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天身形一閃,隱隱有雷音鳴響。

單憑身法激出雷音,這是遁速快到極點的標誌,就算是靈嬰後期的修士,也難達到。

陸明玄的白龍劍不可謂不快,一般的靈嬰三重宙光期修士,一旦被白龍劍纏上,絕對無法擺脫的。

但凌天的天鳳羽衣能激發雷遁,本就速度驚人,再以強大靈力反衝,輔以剛剛領悟的御風意志,更是快上加快,而且還穿梭在人群中,上百名靈嬰境修士反而成了凌天最好的掩護,白龍劍一時之間也難以追上凌天。

而且,目前並不是凌天最快的速度,如果激發月讀,改變自身引力,凌天的速度還能快上十倍。

又是兩聲慘叫!

只見凌天身形如流星衝過,隨手劃出一道丈許粗的魔光,兩個靈嬰一重修士如紙片人一般,被斬成兩截。

凌天在人群中左衝右突,每一個呼吸,手下便多一個亡魂,猶如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猛將。

如果百位靈嬰,一齊出手,凌天肯定抵擋不住。

但百位靈嬰修士不可能一齊出手,總有先後之別,還要注意不誤傷同伴,縮手縮腳。

而凌天發揮速度優勢,一沾即走,穿插間隙,從不停留,百位靈嬰修士發揮不出合力,被凌天一再戲耍。

「太可怕了!」

風長岳直抽涼氣,身形向後暴退,本以為百位靈嬰一齊出手,滅掉凌天也就幾個呼吸的事情,哪知道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這麼搞下去,說不定百位靈嬰都被凌天屠掉,就算能滅掉凌天,恐怕也是死傷慘重。

風長岳的身形輕如柳絮,渾無重量,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就到了眾人後面。

風長岳鬆了一口氣,不禁暗自慶幸自己掌握了御風意志,才能退得如此利落,先讓別人在前頂雷,自己視情況決定下一步行動好了。

就在這時,光影閃爍,凌天浮現在風長岳身前,凌天速度本比他快,更同樣領悟御風意志,追上不難。

「火鳳化身!」

風長岳面露恐怖之色,大喝一聲,全身靈力暴震,知道不拿出絕招是不行了。

轟隆!

風長岳渾身浴火,整個人隱隱化為鳳凰之形。

變成情人的方法 這一刻,他把天鳳血脈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

天鳳血脈之力?

凌天饒有興緻,他隨手一道魔光斬打去,只見風長岳的火鳳化身瞬間被切割成兩半,抖了幾抖,又變回火鳳之形,氣息只是稍有減弱,竟形如不死之身。

有趣!

凌天正要再研究一下,這時身後破空之聲大作,白龍劍疾射而來。

「凌天,你再逃啊?!」陸明玄急躁的聲音傳來,此時他虛浮半空,專心操控白龍劍。

討厭!

凌天眉頭微皺,他一直躲避白龍劍,並不意味著怕了此寶。

與此同時,風長岳見白龍劍斬向凌天,以為有了機會,身形一動,火鳳呼嘯而來,浩蕩火焰,撼天動地。

「連精火都不是,也敢賣弄?」

凌天張口一吐,一朵天鳳冰焰平平飛出,嘩得一聲落在風長岳化為的火鳳身上,兩道截然不同的火焰交纏,如兩軍攻殺。

這時白龍劍光也衝到離凌天不足丈許的距離,奔騰之勢,彷彿貫穿天地。 蘇心優把那些不好的情緒都拋之腦後,她要快快樂樂的跟家人一起活完這一世,雖然她在心裡吶喊她還想下世跟何弘翰再續前緣,可這既然已是定局,那麼她就認命吧。

「你啊,是多久沒吃過飯了,慢點兒,就你一個人吃沒人跟你搶還吃得那麼急。」見她不停的往嘴裡塞包子,一個沒咽下去又塞下一個,生怕她嗆著了,讓她慢些。

他提醒了之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塞了三個包子進嘴裡,好在這些包子都不是很大,如果是大男人的話一口就幹掉了,但在她的小嘴裡鼓鼓的。

完全咽下去之後她才回道「好好吃嘛。你都不知道我有好幾千年沒吃你煮過的早飯。」

何弘翰寵溺的為她擦擦嘴角笑道「老婆你又誇張了,我們不是才分開沒多久嗎?怎麼會好幾千年呢?」

什麼才分開?蘇心優賞了他一顆大白眼。

「怎麼,我說錯了嗎?」

「當然說錯了,你是從上古時代穿越回現在,而我呢,在你走了之後我要實打實的一天一天的過日子,過了五千年才來到這個年代,你懂嗎?我從最初皇帝那個年代到現在經歷了五千年。」

