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快餐店的生意好不好她並不在乎,但是她現在就只有王大富這一個親人,看着自己的父親跟着張誠慢慢變好,不再出去騙人,她心裏說不出的開心。

而且在自己被房東欺負的時候,也是這個男人站出來幫她、救她,替她擋風遮雨。

就連這一次,如果不是張誠在的話,自己估計已經沒命了吧……

王小魚很想對張誠說聲謝謝,但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口,因爲在她心裏,張誠所做的一切,僅靠謝謝兩個字完全不足以表達。

“放心吧,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見王小魚不說話,張誠開口安慰道。

“嗯……”王小魚看着張誠,珍珠般的淚水無聲的涌出,劃過她略顯蒼白的臉頰,慢慢的滴落在被子上。

“怎麼還哭了呢?是不是哪裏還疼?”張誠頓時有些手足無措,王大富長嘆一聲,緩緩轉過了身。

“沒有……”王小魚抹去眼淚,露出一絲笑意,“我沒事的,放心吧,你那麼忙,就別在我這兒浪費時間了。”

王小魚越是這麼說,張誠的心裏就越是內疚。

對方現在雖然說性命無憂,但是失血過多,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恢復得過來的。

張誠能夠祛除瘟氣,但是對氣血虧損可就沒辦法了,對方這不是病,不能靠治,只能靠養,按他的估計,沒一兩個月的時間王小魚都下不了牀。

張誠站起身來,囑咐王小魚好好休息,然後就招呼王大富出了門。

“這點錢就當是給小魚補補身體吧。”張誠掏出支票本,唰唰寫了幾筆,然後撕下來遞給王大富。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原本嗜錢如命的王大富居然搖了搖頭,將支票推了回來。

“老夫賺錢也分對內對外,你是自己人,這次的事老夫已經拿了你不少好處,要是再收可就過分了。”

這一句自己人直擊張誠的心坎,他愣了愣,只得將支票收了起來,又開口問道:“那你知道什麼東西補氣血嗎?我去買點,也算盡點心意。”

王大富想了想,“這個老夫也不清楚,好像藥膳挺補的。”

“藥膳?”張誠點點頭,“你等等。”

現在是信息時代,想查東西根本就不用去圖書館,找度娘一問就一清二楚了。

張誠搜索了一下,很快就選中了一道藥膳——當歸生薑羊肉湯。

做法簡單,食材也不多,而且特別適宜氣血虧虛、大病久病的女性食用,正適合王小魚。

不過單單一種,效果並不是很好,他繼續往下翻,走馬觀花一般的又看了上百道藥膳食譜。

他的靈魂之力何其強大,只是瞟上一眼,就將材料和做法記在了心裏,然後結合自己以前學到的中醫知識歸納總結,一套修改完善的藥膳食譜很快就出現在腦海裏。

張誠仔細研究了一下,發現自己的這套藥膳雖然還是以羊肉湯爲主,但是工藝十分複雜,光是藥材就要用到十幾種,而且比例嚴格,加入時機和火候也要求得十分嚴苛,稍微有一點差錯,就會造成藥性流失,最後達不到效果。

張誠猶豫了一下,發現這套食譜讓別人來做根本就做不出來,反正眼下廚房是現成的,而且也有時間,乾脆自己動手試試,如果真的對王小魚有用,自己的心裏也能好受點。

說幹就幹,他把需要的食材全部寫在了紙上,然後交給王大富,這附近張誠不熟,只有讓王大富去買。

王大富接過紙條看了一眼,被上面密密麻麻的中藥名字弄得眼花繚亂,莫名其妙的說道:“你這是準備開藥鋪啊?”

“別問那麼多了,快去快回!”張誠也不多說,將王大富推出了店門。

大概過了快一個小時,王大富才慢騰騰的回來,手裏拎着大包小包,一進門就抱怨道:“你這開的是什麼藥方,很多藥材根本就買不到,老夫跑了幾條街才把這些東西湊齊,你這到底是要幹什麼啊?”

“做藥膳!” 純禽大叔壞壞噠 張誠接過東西看了看,笑嘻嘻的說道。

“藥膳?”王大富一愣,“這東西直接在外面買不就行了,還費這麼多事幹什麼?”

“我這藥膳跟別人家的可不一樣,如果能成功的話,你女兒應該幾天就能下地了。”

“真的?”王大富一瞪眼,“你可別騙老夫,藥膳有這麼大作用。”

“你就等着瞧吧!”張誠將包裝拆開,然後在廚房裏找出十幾只碗,將藥材分類裝好,然後從袋子裏拿出羊肉,開始切片。

只不過張誠實在是有點笨手笨腳,好幾次都切到了手指頭,手沒事,倒是把菜刀崩出了幾個豁口。

不過一會兒的工夫,王小魚餐館裏的三把菜刀就全部變成了鋸子,張誠只得無奈的問王大富,“還有刀嗎?”

