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喬拉丹。

使出吃奶的勁兒甩掉了魔門大軍,喬拉丹卻並不敢掉以輕心,沒有歇息,趁著五龍丹的藥力還沒有結束,繼續遁空閃,朝著靈劍宗閃去。

二十閃。

五十閃。

一百閃。

終於。

靈劍宗出現在了眼前。

「敵襲!敵襲!」

人一落地,這貨就扯著嗓子吼叫了起來。

這一吼叫,頓時,整個狐岐山炸開了鍋。

「混蛋,昨天才剛剛滅掉血殺堂,哪個不長眼的敢來惹事!」

「老子正想休息一下呢,可惡!」

「走,滅了他們!」

「滅……,咦?哪有魔門大軍?」

「我說拉丹子掌門,你不會是看花眼了吧?」

瞅了半天,連根魔門修士的毛都沒看見,眾人一臉困惑的看著大吼小叫的喬拉丹。

「真的有魔門大軍,我剛才差點兒一頭撞上,還好我跑的快,沒被他們追上,備戰,趕緊備戰,魔門來勢洶洶,我看了一眼,兩位化神境尊者,十多名元嬰境尊者,還有無數培元境的,烏泱泱一大群!」

解釋的很詳細。

可是。

「啥?你說你差點兒一頭碰上魔門大軍?」

「還是化神境尊者坐鎮的魔門大軍?」

「別開玩笑了好不好,你要是真碰上,還能回來?」

「就是就是,別說你才結丹境,就算是元嬰境的,也逃不脫化神境尊者的追殺!」

「不會是沒睡醒吧?」

「汗,虛驚一場,走,繼續休息!」 「好啊!」江南輕笑著說了一句,向後退回來,坐在了椅子上。「我們四方養著這麼多人呢,還多你一個不成,乾脆跟著我們混吧,怎麼樣,哈哈哈。」

黃蕭然聳了聳鼻子,輕聲一哼,也坐回椅子上。「算了吧,讓我加入黑社會?我才不幹呢!」

江南發出幾聲爽朗的笑聲,「你看看,這不是我不養你,而是你不要。」

「哼哼,用得著你養!等姐姐哪天被星探發掘出,用不了多久就成大明星了,到時候還是我養你吧。」

張北羽偷偷轉動目光,看了看這兩人,怎麼聽都感覺像是打情罵俏一樣…

「好了,蕭然,說正事吧。」江南突然沉下聲音,很快就轉換了角色,「今天找你來呢,的確是給你送錢來了。幫我們做件事,事成之後給你這個數。」說著,伸出了兩根手指。

黃蕭然低手拿起酒杯晃了晃,悠然的說道:「那要看看是五位數還是六位數了。如果是五位數嘛,我肯定幫。如果是六位數呢,說不定是件很棘手的事,我要考慮考慮。」

江南讚賞的點了點頭,「我就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如果你這樣說的話,那還真的要考慮一下了,這件事的報酬是二十萬。就像你說的,的確是有些難度,就看你敢不敢。」

黃蕭然沉默了一下,低頭看著杯中的紅酒,用鮮紅色的指甲輕輕敲著酒杯,緩緩說道:「二十萬?不可能只是單單拍裸照那麼簡單了吧?」

說著,黃蕭然坐直了身體,眼神輕飄飄的在對面的兩人之間閃爍,「我要事先聲明。你們想讓我做事沒問題,錢什麼的都好談。但是,必須要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一切,否則,我不會做。來,說說吧。」

江南面露笑容,嘖嘖搖頭,「蕭然,說實話,我真的越來越欣賞你了。如果有人撐著你,你的成就肯定會超過秦素衣!」

「秦素衣?」黃蕭然搖搖頭,「你就別抬舉我了,人家是君和五虎之一,哪是我這種人比得了的。」

聞言,江南和張北羽十分默契的轉頭對看了一眼,會心一笑。

江南轉頭過來,開口道:「既然你知道君和五虎,那我就可以少說點話了。咱們開門見山,目標就是君和五虎之一的烈山虎,童古。你要做的是勾引他,取得他的信任之後,把他引到指定的地點,然後拿錢走人。」

聽到這話,黃蕭然愣了一下,緩緩張開嘴巴,「烈山虎童古?你們…你們想要對付他?他可是君和五虎!他的老大是君主! 麻雀要翻身 你們不想活了。」

張北羽露出個十分裝B的笑容,又說了一句十分裝B的話:「有些人,在你沒接觸之前會把他奉為神一樣。接觸之後就會發現,神,不是我們所能接觸的。所以,大家都是平凡的人而已。童古沒什麼可怕的,我們已經跟他鬥了很久,至於君和五虎就更不值得害怕了。」

