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封衝寧平笑了笑,繼續說道:“我一聽那個芬里斯這麼說,當時的反應比韓宇現在的反應還激烈,只是還沒等我提出反對意見,那個芬里斯交給我一封信。等我看完了那封信的內容,我卻不得不答應了芬里斯的要求。”

“什麼信?”韓宇問道。

冷封聞言隨即將擺在桌上的一封信拿起來對韓宇晃了晃,“諾,就是這個。”

韓宇沒有去接信,直接問道:“信上說了什麼?”

“信上說,想要救回石麗珠很簡單,只要我們選三個人和瑞輝選出的三個人進行一對一的決鬥,只要能勝過瑞輝選中的人,石麗珠就會被完好無損的放回。”一旁的石八方開口對韓宇說道。

“能保證這信沒有騙人嗎?”寧平聞言問道。

“應該不會,因爲喬爾納既然通過廚師協會來對我們提出這個約戰,那也就是說,廚師協會就是中間人,只要他喬爾納還想要在福德星立足,否則,這件事他如果事後反悔的話,必定遭到福德星所有勢力的聯合打擊。”

聽了冷封的解釋,寧平又問道:“對方提什麼要求沒有?”

“提了。如果我們勝了,石麗珠就會被放回,而如果瑞輝勝了,石八方就要無條件的加入瑞輝成爲大廚。”冷封苦笑一聲答道。

“這麼說來,即便我們勝了,得到的唯一好處也只是石麗珠被放回,而瑞輝卻一點損失都沒有。”寧平皺眉問道。

“嗯,按照信上的內容來說,的確是這樣。”冷封點頭答道。

“你甘心就這樣被人牽着鼻子走?”

“當然不甘心!”

“那你又有什麼打算?”寧平追問道。

冷封咬着牙答道:“既然他瑞輝想要玩,那我們不妨再玩的大一些。這份約戰我們接了,不過賭注要改成誰輸了,就將自己所有的餐飲公司全輸給對方。”

聽到冷封的話,不光韓宇和寧平等人吃驚的看着冷封,就連低着頭的石八方也是猛地一擡頭,不敢相信的看着冷封。

“都這麼看着我做什麼?那幫混蛋把石麗珠擄走這麼久,難道就不該付出慘重的代價嗎?”冷封有些不解韓語等人一副大驚小怪的樣子說道。

“呵呵……哈哈……”韓宇、寧平等人忍不住大笑起來。韓宇用力的一揮拳頭叫道:“說得好!那些王八蛋就該爲他們所做的行爲付出代價。冷封,你說吧,需要我們怎麼幫你?”

“真的嗎?你們真的願意幫我?要知道,說是約戰,其實就是進行生死鬥,會有生命危險的。”

“哈哈哈……寧平,你怕死嗎?”韓宇笑着扭頭問一旁的寧平道。

“從決定和你一起旅行開始,我就知道在我們前進的路上會遇到數不清的麻煩了。”寧平微笑着答道。

韓宇聞言笑了笑,又問另一邊的菲爾德道:“你呢?菲爾德。”

“你不是說過我們是同伴嗎?既然是同伴,當然就應該一同面對任何挑戰。”

“嘿嘿……冷封,你都聽見了嗎?”韓宇笑着衝冷封說道。

冷封聽到韓宇的問話,心裏確實的鬆了一口氣。他最擔心的就是韓宇等人不願意幫自己應對瑞輝的約戰。 極品花都醫仙 從這段時間的接觸冷封可以確定,韓宇等人都是一羣率性而爲的人,他們可以爲了自己看得上眼的人拼命,而如果他們看不上眼,就算給他們再多金錢也沒用。對待這種人,只能懷之以柔,以誠相待。現在等到韓宇等人答應幫忙,立刻說道:“既然這樣,那和瑞輝的三場約戰就拜託你們了。稍後我會讓人調查清楚瑞輝要派出的三個人的情報。”

“等等。”一直坐在一旁的石八方突然說話了。

“八方,你還有什麼問題?”對待自己未來的小舅子,冷封可不想要有絲毫的怠慢,更何況石八方現在已經成爲了廚神大賽的奪冠大熱門,等到這屆廚神大賽結束以後,石八方這個名字就會在福德星家喻戶曉。

“我也要參加對瑞輝的約戰。”石八方語氣堅定的對冷封說道。

假如愛情可以重來 冷封聞言皺了皺眉,開口問道:“八方,那你的廚神大賽怎麼辦?”

