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都只是搖搖頭,完全不明白周浩在說什麼,可是就在他們要繼續上前觀察“蕭空”的時候,一道嚴厲的喊聲憑空出現,“離開這裏!”這次,所有人都聽到了這個聲音,衆人連忙起身圍成一圈,以防突然的襲擊。 這一道聲音極其詭異,雖然不清楚具體方位,但是卻如雷貫耳,在場的人聽到這個聲音無不色變,立馬圍成了一圈,以防各方向的攻擊。

然而,那個聲音說完話之後,就沒了動靜,周圍除了鳥獸不時傳來的鳴叫,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

“什麼人?”華率先打破了寂靜,朗聲開口詢問,因爲不知道對方在哪裏,也就不區分方位,直接對着空氣說了句。隨着華說出話,其他人也不閒着,神情緊繃的看着周圍,等待下次聲音傳出來。

“怎麼辦?沒動靜了。”等了半天,周浩卻完全聽不到聲音了,就連之前只有自己聽到的那種笑聲也都沒有了。此時他心中不免有些緊張,畢竟蕭空和文華兩人還不見蹤影,而且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兩個人很可能就在這個發出神祕聲音的人手裏。

“敢問來着何人?”見第一次詢問到現在還沒有迴應,華接着又問了一下,不過這次語氣顯然委婉了許多,但縱使如此,迴應他的仍然是一片死寂,“我們繼續走!”再次等了片刻,華再也忍不住,大手一招,便招呼了衆人往前繼續前進。

“可是文華他們……”周浩見華說完就要轉身離開,當即出聲制止。蕭空和文華兩個人還沒有線索,就這麼走了?不過還沒等周浩把話說完,華就出聲解釋了,“我還能感應到文華,證明他還沒有出什麼事,只是不知道身處哪裏!既然文華沒事,那蕭空也應該不會有什麼事,以他們的實力只要不遇到太過變態的對手,都能應對。”

聽聞華的解釋,周浩也是明白了,同時也想到了一個事,“剛纔那個聲音讓我們不要往前,就說明,前面應該有祕密處所,要是蕭空他們的消失和這個聲音有聯繫的話,如果我們繼續前進,或許能找到線索!”

華點點頭,贊同了周浩的想法,的確,這是找到蕭空,文華二人最好的辦法了。衆人目的明確,話不多說,跟着華的身後就朝前走去了。

保持着隊形,這次少了蕭空和文華,於是便換成了華領頭,方穎殿後,自然這兩人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周浩這次有了上次的經驗,幾乎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華的後背,嘴裏也不停地說着話,以防他不會像蕭空一樣突然消失。

一行人就這麼走着,期間再也沒有出現任何的詭異情況,但是,卻也沒有發現任何關於蕭空的線索,要不是華還感應的到文華的生命情況,衆人幾乎都認爲兩人已經不可能存活了,但就現在的狀況看,兩人更像是被某種困境纏住了,而且無法脫身。

眼看着日薄西山,一行人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還是沒有感覺到文華的位置嗎?”走了這麼長時間,周浩也忍不住了,對着前面的華詢問。

這已經不是周浩第一次問華這個問題了,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他都要對華問一次這個問題,而且華回答周浩的都是一樣,“沒有!”但是不同的是,華回答的語氣卻越來越沉重,隨着時間的推移,每個人的心情都是越來越焦灼。

“等一等!等一等!”跟在華身後的周浩,慢慢的發現華行走的速度越來越快了,他連忙對着前面大聲叫喊了兩聲,華自然也聽到了,立馬停了下來,轉身疑惑的看着周浩,但是眼中一抹的焦急卻掩蓋不住。

看到華的眼神,周浩輕咳一聲,“走了這麼長時間,我們還是休息一下吧。”周浩這麼說,一方面他感到了後面的納蘭兄妹和雨舒童的體力似乎有點不足了,另一方面,雖然說是休息,其實周浩想的是讓大家先都冷靜一下,這麼走下去,等待衆人的必然是自我崩潰。