王大富看得是目瞪口呆,瞪着眼珠子問道:“你這是跟菜刀有仇啊?你以前到底做沒做過飯?”

張誠脖子一硬,說道:“瞧不起誰呢!我以前隨手一泡就是紅燒牛肉、香菇燉雞、老壇酸菜……十幾種口味隨便挑!”

“泡?”王大富愣了愣,罵道:“我靠!感情你以前就只做過泡麪啊!”

“泡麪怎麼了!要想泡得不硬不軟,也是要技術的好不好!”張誠嘴硬道。

“得了!老夫也懶得管你了,真是白瞎了這些東西!” 狠心老公走着瞧 王大富翻了個白眼,徹底對張誠所謂的藥膳失去了信心,但還是從櫥櫃裏又拿出幾把新菜刀。

“你慢慢折騰吧,老夫陪小魚去了,你可千萬別把廚房給我燒了!”

一聽這話,張誠頓時一臉的不爽。

老子上可九天攬月、下能五洋捉鱉,我還不信就做不好一頓飯了!咱們走着瞧! 張誠繼續跟羊肉作鬥爭,在幾把菜刀全部陣亡之前,終於把一大塊羊肉全部切成了片,雖然看上去厚薄不均,但勉強也能過關了。

他在廚房裏尋找了一番,找出一口鐵鍋一個砂鍋,都燒上水,將羊肉在鐵鍋裏焯一遍水之後,砂鍋裏的水也咕嘟咕嘟的開了。

張誠想了想,將羊肉放進去一半,然後蓋上蓋子悶煮起來。

大概悶了半小時,聞到肉香之後,張誠就時不時的揭開蓋子,開始加入各種藥材。

三國有君子 然後又熬了兩個小時,濃郁的羊肉香氣帶着陣陣藥香緩緩從砂鍋裏飄散出來,充滿了整個餐館。

張誠深吸了一口氣,將火調小,然後揭開了砂鍋的蓋子,蒸汽升騰間,屋裏的香氣頓時更加濃郁。

往裏一看,細嫩的羊肉帶着誘人的油光,在鍋裏不停翻騰,因爲砂鍋保溫的緣故,雪白的湯汁還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泡,不管是視覺上還是嗅覺上,都讓人食指大動。

就連張誠也忍不住喉結聳動了一下,但隨即就皺起了眉頭,只見在湯水裏,偶爾還能看見不少藥渣在浮動,按照自己的總結出來的食譜,這幾味藥材最後應該是完全融化在湯汁裏,因爲這樣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功效。

看來是失敗了……張誠嘆了口氣,雖然藥膳食譜他已經爛熟於心,但是作爲一個從未進過廚房的新手,還是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不少紕漏。

就說最簡單的,從網上歸納終結出的食譜,描述火候時大多都是大火中火小火,但是張誠以前燒開水都是用的熱得快,哪知道大火是多大,小火是多小。

而且王小魚這是快餐店,用的竈都是柴油竈,火都是呼呼往外噴,跟家用的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看來做個飯還真是不比打架簡單啊……

張誠搖搖頭,還好剛纔自己沒有把食材用光,現在還能再嘗試一下。

不過這次他沒有馬上動手,而是仔細回想了一下剛纔的過程,找到自己的疏漏之處以後,纔將砂鍋裏的羊肉湯倒在了一個大盆裏。

雖然這一鍋藥效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但光聞味道也是難得的美味了,現在不是提倡勤儉節約嗎?回頭自己跟王大富消滅了也好。

張誠將砂鍋洗乾淨,重新燒上水,然後將剩下的羊肉加了進去,蓋上蓋子悶煮起來。

很快,一股股肉香就飄散而出,張誠一邊將藥材加進去,一邊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火候。

當藥材全部放進去之後,他乾脆一隻手按在了砂鍋上面,絲毫不懼高溫,同時探出一股神念,開始觀察砂鍋裏的情況。

現在食材差不多都用完了,要是再失敗,丟臉可就丟大了。

透過鍋蓋,張誠能感受到湯汁中每一種食材的細微變化,並且根據這種變化,不斷調節火力。

這一過程足足持續了一個多小時,張誠真是感覺比跟吳建峯打一場還累。

不過此時的廚房之中,香氣已經十分濃郁,肉香和藥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比起剛纔那一鍋,更加誘人,更加讓人沉醉其中。

