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隻配合還能使他忌憚三分,現在只剩下一頭,他還會怕了不成。

只見一道道劍芒瞬間在他身後形成,不斷的閃爍著寒光。夢無痕袖袍揮動,劍芒凌厲向著三頭魔狼激射而出,有著陣陣破風聲響起。

空氣都響起爆燃聲,摩擦出陣陣火花。

而此時三頭魔狼張開血盆大口向著夢無痕的頭狠狠咬下,尖銳的獠牙上不斷的有著粘稠的涎液滴落。

夢無痕長劍橫檔,三頭魔狼尖銳的牙齒和清風劍碰撞,火星濺射。

「砰!」夢無痕的身體被強大的后震力震的後退幾步。此時三頭魔狼縱身一躍,利爪已經向著夢無痕撕裂而來。

夢無痕身影快速移動到三頭魔狼後背之上,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殘影。手中的長劍化為一道白光,向著三頭魔狼的直斬而下。

「嗤」長劍直入三頭魔狼的喉嚨之中,藍色的血液噴涌而出。伴隨著三頭魔狼凄厲的咆哮回蕩,三頭魔狼一個頭顱的脖子被刺穿,並沒有死亡。而是發瘋似的到處亂竄。

四周的樹木轟然倒塌,而夢無痕這站在一顆參天大樹的樹榦上看著三頭魔狼發瘋似的胡亂攻擊,眼神凌厲。

手中長劍劍芒吞吐,等待著給予三頭魔狼致命一擊。

過了幾分鐘,三頭魔狼的動作已經變得遲緩起來,看起來已經體力不支。

「就是現在」夢無痕暗道一聲。

總裁臣服,前妻別改嫁 一道道劍氣如影隨形,在他的身後形成。夢無痕身體爆射而出,一劍直斬向三頭魔狼的頭部。

「噗呲」

凌厲的劍氣一閃而逝,而三頭魔狼的動作也已經停止,彷彿時間就在此時凝固。只見三頭魔狼僅剩的兩個頭顱從脖子上分離,脖子處整齊的切口光滑如鏡。

隨後有著深藍色的血液噴涌而出。三頭魔狼龐大的身軀倒塌而下,一顆靈珠浮現在三頭魔狼的屍體上方。

這是最後一隻三頭魔狼。

夢無痕此時腳踩在滿是深藍色的土地上,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紮起的長發有些許散亂,被混合汗水與血水打濕貼在臉上。全身上下都是血跡,沒有一片完好無損,有自己的也有三頭魔狼的,整個人透露著狼狽。

這一天內夢無痕不是坐下恢復,就是闖關和各種各樣的凶獸戰鬥。

而越接近後面,留給他恢復的時間越短。他全身的元氣可以說是入不敷出,要不是這些玄獸都是實體,體內存在靈珠,他恢復的速度根本來不及。

「恭喜你,闖過了第十六層」空間中有傳出白袍老者那機械性的聲音。

白袍老者從夢無痕闖過第一關開始出現過一次,後面就在也沒有出現過。

夢無痕每闖過一關,白袍老者的聲音就會準時響起。然後他就會被傳到下一關。而通關的獎勵到此時夢無痕都沒有拿到。

在夢無痕想著的同時,眼前空間再次變換,這次並不是霧氣重重的空間,也沒有玄獸來襲。

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廣場,廣場四周有著一尊尊數丈高大的石像屹立在那,將整個廣場重重包圍。每一個石像的臉上都充滿肅穆,石劍駐地,像是在守護著什麼。

這些石像夢無痕在那座水宮中也見到過,還得到了一個神秘的寒冰玉盒。以夢無痕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敢打開玉盒,不然會瞬間化為冰雕。