華聽到周浩的話,先是一愣,隨即就想明白了,眼神也是迅速的冷靜了下來,點了點頭,“可以,我們先休息一下吧。”接着,指了指邊上的一顆巨樹,“就那裏吧。”

衆人走了這麼些時間,都是血肉之軀,要說不累都是假的,這次華既然說到了,也不再說什麼,就往巨樹那邊走過去了,由於體力的原因,衆人間的氣氛都有點壓抑。

“唉~”嘆了口氣,周浩也就走了過去,他也是在剛纔想到,由於一直關注蕭空和文華,自己都忘了另一個事,文華手上還抱着嶽鍾!嶽鍾還處於昏迷狀態,而且是他們對付暗殺星的唯一援兵,想到此處,周浩更加祈禱,那個神祕人和暗殺星沒有關係。

擡頭看了看樹枝上“呱呱”叫着的烏鴉,周浩心裏亂糟糟的,不知道此時自己已經落在了最後,還是已經靠在樹邊休息的雨舒童對着他大喊一聲,才讓周浩反應過來。看到其他人都過去了,周浩也不再慢悠悠的,小跑着就向着巨樹那過去了。

但是,在距離巨樹還有三米左右距離的時候,一個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還在跑動的周浩就在那裏,像是被什麼擋住了一樣,“砰”的一聲被彈了回去,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頭部。


衆人都是眼睜睜的看着周浩自己把自己撞飛,當即都坐不住了,神色一變連忙起身,飛奔着就要過來查看周浩的狀況,但是,剛起步,方穎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大叫了一聲,“小心!”接着抓住了離自己最近的雨舒童。

聽到方穎聲音的華,在竄出去將近兩米的位置也反應過來什麼,身體一個急停,同時攔住了納蘭兄妹。

這個情況,方穎和華見過,只是,當時他們是在外面!停下跑動,方穎讓雨舒童跟在後面,然後自己伸着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這時候,周浩也從疼痛中恢復了,由於跑的不是很快,所以也沒受什麼傷,站起身,他自然也想到了以前的事,現在和方穎一樣,朝着撞到自己的位置走過去。

雙方就這麼走的越來越近,不消片刻就走到了一起,手也觸碰到了周浩被撞飛的地方,當即,兩邊的人臉色同時一白,果然如此!周浩和其他人中間,一層透明的牆赫然聳立在那裏。 “可惡!”周浩暗罵一句,怎麼又是這個情況,自從他加入ncb就和這樣的透明隔牆結下了“不解之緣”,每隔一段時間就得碰到這種東西,而且每次遇到這種東西,都沒有好事發生。

但是這次的奇怪之處是,每次有這個透明牆都是因爲內部有重要的東西,可是這次,方穎那邊除了一棵樹沒看到其他任何東西了,難道那個樹裏有什麼要物?

可是,一道聲音傳來直接解答了周浩的疑惑,“竟然還有一個沒有關起來。”聲音平淡,但是卻感覺直擊內心,讓人不得不心生膽怯之情。

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間,周浩就辨認出來了,這個就是之前讓他們離開的那個神祕人的聲音,霎時,周浩轉過身去,只見一個人正慢慢的從半空中飄下來。

此人面容不過二十來歲,一頭烏黑長髮向後盤起,頭帶發冠,身襲白袍,長袖遮手,長履縛足,聽其聲音,卻是一個男人,只是長相太過秀美,十足一個美男子的風範。

那人落到地上,看向了周浩這邊,“可惜了,可惜了,快了一步!”說着,慢慢的朝周浩的位置走去,不知爲何,周浩看到那人毫無神情的面色,就本能的朝後退了幾步。但是,身後是透明隔牆,他退了一點,就不能動了,緊緊靠在牆上,緊張的盯着那人。

這突如其來的一人自然也把牆內的幾人嚇了一跳,而且聽到神祕人的語氣,就是他把自己這邊關起來的,此時看到神祕人過來,華當即對他一指,厲聲問,“你是什麼人!爲什麼抓我們的人,阻我們去路!”