頓了頓,他微微低下頭瞄了江南一眼。兩人早已默契無間,江南會意,這是張北羽在詢問自己要不要把崩牙狗的事情說出來。

江南朝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說出來。從目前來看,黃蕭然雖然見識不小,但對於黑道的事了解的尚欠,至少不知道四方跟君和之間的紛爭,那麼正好借這個機會宣揚一下自己的能力,也能震到她。

張北羽挑了挑眉,重新看著黃蕭然,說道:「童古就不提了,連老巢明街市場都被我們端了。摘星虎霸王鍾,也是在明街市場,被我兄弟打退。還有以前的獠牙虎—崩牙狗,不知道你聽沒聽過?」

黃蕭然聽到這就已經一臉驚愕了,她皺著眉點點頭,嗯了一聲。「我聽過。我聽說他…好像是死了吧。」

「沒錯。」張北羽十分自然的說道:「在富都大飯店,我殺的。」

黃蕭然徹底懵B了,只剩下張著嘴巴,瞪大眼睛,來來回回看著兩人。她這表現並不是不相信張北羽說的話,而是沒想到,這兩個年紀不大的少年竟然有如此本事。

正如江南的猜想,黃蕭然對於黑道上的事並不了解,但她也知道君和是強大到讓他們惹不起的。這麼說吧,只要是個盈海人,多多少少都會知道君和。

此刻黃蕭然對這兩個少年的印象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首先,敢說是自己殺了崩牙狗這種話,不是隨便什麼人都敢說的,要麼是傻子,要麼真是他殺的,顯然張北羽不是傻子,所以她對這兩個人的話深信不疑。而回過頭來仔細想想,李鑒書也不是一般人物,他們照樣敢弄。

前後聯繫一下,黃蕭然得出的結論是:眼前的這個兩個少年,已經遠遠超出自己的想象。

「知道了,這事容我考慮兩天。」

江南搖搖頭,「沒那麼多時間容你考慮了,最遲明天,明天一定要給我個答覆。如果你同意的話,到時候我再把詳細的計劃和安排告訴你。」

或許是今天給黃蕭然的觸動有點大,她沒有再繼續問什麼。只說回去考慮一下,明天再給答覆。

……

吃過飯後,張北羽開車把黃蕭然送回她的住處,之後便跟江南回到宿舍。

「小北,你說小鹿這個計劃有把握么?」江南問了一句。

張北羽臉色有些陰沉,搖了搖頭說:「這件事的不確定性太大了,有沒有把握已經不是小鹿能夠掌控的範圍之內了,而是要看做這件事的人了。南,你覺得,黃蕭然行么?」

江南輕輕一笑,「如果她肯做的話,那就一定行。」

「唉,算了,不說這些了。每天想這些事,心情都不美麗了。對了,下午你沒事吧?」

「沒事。怎麼,有什麼安排?」

張北羽想了想說:「要不咱們倆去看看上次冬子說的那個房子?」「走著!」

兩人出了門之後,江南說先不要找李鑒書,自己先去把房子看好,確定準備買哪一套之後再去找他。

天後ONE,堪稱天後灣樓王,均價達到八萬,這在盈海這個二線城市來說已經非常高了。天後ONE地段絕佳,鬧中取靜,離星匯廣場、地鐵站、天後灣公園等地都很近。

兩人開車經過繁華的天後灣,再轉到前往天後ONE的僻靜小路時,就好像進入到另一個世界。道路兩旁綠林成蔭,十分僻靜。

這小區的安保工作做的也非常好,幾個門都有保安二十四小時值班。如果是外來車輛一定要進行登記並且留下行駛證。

整個天後ONE分成好幾個區域,有別墅區、高層區、底層區等等。進來之後,順著指示牌開到售樓處前。

這地方的銷售肯定都是老油條了,你是什麼人,有沒有錢,一眼就能看出來。張北羽心裡還有點發憷,畢竟自己年紀小,說實話是怕人家瞧不起。

好在他們開的車算不錯,能撐起場面。

車子剛剛停穩,就有一名漂亮的銷售從售樓處里走出來。這名銷售看上去二十四五歲的樣子,穿著一套職業裝,上身小西裝搭配一步裙,標準的巴掌臉、柳葉眉、桃花眼、高鼻樑、櫻桃嘴,極具東方美女的古典美,頗有一身古風靈氣。

美女銷售搖曳著身姿,緩緩走到車前。看見兩人走下來,恭敬的彎腰點頭,「兩位先生好,來看房子么?」

張北羽心裡沒底,但江南可是見過大場面的,很自然的說:「對,準備買一套。」 化神境尊者神通廣大,縮地成寸之下,呼吸之間翻山越河,瞬息之間數里之遙,被這等尊者追殺,莫說是結丹境修士了,就算是元嬰境的,也是必死無疑。

所以,根本就沒人信。

不!

