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天只是搖頭什麼也沒說,御傑並沒有看出它的想法,而是看著手中空白一片的神記自言自語的說道:「這神記突然變成了白紙為什麼呢?」

「白紙!」刑天驚訝的說了出來。

貔貅的眼光也馬上轉變。

御傑點了下頭便將自己那天的經歷講了出來。

聽到御傑所講的東西刑天的兩隻小眼連眨不止,好久后才激動的說道:「你是說神記和你融為一體了嗎?」

「融為一體?」御傑用疑問的眼光看著刑天不解的問道:「什麼意思?」

刑天道:「就是說你的身體中承載了神記本身應該承載的力量」

貔貅似乎也聽明白了這點,跟著說道:「當年萬獸決裂與天地,四處肆虐遊盪,世界在那個時候還是一片混沌,也正是因此第一代神記用它封印了所有的神獸並將其中的黑暗,死亡,兩種力量一起封印到神記當中,如果神記受到這兩種力量的干擾那其中被封印的力量也會產生共鳴,此刻神記將會無法承載那種力量,所以它會將那種力量轉移到另一個承載體之內,按你所說的話,你應該就是另一個承載體。」

「哦」御傑道:「這樣啊」

看到御傑無所謂的樣子刑天到是十分的緊張,又道:「神記也會在下一個承載體中繼續凈化黑暗和死亡,讓所有的審獸變的更加純潔,如果失敗的話,那那個承載體就會因為無法承受這種力量而而死去,這樣的話,萬獸變會再次蘇醒歷史也就會重演。」

聽此御傑也感到了幾分的危機。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隨著時間的走動御傑已經忘記了身體中的神記,確切的說是忘記了它會給自己帶來的危險。

穿過這片樹林御傑已經身至海邊,一陣陣海風迎面吹來,那空氣格外的新鮮,要比在樹林中舒適的多,此刻天已經大亮,御傑整整走了一晚上,不過幸好有貔貅在,御傑才免了徒步之勞。

從貔貅的背上下來眼前是一片汪洋大海一望無際,看著那澎湃的潮水心中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獃獃著望著遠出,好久好久

刑天跟著上前兩步,又似在自言自語又似在對御傑說著,道:「沒路了呢」

御傑沒有聽見刑天的聲音而是繼續望著無際的大海,暗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御傑抬起自己的雙手,雖然眼睛上還蒙著黑色布帶但仍是可以看的清楚自己的雙手已經很漆黑,御傑突然想起了風塵說過的話,但不明白什麼意思,也不知道在中國又生了怎樣的事情。

貔貅跟上御傑的腳步走到了他的身前,很鄭重的說道:「艾西斯那傢伙一定會在回來找你的,畢竟只有才能拿到T戰隊里的那塊神之碎片,在此之前你是不可以死的」

御傑聽到最後幾個字突然感到是那麼的熟悉,腦海中也突然浮現出了什麼,也停下了腳步,此刻已是身在沙灘之上,御傑終於想了出來,在風塵的嘴裡也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貔貅接著說道:「做為神獸的我們已經被主人你完全喚醒並凈化,按道理我們所需要做的只是保護你和服從你的名命令,可你既然告訴了我們那些,相信在你的心中我們不只是替你賣命的神獸吧。」

御傑微微笑了下,道:「怎麼會呢,我完全把你們當成我的朋友,現在我又是孤單一人,如果不是你們兩個我真不知道該對誰說這些才好呢,只是我希望你們也可以把我當做朋友,不必要有主次之分。」

聽此言貔貅和刑天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畢竟它們都服侍過很多神記主人,但歷代以來還不曾有一個可以象御傑這樣對待它們,這時的刑天和貔貅都有著說不出的喜悅。