華自己都不確定文華和蕭空是不是他抓走的,可是現在情況,也不容他多想,只是下意識的猜測,況且,既然神祕人選擇把衆人關起來而不是直接殺掉,說明還是可以交涉的。

果然,神祕人在聽到華的話後,停了下來,一臉正氣盎然,“我的確是把你們關起來了,但也是因爲你們不聽我的勸告,執意在我的領地行走,至於抓你們的人,我沒有做過!”說着話,還整了整自己的白袍。

聽到神祕人這麼說,周浩等人心中一驚,這個猜測不對,那蕭空他們的去向又成了一個謎,沉默了一會,華又出口對神祕人說,“我們要闖入閣下的領地,也是因爲要找我們的人,既然閣下說沒有抓他們,那請閣下將我們放出來,我們就此離去。”華說的不卑不亢,而且也聽不到任何的情緒波動。

然而,神祕人卻沒有如華所想的好說話,他緩緩的搖了搖自己的頭,“這裏可不是你們想來,想走就走的地方,既然敢忤逆我,就應該做好了被懲罰的準備了吧。神祕人語氣忽然變得嚴厲起來,“你們所處的地方,就是我所設的畫地爲牢,法術持續48刻鐘,這段時間,你們就在這裏反省吧。”說着,又把視線移到了周浩身上,“還有你……”

還沒說完,忽然從遠處傳來一聲慘叫,這個聲音一聽就能辨認出來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尖細,充滿了恐懼。神祕人聽到這個聲音,臉色瞬間變的恐懼,直接不管周浩,一轉身就飛了出去。

周浩看着神祕人飛走的背影,驚魂未定,要不是我這一個尖叫,自己恐怕也難逃敵手,大口喘了幾口氣,定了定神,這時候再回想起那個尖叫聲,竟然覺得有點耳熟。正要追上去,又想起身後的人,立馬停下了腳步,看向他們。

華看到周浩的眼神,立馬明白了他的意思,當即一點頭,示意周浩立馬追上去,暫時先不要管他們。周浩見此,也不再猶豫,跟着神祕人依稀消失的背影就追了上去。

神祕人飛的很快,周浩只跟了一段路就看不見蹤跡了,但是,憑藉着大致的方向,他依然朝前追過去。

這次或許是因爲沒有了神祕人的干擾,周浩並沒有任何的意外,走了不一會兒,一座茅草屋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在經濟如此發達的今天,這種茅草屋簡直都不像這個時代的產物,周浩能看到這個東西,幾乎都是我在博物館裏,不過,另一方面,這個屋子出現在這個森林裏倒也不顯得太過突兀。

看到這個茅草屋,周浩當即就猜神祕人飛來的位置就該是在這裏,悄悄地靠近屋子,周浩心中極爲緊張,神祕人的脾氣捉摸不透,現在最好還是不要被他發現爲好。

慢慢移身到一個窗戶前,周浩伸出頭,仔細觀察着屋內的情況,和整片森林的情況一樣,房屋內也是非常的寂靜,一張桌子,一個火爐,火爐上正放着一個水壺,此時正呼呼的往外冒着熱氣,整個一個農家小院的情景。

這裏沒有發現任何線索,周浩正待移步大門進屋查看,忽然兩聲悶響傳了過來,這種聲音周浩分辨得出來,是那種拳頭擊中身體的聲音。

隨着聲音傳來,周浩前面不遠處的泥牆轟然倒塌,兩個身影也隨之飛了出來,定睛看去,那兩人正是蕭空和文華,此時兩人口吐鮮血,重重從空中落在地上。

隨着他們落地,牆的洞內又走出來一個人,不是那個神祕人又是誰。神祕人此時面容惱火,手指蕭,文二人,“竟敢對我靈兒出手,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不管你們是何人,說!”神祕人語氣殘忍,“想怎麼死?”