並不是所有人都不相信。

萬獸尊者猛地一個警醒:「不好,快備戰!」

丹辰子亦高呼備戰。

列夫侯亦一臉凝重。

元嬰境尊者,元嬰神通廣大,神識覆蓋範圍之廣超出常人想象,那魔門大軍隔著還有數百里,眾人便感知到了。

狂龍尊者和紫龍尊者更是厲害,甚至能自這魔氣中分辨出魔門大軍的實力分佈。

「兩名化神境尊者!」

「小事一樁!」

身為卧龍山莊的長老,二人戰力了得,根本就不把魔門大軍放在眼裡,哪怕對方也有兩名化神境尊者,二人也不放在眼裡。

他們可以不擔心,喬拉丹卻不能不慎重。

他們輸了可以一走了之,喬拉丹卻賭不起,別忘了,魔門除了兩名化神境尊者之外,還有不少元嬰境尊者呢,亂戰起來,靈劍宗就算是勝了,也是一場慘勝。

既然賭不起,那就加大勝算。

心念一動。

一枚金光閃閃的果實,出現在喬拉丹手心之中。

拳頭大小的果實,金光蕩漾,其內,濃郁的龍氣隱隱欲嘯。

「龍珠果!」

「你,你,你從哪裡找來的?」

狂龍尊者和紫龍尊者鎮定不了了。

為什麼要冒著九龍合氣丹丹方曝光的危險找人改良丹方?

還不是因為龍珠果已近絕跡,只剩下卧龍山莊那三株還未成熟的幼苗!

此刻,見喬拉丹驟然掏出一枚龍珠果,兩人哪還能鎮定的下來,有了這龍珠果,哪還用得著去改良丹方,有了這龍珠果,卧龍山莊眼前的危機便可解除,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熬到六千年後那株龍珠果果實成熟。

此龍珠果,勢在必得!

一伸手,狂龍尊者便要去搶這顆龍珠果。

搶?

喬拉丹冷冷一笑,手掌一翻。

宋朝敗家子 藏起來?

不!

手掌一翻,又一枚龍珠果掏了出來。

兩枚!

狂龍尊者和紫龍尊者呼吸驟然急促起來。

若說一枚龍珠果只能暫時接觸卧龍山莊的危機的話,再加上一枚龍珠果,卧龍山莊危機盡除。

得到,必須得到!

卻還沒完。

喬拉丹冷冷一笑。

第三枚龍珠果掏了出來。

傻眼了。

狂龍尊者和紫龍尊者全都傻眼了。

這個時候,便是再笨,也明白了過來。

「小子,你到底有多少龍珠果?」

「給我們,不管多少錢,我卧龍山莊全都收了!」

只要有足夠的龍珠果,只要有足夠的九龍合氣丹,卧龍山莊可以瞬間培養出數十名元嬰境尊者,便是化神境尊者,亦是可以期待的。

腹黑大總裁的失憶小新娘 不搶了。

哪還敢搶啊!

誰知道這廝手裡還有多少枚龍珠果,若是因為這三枚龍珠果而導致關係破裂,便是化神境尊者,卻也承受不住這損失。

所以。

兩人站在原地,瞪著猩紅的眼珠子盯著喬拉丹,只要喬拉丹肯說出一個價錢,不二價,全都拿下。

價錢?

喬拉丹搖了搖頭。

不缺錢。

只要靈劍宗還在,多少的錢都能賺來。

保住靈劍宗才是關鍵。

所以。

「找人!一名化神境尊者一枚龍珠果,你若是把卧龍山莊的化神境尊者全都找來,我便把這三枚龍珠果全都給你們!若你們能把魔門大軍盡數滅殺,我再給你們三枚龍珠果!可是,若是我靈劍宗死掉一人,就少一枚龍珠果,你們看著辦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