而在眾多石像中央,有一個巨大的水塘,水潭正中央有一個石台,在石台上有一尊正常人大小的石像,手中提著一個花灑,維持著澆花的形狀。

從外表可以看出這石像是一位少年,少年深那沉睿智的眼眸,有著俾睨天下的氣勢。嘴角噙著一絲放蕩不羈的邪笑,想必這笑容一定會讓無數少女失陷,不可自拔。

而在水流下方的水塘中央,有一朵蓮花隨風搖曳。宛若仙女,在風中搖曳著自己美麗的身姿。

湖中像隔了層模糊的水氣,氤氳瀰漫的濕度緊緊粘在荷葉上,像那神話中的瑤池,透露著仙氣。

而那朵蓮花只有三片花瓣,每一片花瓣都對應著一種顏色。

夢無痕看著水塘中央的蓮花喃喃自語道:「三色幽蓮?竟然是三色幽蓮」

隨後夢無痕有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雙眼,以為是自己長時間的戰鬥,產生的幻覺。

不管夢無痕如何揉自己的雙眼,那朵三色幽蓮始終在水塘中央搖曳著身姿。

夢無痕直到現在才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他一直苦苦尋找的三色幽蓮竟然在這被他遇到。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哈哈哈,宗主交給我的方法果然有用,這三色幽蓮果然在這」就在這時,一道略顯興奮的大笑聲有些突兀的響起。

夢無痕循聲望去,只見一道金袍身影看著遠處的三色幽蓮哈哈哈大笑起來,彷彿萬事已經勝券在握。臉上滿是興奮。這人正是古北,夢無痕沒想到古北竟然也進來到了這。

由於廣場面積龐大,古北在另一頭,加上注意力全被廣場中央水塘中的三色幽蓮吸引,所以並沒有注意到夢無痕的存在。

…. 此時的古北手上拿著一個如玉般的透明瓶子,在瓶子外面有著密密麻麻的詭異符文不斷的蠕動著。而在玉瓶之中有著一滴綠豆大小的血液被封裝在玉瓶之中。

那滴血液似乎還有這靈性,不斷的在瓶中亂竄,企圖飛走。而瓶外那詭異的符文不斷的有著白光一閃而逝,將那滴血液的暴動鎮壓住。

古北將那個玉瓶小心翼翼的放進儲物戒指之中,這個玉瓶回去后可是要還給宗主的,要是弄丟了他有十條命都不夠陪。

古北收起玉瓶,看著水潭中間的三色幽蓮,臉色異常興奮,就差手舞足蹈起來。他感覺離自己的宏圖霸業又近了一步,就在這時古北的興奮的臉色驟然凝固,似乎發現什麼。

隨後看向夢無痕所在的地方。看到遠處的夢無痕,古北臉上有著一絲意外浮現。有些陰沉道:「是你,沒想你你竟然能夠走到這,看來我小看了你」

此時古北的心中有些相信巫莎莎等人所說的是事實了,這一路闖來,就憑藉他氣海境後期大圓滿的修為都有好幾次差點命喪玄獸之口。

一路闖來,他所面對的玄獸從一開始的二階中期巔峰到後面的二階後期巔峰。一關比一關厲害。

古北加上他宗主給他的手段才勉強來到這,就算在此刻他身上受的傷都還沒有完全痊癒。

而夢無痕一個土著能有什麼後手?完全憑藉自己的實力闖到這的,古北可以肯定,就算是巫莎莎等人也沒有那個實力闖到這。因為你的修為越強,匹配到的玄獸等價就越高。

這至尊塔的闖關玄獸實力是按每個闖關者的修為匹配的,考驗的是闖關者的資質和戰力。

要是氣海境後期大圓滿和氣海境初期的人,闖關玄獸都一個等級,那氣海境大圓滿的人還需要闖什麼?不是隨隨便便就通過了?也是憑藉於此,夢無痕一路才能支撐道現在。

「離火宗的人正是陰魂不散」夢無痕看著遠處的古北,暗罵一聲。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沒想到你一個土著竟然能夠闖到這裡。看來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不過今天還是要死在這。」古北看著夢無痕,滿臉興奮的表情已經消失不見,化為滿臉的森然與殘忍。

夢無痕突破時的元氣雲古北已經聽巫莎莎說過了,竟然比他還要多,說明什麼?說明這土著的的天賦比他還要卓越。

這是古北那優越的自尊心所不能忍受的,所以他一定要親手殺死夢無痕,以此來證明自己才是天賦異稟的人。

「哼!你們離火宗的人廢話都這麼多嗎?一口一個土著、土著,還不都是我的手下敗將,真不知道你們哪裡來的優越感」夢無痕冷哼一聲。

雖然他的修為才氣海境初期巔峰,但也不至於讓他怕了,夾著尾巴做人。

現在的他可以說和離火宗的人是幹上了,不死不休。

「戰勝了幾個廢物就讓你自信心爆棚了?今天我古北就讓你看看什麼是等階上的差距。你那卑微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嗡!」隨著古北的話音落下,猶如烈焰驕陽般的赤紅色色元氣自其頭頂衝天而起,一股氣海境大圓滿的威壓向著夢無痕傾壓而來。

