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瑟琳面色大變,當已經來不及了,她本身就已經消耗了大部分鬥氣,現在與同級的易林戰鬥更是弱上一籌。

「這是什麼體術?」

被易林抓住脖子的凱瑟琳,一字一句地說道。

「八極。」

易林眸光淡漠,完全不似之前的那個人。

「我可以將龍陵圖與你分。」

享字還沒說完,易林抓住了凱瑟琳的嘴巴,以嘴唇為分界線,將其半個腦袋撕了下來,血液噴洒,那香滑的舌頭還在露出的口腔中顫抖痙攣。

砰!

凱瑟琳的身體重重砸進了泥水中。

易林左手抓著凱瑟琳的半個腦袋,狠狠地吸了口空氣。

這一幕落在布萊迪兩人的眼中,讓其不自覺後退了一步,畢竟此刻的易林簡直就像是一個惡魔。

「我到底是誰?真的是易林嗎?」

易林緩緩蹲下,他將凱瑟琳的半個腦袋放在眼前細細地端詳。

就在剛才,腦中突然多出了許多很陌生的記憶,記憶的主角是他,只不過是在武館習武的記憶。 豪門恩仇之入戲 3位美人笑吟吟地走過來。

「要捶哪裡?」喬在水含笑道。

「大家文明人,別動粗。」羅陽連忙縮到一角去了。

自從體內有真氣以來,羅陽每天都感覺身體舒泰。

請美人捶骨,純粹娛樂一下。

青衫浪子 現今三位美人雖然同意免費幫忙捶骨,但她們手中所拿的工具有些嚇人。

「你叫我們幫你捶骨,我們願意滿足你,你還想怎樣?」喬在水含笑道。

「用手就行,不用你們手中的東西。」羅陽笑道。

說時,他在想要是她們用身子最柔軟的部位幫忙捶骨按摩,那就妙極了。

這麼一想,體溫竟有點熱了。

「用手,沒門。要就用地球儀。」洪佳欣冷笑道。

三位美人都圍著羅陽,正要小小地教訓他一下。

這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拿出來一看,見是短髮女子打來的。

「姐姐,面試完了?」羅陽問道。

只聽電話那頭傳來短髮女子抱歉的話音。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原來你就是羅醫生。」短髮女子急忙說道。

