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餘人也是一臉的迷惘,唯有慕羽成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目光向萬東掃了過去。

此時的萬東,雖然依舊渾身浴血,可體內分明有道道黃光透出,圍繞著萬東的身體飛舞盤旋。

循著慕羽成的目光,眾人也很快便發現了萬東的異樣,心神無不是劇烈震動起來。就連九五晦空也是一樣,此時雙目怒睜,嘴巴大張,甚至是連呼吸都屏了住。無論是面兒上還是眼中,只剩下了一種神采,那就是如白日見鬼般的難以置信。

「是……是耀庭,他……他還活著!」凌天厚原本已經徹底絕望的眼神,此時陡然重新閃爍起神采。忙不迭的擦了一把嘴角兒的血跡,嗓音一片顫抖的喊了起來。

慕羽成重重的點了點頭,眼神中所流露出來的興奮之色,甚至比凌天厚還要更加強烈三分。

「這小子……真是難以置信吶!」慕羽成很想將萬東好好的誇獎讚賞一通,可奈何搜盡了枯腸,竟是找不到合適的辭彙。不是慕羽成學識淺薄,實在是發生在萬東身上的這一切,過於驚人,甚至都要超出了慕羽成的認知範疇。

九五晦空收回了指芒,萬東的身體不再受到傷害,此時,他所模擬的道種之光便徹底發威了。在道種之光的照耀之下,他破損的身體,立即以驚人的速度由內而外的開始痊癒。

之前在為平五娘療傷的時候,萬東便發現,那道種之光的治癒能力超乎想象的強大。可當萬東將這道種之光模擬出來后,竟然發現,他模擬出的道種之光,治癒能力甚至還更要強大!

這到底是個什麼原理,以萬東現在的境界,還不足以思考清楚。可萬東也不在乎,有了這道種之光的治癒能力,他便能夠與九五晦空再戰三百回合!

「這小雜種到底還是不是人!?」

九五晦空仰天發出了一聲嘶吼,其中的不甘與憤怒,再也掩飾不住。

迄今為止,還沒有聖魂境以下的人,在正面受了他一技『三生俱滅』后還能活下來的。神道初階的,更是沒有!

這對九五晦空來說,簡直又是一次刻骨銘心的羞辱!

「這……這好像是道種之光!可他明明才只有神道初階……不!已經不是神道初階了……這種氣息分明是神道中階……而且還在提升!」

慕敖也是忍不住喃喃不休,臉上的震驚之色,一刻比一刻強烈!

慕敖的感覺絲毫無錯,在成功模擬出了道種之光后,萬東的修為,便如坐了火箭似的飛速躥升!

隨著金丹上第三條七彩紋路,變得越發清晰,萬東的修為境界也隨之一路暴漲。神道初階早已超越,神道中階也無法阻滯,萬東的修為,如同百米衝刺的跑者,直逼神道巔峰!

而隨著萬東修為的提升,他身上所閃耀的道種之光也越來越強烈,此時甚至都已經超越了蕭振威和平五娘,而且很快,就連慕敖這號稱聖魂以下第一人的,也得要甘拜下風!

或許,這才是模擬法則的最可怕之處!

雖然是道種之光,卻無需道種,只需洞徹其法則運轉,便能藉助這充盈四宇八荒的天地靈氣,盡情模擬創造,以螢蟲之光,蓋過日月之輝!

逆天?或許從此刻起,萬東方才是真正的踏上了逆天之旅! 在道種之光的氤氳之下,萬東體內的經脈悉數恢復不說,萬東身體上的傷口,也復原了七七八八。這被萬東模擬出來的道種之光,攻擊力或許並不十分強大,可其超強的治癒能力,以及在對萬東修為的提升上,卻是擁有著無以言表的巨大價值。

雖然萬東依舊是一副渾身浴血的模樣,可所有的傷口幾乎都已結痂,而在結痂之下,一切都已經恢復如初的模樣。那新生的皮膚,更是如嬰兒肌膚一般潤滑,充斥著旺盛的生命力。

毫不誇張的說,萬東從來也不曾像現在感覺這樣好過!

原本緊閉的雙目忽然睜了開,兩道神光立時從中噴薄而出,如有實質,直奔千里之外!