貔貅忙道:「你肯把我們當做朋友已經是對我們最大的恩惠了,我們怎麼還敢」貔貅說到此時竟然在也說不出話來。

看到這兩個傢伙的樣子御傑更是覺的好笑起來,說道:「你們這是做什麼,我們本來就是朋友嘛」御傑自然是不知道它們的心情,所以也無法體會。

御傑又道:「 砂隱之最強技師 。」

貔貅聽此昂說道:「這個我們一定全力相助,不過以現在的情況來看,她應該會主動找你的」

御傑也是這樣想的,跟著點了點頭道:「如果想打倒她只能喚醒更多的神獸,在我的身體里有著被神記所封印的神獸,我必須想辦法把它們一一喚醒,希望它們能夠象你們一樣幫助我,這樣的話或許會有幾分把握。」

提到其他的神獸貔貅和刑天的臉色都有一絲的轉變,貔貅道:「如果能喚醒更強的神獸,那打倒艾西斯便也不是什麼艱難的事情了,只是要喚醒它們可是十分困難的」

御傑自然也明白這一點了,如果自己不是下一個承載體的話那便可以利用現有的天眼將它們喚醒出來,可現在自己已經是承載體雖然擁有了天眼可要將他們2喚醒卻還是十分困難的。

這裡的環境是冰冷的,甚至可以感覺所有的一切都是被冰封的,只是被一種力量所維護所以才可以看到春天的樣子,御傑正走著海風變的更加強烈起來,也變的更是寒冷,讓人無法適應。

御傑停下了腳步望向海洋的深處,貔貅和刑天都向那個方向望去,只見遠處的天空是一片片黑色的雲彩,而雲彩下是颶風,並席捲著海面,海面越來越不平靜,御傑具有千眼只能那艘將要沉沒的魚船還是被御傑現了,可是太晚了,不能御傑上前營救便已沉沒。

颶風向御傑這個方向捲來,還帶著另人無法承受的寒冷,刑天突然看到了什麼,雖然它的眼睛很小可它的體形卻十分旁大,失聲道:「那個是」

御傑和貔貅急忙向那個方向望去,只見一個冰霜巨人正踏著海面向這裡奔來,而且只要這個巨大的傢伙走過的地方馬上會因為它身體上所帶的寒冷而結冰。


看到瘋狂奔跑過來的冰霜巨人御傑突然想到了艾西斯曾和自己說過的話,就是世界末戰,御傑暗道:「神之間的戰鬥已經開始了嗎?」

其實在奧丁死的那一刻這場戰鬥已經萌,巨人之國也開始了瘋狂的進攻,相信這個消息諸神(T戰隊)也很快知道了,應該是還沒來的及做出反應吧。

御傑可不想惹這個麻煩,畢竟這次戰鬥和自己還沾不上什麼關係,御傑急忙向一邊跑去,希望自己可以躲過冰霜巨人的攻擊,貔貅急奔兩步將御傑迎到了自己的身上,但那冰霜巨人已到近前,度也跟著慢了起來,像天很快意識到了什麼,說道:「這個傢伙似乎現了我們。」

巨大的冰霜巨人揮動著拳頭向地面砸來,刑天見勢開天巨斧已然在手凌空將那巨大的拳頭格擋住,比起體形刑天要比冰霜巨人小上四五倍,可刑天本身已經比常人大上三四倍,體形的巨大差距還是無法決定力量的,這一拳頭硬生生的砸到了刑天的巨斧之上。

這一拳砸下不僅對方沒有受到絲毫的傷害反而被抵擋住,巨大的冰霜巨人更加惱火,將拳頭提起后加勁力量再次雜2了過去,刑天雖然勇猛但還是明白這點的,這一拳頭並沒有硬接而是起身避開,看到御傑和貔貅安全離開才說道:「這裡就交給我吧。」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轟隆!』

