什麼不!難道您不想要血族向前發展嗎?您可知道,戰爭為我們帶來的好處,遠不止……」

「好啦!叔伯們,您幾位就不能冷靜冷靜嗎?這件事情這麼重要,當然是要慎重處理啦?怎麼可能一朝一夕之間就決定啊!」

那位長老還想要反駁,這個時候,大長老站了出來。

「第三真祖,您累了。」

「大長老,不,第一真祖,我一直敬您乃第一位真祖,不曾頂撞您,可您所做,卻是偏袒了些吧!」

被稱為第三真祖的老者諷刺地譏笑著說道。

「我的公正,在座可都有目共睹!而且,偏袒,不,擁護血王,有什麼不對的嗎?」

大長老此刻的樣子,威嚴無比。

「大長老,不要動怒。」

迪薩魯澤布弱弱地說到,卻馬上得到了大長老的駁斥。

「看來王上您也累了,那就散會吧!這樣下去,得不出結果。」

大長老大手一揮,就將所有議員全部遣散了。瞬間,會議大殿內只剩下大長老和迪薩魯澤布兩個,顯得形單影隻。

「王上,恕我無禮,您真的打算要去調查什麼兵力? 重生復仇之孕事 ?」

「大長老,我累了……」

「這不是兒戲!你要知道,我們先輩苦苦奮戰數千年,才得以結束了這愚蠢的戰爭,到你這裡,我不能允許再輕易提起!」

「我知道,我都知道,大長老,可是您也看到了,剛才的情況,要一語否定他的提議,實在是不太可能,總得有個理由不是?」

「看來王上您,長大了啊!」大長老眯著本就不大的雙眼,笑眯眯地對迪薩魯澤布說到。

但第二天,終於到了舉辦一年一度的聯盟會議的日子。也是以血族為中心的各個部族,聯盟成員首次與新任血王的直接見面。

不死族的族長直接站起來,扯著嗓子說:「什麼,血族之王竟是一個這麼大點兒的娃娃?!哦!上帝,這個世界瘋了嗎?」

幸好,這出鬧劇並沒有進行下去,他馬上被血族的侍衛們警告,安靜了下來,並進入了工作狀態。意外地發現,新任血王與他初識的初代凱撒有些相像。

當聽迪薩魯澤布說出自己的期望之時,他欣慰地點了點頭,回想著見到初代凱撒時,那人說的話。不禁懷念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