張誠也忍不住猛吸了兩口,緩緩揭開了鍋蓋,立刻就發現了不同。

現在砂鍋裏的的羊肉已經變得晶瑩透亮,就像玉石一般,在湯汁的鼓動下微微顫抖,而且整鍋糖也呈現出一種奶黃色,湯水裏也沒有殘餘的藥渣,香氣逼人。

張誠喉結不停聳動,雖然他現在對普通食物沒什麼興趣,但是眼前這一鍋羊肉湯,簡直像藝術品一般精緻美麗,不停的勾引着他的味蕾。

這……這真的是我做的?

張誠頓時有點熱淚盈眶,以後別人再問起來,自己就可以挺起胸膛大聲說。

老子除了會泡十幾種口味的泡麪,還會煲湯!

不行了,太香了!

張誠實在忍受不了誘惑,決定自己先嚐一碗,也好試試效果怎麼樣。

他從櫥櫃裏取出一個小碗,然後從砂鍋裏舀了半碗香氣濃郁的羊肉湯,奶黃色肉湯表面還泛着點點油光,只是看一眼就讓人食指大動。

張誠舔了舔嘴脣,吹去肉湯表面的熱氣,輕輕的嘬了一口。

濃香!無法形容的濃香!

就像一顆顆炸彈在舌頭上轟然爆炸,張誠的味蕾頓時被濃郁的香味所攻陷,肉香跟藥香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相輔相成,充滿了整個口腔。

“太特麼好喝了!”

萌娃奶爸:嬌寵恐婚妻 張誠戀戀不捨的將這一口湯汁嚥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滿臉都是迷醉的表情。

шшш⊙ Tтka n⊙ C○

可笑自己以前還一直認爲老壇酸菜方便麪的湯最好喝,現在跟手中的這碗羊肉湯一比,簡直就不值一提!

就連那些潘石酒店裏的各式濃湯,也都是渣!

什麼是人間美味,這就是啊!

張誠差點沒把舌頭都嚥下去,回味了半天,又把目光投向了自己覬覦已久的羊肉上。

因爲長時間熬製,羊肉已經變得晶瑩透亮,有了藥材的加入,依舊保持了滑嫩的口感。

入口之後,幾乎不需要咀嚼,細滑的羊肉就在口腔裏打轉,一種無法言喻的馥郁香氣充斥口腔。

張誠閉上眼,仔細感受口腔裏的每一分律動,遲遲不願把這一塊肉嚥下去。

而此時,王家快餐店的門口已經聚集不不少人,每一個的表情都是如癡如醉,將鼻孔擴張到極限,貪婪了呼吸着誘人的香氣。

因爲快餐店的捲簾門半拉着,所以這些人都沒有進去,但是隨着人羣越聚越多,許多人都開始有些按捺不住,彎下腰低頭朝着店裏看去。

就這一看,這些人頓時滿臉的氣憤。

“臥槽!有人在裏面吃獨食!”

“太過分了!這種人間美味居然一個人獨享!”

捲簾門“譁!”的一聲被拉開,張誠也被驚醒過來,轉頭一看,發現無數個人涌進了餐館,頓時嚇了一跳。

一進店裏,香氣更加濃郁,衆人早就垂涎三尺,目光同時聚集在張誠手中的半碗羊肉湯上。

“你們想幹嘛……這是我的!”張誠連忙護住碗,就像護雞仔的老母雞。

“老闆,你這湯多少錢!給我來一碗,不對!來三碗!”

“這香味,簡直是絕了,快快快,我也要三碗!”

“我的天……太香了!我受不了了!”

“老闆,你今天要是不讓我吃,我……我就賴在這不走了!”

“這是一百塊錢,先給我來一碗。”

“滾!一百塊錢也好意思吃?我出一千!”

涌進快餐店裏的人都瘋狂了,這種勾心撓肺的香味刺激得每個人都爆發出了最原始的食慾,口水順着嘴角不停的滴落。

此時他們的眼裏只有竈臺上的那個砂鍋,一個個大喊大叫,拼命揮舞着手裏的鈔票,要不是因爲人多,估計都有人直接動手搶了。 “臥槽……你們至於嗎?”

張誠端着小碗,哧溜一口將湯汁喝得一滴不剩,還很犯賤的打了一個嗝。

原本擠在店裏的這些人,都已經壓制不住內心的焦慮了,此時一見這一幕,頓時目呲欲裂,火冒三丈,擼起袖子就要動手。

“太過分了!這是不讓人活了!”

