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天道演變,造成了里世界發生了巨大變化。

但是對於這些秘密的封鎖,只會往好的方向處走。

當人間劫氣盡數化解,這些秘密將會徹底封塵,不會再留下太多痕迹。

「莫仙,你這老混蛋,留下一堆爛攤子給我。」

周天幕頭痛,只有屁股坐在這位置上,才會明白這大賢者的位置是多麼燙屁股。

「玄妙掌教只是開始,那群被莫仙忽悠投胎轉世的前輩高人,也即將轉世歸來。」

「轉世投胎的好說,因果一了百了。就怕這些老不死們,死不了,惹了一身騷回到玄黃,叫我擦屁股?」

周天幕再看羅青山一眼,就不想看到這傢伙了。

他怕,羅青山一拳將他打爆了。

不過,視線落在峨眉洞天內,他的心情又好起來了。

至少,這筆投資沒有虧本。

羅箐箐,終於走出了她的道了。

不同於靈山之主,不同於島主。

真道寄託,並非一定要凝聚巨物顯化,才能顯得真道的強大。

這兩兄妹,走的路不同。

羅青山演繹萬法,以無量截取道機,走得四平八穩,走的是一路開,萬路通,萬路通,歸於一點,這是萬法歸宗,萬源歸流。

羅青青不同,走的是一劍破萬法,一劍開來,直達道境。

「這丫頭,就是有一個好哥哥。」

觀察完羅箐箐,再看羅青山的女兒羅白樺。

此時已經三歲,小孩子到處跑,生性燦爛,但周天幕卻看得出這小孩子內心孤傲,卻渴望父母之愛。

幸好,有羅箐箐庇護着她,否則,在峨眉派這群心理扭曲的娘們環境下成長,未來又是一個滅絕師太。

「不過,接下來就不知道峨眉派如何應對來自羅青山的壓力。」

「僅憑兩位煉道師,加上一位尚未破境的玄妙掌教,抵擋不住來自人間煌煌大勢。」

前任大賢者莫仙隨意一指,毀了玄妙掌教的天心,讓她合道不成。

但,卻埋下了禍根。

玩弄命運者,必被命運玩弄。

就算是如今的師尊莫仙,也應該感受到來自羅青山的壓力了。

從他不費吹灰之力,將煉金之城毀滅,葬送深淵大好局面開始,羅青山以實際的行動告訴了他,所謂的操縱命運技術再牛逼,也抵擋不住強者的心念一動,改變的未來命運大。

我若為王,萬邪不侵。

所謂的天機術,所謂的操縱命運因果秘術,在真正強者眼裏,就是邪術。

此時。

羅青山深入里世界深處,所到之處,龐大的血氣籠罩千萬里,一切陰邪,一切詭異,皆為旁門左道,不入法眼。

【萬獸天功】這門功法,漸漸地成為【萬神不滅體】的主流,被羅青山推演到了另外一個極致,打破了遠古時代的極限,漸入究極。

龍族白羽少帝的鮮血被【萬獸天功】吸納,恐怖的血統源頭威壓,化為一刀,差點將他斬死。

若是他單純修鍊了【萬獸天功】,他的肉身算是徹底被斬滅了。

此刻,他才明白白羽少帝根本不屑羅青山收走他的血液。

作為龍族大帝源頭的血統的血液,莫說是羅青山這位第三步強者,就算是道境,不朽境的存在,一旦窺視血液的秘密,都要遭受來自血統源頭的恐怖攻擊。

撐過去,想要破解白羽少帝的血液隱藏的傳承,獲取真龍大帝之道,沒有數十萬年,毫無進境。

所以,左右護法並沒有阻止羅青山這個小動作。

「萬神不滅體,差點被斬滅。」

「但這片星空之下,星光不滅,我亦不滅。」

「天道不滅,法則永存,我亦不滅。」

這就是【九煉不滅體】,源於九煉真氣的理念,此刻,慢慢地將九煉的功法核心轉化為「不滅」二字。

更何況,他還有玄黃第一防禦神通,萬劫華蓋。

這是羅青山最後一道防線,被他撐住了。

沒有攻擊到虛空心臟這最後的核心之地。

念及此,羅青山想要放聲大笑。

他說天道是苟道。

自己才是真正的苟道。

想一想自身的防禦,肉身為第一層,萬法不滅體第二層,萬神不滅體第三層,星辰不滅體第四層,萬劫華蓋此刻是第五層,虛空心臟為第六層,最後白骨四面體這件異寶中的替命術為第七層。