周浩在蕭,文兩人落到地上的瞬間就先轉折到了一個草垛後面觀察情況,也幸虧自己沒有頭腦一熱衝出去,否則也一定會被神祕人一併抓起來。但是,即使現在,周浩還是要考慮一個更嚴重的問題——要怎麼救出蕭空和文華兩人呢?

蕭空和文華不知是受了什麼傷,在神祕人問完話之後,也不做言語,臉色發白,使勁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但是,眼神卻沒有絲毫屈服的樣子。

神祕人看到他們兩人的眼神好像更加暴怒了,手上激射出一道白氣,像是一把刀一樣就要朝蕭空和文華的身上砍去。 周浩眼看着神祕人要把氣刃斬下,這還怎麼忍得住,當即是從草垛後面跳了出來,大喊一聲,“住手!”就飛似的朝那邊跑去。

與此同時,茅草屋裏也傳出來了一道聲音,“溪村住手!”聽到這個聲音,神祕人和周浩同時停住了身形,名叫溪村的美少男一臉疑惑的看向屋裏,而周浩則是一臉震驚,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屋裏,想看清發出這個聲音的人。

“踏踏……”細碎的腳步聲傳來,慢慢的從茅草屋裏走出來了一個倩影,看到這個身影,周浩當即繃不住激動的心情,失聲喊了出來,“鍾夏軒!”

聽到周浩無比激動的聲音,溪村只是瞟了他一眼,便沒有管他,反而是看向了走出來的女孩,“靈兒,爲什麼要阻止我?”

靈兒?聽着溪村非常平常的話語,周浩心中一陣不解,這個叫靈兒的女人簡直和鍾夏軒一模一樣,難道是自己認錯人了?周浩這麼想着,再次觀察那女人,確認着自己的想法。

“咳咳……”此時,蕭空總算是緩過來了,重重的咳了幾聲,虛弱的對着周浩那邊,“她是鍾夏軒,不是靈兒!周浩你一定要喚醒她。”說完這句話,蕭空像是耗光了全部力氣,重重的躺回了地上暈了過去。

“鍾夏軒,鍾夏軒!告訴你多少次了,這是靈兒!你們卻如此糾纏,真當我是泥人沒有脾氣不成?”溪村像是被蕭空,文華二人攪的很焦躁,聽到蕭空說話,擡手就要打。不過,依然是被不明身份的女人給制止了。

周浩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個女人,面容和鍾夏軒一模一樣,但是身着白色長裙,看款式,和溪村一樣,如同拍古裝戲的演員一樣。

那個女人制止了溪村繼續毆打蕭空之後,終於是把視線移到了周浩身上,這一看,便出事了,只見她忽然面露痛苦之色,抱着頭尖叫着就蹲了下來。看到這個情況,周浩一愣,想起蕭空暈倒前說的最後一句話,當即心中確定了,這個女人就是鍾夏軒,否則,靈兒周浩連見都沒見過,那對方看到自己也絕不會有這個反應。

“你快滾!今天是怎麼了,個個都是讓靈兒變成這般樣子。”溪村在鍾夏軒旁邊,在她出現問題的一瞬間就出手將她抱住,一邊像是在給鍾夏軒體內輸送着白色氣體狀東西,一邊用憤怒的語氣朝着周浩大吼。

就目前這情況,周浩怎麼能撤退,或許鍾夏軒會因爲自己而甦醒。頂着溪村殺人一樣的眼神,周浩竟然靠的和鍾夏軒越來越近了。他現在必須弄清楚這一切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鍾夏軒會在這裏。

但是,還沒等周浩走的多近,原本痛苦慘叫的鐘夏軒陡然一變,從身上爆發出一道寒冷的氣場,慢慢站起來,手也鬆開了抱着的頭部,面色冰冷,就像換了一個人。

看到這一變化,周浩停下了腳步,鍾夏軒變成這樣可謂是非常熟悉了,這就是她化爲女神的模樣,但無論如何,對於鍾夏軒能從研究所裏逃出來,還是一個謎,難道是這個溪村救了她,心裏這麼一想,周浩又重新看向了溪村。