一聲巨大的響聲大地也跟著震動了一下,這樣的力量讓御傑有些擔心,刑天在一次避開了攻擊。

冰霜巨人一連的攻擊都無法打到刑天變的更加憤怒起來,只見冰霜巨人的背後開始鼓動,片刻后竟然又伸出兩隻大手出來。

刑天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提身躍到了高空,這也是刑天先注意到敵人的地方,頭部,對於龐大的冰霜巨人如果簡單的攻擊他3其他部位恐怕作用不太大,刑天正是想到這一點才注意對方的腦袋。

巨大的冰霜巨人只顧著瘋狂進攻對於突然從地上躍起的刑天一時竟然無法防禦,刑天大喜揮斧向敵人的頭部斬落,這是斧頭還沒有上前時已經被另外兩個巨手抵擋住。

冰霜巨人剩下那兩隻空閑的手也就伸了上來,就如拍蒼蠅般從左右兩邊拍向刑天。

見此御傑表情大變,貔貅很快意識到了這一點,大嘴一張一個衝擊波脫口而出,貔貅的身形雖然不及冰霜巨人可它的攻擊到是不比那個傢伙弱,只見衝擊波沖著冰霜巨人的臉射去,『砰!』

一聲悶響,冰霜巨人的頭猛的抬了起來並連退數步,連它身後那已經接冰的海水都被它踩塌,海水從破裂的冰塊中迸濺出來。

刑天見時機已到飛踏至冰霜巨人的手臂直至其頭部一斧斬下,這一斧聚集了強大的能力隨著斬落的斧頭一道強光閃過,冰霜巨人的腦袋被劈成了兩斷。

御傑這才替刑天鬆了口氣,在看看身旁的貔貅,暗道:「看來合作是很重要的東西呢」想到這裡,御傑突然也想到了自己那幾位最好的朋友,心情突然高低起伏。

刑天從死去的冰霜巨人身上跳了下來,還沒有走到御傑的身邊突然停了下來,御傑也感應到了,那是一股強大的震動感,那感覺讓人無法適應,御傑透過黑布帶向深海處望去,只見又是幾個冰霜巨人向這裡奔跑過來,只是這幾個與先前刑天打死的有些異樣。

貔貅也注意到了,說道:「又來了,看來真正的進攻才剛剛開始呢。」

御傑仔細的注視著那個方向,這次奔跑過來的是三個綠色的冰霜巨人,御傑道:「我們該離開這裡了,總不能在為T做擋箭牌吧。」

貔貅跟著說道:「那請上我的背上來吧。」

御傑轉身剛要跨至貔貅背上時突然停了下來,因為剛剛被冰封的海面突然化解了,那寒冷的颶風也停止了,而遠處的幾個冰霜巨人剛奔至一半便因為化解的海水而停止前進。

冰層迅的退化,那幾個冰霜巨人竟然轉過頭向回去的方向跑去,這一奇怪的現象吸引了御傑,貔貅也倍感好奇,問道:「生了什麼嗎?」

「謝謝你勇士你為我們抵擋住了克魯斯的進攻,也挽救了生命之森,你是諸神的恩人。」

這句話來自御傑的身後,御傑轉過頭看著這個陌生的面孔,他的身形威武龐大,不次於刑天,他的樣子十分強壯讓人一看便可以想到四個字魁梧有力。

但最吸引御傑的是他手中的武器,貔貅也注意到了那把武器。

「那個是托爾的鐵槌?」在御傑還沒有來的及反應時自己的心中已經響起了這句話,御傑很清楚是神記那個傢伙,它總會在關鍵的時候出現,就象是和自己一體的一樣。

不過御傑不太適應這樣的生活,很快向御傑問道:「你這個傢伙怎麼總是可以突然出現,而且又突然消失的,你難道不能打個招呼嗎?」


神記嘆了口氣,一副極其委屈的樣子說道:「你現在開通了雙眼,我也就不用在你睡覺或者昏迷的時候找你了,我也不想這樣,可以沒有辦法,我在盡我最後的力量幫你封印那些神獸,我只希望你能夠早早的把它們都喚醒,這樣我也就輕鬆許多。」