哥哥,不可以 何弘翰心疼地起身坐到她身邊抱抱她「辛苦老婆了。」

「不是你要我留在極淵的嗎?你還以為我跟你一樣直接穿越過來的啊?」

「對不起我錯了,以後我會好好補償你這孤獨了幾千年時光。」

「可以喲,我們回山寨去什麼都不管的過著隱居生活。」

「好,我們回山寨去。」

在蘇心優看來,蘇家並不是她的家,山寨才是,那些土匪們看似兇猛冷酷,可他們卻是有情有義的,只要對他們好,他們便對你掏心掏肺。

「那孩子們呢?你打算帶他們上山還是在山下接受更好的教育?」

想到如今戰亂年連,梧桐城也將會再次受到團滅,在山下也教育不好,而上山沒有那個條件讓他們有更好的教育,何弘翰輕嘆了聲,道「兩邊都難。」

不用說蘇心優也是懂,確實是兩邊都難,去哪都沒有很好的教育條件。

「要不讓葉北去去他的鳳凰師傅什麼時候才來人間轉一圈?」

「算了吧,不要去勞煩人家,比竟她可是鳳凰之王,哪有時間來回答我們的問題。」

「說的也是。」

忽然蘇心優想到了她不就是從現代來的嗎?她現在過的是歷史,真是到上古時代過了個一萬年就忘記了這事。

她笑道「翰哥,你說我傻不傻,我本來就是在未來穿越過來的,1949年全國解放,那會估計鳳凰會出來凡間轉一圈,根本就不用讓葉北去問鳳凰。」

「不傻不傻,我老婆可是極淵的王傻怎麼會當上那個王,還要一當就當了好幾千年呢?」何弘翰可沒有去附合她的自嘲,而是以欽佩的目光望著她,她一直都是他的驕傲。

「哈哈哈…」

最喜歡這樣的他了,把她當成神一般。

吃的這頓早飯非常的開心,這種開心並沒有持續很久,剛吃完便聽見有下人來找她說外面有人找。

不用想她都知道肯定是極淵的人,姥姥讓她回去了。

「翰哥,我去去就回。」

「我陪去吧。」

「不要,一會是姥姥的話,我怕他會牽怒到你。」

「沒事,我不怕他。」

「那行吧。」

兩人手牽著牽走出大門外,只見姥姥獨自一人站在蘇心門前那棵柳樹下。

在凡間生活了幾千年的他是跟著時代的變化穿著也跟著改變,當然在極淵也是,她也讓大家都跟著時代而變穿著也跟著變。

他穿著一身灰色的細格子西服,本來就長得特別清秀儒雅的姥姥穿上西服之後多了瀟洒,風流倜儻。

知道他要來幹嘛,但是這件事情她做了就想到後果不管怎麼樣都要面對的。

走到他的身後輕輕的喚了聲「姥姥。」

姥姥並沒有回頭仍是望著那翠綠的柳樹。

他不說話也不回自己,但她知道姥姥已經聽到了,與何弘翰交換了個眼神。

「姥姥,你到了我家怎麼不進來呢?」蘇心優再次喊他。

奇想天成拿過一支伸手可觸的柳枝,輕聲嘆氣道「我都不知道你是誰,你叫什麼名字,我該要去找誰呢?」

呃~之前她明明是有告訴過的,姥姥不可能會忘記的。

但是他都那樣說了,那麼就不是面上聽到的意思,她立即跪下「姥姥對不起,我知道我現在變成凡人了你很生氣,可是極淵我是回不去了,極淵的魂我放在了周公那保管著,請原諒外兒,讓姥姥失望了。」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嗎?你還會怕我生你的氣嗎?」

「姥姥是外兒的救命恩人,當然是怕。」

換愛 「你既然怕我,你為何不跟我商量這事情?」

他說的是她沒有經過任何人的同意便私自把凡間的魂換了回來。

「姥姥,外兒知道對不起姥姥,但是外兒之前就跟姥姥講過,只要我換回完整的魂便會做凡人。」蘇心優是低著頭愧疚著,語氣卻是十分的堅定。

「你~」

奇想天成聽了她的話之後十分的惱怒,猛地轉過身一定要指著她,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但在看到何弘翰之後又沒有接著講他本來要講的話。

「對不起~」蘇心優再次道歉。

「你跟我來。」他有話要獨自己跟蘇心優講,並不想讓何弘翰在一旁聽。

「是。」

她跟著去的時候,何弘翰也跟著她,「翰哥,你先回去,一會我再回去。」

「嗯!」何弘翰不傻,他是看出來了,剛才奇想天成本來是有什麼話要講出口的,可看到他之後便不再說話就知道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只講給蘇心優聽。

姥姥帶著她到了一處高山上,這座山頂可以看到整個梧桐城,不過此時的她並沒有心情去欣賞風景。

「撲通」一聲,蘇心優不顧地面有著尖刺的小石子直接跪下求他「姥姥,外兒求你,放了外兒好嗎?我已經幫你管理了五千年的極淵,就算外兒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你應該知道,我是第三任淵王,可我也是第二任姥姥啊,在我就職的這五千年,我從來沒讓姥姥跟娘操心半分,把極淵管理得比之前你們還要好,姥姥求你看在我把極淵管理好的份上,放了我吧。」 ?面對奔襲而來的白龍劍光,凌天不慌不忙,一道銀白色電弧組成的雷電之劍一彈而開,銀光皎皎,猶如把天上的月亮捉了下來,握在手心。