石八方看了冷封一眼問道:“冷封,當你收到瑞輝的人送來的恐嚇信,你做了什麼決定?你可以爲了我姐姐放棄廚神大賽,難道我這個做人家弟弟的反而不如你嗎?”

冷封一聽這話連忙對石八方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廚神大賽我畢竟獲得了好幾次廚神的稱號,一次不拿對我來說不算什麼,但是你就不同了,你只要擁有一個廚神的稱號,對你的將來……”

“廚神大賽年年有,但是對自己來說十分重要的親人卻不多。冷封,被抓走的是我的姐姐,你叫我如何可以在絲毫不顧忌自己姐姐的安危的情況下安心比賽?”

冷封定定的看着石八方,良久之後突然笑了,“你姐姐要是聽到你說的這些話,心裏一定會很開心。”

“但是在動作上,她絕對會狠揍我一頓。說我做事不知道分清主次。”石八方板着臉答道。

“呵呵……哈哈……那你真是太倒黴了。”冷封聞言忍不住笑着說道。

隨着笑聲,冷封辦公室裏壓抑氣氛頓時被沖淡了許多。衆人說笑了一陣之後,開始說起了正事。既然石八方要求加入對付瑞輝提出的約戰,那眼下最主要的就是弄清楚瑞輝會派出的三個約戰的人的情報。至於石八方是否有那個和韓宇等人一起並肩作戰的資格,早在石八方在廚神大賽上一腳踢飛了來刺殺他的卡文之後,寧平和韓宇在閒暇的時候已經和石八方進行了多次切磋。那腿功,沒得說。

有了石八方的加入,菲爾德便退居二線,不過他也不能閒着,在之後的一段時間裏,他要和林珂一起作爲奇兵待在冷封的身邊。雖然瑞輝主動通過廚師協會送來了約戰書,但是鑑於瑞輝低下的人品值,還是不能把對方不會在賽前耍陰謀詭計這個希望放在瑞輝的自覺上。

廚師協會,會長芬里斯正在回答手下的問題。

“老大,瑞輝和祥和之間的事情我們幹嘛一定要插手?作壁上觀不是你之前一直強調的對策嗎?”格里希不解的問道。

“是啊,頭。無論是瑞輝還是祥和,平時都不怎麼買我們廚師協會的帳,這回我們幹嘛一定要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一旁的雷茜也幫腔的問道。

“你們倆倒是夫唱婦隨,準備什麼時候辦喜事啊?”芬里斯看了看格里希和雷茜笑着打趣道。一句話頓時讓雷茜的臉紅到了脖頸,格里希則有些臉色難看的對芬里斯叫道:“老大,別轉移話題。”

“好吧,既然你們問了,那我也給你們大家交一個底好了。”芬里斯看了看房間內的十二個人說道。

“那敢情好。老大快說。”格里希聞言催促道。

芬里斯沒有理格里希,繼續對衆人說道:“我們廚師協會,說白了就是聯盟用來管理福德星的一個政府機構。爲什麼廚神大賽每屆都是我們廚師協會做評委?就是爲了將廚師協會在福德星上說話算話這個形象告訴生活在福德星上的人。而福德星的穩定,是讓廚師協會可以繼續左右福德星的前提條件。但是,想要維持福德星的穩定,卻不是光靠說說就可以了。瑞輝是福德的老牌勢力,而祥和則是福德的新興勢力,想要讓雙方避免衝突,只有我們廚師協會出面協調。說簡單點,就是我們想要維持在福德星的權威地位,那就必須將瑞輝和祥和之間的關係處理好。相安無事,不行;大動干戈,同樣不行。” 能夠成爲廚師協會成員的人雖說廚藝不咋地,不過要說起算計人,他們可以說是精英中的精英,見風使舵的本事那叫一流。經過芬里斯稍微這麼一點,格里希等人立刻就明白了會長芬里斯這次願意擔任瑞輝和祥和之間約戰中間人的意圖。

不過有句話說得好,聰明反被聰明誤。就在廚師協會的人正在爲自己的聰明洋洋得意的時候,卻不知瑞輝的喬爾納也不是笨蛋。他當然明白福德星上廚師協會存在的意義,請廚師協會擔任這次約戰的中間人,一來可以利用祥和的人除掉波迪三人,二來也可以向聯盟示好,以便在日後獲得更多聯盟的支持以及和聯盟合作的機會。

但讓喬爾納和廚師協會意料不到的是,祥和的反應時那樣的激烈,不僅答應了喬爾納的約戰,更是提出了一個讓喬爾納想又不敢想的賭注。這個賭注讓喬爾納明知道燙到難以下嚥,但是又忍不住的想要去吞下。

貪婪是原罪!