御傑道:「好了,現在先不說這些了,你現在出來做什麼?又什麼事情嗎?」

神記繼續關注著站在御傑對面的那個傢伙,說道:「我在關注你對面的那個傢伙,如果沒有錯的話,他應該就是雷神托爾了。」

「雷神托爾?」

「嗯。」神記跟著說道:「托爾戰巨人托爾是諸神中唯一一位有遠凌駕於霜巨人力量的神。雖說他有無比的力量,但也曾經被巨人之國裡面的巨人用法術愚弄過,雖勇而無謀,而現在冰霜巨人的進攻讓他來防禦是在好不過了,不過最另人敬畏和可怕的還是那把武器呢」

托爾的武器是一把神奇的錘。他對他的仇敵和霜巨人擲出這錘的時候,無論有多遠,又無論是怎樣厲害的敵人,一定會命中並且擊死。而且無論擲出多遠,錘總會自己回到托爾手裡。這錘就是雷霆的象徵,名為米約爾尼爾,此錘永遠熾熱,不便把握,所以托爾得戴上一雙鐵的長手套,名為雅恩格利佩爾。他又有一條神奇的腰帶叫梅金吉奧德,當束緊這帶的時候,能使力量倍增。

在寒冷的北歐雷來了,冰凍冰凍便會消跡,聽到這些的御傑也終於感應到了眼前這個傢伙的力量。

托爾接著說道:「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托爾說完帶著自己的武器向海邊繼續走去,海面立刻變的平靜下來,但托爾的表情卻露出一絲的緊張,似乎又要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生,御傑忍不住向那個方向望去。

只見巨蟒從大洋里咆哮而出,不過它的距離離托爾還很遠,但托爾似乎已經將那個傢伙確認為自己的敵人。

「約爾曼岡德!」神記更加吃驚的叫了出來,在御傑的心裡那種感覺有一絲的冰涼,連御傑都感到了幾分的恐懼。

御傑慢慢的抬起手將眼上的黑布帶拿了下來,眼也跟著睜開,御傑道:「好強的能力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傢伙」

只見托爾將自己手中的武器握的更緊,略顯出一絲的緊張,但御傑能感應到一場惡戰即將展開。

整理布。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暴風雨來臨之前總是平靜的,眼前的平靜讓御傑有幾分擔心,風很微弱,輕輕的吹拂著海面,但那股強大的寒意已經逼上身來

『啪!』一聲巨響一條長大的尾巴從海水中伸了出來巨大的尾巴向托爾的身上拍去,突然出現的尾巴讓御傑大吃一驚,畢竟剛才看見那條巨蟒時還在深海之中,可剛過幾秒鐘的時間那條尾巴竟然從身邊的海中伸了出來。


御傑暗道:「難道不只一條嗎?」

「不,只有一條而已,這條塵世巨蟒應該就是洛基的次子,約爾曼岡德。」神記的聲音露出絲絲的沙啞,讓人聽後有一種畏懼感。

托爾閃身避開了攻擊,而此時沙灘上被那條尾巴拍出一個深坑出來,其力量之大由此可見,而剛剛避開的托爾還沒有在繼續進攻時海面突然捲起一團海水出來,向一條大蛇一般。


捲起的海水衝到了高空度變的越來越快,並很快在空中形成各種方向的攻擊趨勢,托爾一面注意著海中的巨蟒一面看著天空。

突然一個腦袋從海水中伸了出來,正是約爾曼岡德,猙獰的面孔,讓人無法適應,御傑是如何也不能接受的,說道:「這條大蛇竟然如此醜陋?還真是很有特色呢。」

眼前的約爾曼岡德並沒有馬上展開攻擊,托爾也看了這點,手中的大鎚脫手扔到了天空,那捲起的海水還沒有落地就被大鎚所擊毀。

約爾曼岡德微微的笑了,盯著眼前的托爾說道:「我們似乎有很久沒有見面了,你還是如此的強大,不過你的性格似乎並沒有什麼改變啊」

那大鎚很快又回到了托爾的手中,托爾道:「是很久沒見了,不過那些都已經是過去了,目前最重要的是現在」

約爾曼岡德在海水中遊動著,說道:「本來我以為可以平靜的看待我們之間的事情,不過現在看來那已經是不可能的了,諸神的所做已經無法讓我在用那種心情對待你們了你們必須付出代價為你們的所做。」