「好強,不愧是離火宗此行的領頭人」感受著古北身上散發的氣息,夢無痕臉色凝重,心道。

這種威壓夢無痕在他爺爺身上都沒有感受到過,說明這古北的實力已經超越了他的爺爺趙天都。

先前司樂天和霍天虎等人都敗在夢無痕的手中,連他自己都沒有發覺心中對離火宗的這些人生起了些許輕視之心。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從現在看來,司樂天等人的實力遠遠不及這古北,夢無痕此時也已經收起了那微不可察的輕視之心,臉色凝重。

「轟!」

青川舊史 此時夢無痕雄厚的元氣亦是自其體內席捲而出,猶如山洪爆發一般,滾滾血紅色的元氣似乎要將這天空都染成血紅色。

「唰!」

古北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眨眼間已經出現在夢無痕的眼前。

五指緊握,一拳狠狠的朝著夢無痕的腦袋爆轟而下。洶湧的勁氣猶如風刃一般,讓的夢無痕的臉上有著生疼。拳頭所過之處,不斷的有著悶雷般的炸響聲傳出。

這一拳就算是尋常的氣海境後期修為的人也不敢輕易接下。

夢無痕感受著瞳孔中不斷放大的拳影,膝蓋微屈。亦是一拳狠狠的轟出,拳頭表面有著血紅色的元氣依附在上面,看起來就像是血色鎧甲,堅韌無比。

兩者狠狠的接觸在一起。整個廣場的空氣似乎都在此時凝固,猶如狂風暴雨前的寧靜。

「轟!」

怒雷般的炸響憑空響徹,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浪肆虐開來。以兩人為中心,腳下的玉石地板瞬間炸裂開來,不斷的有著裂痕向著四周延伸。

兩人身體微微一震,向後退去。

「我倒是小瞧了你,不過剛才我只是用了一層的力道,接下來我看你如何抵擋」古北看著夢無痕能夠輕易接下他的試探一擊,甩了甩有些生疼的手,冷笑道。

話音落下,古北身後有著狂暴的元氣衝天而起,身影出現在夢無痕的上空。一拳接著一拳朝著夢無痕爆轟而下。如影隨形,不斷的有著狂暴的攻勢席捲而出。

猶如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向著夢無痕傾瀉而下,每一道攻擊都足以媲美尋常氣海境後期高手的全力一擊。