不過溪村現在卻根本已經不在關注周浩的行動了,他一臉驚訝的看向鍾夏軒,顯然,他還沒遇到過鍾夏軒變爲女神的狀態,連忙開口大喊,“靈兒你怎麼了?”他依然認定鍾夏軒就是他所認識的靈兒,說着話,就要伸手去拉對方。

化爲女神的鐘夏軒脾氣周浩是知道的,果然,還沒等溪村的手碰到鍾夏軒,立馬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不要動!”除卻聲音,這一次更是直接從她的身體上爆發出強烈的異能波動,直震得溪村向後撤了幾步穩住身形,再次擡起頭看向鍾夏軒的表情已經從擔心變成了錯愕。

靈兒,不該有這種實力!溪村心裏暗暗一想,隨即就把鍾夏軒的變化怪罪到這三個突然出現的人身上,“你們對我的靈兒做了什麼?”視線從鍾夏軒轉移到周浩的一瞬間,溪村也把眼神化爲憤怒,近乎咆哮的問着周浩。

這一次對上溪村的眼神,周浩直接脫離了恐懼,他現在已經百分百確認,女人就是鍾夏軒,只是因爲某種原因失去了記憶。而這個原因,很可能就是來自眼前這個暴怒的溪村。

必須要把鍾夏軒救回來,周浩心裏默默地打定主意,一隻手慢慢伸向了褲兜,那裏,一個小瓶正安靜的躺着,小瓶裏面正是充滿了全屬性異能靈液!周浩爲了防備不時之需,在每個口袋裏都裝了一瓶,剩下的才放入包裏,此時在感受過溪村的實力後,想要從他手上奪回鍾夏軒,絕非易事。

溪村可不知道周浩此時心中所想,他現在把視線不斷地在鍾夏軒和周浩兩邊擺動,而鍾夏軒,只是閉着眼睛,不知道在幹什麼,不過有了上一次的經驗,溪村也不敢貿然向前,畢竟,剛纔一瞬間“靈兒”爆發的能力,絕對在自己之上的,雖然溪村還弄不清楚那是一股什麼能力。

周浩自然也抓住了溪村看向鍾夏軒的時機,猛然拿出靈液,打開瓶蓋,一仰頭全部喝了下去,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在溪村把視線重回周浩身上的時候,靈液就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了。

第一次服用納蘭散人所給的靈液,周浩首先就感到了和文華給的不太一樣,單憑這入胃時那種靈液劃過食道時的清涼就讓他全身一陣舒爽。但是,舒爽過後,周浩發現了一個嚴重的問題,自己沒有絲毫變化!

意識到這個事情讓周浩瞬間臉色一白。身體沒有變大,意識沒有消失,就連服用靈液後異能膨脹的感覺都沒有,那一瓶靈液進入到周浩的胃,竟然什麼也沒有發生!

這是怎麼回事?周浩不斷的觀察着自己的身體,但是的確沒有發現任何不同,下一刻,他忽然想到,不會是納蘭散人賣的假貨給自己這邊吧?這個奸商!這麼一想,周浩又發現了不對,納蘭散人敢和自己同行,又怎麼敢賣假的東西給自己呢?一連串的問題出現在周浩腦子裏,直攪的他頭腦發懵。

此時,周浩還處在自己的意識當中的時候,完全不知道,在不遠處,溪村看他的眼神變得越來越犀利起來。 周浩現在的心裏是那個着急啊,本來還想着能不能用自己強大的實力戰勝溪村,不說擊倒,能擊退都行,可是這服下去毫無感覺的靈液卻打破了他的幻想。在仔細觀察了的一遍全身之後,周浩絕望的的嘆了口氣,蕭空和文華重傷倒地,方穎等人還被關着,自己今天怕是要栽在這裏了。

這麼想着,周浩便還想試試憑自己僅存的能力喚醒鍾夏軒,可是還沒等他看到鍾夏軒,溪村警惕而又充滿敵意的眼神先進入了周浩的視野。

怎麼回事?周浩看着溪村心裏一驚,對方的眼神,就像是在防範自己,是那種如臨強敵的眼神,明明之前他還不把自己放在眼裏,難道是因爲使用靈液的原因?可是,自己都沒有任何感覺,又怎麼會給被人造成壓力?