這一次,血統的威壓斬了羅青山三層防禦。

就算是煉道師,破開他一層防禦,都極為困難,更何況一道威嚴破開了他的三層防禦。

隔着無限時空河流,隔着血統,僅僅涉及到了龍族大帝的因果,觸發的威嚴就相當於煉道師巔峰出手三次,斬了他三層防禦。

九煉不滅體並非越往上就越強大,越是往上走,底層根基就越牢固。

「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羅青山感慨道。

他只是走到第三步,無論第三步都厚實,無盡的時空,無盡的修鍊者,總有人在第三步達到他這等地步的。

極道者。

他或許是天才,可是,橫在羅青山眼前的第五步,是難以跨過的瓶頸。

他接觸到的文明,都沒有底蘊助他以水磨的功夫跨過第五步。

第四步,於他而言,就是盡頭。

他可以走到極致,如何橫向發展,都很有可能卡在第四步之巔。

「若真到了這一步,那就做一個人間帝王翁。」

「享盡榮華富貴。」

羅青山也看得開,到了這一步,他已經無所謂,剩餘的人生都是賺的。

但,終究不甘心。

【九煉不滅體】在以600263倍運轉,【萬獸天功】已經成為他的本能,無需刻意使用,因為它已經徹底融入到了【九煉不滅體】中,成為其中功能屬性之一。

白羽少帝的血液一半被他以【九煉不滅體】煉化,解析血統的玄妙,想要獲取血統中的隻言片語。

羅青山沒有使用虛空心臟嘗試煉化這血液,以虛空心臟的強大功能,會吞噬白羽少帝的血液,並演繹屬於白羽少帝的龍族血液的玄妙,但是觸及不到血統的真正核心傳承鏈條,龍血就會被轉化完成。

所以,他依託的就是【萬獸天功】的武道玄妙,一點點嘗試,一點點去破譯來自血統基因的秘密。

進度緩慢,哪怕是羅青山開啟了六萬倍快進功能解析,依然緩慢。

或者需要百年、千年的時間,他才能完全破譯白羽少帝關於龍族大帝血統傳承鏈的一些秘密。

當然,羅青山可以升級快進系統,但卻被他剋制住了。

快進系統的副作用很危險,而且是不可控。

如今的他,駕馭不了百萬倍的快進系統。

「系統,將修鍊功法快進功能提升至10萬倍。」

十萬倍,他還能駕馭。

「功法修鍊快進功能提升至10萬倍,扣除財富值:875,789,172,922,500。」

扣除財富值八百萬億財富值。

這龐大的財富,越來越難以記住了。

開了下剩餘的財富值,230億億財富值,只是抹去了尾數零頭。

「系統,是否可以對計算方式進行升級?」

羅青山得到的卻是系統冷漠的態度。

「算了,還是將心思放在里世界上。」

羅青山眯着眼,看向這塊沃土,心中已經畫下了宏圖,那就是改造成為地府。

「閻羅神職,開闢不了這地府。」

「不過,你們這些巨魔想要出世,先問問我的陰司功德道種。」

羅青山話音剛落,一座巨大由功德之力組成的仙山從體內飛出,緩緩鎮壓里世界,宛若洪荒中的不周山,頂天立地,成為這天地的唯一至高山峰。

同時,功德之力構建法網,化為陰司法度,開始向著整個裏世界蔓延,金光所到之處,霧霾驅散,重見天明。

誰是陰司就一定要死氣沉沉?天堂也屬於陰司一種變異體,為何不能金光普照?

死亡,是頭等神聖大事。

而功德仙山之上,正是玄黃本土中的玄黃帝國皇宮。

此時玄黃帝國的氣運金龍,一爪劃破空間,連接功德陰司山,接通陰司法度。

「這算是打通了九天十地了。」

羅青山一步跨出,走上了功德陰司山,從山巔返回了人間。

與此同時,氣運金龍暴漲,人間氣數縱橫數百萬里,佔據玄黃本土半邊天。

恐怖的氣象,吸引無數真宗古老的存在目光。

「山海宗想要幹嘛?」

「一統玄黃嗎?」

「目無真宗法度!!!」

「通天接地,這是想要締造三界版圖嗎?」

「好膽,竟然化出陰司功德仙山,鎮壓里世界,將里世界改為地府!!!」

「我感覺到天道即將圓滿,這是玄黃前所未有的大變革!!!」

「莫要輕舉妄動,今日之勢,玄黃氣運暴增,此乃好事,或者這是一條路,儘管與莫仙所設想有差異,卻是比莫仙所設想更加完美。」

就在諸多宗門鍊氣士暴怒之時,三十六洞天福地傳出聲音,壓下了真宗鍊氣士的亂動。

這代表着羅青山所做,得到了三十六洞天復甦的意志認可。

玄黃真宗,洞天福地。

而洞天福地代表着,各門各派的老祖,捨身化道,開闢洞天,化為真界,庇護玄黃修鍊者。

三十六洞天福地,就是玄黃宗門的真正底蘊。

而十八真宗的席位,只是代表着擁有煉道師的洞天福地,可稱之為真宗。

這三十六位洞天福地的意志,代表着武道時代的神話洞天強者們,為了後繼修鍊者,捨棄生命,甘願化為洞天,承載修鍊界修鍊者們。

也是洞天的存在,孕育了鍊氣士的誕生。

他們是以太玄道祖為首的代表,代表着各門各派的道祖。

而真祖只有一位,那就是混元真祖,代表着他尋找到道種,尋找到真道,尋找到了鍊氣士這條路。

這一點,羅青山很清楚。

每一位以身化道的洞天老祖們,他們並非沉寂,只是化為了天道意志般的存在,成為了洞天之靈,成為了真界意志。

只是,這種方式讓他們處於一種奇特的狀態下,永遠地喪失了主動修鍊權。

正是因為這三十六位洞天老祖,各門各派的道祖級存在,他們的犧牲付出,才有了鍊氣士今天飛速的發展。

「晚輩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卻驚動了諸位道祖。」

羅青山嘆息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