夢無痕雙手化為一道道殘影,不斷的揮動,抵擋這暴雨般的攻擊。

「咚咚咚」巨大的廣場之上不斷的有著沉悶的聲音響起。

只見夢無痕的身影被打的連連後退,只能被動防禦,在他腳下的玉石石板已經變得面目全非。

「哈哈哈,土著就是土著,我看你怎麼擋」場中響起古北猖狂的笑聲,古北的攻擊不斷的轟擊向夢無痕。

夢無痕周身有著一層層血紅色的元氣護罩,古北那狂暴的攻擊傾瀉在夢無痕的身上,元氣護罩上不斷的響起咔咔咔的聲音,變得不堪重負。

就在這時,古北一拳攜帶著暴虐的拳芒,狠狠的轟在夢無痕的身上。

「砰!」

放棄我,抓緊我:上 清脆的爆裂聲響起,只見夢無痕身上的元氣護罩被一拳轟的爆裂開來,猶如打碎的鏡子,碎塊飛濺。

夢無痕臉色微變,雙手呈現交叉狀,更多的元氣洶湧而出,抵擋著古北暴虐的一擊。

「轟」沉悶的碰撞聲響起。

夢無痕雙腳犁地,向後倒退數十丈才止住身形。在他面前的地面上是一條長長的划痕,碎石密布,有著硝煙瀰漫。

煙塵散去,夢無痕滿是狼狽的身影顯現出來。「噗呲!」一口鮮血噴涌而出,此時的夢無痕全身破破爛爛的猶如乞丐一般,雙臂表面布滿裂痕,不斷有著鮮血冒出,染紅了他的袖袍。

整個人透露著狼狽,夢無痕右手撐地,看著遠處滿臉冷笑的古北,暗道:「好強」

從這一交手,夢無痕就落入下風,氣海境大圓滿的實力果然和氣海境後期有著等階上的差距,這實力不知道比司樂天他們強了多少。

「還以為能夠讓我盡興,沒想到是我高看了你,土著就是土著」古北看著滿是狼狽的夢無痕,滿臉不屑道。

「呸,是嗎?」夢無痕吐了一口血痰。夢無痕有些狼狽的身影慢慢站的筆直。

「嗡!」血紅色的元氣洶湧而出,不斷的修復這他表面的傷口,很快鮮血已經停止流動,開始結痂。

夢無痕雖然表面看起來狼狽不堪,渾身血跡。其實古北的主要攻擊都已經被他一一化解掉,這些都只是皮外傷,並沒有傷到內臟、肺腑。

「咦,不過也是垂死掙扎」古北看著夢無痕在他如此激烈的攻擊下,看起來慘淡,其實只受了一些皮外傷,驚疑道。

…. 「烈焰槍」看著夢無痕並沒有受多大的創傷,古北口中低喝一聲。

霎時間,在他身後有著一道道赤紅色的元氣浮現而出。一股熾熱的溫度撲面而來,玉石廣場中的玉石地板瞬間變得通紅一片。有些已經承受不住這恐怖的高溫,開始崩裂起來。

發出一聲聲清脆的噼里啪啦的聲音,一塊塊玉石化為足以切割人體的利刃碎片,激射向四周。有著一道道音爆聲呼嘯。

一道赤紅色的元氣洪流慢慢在古北的身後形成,漸漸的凝結成一支數丈長、赤紅色的火焰長槍。

長槍比表面有著熊熊烈炎燃燒,似乎要焚燒這周圍的一切。空氣都在此時爆燃起來,冒出一朵朵火焰花朵,猶如煙花一般綻放。

雖然這火焰長槍的溫度熾熱無比,但出奇的是,廣場中的水塘並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死吧」古北右手對著夢無痕搖搖一指。

「咻!」

長槍劃過長空,帶著一抹長長的尾炎向著夢無痕爆射而來。空中有著尖銳空氣摩擦聲響起。

「就讓我夢無痕看看你這離火宗的天才到底有多厲害」夢無痕看著激射而來的火焰長槍,輕喝一聲。

身影微微下蹲,滋滋滋,周身雷電密布。不斷的發出滋滋滋的聲音。

『嘭!』夢無痕整個人猶如炮彈一般彈射而出,右手一掌朝著遠處的古北狠狠轟擊而下。

隱約可見掌間一條雷龍浮現而出。

「吼」

漸漸的這條雷龍身軀急速膨脹,化為一條數丈大小的雷龍,發出陣陣怒吼聲,晴朗的天空憑空有著驚雷炸響。

只見這條雷龍狠狠的向著烈焰長槍咆哮而去,一股狂暴的波動湧現而出,雷龍所過之處,空氣都被撕裂開來。

長槍和雷龍狠狠的相撞在一起。

「轟隆隆」隨後兩者碰撞中心有著一股肉眼可見的元氣漣漪席捲而來,肆虐著四周。

火焰長槍和雷龍不斷的迸發出一股股暴虐的能量,相互抵消著。

就在這時夢無痕身上的雷霆波動變得更叫狂暴起來,只聽那條雷龍發出一聲咆哮,張開血盆大口向著火焰長槍狠狠撕咬而下。

「咔咔咔」

「怎麼可能?」

一道道細微的咔咔咔聲使得古北那古井無波的臉龐微變,有著駭然聲傳出。

古北話音剛落,那把火焰長槍已經被雷龍咬斷,炸裂開來。強裂的爆炸勁氣向著四周瘋狂蕩漾而出。而雷龍在此時也已經能量耗盡,化為點點熒光消散於空中。

還不待古北反應,夢無痕的身影已經出現古北的上空,五指緊握,一拳朝著古北的頭狠狠爆轟而下。

拳影如龍,不斷的有著刺耳的氣爆聲響起。

「嘭!」古北見狀,雙手交叉橫檔。身體向後滑行數十米才勉強止住身形。周身有一個半圓形的赤紅色元氣護罩將他牢牢的保護在中間。

而夢無痕身影猶如毒蛇一般,緊隨其上,漫天拳影向著赤紅色的元氣護罩傾瀉而下。速度已經快的讓人看不清,只能勉強看到一道道殘影在空中呼嘯。

「剛才打的爽了吧,現在輪到我了」夢無痕口中低喝道。手中並沒有絲毫停止,元氣瘋狂輸出。落在古北面前的元氣護罩上,沉悶的碰撞使得古北的身體連連後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