思緒萬千,周浩不停的在腦中分析着現在的情況,他甚至都猜測是不是有什麼救世主一樣的人物正隱藏在自己身後,而溪村所防範的,就是那個人。但是,溪村下一步的做法完全打消了他的猜測。


溪村這時像是蓄滿了力,猶如猛虎之勢,雙手伸出和剛纔準備砍蕭空的氣刃,口中大吼一句,“去死吧!”便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周浩這裏。

看到這個情況,周浩還能猜什麼,溪村明明就是往自己的身上砍來。這個速度,周浩想躲已經來不及了,下意識的,他舉起雙手護住頭部,緊緊的閉上眼睛,準備接下這雷霆一擊,雖然,他知道憑藉着自己的血肉之軀只能是螳臂當車,但是現在的做法,只是出於他求生的本能。

“轟!”抱着必死的準備,周浩忽然感覺耳邊傳來了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響,感覺就像是**在自己耳邊爆炸一樣,直震得他眼冒金星。

不過,這種感覺很快就恢復了,而且,除了頭還有點暈乎乎的,其他的部位竟然沒有再感覺其他的疼痛,慢慢的睜開眼,周浩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溪村站在自己眼前,手上的氣刃砍在自己手臂上,然而卻沒有任何作用,此時溪村正咬緊牙關,像是在奮力抵擋着什麼。

周浩這才真的意識到,溪村的這一下攻擊竟沒有對自己造成任何傷害,他連忙雙手一使力,想要推開還壓在手臂上的氣刃,這一推之下,溪村像是受了好重一擊,“嗖”的向後飛了出去,落在地上還滑行了好一段距離才穩住身形。

不敢相信的看着狼狽的溪村,這竟然是自己乾的?一推之後,周浩連忙再次檢查自己的身體,但是,還沒有任何的變化,就像是剛纔那一擊不是自己造成的一樣。

“你到底是什麼人?”周浩還在一次又一次確認自己的身體狀況的時候,溪村卻陰沉沉的說話了,眼神中十分憤恨,明明是剛纔自己都不放在眼裏的小角色,怎麼會突然變的這麼強。

周浩當然是沒法給溪村解釋自己目前的狀況,但既然對方問起了,簡單的自我介紹還是可以做到的,“我是周浩!”這四個字說的不卑不亢,雖然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但周浩唯一能知道的是,自己目前可以與溪村一戰。

感受到周浩還在和自己打馬虎眼,溪村一陣怒火中燒,這纔是擋住自己一次攻擊,就已經這麼看不起自己了,作爲修煉之路一路通暢,少有敵手的溪村怎麼忍得了。冷笑一下,使用比剛纔強好幾倍的實力,化爲氣刃再次砍向周浩。


因爲上一擊得手,即使感覺不到自己的力量,但還是非常有自信,揮着拳頭,迎着溪村就攻了過去。

氣刃劃破空氣,幾乎讓周圍的景物都扭曲了,可見其力量之強,但是周浩卻毫無懼意,不知爲何,被剛纔砍了一刀之後,似乎喚醒了他體內的好戰因子,心裏的恐懼盡數化爲了對戰鬥的渴望。

周浩自己不知道,他的眼睛正隱隱的泛着血紅色,嘴角也泛着冷笑,這一刻,他變成了一個戰鬥狂人,一拳向溪村的氣刃上打去。

兩個人再次轟擊在一起,這一次溪村也收起了輕敵之心,兩人撞擊之下,同時被對方的力量衝撞的向後退了幾步。

好強!周浩在心裏想着,這個想法既是誇讚溪村,但更多的是對自己說的,自己目前的狀態,真的是太爽了。兩次對拼,周浩漸漸的感覺到了來自全身各處的力量,而且非常值得注意的是,這股力量不是從體內發出來的,而是從外界吸收的。