「九五晦空,你我之間的第二回合,現在可以開始了吧?」萬東雙臂一展,銳利的目光,直接便落在了九五晦空的身上。其中蘊藏著那股子昂揚的戰意,直令九五晦空都不免心中一沉。

「小雜種,沒想到你竟然如此難纏!」九五晦空的雙眼眯了起來,這大概還是他生平第一次如此重視一個年輕人。

「你也不錯!」

萬東朗笑一聲,輪迴劍倏然劈出。一道蘊含無窮道意的劍光,立即奪天大作!

這一劍只是融合了血屠千里和煙消雲散,萬東甚至都不曾加入風雲劍三種真諦,可這一劍劈出,威力之兇猛,立即便讓在場的人睜圓了眼睛。尤其是慕敖,更是忍不住一陣心驚肉跳。萬東斬出的這一劍,威力竟已與他這聖魂以下第一人的全力一擊,不相上下!

「家主,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慕敖完全無法接受這一事實,臉上滿帶著無窮疑惑的抬頭向慕羽成看了過去。

慕羽成笑著搖了搖頭,萬東身上發生的這一切,即便是他,也輕易說不清楚。萬東所走的路,與他們所走的路截然不同。萬東所能看到的風景,也與他們所能看到的截然不同!可隱隱的,慕羽成感覺到,萬東所走的路更寬,他所能看到的風景,也必將更加瑰麗!

這一刻,對萬東,慕羽成竟是打心眼兒里生出一絲羨慕!

轟!

九五晦空出手了,斗大的拳頭,揮動之中,帶起一道如雄峰般的巨大拳影,沒有任何花哨,直直的砸向了萬東所祭出的劍光。

「小子,你固然很強,可你想要戰勝老夫,卻是痴人說夢!」九五晦空終究是聖魂境的強者,他必須堅守自己的尊嚴。浩瀚霸道的拳勁,彷彿不光能砸穿眼前的天與地,更要連三界也一起轟破!

如果之前九五晦空對萬東還有幾分戲耍的意思,那現在,九五晦空終於認真起來了。而認真起來的九五晦空,必然更加強大!這從慕羽成那微微凝起的眉頭,便不難看出。

此時萬東的處境,非但沒有絲毫鬆緩,反倒是愈加嚴峻!

拳峰如山,砸在劍光之上,猶如巨石截斷溪流,劍光瞬間湮滅。強烈的衝擊波,更是將萬東直接拋到了數十丈之外。不可避免的,萬東再次口噴鮮血。

看來只要萬東還不曾進入聖魂境,他與九五晦空之間的鴻溝便不可能填平。凌天厚的神情空前嚴肅,其中更有些許無奈。

然而他心中也清楚,萬東能夠做到這一步,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在道門大世界,聖魂境本就是不可戰勝的神一般的存在!

「嘿嘿……還差點兒意思,再來!」就在凌天厚心情震動之時,萬東卻是吐出一口血水,再次向著九五晦空撲殺過來。

輪迴劍所祭起的劍光,一如之前閃亮奪目,其中更還摻雜了一絲驕傲,一絲來自萬東的驕傲!

哪怕是聖魂境的強者,也休想抵消這份驕傲!

你有你的尊嚴,我有我的驕傲!面對九五晦空的轟擊,萬東竟是寸步不讓,針鋒相對!試問天下,有幾個年輕人能夠做到?

「我看你能撐到幾時!」

九五晦空被萬東這般一逼再逼,心中的憤怒,早已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怒嘯聲中,雙拳同時推出,兩座如山般的拳影,一座砸向劍光,一座砸向萬東。

眾人的心神無不為之一緊,凌天厚的額頭上更是已經冒出了滴滴冷汗。九五晦空的攻勢實在是太猛烈了,凌天厚心中暗暗比量,若是換做是他,此時恐怕早已在九五晦空的拳下魂飛魄散了。

然而萬東沒有,他還在堅持!眼看九五晦空的拳峰就要落下,萬東的身形突然一晃,竟是化作了清風消失無蹤,待其身影重新顯現之時,竟已到了九五晦空的身後。輪迴劍再現匹練,直刺九五晦空的后心。

「感悟了風之真諦是嗎?老夫難道會比你差嗎?」

九五晦空一聲低吼,身形連晃,一道道紫風殺,破空大作,密集如雨般的直向萬東涌去。九五晦空也知道,紫風殺難不住萬東,同樣的,他也沒指望紫風殺能夠建功,他要的是將萬東纏住,哪怕是片刻也好。

不等萬東施展真風步,穿過『紫風殺』群,九五晦空便已發出厲嘯,直接將所有紫風殺引爆。強烈的紫色風暴,雖然傷不到萬東的身體,可依舊將萬東吹的東搖西擺,甚至連站穩都成了難題。

而就趁著這個機會,九五晦空身形暴起,拳頭直向萬東的胸口轟去。

萬東的一雙劍眉猛然皺緊了起來,面對九五晦空的這般攻勢,他也是無計可施,只能橫起輪迴劍,硬擋!