“你這開的是哪門子餐館,客人還沒吃,你倒自己吃上了!”

“媽的!我……我要去法院告你!讓你賠償精神損失費!”

餐館裏的吵鬧聲引起了王大富的注意,還以爲是張誠把店子給引燃了,連忙開門出來查看,一見店裏擠了一堆人,一個個羣情激憤,頓時嚇了一大跳。

但是還沒等他開口,鼻翼就猛的扇動了起來,一股股異香鑽入鼻腔之中。

只是一瞬間,王大富就徹底失去了抵抗,滿臉的迷醉,感覺自己被沁人心脾的異香所包裹環繞,讓人醺然欲醉。

他猶如置身於一片藥院之中,各種藥材的奇香混合着醇厚的羊肉香氣,讓人垂涎欲滴。

過了好一會兒,王大富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目光一下就落在了砂鍋上。

“這這這……這是你做的?”

王大富滿臉都是不可置信,光是聞聞味道就讓人如癡如醉,如果吃上一口,那還不得上天了!

“嘿嘿……”張誠抹了抹嘴角的油星子,得意的說道:“怎麼樣?不錯吧?”

“豈止是不錯!這簡直就是……就是……”王大富哆嗦了半天,也找不到語言抒發自己內心的情感,最後乾脆不說了,搶過張誠的碗就準備舀一碗羊肉湯出來嚐嚐。

“臥槽!要不要臉,不知道先來後到啊!”

“這老傢伙是從哪冒出來的,我們都等了大半天了,你倒好,直接上手了!當我們不存在啊!”

“放下那個砂鍋!讓我來!”

周圍的人一見,頓時紛紛怒罵,王大富屁股一撅,護住砂鍋,瞪眼叫道:“吵吵個啥!這是老子的店,今天不做生意,都給我滾滾滾!”

“放屁!打開門哪有不做生意的!”

“我警告你,你們今天要是不賣給我,以後也別想開店了!”

“我家有親戚是食品衛生局的,信不信我立馬打電話封了你們這店!”

“行了!都閉嘴!”張誠一瞪眼,氣勢陡然上升,嚇得店裏的人同時一愣,嘴脣動了動都不敢說話了。

“這一罐是給傷員喝的,不能賣給你們,但是剛纔我還熬了一罐,想吃的自己找位置坐下,不想吃的就給我滾蛋!”

臥槽!開餐館開到你這麼囂張,也真是聞所未聞了。

衆人心有不忿,但是實在抵抗不了香氣的誘惑,最後只得老老實實找位置坐下。

張誠滿意的點點頭,剛纔那一鍋雖然失敗了,但只是藥力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不過也是難得一見的滋補美食,比起外面那些藥膳效果不知道好了多少。

拿來滿足這些饞蟲正合適,順便還可以試驗一下效果。

不過就算是殘次品,那也不能賤賣了,不說那些昂貴的藥材,就說自己前後花了幾個小時,也得賣個高價。

“都聽好了!我這藥膳跟別家的可不一樣,五千塊一碗,先掏錢後吃飯,概不賒賬!”

“啥?”一聽這價錢,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就連王大富也驚得哆嗦了一下。

五千塊一碗,你這簡直是黑得沒邊了……

就算是豪庭酒店的極品魚翅粥也賣不到這麼貴吧!

“好!我就看看你這藥膳值不值這個價!”一個穿金戴銀,渾身上下散發着濃濃土豪氣質的胖子,掏出一沓鈔票拍在桌子上,嚷嚷道:“不過醜話說在前面,胖爺我山珍海味什麼都吃過,你要是敢糊弄我,別怪我砸了你這小店!”

“嘿嘿……”張誠滿不在乎的聳聳肩,對着王大富努了努嘴,“愣着幹什麼,收錢啊!”

“這……”王大富手腳都有點發抖,一碗湯買五千塊,這要是傳出去,王家快餐店肯定會成爲江城最腦殘的黑店。

要是女兒的牌子砸了,張誠肯定沒事,但是自己一定會被罵的狗血淋頭。

不過砂鍋裏傳出的香味和張誠老神在在的模樣,又給了他無限的信心。

管他孃的!有錢不賺王八蛋!就憑這香味,差也差不到哪去!

見王大富將錢收好,張誠才走到一旁,從地上端起一個砂鍋,揭開蓋子舀了一碗出來。

因爲砂鍋保溫,雖然過去很久了,但是裏面的湯還是熱乎乎的,溫度正好適宜。

“哇!好香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