托爾道:「殺說廢話了,即使那樣的事情沒有生,我們之間的戰鬥還是無法避免的。」


聽到這樣口氣的約爾曼岡德已經無法按奈心中的怒火,那條長長的尾巴再次從海水中伸了出來,而那尾巴直接掃向目標托爾。

托爾則提身躍到了空中,鎚子已然高舉過頭,頃刻天空中雷電不止,而托爾手中的巨錘上也凝聚了巨大的雷電,等那股力量到達一定程度時托爾才狠的砸了下去。

閃耀的雷光讓四周變的更加明亮,約爾曼岡德自然是不敢硬接的,急的縮回至海水中然後沒有了蹤影,但托爾的攻擊已經無法停下來,『砰』吹子重擊至海水中,雷電的力量在海水中引起爆炸,好久才停下來。

托爾大口的喘著氣,而海面已經恢復大了原來的平靜,這一切御傑都看在眼裡,說道:「雖然巨蟒約爾曼岡德的攻擊並不強大,可它的度已經佔據著優勢,托爾縱然擁有著致命的攻擊力量可對手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被他打到的」

「這樣的話你只有去幫托爾一把了。」神記在御傑的心裡說著。

御傑馬上回問道:「為什麼?」這很重要,因為御傑現在沒有必要為任何人去做任何戰鬥,因為那都是沒有必要的,御傑並沒有得到什麼。

神記嘆了口氣,說道:「你應該知道,洛基已經加入到虹,他背叛了諸神也背叛了T,而虹是一個孤立的戰隊,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能知道關於虹的準確消息,也沒有人知道虹的目的,不過各個國的能力戰隊都清楚一點,就是虹是恐怖的是邪惡的,是不可信任的,並且虹已經開始搜集五大元素,和那十二塊碎片,如果讓虹得逞的話,恐怕整個世界都會因其而遭殃,甚至毀滅約爾曼岡德是洛基的兒子,你幫助了托爾也就是幫助了諸神,即使你不會得到什麼,可起碼他們會感激你,在此同時你要記的,你可是炎黃子孫,你能力的源泉」

御傑朦朧中明白了什麼,但心中並不甘願幫助眼前這個傢伙,但眼前似乎幫助托爾會與自己有利一些,神記又道:「這應該也是風塵找你的原因吧。」

「風塵找我?這個」

「升龍戰隊是不會忘記你的,請不要以為只是單單因為你身上的那塊神之碎片,其中不是僅此而已,你以後就明白了。」

御傑聽的都有些煩了,道:「好了,說了半天就是讓我幫助這個傢伙,那我儘力就是了。」

在托爾身前的那片海水中御傑突然看到了什麼,因為任何能力凝聚的前兆都無法逃脫天眼的,御傑看的很清楚,那個地方正在有強大的能力聚集,如果托爾在不躲開的話將會很危險。

御傑道:「不好,那個地方」御傑還不敢肯定畢竟對於天眼的使用還不是很熟練。

托爾正仔細的尋找著約爾曼岡德的蹤影,絲毫沒與現自己眼前那片海水已經開始蠕動,突然海水激起七八米高,並以鯊魚的形狀出現在托爾的腦袋上空,那度太快了,御傑有些擔心,但回想一下雖然那只是用能力聚集而成海水鯊魚,但那畢竟還是海水而已,不過御傑仍可看見那海水中還擁有著強大的能力應該不會那麼簡單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