轟!

一聲巨響之中,萬東的身形就像是被抽飛的棒球,直接飛出了數百丈。沿途鮮血噴出無數,其一張面色,立時化作灰敗一片。

「怎麼樣,你的五臟六腑皆已化作肉糜了吧?」一招得手,九五晦空迭發狂笑的說道。

凌天厚的一顆心立時提到了嗓子眼兒不說,一雙眼睛更是好像在萬東的身上扎了根似的移轉不開。九五晦空的那一拳,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別說是血肉之軀,哪怕是銅澆鐵鑄,也承受不住。

然而,萬東卻再一次給他帶來了驚喜。九五晦空的話才剛一落地,萬東的臉上便浮現出了一抹透著幾分詭異的笑容。隨後喉嚨中發出幾聲低吟,緩緩的張嘴道了一句「嗯,就差那麼一點兒,嘿嘿……」

萬東的笑聲,他的笑容,直讓在場的人禁不住毛骨悚然!硬受了九五晦空如此沉重的一拳,他竟然還能笑的出來,回想起九五晦空之前的怒吼,眾人還真忍不住贊同,萬東這小子,真的有可能不是人!

「沒有孕出道種,卻能模擬出道種之光,更將道種之光的治癒能力發揮到了極致,這小子,實在是太可怕了!」

堂堂一品家族家主的慕羽成,竟然覺得萬東可怕,這要是傳了出去,不知道會驚掉多少人的眼珠子!

「我就不相信,你真是不死之身!再來!」

慕羽成覺得萬東可怕,九五晦空又何嘗不是?而且因為直面萬東的關係,他的這種感覺還要更加強烈。不過這樣一來,也愈加堅定了九五晦空要將萬東扼殺在搖籃中的決心。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對他而言,眼前的這場不對稱的戰鬥,卻變成了他的生死之戰!今日萬東若是不死,那來日死的必定是他!

九五晦空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快,快的驚天動地!數百丈的距離,十分之一個呼吸,便已跨越。萬東正想要伸個懶腰時,九五晦空的拳頭,卻已落在了他的身體上。

一聲悶哼中,萬東再次橫飛了出去。還沒等他的身形從空中落下,九五晦空的身影便已再次追上。於是又是轟的一聲,萬東的身形便再一次橫飛了出去。

「噗噗噗!」

如此猛烈的打擊,讓萬東的鮮血如同噴泉似的不停噴出,其中甚至還夾雜著肉碎,顯然萬東的五臟六腑已然開始破裂。

若是換做旁人,接連遭受如此重創,只怕早已是倒了下去,可萬東卻是沒有,再接連受了九五晦空幾拳之後,口中突然發出一聲厲嘯,整個人竟是發了瘋般的,連人帶劍一同向九五晦空撲了過去。

輪迴劍的劍光剛剛方才騰起,便直接被九五晦空一拳轟碎,不過不要緊,等九五晦空準備轟出第二拳的時候,萬東竟已是八爪魚般的一把將九五晦空給抱了住。

「狗日的,你以為小葉好欺負嗎?」

暴怒中的萬東一聲厲斥,張開大嘴,直接便咬在了九五晦空的耳朵上。

萬東的速度不光奇快無比,他的這種舉動更是瘋狂,瘋狂到九五晦空壓根兒就沒有想到。也就是一愣的工夫,萬東的牙齒便已狠狠的咬穿了他的耳朵。待九五晦空醒過神兒來,狂嘯著發動護體道罡,將萬東震飛出去的時候,萬東竟是將他的半隻耳朵都已撕扯了下來。

如此慘烈的景象,直看的在場眾人,無不心中生寒。尤其是年紀最小的九五沖,此時整個人,簡直就像是被人點了穴道似的僵立在那裡,望向萬東的眼神,滿是說不出的恐懼。

「呸!」

萬東一口吐出口中的斷耳和血水,臉上滿是猙獰笑容,看上去,倒是比暴怒的九五晦空還更要讓人懼怕。

「老傢伙,當心你的另外一隻耳朵!咳咳咳……」

話還沒說完,萬東便忍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鮮血直從他口鼻,甚至是耳朵里滲透出來,任誰都看的出,萬東的傷勢重的嚇人…… 「家主,你看他還能繼續支撐下去嗎?」望著嘔血不止,連站立都已有些不穩的萬東,慕敖的心直打結,轉頭沖慕羽成問道。