喬爾納最終沒有抵守住多年來自己的夙願誘惑,選擇了和祥和開始了一場豪賭。當喬爾納把自己的決定告知了廚師協會以後,芬里斯等人這才真的慌了神。他們希望瑞輝和祥和兩家不要和平相處,那樣他們才能從中取利;但是他們又不希望瑞輝和祥和兩家鬧得太過分,因爲那樣會讓上面的人認爲他們無能。可現在事情正在向着他們無法控制的方向發展,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們好像已經不能阻止兩家的賭鬥了。作爲中間人,廚師協會是無法宣佈中止這場賭鬥的。能夠中止賭鬥的,只有參與賭鬥的瑞輝和祥和雙方。

爲了擺脫眼下這種困境,廚師協會的人分成兩撥,分別前往瑞輝和祥和勸說雙方,希望他們不要意氣行事,要以福德星整體的安定團結爲重……可惜任憑廚師協會派去的人如何威逼利誘,瑞輝和祥和這回卻是出奇一致的拒絕了廚師協會的善意,一意孤行的想要通過這次賭鬥徹底解決兩家公司多年來的積怨。就像是兩個不聽話的孩子,非要和對手決出一個勝負才肯罷手。

廚師協會的會長芬里斯已經連續兩天兩夜沒有閤眼,但是卻絲毫沒有想出一個辦法。而且與此同時,一件更加讓他感到雪上加霜的事情發生了。

隨着奪冠熱門冷封宣佈退賽之後,被稱爲奪冠黑馬的石八方也突然宣佈了退賽。紙終究是包不住的火。幾乎沒有一天的工夫,冷封和石八方退賽的內幕就在有心人的散播下在福德的民衆傳開。

人人都有八卦心,兩個奪冠熱門相繼退賽的內幕,那可比廚神大賽要有意思多了。尤其是這些所謂的內幕裏說的情況有真有假,讓廚師協會即便想要闢謠也不知道從何處下手。

廚師協會在此時淪爲了一個福德星上的小丑,上躥下跳的想要引起觀衆的注意,但是真正願意注意他的人,卻只有那寥寥數人。而其他人,則在發揮着自己充分的想象力,爲所謂的兩大奪冠熱門爲何退賽的內幕添磚加瓦。

有故事加強版的,說是瑞輝的老闆在賽前擄走了祥和老闆的未婚妻,逼迫祥和的老闆自己主動放棄參加這屆廚神大賽,祥和的老闆爲了自己愛人的安全,無奈的答應了瑞輝的要求。但是隨後石八方這匹黑馬出人意料的擊敗了瑞輝的選手,這讓瑞輝的老闆惱羞成怒的決定,我得不到你也別想擁有。爲此,奪冠的黑馬石八方只得放棄了廚神大神。什麼?石八方爲什麼也放棄比賽?老兄,你連這都不知道?被瑞輝擄走祥和老闆的未婚妻是石八方的姐姐啊。這是最早出現的版本,所以接受的人數很多。

有三角戀情版的,說是被擄走的祥和老闆未婚妻其實愛着的是瑞輝的老闆,爲此瑞輝老闆在知道自己愛着的人即將嫁給別人後決定先下手爲強,搶走了祥和老闆的未婚妻,隨後爲了永絕後患,纔有了逼迫祥和的老闆退賽的舉動。不過由於這個版本的提出者無法自圓其說後來的石八方退賽,這種版本接受的人數並不多,大多都是一些滿腦子都充滿了富豪王子和貧窮少女之間偉大愛情的無腦女青年。她們永遠不會去想,人家王子要啥有啥,幹啥非要巴結你,還死乞白賴,非你不娶咧。