聽了這話,羅陽隱隱猜到短髮女子去哪裡面試了。

昨天,羅陽讓譚勝美在招聘廣告里留他的電話號碼。

當時譚勝美答應了。

可是事後一想,雖是羅陽招的護士,卻同樣是在人民醫院大樓里上班。

於是譚勝美決定自己幫羅陽把關。

若來應聘的人還行,就讓之找羅陽。

是以,短髮女子在招聘廣告里看到的手機號碼是譚勝美的。

羅陽笑道:「你好,你好,我就是羅醫生。」

短髮女子又問道:「羅醫生,那你現在速食麵試嗎?」

得到了羅陽的同意,短髮女子便來雙喬的公司。

彼時距離關家老爺子七十大壽的酒宴還有比較長的時間。

面試完短髮女子,再去赴宴。

吃頓飯,不用多久時間。

最重要的是把禮金送到。

禮金足了,面子也就有了。

過了大約二十分鐘,短髮女子來了。

看了簡介,才知她叫金喜喜,還是宏運鎮衛校畢業的。

在宏運鎮衛校畢業的護士,相對而言更難進正規的醫院。

一般都是進私人診所。

「金姐,我對你很滿意。薪酬方面,你說吧,你要多少錢一個月?」羅陽問道。

現今坐在羅陽對面,金喜喜拘拘謹謹的。

「試用期應該有工資吧?」金喜喜問。

「當然有。」羅陽點頭。

「老闆,還是你說多少錢吧?」金喜喜含笑道。

「試用期二千五,轉正後三千五。我包你住。你要是接受,今天下午就可以到人民醫院去上班。」羅陽說道。

金喜喜沒有異議。

於是羅陽立即打電話給譚勝美。

電話接通后,羅陽說道:「譚姐,我招好護士了。下午請你吃飯,再介紹給你認識。」

只聽譚勝美笑道:「我已見過了。」

羅陽笑道:「那下午吃飯的時候再聊,我馬上要去辦點事情。」

結束了通話,羅陽便先介紹旁邊的人給金喜喜認識。

聽說洪佳欣是羅陽的班長,金喜喜驚訝道:「羅醫生,聽說你還讀初三,是真的嗎?」

羅陽笑道:「我自己說,可能有自吹自擂的嫌疑。你問她們吧。」

當金喜喜望向三位美人時,得到了肯定的點頭答覆。

金喜喜更加的佩服羅陽了。

「羅老闆,以後請多多關照。」金喜喜行了一禮。

「好說,好說。要是沒事,那你先回去準備準備。」羅陽說道。

科室就差一個坐班的人。

金喜喜忽然扭捏道:「羅老闆,我還有一事想說。」

見她吞吞吐吐的,羅陽說道:「說吧。」

原來金喜喜在見譚勝美時,被譚勝美那水嫩的肌膚折服了,由衷稱讚。

譚勝美便將美容溪水的生產者並老闆是誰告訴了金喜喜。

「羅老闆,我想向你買一瓶美容溪水。可以打折嗎?」金喜喜問。

「送你一瓶吧。回去記得幫我多宣傳宣傳,也就頂回五千塊了。」羅陽慷慨道。

聞言,金喜喜笑的眸子都彎了。

羅陽便從背包里取出一瓶美容溪水,遞給金喜喜。

「謝謝老闆,謝謝老闆。」金喜喜一迭聲道。

「好好工作,跟我混,不會虧待你的。你什麼時候上班?最遲明天。」羅陽問。

「今天下午就可以上班。羅老闆,這美容溪水怎麼使用呢?」

美容溪水還沒有統一的使用說明書。

在陳潔美容院里銷售的美容溪水,附帶一張簡單的說明書。

羅陽零售的,還沒有說明書。

他一般親口告訴購買者。

弄明白了使用方法,金喜喜才歡天喜地地回去了。

送走了金喜喜,羅陽看了下時間,已快到中午十二點了。

「咱們走吧。大喬姐,小喬姐,你們先去陳姐那兒,我喝完喜酒再去找你們。」羅陽笑道。

「就顧自己快活,都不帶我們。」喬在水幽幽道。

不是羅陽不想帶她們去。

而是關家根本不在乎雙喬去參加。

羅陽若拖三帶四的,一大堆人跟著他去,倒有蹭飯的嫌疑。

「下午吃飯,你們選地點。」羅陽說道。

一行4人出了辦公室,剛下到樓下,便遇到幾個陌生男子。

一看那強壯的體格和兇狠的眼神,羅陽便知他們不是善碴了。

為首的一個長臉男子似乎認出了雙喬,打招呼道:「喬總。咱們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雙喬已猜到來者應該是討債的了,臉色微變。

在這種時候,一般都是由羅陽出面。

「跟我談就行了。我可以代表我干姐。」羅陽說道。

起先,那伙男子見了羅陽,便面面相覷了。

妖孽總裁:盛寵吃貨嬌妻 估計他們之中有人認識羅陽。

「喬總欠我們老闆的錢很長時間了,按理說也應該要還了。」長臉男子說道。

「這個自然。約個時間吧。我跟你們的老闆談一談。」羅陽說道。

「現在?」長臉男子問。

「現在不行。我還要去參加一次酒宴。晚上或明天吧。」羅陽說道。

「我們老闆……」

眼看時間快要到了,別人七十大壽還遲到,這可不好。

「你們再不走,我將你們一個個從圍牆那邊丟出去!」羅陽冷道。

那伙男子轉身立刻走了。

有羅陽在身邊,就是這種場面。

若沒有羅陽在這兒,估摸雙喬就要以淚洗臉。

「大喬姐,小喬姐,你們的債由我來還。沒事。走吧。」羅陽招呼道。

一行4人先去陳潔的美容院。()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我什麼時候在武館練過武了?」

易林眼中有些迷茫,如果不是記憶中的主角真是他,他差點以為是幻覺。

「八極拳。」

易林散去腦中思緒,右掌握了握,對於八極拳,他並不是陌生,這可是前世華夏的高等拳術,配上血氣之後,居然有著如此恐怖的力量,連凱瑟琳的防禦武技都能直接破開。

「這樣一來,自己也算是有了一定的戰鬥力了。」

易林微微想道,隨後他看向了布萊迪與蓋亞。

「那個,易林。」

蓋亞被易林的目光嚇了一跳,不知道該說什麼,布萊迪也是如此,現在的易林雖然只是一個少年,但是太可怕了。

「哈哈哈哈,少年,你是叫易林吧,這麼小的年紀,便有如此狠的心,不如加入我們紅金匪盜團吧!」

阿爾薩夫還沒有死,他看著易林大笑道,他對於凱瑟琳可是恨到了極點,易林殺了凱瑟琳,無異於為他報了仇。

雖然易林的手段很殘暴,但在他這種亡命之徒的眼裡,根本算不上什麼殘暴,他曾經見過黑暗教會的人直接烹食了一個鎮的人口,那場面才叫暴虐。

「雖然不知道凱瑟琳的真正身份是什麼,但她明面上畢竟是警督署的人,你殺了她,就已經站在了警督署的對立面,你只是一個平民,根本沒有力量抵擋。」

阿爾薩夫繼續說道,「現在場中還有兩個多餘的人,你只要將他們都殺了,那麼誰也不會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易林,你別聽他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