慕羽成搖了搖頭,面色之凝重,前所未有。萬東所模擬的道種之光,的確神奇,其超強的治癒能力,讓他這個聖魂境也是瞠目結舌。可問題是,道種之光的治癒能力再強,終究有其極限。譬如現在,萬東體內的道種之光,治癒萬東傷勢的速度便已經慢了下來。可想而知,如果萬東繼續再承受九五晦空的幾次重擊,傷勢便很有可能超越道種之光的治癒極限,屆時,萬東的性命便也將走到終點。

慕羽成相信,九五晦空必然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他才會如此步步相逼,為的就是不給萬東絲毫喘息之機。

「家主,要不然,您……您還是說句話吧!雖然,這樣會讓您背上出爾反爾的污名,可那九五晦空實在是太可惡了,而且天南太上長老早已將徐耀庭收為了我慕家弟子,他若在此地將其斬殺,那我慕家的威名何在?」

「慕家弟子?」出乎慕敖的預料,他的一番話,直接觸動了慕羽成的內心,慕羽成的一張面色,瞬息起了變化。

慕敖還以為自己是說動了慕羽成,殊不知此時的慕羽成,心中卻另有一番思索,這番思索更是讓他陷入了天人交戰的境地。

親眼目睹了萬東今日的種種表現,要說慕羽成不感到驚艷,那是絕無可能的。慕羽成不但為之驚艷,更是為慕天南為慕家招攬了這樣一位天縱奇才,而無比興奮。他甚至已經將慕家的未來都寄托在了萬東的身上,他又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萬東死在九五晦空的手中?

什麼出爾反爾的污名,不過只是他慕羽成個人的榮辱,比起整個慕家的千秋萬代,又算得了什麼?慕羽成要是連這筆帳都算不清楚,那他就不配做慕家的家主。

按照慕羽成的性格,他已幾次按捺不住,差點兒出手,是萬東身上的諸般變化,讓他一忍再忍!他比任何人都站的更高,看的更清楚,眼前萬東所承受的一切,固然是痛苦萬分,可也是他的機遇,絕大的機遇!這樣的機遇,萬古難求,慕羽成可不希望因為自己一時的不忍,便將其打斷。

同時,也正是萬東在這絕境之中,身上所表現出來的諸般變化,讓慕羽成不由自主的開始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慕家這片天空,能讓萬東徹底展開雙翅嗎?

如果慕敖要是知道慕羽成的這般疑慮,一定會覺得不可思議!身為三大一品家族之一的慕家,就是這道門大世界的天,是足夠萬東展翅翱翔的天!

可慕羽成知道,事實根本不是這樣!天外有天,道門大世界的天絕不是最大的一片天,至於他慕家,在道門大世界或許可以呼風喚雨,可是在更高的天下,不過猶如滄海一粟,不值一提!

而萬東,實在是太優秀了!優秀到他壓根兒就不應該出現在這片天地!唯有仙庭,才配做他的舞台!而慕家……太小太小,根本不配!

不是慕羽成妄自菲薄,實在是事實如此,尤其是當萬東成功的模擬出道種之光時,慕羽成更是被驚呆了!這是怎樣的天賦?這是怎樣的悟性?道門大世界中亘古未有,恐怕就算是仙庭之內,也是鳳毛麟角。

當然,慕羽成也愈加的堅信,只要將萬東留在慕家,用不了多久,慕家便會凌駕於其他兩大家族之上,甚至將他們遠遠甩開,成為道門第一家!

毋庸置疑,這個誘惑對慕羽成絕不是一般的大!真有這一天,那他慕羽成,也將作為慕家史上最出位的家主,永垂不朽!而且慕羽成同樣無比清楚,如果他今天放過了萬東,他一定會後悔,甚至會後悔的肝腸寸斷!

然而慕羽成越是想要拋棄一切,將萬東強行留在慕家,從萬東身上所迸發出來的光輝,就越是刺眼,甚至將他的心刺的都痛!來自良心上的不安與自責,更是一波洶湧過一波,讓他幾乎無法承受。

是啊,人,怎麼能這麼自私呢?