還有一種就比較鬼畜了,是基情四射的一版。說是瑞輝的老闆其實一直在暗戀祥和的老闆。先前的種種針對祥和的舉動,只是爲了能夠引起祥和老闆對他的注意。但是隨着祥和老闆未婚妻的橫刀奪愛,瑞輝的老闆一氣之下,派人綁走了祥和老闆的未婚妻,並且想要用退賽來檢驗祥和老闆是不是對自己的情敵是真心的。只是結果讓瑞輝的老闆很心碎。本着破罐破摔的心理,瑞輝老闆在自己情敵的弟弟有希望奪得廚神大賽廚神稱號的時候,逼迫自己情敵的弟弟石八方退出了廚神大賽。

當聽到這個版本的時候,瑞輝和祥和的老闆辦公室內,幾乎同時傳出了兩家老闆的咆哮。唯一和瑞輝有些不同的,就是祥和的冷封身邊,還有韓宇等人在一旁的大笑。

“好啦,你們別笑了,再笑我姐夫可就要翻臉了。”石八方臉上帶笑的對房間內笑個不停的韓宇等人說道。

聽到姐夫兩個字,冷封原本越來越黑的臉總算是稍微恢復了一些,至少目前來說,自己的表現已經得到了石八方的認可,這對他以後追求石麗珠來說可以說是邁出了成功的一步。不過他心裏那個鬱悶啊,忍不住罵道:“這個版本是他媽誰編出來?不要讓我知道是誰?否則我一定要那個傢伙知道知道禍從口出的滋味是什麼。”

和冷封的哭笑不得不同,喬爾納的行動就直接了許多,直接在辦公室裏怒吼:“給我查,挖地三尺也給我把那個胡說八道的傢伙給我查出來!我要割了他的舌頭!抽了筋!撥了他的皮!!!”

瑞輝老闆的憤怒很快就被那些爪牙忠實的執行了下去。沒有一天的工夫,那幾個最初提出這個版本的閒漢就再也沒有出現在民衆的視線中。對於福德星超過二十萬的居民來說,身邊突然少了幾個可有可無的閒漢,根本就不可能引起他們的注意。最多是在閒聊的時候偶爾提起一句,但是要讓他們去深究那幾個閒漢的下落,不可能!忙着呢!!

廚師協會的芬里斯此時已經沒有了昔日的風采。短短數日的工夫,他就好像突然變得蒼老了許多。廚師協會背後勢力的問責已經到了,並且對芬里斯發出了警告,這次的行爲只會被認定爲芬里斯的個人行爲,阻止不會給予一絲一毫的支持。如果不能化解這次福德星有可能會出現的動亂,那芬里斯不光現如今的地位不保,就連小命都會有點懸。

“老大,你沒事吧?”不遠處的格里希走過來關心的問道。現如今除了格里希和雷茜,其他廚師協會的會員現在看到芬里斯都像是看見了瘟神一樣,能躲則躲,不能躲也儘量不和芬里斯交談。

“呵呵……現在整個廚師協會也就你和雷茜還會給我這個過氣的會長說話了。”芬里斯一臉無奈的對格里希苦笑着說道。

“老大……”格里希看着昔日的老大現在頹廢的樣子,心裏一酸,忍不住語氣有些哽咽了起來。

“兩個大老爺們大白天的哭個屁啊!”一個女子不滿的聲音傳進了芬里斯和格里希的耳朵。

“雷茜,你給老子閉嘴!”格里希沉着臉喝道。

不料雷茜直接用比格里希更大的聲音吼道:“你纔給老孃閉嘴!讓你來勸老大不要輕易放棄。可你倒好,先自己哭起來了。要是哭能解決問題,老孃天天坐家哭!”

看到格里希被雷茜訓得閉口不言,芬里斯出聲替格里希打圓場的勸雷茜道:“好啦,別說了雷茜。格里希他也是好意。”

“你也閉嘴!你個沒出息的,老孃當初真是瞎了眼,竟然以爲你是個堅強的男人,沒想到等真的遇到了事情,你會這麼撐不住打擊。你們看什麼看?沒見過女人罵街啊!”雷茜突然扭頭衝站在不遠處竊竊私語的幾人吼道。嚇得那些人立刻作鳥獸散,跑得比兔子還快。

“沒想到,你雷茜也有這麼火爆的一面。”芬里斯見狀笑着說道。

“沒辦法,自己拜的老大不給力,我只有自己奮發了。” 我的存檔女友 雷茜一臉無奈的答道。

被雷茜的態度給激起一絲怒氣的芬里斯不滿的問道:“那你說,我現在還能怎麼辦?”