他又要用高頻雷波劍了?陸明玄心頭一驚,指訣引動,收回白龍劍。

雖然真的拚鬥起來,陸明玄自忖白龍劍未必輸給高頻雷波劍,但白龍劍恐怕要大損。

此劍是陸家的鎮族靈寶,關係家族氣運,絕不能冒險的。

而被陸明玄賣掉的風長岳,很快敗下陣來,連肉身帶靈嬰被天鳳冰焰燒成了片片冰渣,形神俱滅了,死前儲物袋也被凌天順手抄走。

又一尊靈嬰二重修士隕落!人群震怖!

見陸明玄不敢斗寶,凌天微微一笑,身形一縱,沖入人群,如猛虎入羊群,又是兩個靈嬰修士被撕碎,血肉橫飛,魂魄雲散。

「你們留著靈寶不用,要帶到地府去么?」陸明玄眉毛倒豎,大吼道。

各大家主聞言,也知道容不得任何保留了,只見一道道光華衝天而起,家主級別的修士紛紛祭出了靈寶。

葉瑞貅手持拂塵,一掃而下,只見以拂法為中心,萬千冰劍凝現,當空化作一個巨大的劍網,宛如道道誅仙神劍,道道指向凌天。

葉家靈寶:「萬劍拂塵!」

澹臺家主一引,頭頂浮現出一匹白綾,有如白虹,白綾上面,垂下道道白芒,每一道白芒都是由無窮的靈力凝聚而成,打破了靈力無法長期滯留空氣中的限制,凝成實質。

這些白芒,條條如大蛇,斬不斷,理還亂,哪怕被纏上一條,就永無掙脫之日,最後不是被白芒活活困死擠死,就是因為肉身被困,被其他攻擊手段打死。

澹臺家靈寶:「白蟒綾!」

光是這兩件靈寶,就足以輕易鎮壓一個靈嬰三重宙光期的修士,別說一個,就算來幾個宙光期都沒有用的。

「玄無敵,就屬你家靈寶最強,你還等什麼?!」兩件靈寶祭出,陸明玄還嫌不足,又沖玄家家主玄無敵喝道。

玄無敵一咬牙,張口一吐,半截灰色古劍飛出,懸在頭頂。

那古劍並不完整,斷了一半,看上去平平無奇,和一截廢鐵沒有什麼兩樣。

此時不少靈嬰境修士都退到金閣邊緣,見靈寶齊出,議論紛紛。

「這就是玄家的靈寶冥河劍?怎麼和破爛一樣?」

「那是你沒眼力,其他世家的靈寶,都是下品靈寶,只有玄家的這一件靈寶,是中品的,威力比其他靈寶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據說玄家先祖,是從玄劍門逃到溪國,以玄為姓,這口冥河劍,便是從玄劍門帶出來的,本來是絕品靈寶,一場大戰中受損,才降為中品的。」

「絕品靈寶?如果是真的,就算降級了,威力也遠勝一般的中品靈寶了。」

玄無敵祭出冥河劍后,沒有立即發動,而是沖相秀大叫:「相道友,你還要袖手旁觀,難道是想要我溪國精英,盡數死在這裡嗎?」

陸明玄聽了,心中暗笑,這冥河劍是玄家鎮族之寶,玄無敵珍惜無比,就算勉強拿出來,也不甘心,要再拖一人下水。

不過,如果有相秀出手,他的時光之瞳神妙無比,那樣就萬無一失了。

相秀嘆了口氣,道:「我會定住他三個呼吸,你們把握住機會。」

他先前一直站在角落,靜靜不動,氣息不顯,此時一開口,眸光睥睨,似主宰蒼生,顯出了溪國第二人的氣魄。

「三個呼吸,足夠殺他十次了!」玄無敵喜道。

相秀看向凌天,雙眸如光陰,彷彿洞察了時間。

姜了 金閣上所有修士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聚集在相秀身上,所有希望寄託於他。

雖然世家修士都討厭此人,但內心也不得承認,此人一身修為,不在陸明玄之下,如果有他出手,凌天必死!

「凌天,你不是我對手!」相秀道。

「你靈力驚人,神識驚人,還能操縱魔氣,是數百年一出的絕世人物,可惜……」相秀話中透出惋惜,「你太年輕了,你還沒有成長到足夠威脅我的程度,如果我使出時間神通,你不會有任何機會。」

「廢話太多了,要送死就快點,收拾了你們,再收拾步蒼生。」凌天不耐煩道。

凌天此言一出,全場大嘩。

眾人看向凌天的目光,充滿著輕蔑和憐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