將萬東強行留在慕家,表面上是給了萬東一片可以展翅翱翔的舞台,可實際上卻是對萬東的束縛與拖累。若是有朝一日,萬東不能登頂,道門大世界少了一位開宗立派的強者,他慕羽成固然是罪人,可這在慕羽成看來,還不是最糟的。

如今三界大劫將臨,仙庭早有喻示,會有一天縱之才,應劫而生,助三界度劫呈祥。萬一這喻示便應驗在萬東的身上,那又該如何?拖累了萬東的成長大計,使得三界崩滅,那他慕羽成何止是罪人,簡直就是千古罪人,連帶著他整個慕家都要受萬夫所指!

想及此處,慕羽成早已是大汗淋漓,如夢初醒!

「絕不能將徐耀庭留在慕家,絕不能!」慕羽成緊咬著牙關,幾乎使出了渾身的力氣,方才做出了這個決定。

「家主,您倒是說話啊!」慕羽成久無反應,慕敖是真的急了,嗓音登時提高了八度。

慕羽成神色一沉,擺了擺手,低聲道「無需多言,本座心中有數!」

「這……」慕敖還要再說點兒什麼,可慕羽成卻已將頭轉到了一旁,面色冷峻,不願再繼續與慕敖多說。

與此同時,九五晦空卻是愈加狂暴。先是本命神像被萬東斷去了一指,現在更是直接被萬東撕扯去了半拉耳朵,九五晦空自達進入聖魂境以來,還沒吃過這樣的虧,他焉能不怒?

發出一道猶如野獸般的狂嘯,九五晦空的身形,轉瞬便到了萬東的身前,右手如電探出,直抓向萬東的衣襟。另外左手,則化作拳鋒,直掏向萬東的腹部。

「小雜種,你不是狠嗎?今日老夫便將你活活打死!」聲未落,九五晦空的拳頭便已落在了萬東的小腹上。

狂暴的衝擊波,立時在萬東的體內蔓延開來,在萬東後背高高拱起的同時,其體內的經脈,更是成片成片的斷裂。五臟六腑也是瞬間布滿裂紋,似乎隨時都要徹底粉碎。

而這一次萬東並沒有被拳勁給頂飛出去,只因在萬東的身形剛一橫起的瞬間,九五晦空便又將其抓了回來,同時第二拳再次落在萬東的小腹上。

如此這般,連續往複,九五晦空的拳頭就如同雨點兒似的不斷落在萬東的身體上。每一拳落下,萬東的身體總會深深的凹陷下去,更還有清脆的骨裂聲不斷傳出。

此時的萬東,在九五晦空的手裡,簡直成了一個沙袋,那一拳拳落在萬東的身上的同時,更是如同轟在了凌天厚的心頭,直痛的凌天厚的一顆心不停抽搐。

到了這般田地,凌天厚倒是寧願希望萬東已經死了,至少不用再受這樣的折磨。

在九五晦空如此瘋狂的轟擊之下,萬東所模擬出的道種之光,終於有些招架不住,萬東身體的治癒速度,已經遠遠比不上九五晦空對他造成的傷害。道種之光已然開始回縮,不再去管萬東的五臟六腑以及經脈,而只是拚命維護住萬東的元府,以及心脈。

然而即便是這樣,道種之光也一樣顧得了東顧不了西,萬東的性命,這一次是真的到了最後關頭。

別說是道氣,萬東甚至連血也幾乎已經吐光了。每當九五晦空的拳頭落下,萬東的身體只是抽搐,可血卻不曾再噴出一滴。

「哈哈哈……看你還不死!」

九五晦空卻是越來越瘋狂,那笑聲直比惡魔所發,還要更令人驚悚。

「夠了……真的夠了!住手,快住手!」凌天厚雙膝一軟,直跪在了地上,雙手深深的摳進泥土裡,低著頭不停的發出陣陣悲傷絕望的嘶吼。

「夠了!錯!遠遠不夠,遠遠不夠!我要將這小雜種加諸在我身上的屈辱,千倍萬倍的討回!哈哈哈……」

「小雜種,你現在知道老夫的厲害了吧!你說,你還敢不敢褻瀆老夫的天威?」

「咳咳……」萬東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嘴唇顫抖著,似乎要說些什麼。

「你要說什麼,大點兒聲!」

九五晦空聽不清楚,下意識的向萬東湊了湊,萬東彷彿已經睜不開的雙目忽然怒睜,緊接著便是一口血水,將九五晦空吐了個滿頭滿臉!