“涼拌!老大,你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瑞輝和祥和打死打生,和我們廚師協會又有多大的關係?不管是瑞輝吞併了祥和還是祥和吞併了瑞輝,到頭來他們想要參加廚神大賽,還不是要請我們去當評委。更何況,兩家變一家,稅收又不會有什麼減少,你幹嘛要一直愁眉苦臉的?”

“唉~你不懂,你不懂。”聽了雷茜的不解,芬里斯長嘆一聲說道。 約戰的時間定在了雙方同意賭注的三天後。在這三天裏,冷封發動了祥和所有能動員的關係,誓要把瑞輝參加這場約戰的三個人是誰給弄清楚。

只是這次的行動有些不正常。不是說在調查的過程中遇到了什麼阻撓,而是調查的太順利了,那些瑞輝的人彷彿就是在等着祥和的人去調查一樣,順利的讓祥和派去的人一度懷疑自己這邊能這麼快的找到自己需要的情報,是不是瑞輝想要耍什麼陰謀?但是從那些收集到的情報上來看,從瑞輝得到的情報裏好像也並沒有摻多少的水分在裏面。

“是這三個人。”韓宇看着照片中的三個人皺眉說道。

“認識?”一旁的石八方隨口問道。

“嗯,之前在望天台原本已經把石麗珠救到了手,但是就因爲這三個人的出現,才讓石麗珠又被他們搶走了。”韓宇沉聲答道。

寧平走過來看了一眼照片中的三人,扔下照片淡淡的對韓宇說道:“那個紅頭髮歸我。”

韓宇點頭答道:“行啊,那那個藍頭髮就是我的。反正我們上次和那兩個人的戰鬥還沒有結束,正好趁這個機會和他們做次了斷。”

“這麼說,那個金頭髮的就是我的了?”石八方拿起照片看了看照片中剩下沒有被挑走的金髮年輕人問道。

“別小看那個金頭髮的,那是個能力者。你的姐姐就是被他搶走的。”見石八方有些不在意,韓宇出聲提醒道。

聽到韓宇這麼說,石八方收起心裏一開始的輕視,問韓宇道:“那傢伙是什麼能力?”

“怎麼說呢?唔……就是可以進行空間移動,不過我估計他是那種必須藉助外物纔可以進行移動的能力者,比起那些只用動一動心思就可以進行空間移動的能力者還差的遠。”韓宇想了想後答道。

“也就是說,他的能力不好對付。”

“唔,的確是有點讓人頭疼,神出鬼沒的……要不,讓我對付他,你對付那個藍頭髮的。那傢伙是個可以讓被自己摸過的物體保持勻速運動的能力者。只要是他用力氣扔出去的物體,除非力道耗盡,否則就會不停的往前移動。”

“不用了,那個金頭髮是我的。”石八方搖頭拒絕了韓宇的提議。

韓宇見石八方不聽自己的提議,也不強求,只是不放心的叮囑道:“那你自己小心點。”

“吱呀~”房間門開了,冷封帶着菲爾德和林珂走了進來。一見韓宇三人都在,笑着說道:“都在呢,給你們的資料看了嗎?”

“正在看。有事?”韓宇點頭問道。

“嗯,有點。我剛剛想到你們從來沒有參加過這種約戰,所以過來給你們講解一下約戰裏需要注意的規則。”

聽到冷封的話,寧平不由有些奇怪的問道:“這約戰裏還有什麼名堂?”

“當然,如果真要追溯的話,那這種約戰的方式還得往上算直到我們人類剛剛在福德星建立居民點開始算起來。當時有兩撥擁有不同信仰的人同時來到了福德星。雙方的信仰不同,自然就看對方是異族邪端,那時候可以說是整天都摩擦不斷。後來雙方的首領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要是任由雙方的人繼續爭鬥下去,恐怕到最後能在福德星上活下來的人少之又少。爲了避免這種結果的出現,雙方首領約定,每個月的月中,雙方各自挑選出三人在指定的區域內進行無差別戰鬥,目的可以是捕獲對方,也可以是殺掉對方。只要對方認輸,那就算另一方獲勝。而獲勝的一方可以向輸的一方提出一個條件,當然那個條件不能是威脅到對方生存的條件。後來時過境遷,兩族人最終融合在了一起,以前的約戰也變成了福德星上解決問題的一個傳統。這種傳統,直到今日,依然有效。如果有誰在約戰結果出來以後反悔,那就真的是沒辦法在福德星上立足了。所以,這場約戰你們可千萬不能輸呀。”