“這難道就是這種靈液的能力?”周浩暗歎一聲,這次服用靈液,再次刷新了自己對靈液的理解。而且最然他感到欣喜的是,縱使實力變得如此強力,自己還是能控制自己,意識還是在清楚的狀態。

“好小子,竟然能與我對轟不受傷,之前當真是我小瞧你了!”溪村可不知道周浩在想什麼,他只當周浩之前是在隱藏實力,自己也是遊歷大千世界多年,自然也見過不少像周浩這樣的人,每每遇到,都會讓自己戰意大起,然而,這一次卻不同,靈兒現在還不知道中了什麼邪,要是和周浩纏鬥,保守估計也得三百回合,誰輸誰贏還不一定。

不過,在他暗暗看向“靈兒”的時候,卻猛然發現,人已經不在原地了,心中一驚,那還管是不是和周浩在打鬥,一瞬間就來到了“靈兒”之前站的地方。環視一圈搜索着“靈兒”的蹤影。

周浩自然也發現了這個事情,鍾夏軒不知何時就離開了這裏,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從研究所裏逃出來的,但是暗殺星的人一定是在尋找她,爲了鍾夏軒的力量他們可是煞費了苦心,這麼一想,周浩心中旺盛的戰意也消了大半,也來到了鍾夏軒原來的位置,盯着溪村,“鍾夏軒去哪裏了?”

溪村並沒有回答他,他一門心思的搜索着還殘餘在原地的線索,忽然像是發現了什麼,略微確定了方向,就飛了出去。

看着忽然離去的溪村,周浩一愣,正要擡步追上去,猛然想到蕭空和文華的情況,便咬咬牙停下了身形,先往身受重傷二人那邊跑去了。 把蕭空和文華扶進屋,周浩也在茅草屋的裏面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嶽鍾,同樣的,把嶽鍾也扶了起來,想了想,還是帶着他們三個前往了華所在的位置。

靈液的能力讓周浩的力量和速度都有很大的提升,僅用了和剛纔一半的時間,就看到了華等人,此時他們蹲坐在巨樹旁,眼睛都盯着周浩離開的方向,此時周浩一出現,衆人全都站起來迎了上去。雖然只能前進不到三米的距離。

周浩一到隔牆處,就把身後的三人給放了下來,看到這三人,華他們先是一陣欣慰,因爲還有和文華的感應,華倒也知道文華依然活着,不過還是神情緊張的問了周浩,“出了什麼事?”他也是感受到周浩的身體也有了變化,當即明白有大事發生。

周浩也不廢話,原原本本的把剛纔發生的事都說給了華等人,特別是關於鍾夏軒變化的事情,他着重提了一下。

華和方穎聽後一陣駭然,沒想到這點時間就出現瞭如此驚人的消息。沉默了一會,華給周浩提議,“你剛剛說你的實力能和溪村平起平坐,那你試試能不能擊破他的畫地爲牢。”

周浩一聽,當即覺得很有道理,這個畫地爲牢也應該不算是特別強力的招式,於是,周浩運起了身上的異能,立馬環境中大量的能量涌進了他的身體,接着,周浩猛的對隔牆上揮出一拳。

“砰”的一聲巨響,隔牆內的衆人都是捂着耳朵退了好幾步,就連周浩自己都是努力穩了穩身體才避免被彈出去,然而,除了這個聲音之後,隔牆卻沒有任何的變化,完全沒有被破壞的痕跡。

“看來,還是不行!”定了定神,華上前來摸了摸周浩擊打的地方,果真是沒發現任何的損傷,當即也是一陣失望,這個畫地爲牢還是有些門道。

“等等,我可能知道怎麼打開這個東西了!”和華不同的是,周浩一擊之後並沒有露出失望的神色,反而像是發現了什麼,立馬大喊着把手輕輕的放在了隔牆之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