「哈哈哈……九五晦空,你算個屁!」

萬東也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在這種情況下,竟然還能放聲狂笑,九五晦空的一張面色,瞬間便化作了鐵青一片。

「笑?老夫將你的頭擰下來,看你還能不能笑的出!」

九五晦空說到做到,一雙大手,直奔萬東的頭顱而去。

眼看萬東終於要喪命在九五晦空之手,突然間,兩股異常凌厲雄厚的氣息,同時暴起,如無形的狂龍,直逼九五晦空。

這兩股氣息實在是太強大,太可怕,以至於就連九五晦空,也不能不受其影響,面色瞬間劇變。

「九五晦空,你這天殺的畜生,你的死期到了!」

就在九五晦空心神震顫之時,一道冰冷刺骨,同時充滿無窮恨意的嗓音,徐徐響起。

九五晦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激靈,回頭望去,一眼便看到了平五娘那一雙充滿無窮怒火,好像要將他活活焚化的眼睛…… 「五娘,跟這老匹夫何需廢話?你照顧好耀庭,我宰了他!」平五娘怒火衝天,蕭振威更是無法遏制心中怒火。一聲厲嘯,雙掌驀然擎天而起,一道巨大如山的鼎爐虛影,散發著金紫二光,霍然顯現。

這鼎爐與蕭振威之前的那一個,既有相似,卻也有不同。鼎爐明顯要大出一圈兒,上面所鐫刻的各種符文,更多也更為玄妙深邃。而從鼎爐內升騰起的本命道火,也比之前更加猛烈洶湧。

雙手擎著鼎爐,蕭振威想也不想,直接便向著九五晦空猛砸了過去。那鼎爐本就巨大無比,再被蕭振威全力砸出,更是蘊含了萬鈞之力,破空飛行之時,直掀起一股嗡嗡的巨響,同時金紫二光也隨之暴漲大盛,直彷彿要將整個大地都要生生砸穿。

「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

見此情形,九五晦空嘴巴一撇,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同時右掌虛空拍出,一道紫色長虹,如同投擲出去的巨矛,狠狠的向著鼎爐刺去。

別看九五晦空的面兒上滿是不屑,可他這一擊,卻沒有絲毫懈怠,掌勁轟鳴之時,大道真音響徹雲霄,一股無形的威壓,直令在場的每個人都為之心神震動。

當!當!!當!!!

掌勁撞上鼎爐,猶如重鎚砸在了暮鍾之上,接連發出了好幾聲清脆卻震動人心的轟響。金紫兩種光芒,齊齊大作,更是將整個天地渲染的光怪陸離,猶如異界!

按九五晦空所想,此番撞擊之下,那鼎爐必將承受不住,不說當場炸裂,至少也得出現裂縫。可事實卻是截然相反。直到九五晦空的掌勁消耗殆盡,鼎爐上也不曾出現一絲的裂縫,只是光芒稍有黯淡,其內蕭振威的道氣之火有些許收斂。

這就意味著,蕭振威硬生生的擋住了九五晦空近乎於全力的一擊,而且還並沒有費什麼力氣。這一幕,直令慕敖瞠目結舌,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誰能想到,在生死邊緣,蕭振威竟然還能獲得如此造化,修為得以暴漲。蕭振威的修為到底到了何種程度,慕敖看不清楚,不敢亂說,可有一點他卻可以肯定,那就是此時的蕭振威,修為絕對已在他之上!

趁著蕭振威與九五晦空激戰之時,平五娘急急的縱身掠到了萬東的身旁,一把將他抱在了懷裡。

這一入懷,平五娘方才意識到,萬東的傷勢,比外表看上去的還要嚴重十倍。其渾身上下,竟然連哪怕一塊完整的骨頭都沒有了,渾身軟綿綿的,直讓平五娘的一顆心痛的活活揪成了一團。至於經脈,更是寸寸斷裂!很難想象,如此之大的痛楚,萬東到底是怎麼支撐下來的。

「平前輩,我……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剩下的就……就全靠你們了。」

躺在平五娘的懷中,萬東的嘴角兒蕩漾起一抹滿是凄涼的笑容,嗓音微弱的說道。

他這一說,平五娘的眼淚當時就掉了下來,幾乎是帶著哭腔兒的說道「夠了,你為我們做的已經夠多的了。我們欠你的……只怕這一輩子都還不清了……」

萬東艱難的搖了搖頭,正要再說點兒什麼,可還沒等說出口,一口鮮血倒是先噴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