“我們盡力而爲。不過如果實在是贏不了……”

冷封聞言連忙答道:“那我也不會怪你們。就像你們說的那樣,盡力就可以了。”

寧平問眼笑了笑,對冷封說道:“你還沒給我們說說這約戰有哪些規矩呢。”

“對,對,我差點忘了。其實這約戰已經變得很簡單了。分成三個步驟走,一是下約戰書,二是在雙方約定的場所內進行戰鬥,第三步當然就是獲取勝利果實了。其中戰鬥的部分分成兩部,通過擲骰子來決定誰來選擇場地和對手,第二部就是戰鬥了。雙方選手各憑本事戰勝各自的對手。對了,因爲這場和瑞輝的約戰已經在福德星傳開,所以剛剛收到廚師協會的通知,他們要求把這次約戰的過程全程公佈。我想這樣可以很好的防止瑞輝在背後搗鬼,所以就答應了。”冷封像是突然想到一樣的補充道。

“也就是說,約戰的場地任何地點都可能嘍。”寧平問道。

“理論上是這樣,不過還是會規劃出一些範圍,由擲骰子獲勝的一方選擇。你可以選擇約斗的場地,也可以選擇自己的對手。不過只能選擇一樣,剩下的一樣要擲骰子由輸的一方來選。”

“二選一嗎?”

“對。”

“倒是挺公平的。那在約戰中被破壞的建築物在戰後由誰負責賠償?”

“當然是贏的一方負責。”

“那你到時候可要出一大筆錢了。”

聽到寧平自信的勝利宣言,冷封也忍不住笑道:“我現在窮得就剩錢了。”

※※※

瑞輝總部,喬爾納有些頭疼的拍了拍額頭,事情開始有點超出他的控制範圍了。原本他的打算是想要和祥和的冷封來一場祕密的約鬥,那樣無論輸贏,他可以回寰的餘地都會大上不少,但是現在被廚師協會的人這麼一攪局,頓時就讓他先前的許多安排全都變成了廢招。同時自己也被逼上了絕路。自家人知自家事,喬爾納可以確信,一直被自己使用高壓政策領導的瑞輝在自己處於下風的時候,那些平時只敢在心裏罵自己的人一定會迫不及待的跳出來向自己發難。現在,喬爾納已經騎虎難下,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原先他還盤算着如果波迪三人贏了比賽就找人除掉那三個人的身上。

好在喬爾納這些年沒有白活,知道無事笑眯眯,非奸即盜這句良言。在隨後的兩天裏,依然對波迪三人沒有什麼好臉色。

“波迪,你說我們眼下要怎麼辦?”里昂苦着一張臉問一邊的波迪道。

“我怎麼知道?”波迪沒好氣的答道。

里昂聞言埋怨波迪道:“當初是你提議對付那個喬爾納的,要不是因爲你貪心,我們現在的處境也不會這麼被動。”

“哦,我記得我當時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你好像也沒有反對吧?怎麼?現在反悔了?可惜人家喬爾納可不會認爲你是無辜的。”波迪冷笑着看着里昂說道。

一直沒有說話的泰格皺眉衝兩人喝道:“夠了!你們兩個都少說兩句。這個計劃雖然是波迪提出來的,但是我們當時都是同意了以後纔會開始進行的。現在出了問題,我們眼下要做的是怎麼渡過這次難關,而不是在這裏爭吵是誰的過錯。”

“噯~還是泰格說得話中聽。”波迪看了里昂一眼後說道。

“現在我們形同被軟禁,怎麼離開這裏?除非我們馬上就和那個喬爾納翻臉。不過就算能出去,我擔心那個喬爾納也不會放過我們。那個傢伙是有名的睚眥必報。我們這次算計他,他一定不會輕易饒過我們。”

聽了里昂的話,波迪難得附和的點點頭答道:“這話里昂倒是沒說錯。我們和喬爾納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現在那傢伙還有用得上我們的地方,所以還沒有動我們。等我們呢對他來說沒用的時候,那傢伙絕對會對我們下黑手的。”

“萬一他原諒我們之前想要算計他的事情呢?”泰格心裏抱着一絲僥倖的問道。

波迪聞言搖頭答道:“不可能。那個喬爾納在瑞輝內部的名聲就是刻薄寡恩,睚眥必報。你想想,就連他身邊的人都這麼評價他,那外面那些人又會怎麼評價他。可惜現在我們一直不知道那傢伙現在藏在哪裏?要是讓我們知道了,我們也可以趁機永絕後患,重新開始我們以前的生活。”

“難道非殺他不可?”

“嗯。非殺不可,除非你想要你自己以後的日子活在不停的逃亡中,直到有一天被人殺死。”波迪鄭重的點頭回答泰格道。

聽到波迪斬釘截鐵的話,里昂和泰格相互看了對方一眼,最終眼神變得堅定。他們不知道,就在他們下定決心找機會幹掉喬爾納的同時。他們的目標喬爾納此時正站在大門外。只不過,他們方纔的談話都被喬爾納聽見了,這讓原本還打算來試着和波迪等人和解的喬爾納徹底放棄了原本的打算,掉頭就走。

不走?等死嗎? 祥和餐飲總部,冷封擡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表,對韓宇等人說道:“走吧。”

“嗯。”韓宇等人答應一聲,衆人離開祥和,前往和瑞輝約好的見面地點,廚師協會。

來到擔任中間人的廚師協會,瑞輝的喬爾納並沒有出現,帶隊的是瑞輝的副總。

“喬爾納呢?”冷封上前問道。

“我們董事長有事,沒有辦法來這裏。他命令我全權處理這次的事情。當然,爲了表示瑞輝的誠意,那個名叫石麗珠的女人已經交由廚師協會暫時看管,只要你們祥和可以獲勝,那個女人你們就可以領走。”

“我要求見一見石麗珠。”冷封沉聲對一旁的廚師協會的會長芬里斯說道。

“可以。”芬里斯想了想,點頭同意了冷封的要求。

不一會的工夫,石麗珠出現在了衆人的面前。石麗珠一見到冷封等人,先是一陣錯愕,緊跟着就驚喜的想要走到石八方的身邊。不料走到一半卻被廚師協會的人給攔住了。

“姐,你不要着急,等我們贏了那三個傢伙,你就可以和我們在一起了。”石八方衝有些着急的石麗珠說道。

石麗珠很聰明,石八方的話讓她猜到了自己爲什麼可以見到石八方他們。“那你的比賽怎麼辦?”石麗珠問道。

“眼下救你比較重要。”石八方隨口答道。

“你……你怎麼這麼傻?”石麗珠口是心非的說道。

石八方聞言微微笑了笑,轉而看了看冷封對石麗珠說道:“姐,這個冷封的確值得你考慮考慮,你知道嗎?爲了你,他可是在這次比賽中把所有的身家都押上了。目的就是爲了救你。”

聽到石八方的話,冷封心裏那個激動啊。平時的努力沒白費,關鍵時刻,還是要小舅子說話才管用。看着石麗珠此時臉色微紅的樣子,冷封不由有些呆了。石麗珠偷眼看了冷封一眼,見他傻乎乎看着自己的樣子,心中是更加的羞澀,半嗔半惱的對石八方說道:“死八方,姐姐你也打趣。”

“姐,我是認真的。”石八方聞言正色答道。

“好吧,好吧,這事等你們把我救走以後再考慮吧。”石麗珠有些吃不消的轉移話題道。

見到石麗珠沒有一口回絕,冷封心裏一陣狂喜。眼下的阻礙就是這場約戰了,希望韓宇他們不要讓自己失望。“不過不管最後能不能贏這場約戰,石麗珠自己是一定要救的!”冷封在心裏暗暗發誓道。

和石麗珠見完了面,石麗珠被廚師協會的人帶到一旁。韓宇等人隨着冷封來到早已等待在一邊的瑞輝等人的對面。

“你不夠格,讓喬爾納跟我說話。別跟我說他沒空,我瞭解他,把他準備的通訊器拿出來吧。”冷封擺手不讓瑞輝的副總張口說話,直接要和喬爾納對話。

瑞輝的副總聞言點頭答道:“冷董果然就和我們董事長所說的一樣,是個很瞭解他的人。請稍候。”說完,瑞輝的副總衝身後擺了擺手,一臺通訊用的顯示器被人用推車推了過來。打開,不一會的工夫,喬爾納的圖像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喲,冷封,好久不見。”喬爾納對冷封打招呼道。

可惜冷封壓根就不給他面子,一臉厭惡的揮手說道:“少套近乎,開始吧。”

“……好吧,那就開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