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在此時,空中突地一震,就好像是發生了輕微地震,導致整個酒店都晃了一下,但來得快去得也快,以至於幻覺一般。

隨着這一震動,空中浮現出七個人影,各位一角,手中舉着巨大的黑筒子。

無數鬼魂從地面下鑽出來,紛紛抱住身旁的人質。

強大的吸引同時來自四面八方撕扯而來,瞬間就形成了十二級颱風般的巨大風暴,旋轉呼嘯,盡情肆虐。

如此強大風暴之下,便連希拉里斯這種妖王一時都無法動彈,只能低着頭,四爬死死扣着地面,纔不至於被吹動。衆法師高手一時不被,在風暴中卷得滿跟斗把式好不狼狽,可總算身手高強,最終還是抓住點牢靠的東西穩住身形。高手尚且如此,那些小妖虎倀就更不濟事了,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就隨着地面上被鬼抱着的人質以及滿室雜物一併被捲入風暴,在空中掙扎吼叫,最終吸入了那七個人影手中持着的黑色筒子裏。 塵埃落定,一室清明。

原本擠滿了妖精、虎倀和人質的餐飲大廳裏變得空空蕩蕩,就連被搬騰到牆邊靠着桌椅都被那股怪風給吸了去。

飄於大廳四周的七個人影在衆人眼中也漸漸清晰起來。

那竟然是七個一模一樣的小女孩兒,看起來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高鼻深目,皮膚略黑,眉間一點赤紅硃砂,一襲灰布長袍,光着雙腳,腳脖子上卻還帶着金色鈴鐺,唯一的區別只有七人臉上的表情,或喜或怒或悲,恰好是七種情緒。

看到這女孩兒的樣子,焦章忍不住輕咦了一聲。別人不識,他卻認得這個女孩兒,這可不就是雍大天師自海外帶回來的那個名叫瑪利卡的印度小姑娘嗎?這小丫頭自打上岸至今一直不吃不喝,就在那個睡個不停,因此焦章印象極爲深刻,他還曾問雍博文這小丫頭是不是得了什麼病,雍博文卻只神祕兮兮地說她是在修煉一門極深奧的法術,術法界修法方式千奇百怪,別說整天睡不醒的,就連爲了練功一邊睡覺一邊吃飯跳舞的焦章也見過,當下見怪不見,就沒有再問。萬沒想到,今天這瑪利卡居然會突然出現,而且還搞了個大變活人,一個變七個!

衆人都是一團迷糊,有些搞不清楚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自己最初的目標都還記得呢,狂風一止,立刻齊齊撲出,然後不約而發出一聲驚叫,“盒子呢?”跟着就聽卓秀芳也在叫,“小鋒,小鋒,你在哪啊?”希拉里斯也叫了,這位現猛虎原身的妖王嗷的一嗓子,就把所有聲音都給震下去了,然後躬身一躍,向着最近的卓秀芳就撲了過去。

常言說雲從龍風從虎,希拉里斯這一動,立刻狂風大作,不僅餐飲大廳裏如此,就是酒店外面也是風聲呼嘯,風聲之中,妖氣直衝九霄,烏雲聚合,隱隱間雷電大作,一場風暴即將在葫蘆島登陸。道家有天人感應的說法,足夠強的修行者一旦動了殺機,便有天地反覆之像,用在這妖身上也一樣行得通,希拉里斯稱霸妖界一方,一身妖力幾可通神,此時因爲喪女之痛殺機攸動,立時天地色變。

卓秀芳眼見希拉里斯來得兇猛,不敢掠其鋒芒,使個了法術,原地消失,忽地出現在左方十餘米開外的地方,反手拔劍出鞘,還沒等擺姿式領劍訣,頭上陰影壓下,竟是希拉里斯已經撲到頭頂,那鋼勾般的爪子近在咫尺,彷彿他一開始撲過來的時候,對準的就是這個方位一般。卓秀芳大驚失色,倉皇間只來得及將劍往上撩,想要格住希拉里斯襲來的爪子,劍爪相交,便聽鏘的一聲大響,如金鐵相交,火星四濺,卓秀芳的手中劍應聲斷裂,希拉里斯的爪子毫不停頓地向卓秀芳腦袋落下去,這一下若是打實了,別說腦袋,半個身子都得被打成肉末。

危機時刻,忽聽一聲清斥,斜次裏飛來一道銀光,急急刺向希拉里斯雙眼,正是攻敵所必救之處,希拉里斯縱是滿身修得堅若鋼鐵,可這眼睛卻依然是個軟弱所在,一仰虎頭,僻過那刺來銀光,那道銀光一刺落空,旋即急轉,刺向希拉里斯咽喉。希拉里斯不得不繼續向後躲閃,終於收回了砸向卓秀芳的爪子。

卓秀芳一脫了危機,冷汗這才刷地一下涌上額頭,驚魂未定的急喘幾口,仔細一瞧,那道銀光卻是一柄長劍,在空中縱橫飛舞,站在電梯門口一直未動的李英劍左手捏劍訣凝於胸前,右手並二指在空中虛虛點劃,那飛劍便有如臂使般靈活攻擊,毫無滯澀之意。卓秀芳想不到居然是李英劍救下自己,感激之餘,又有些暗暗心驚,這老頭居然連飛劍都煉成了!

李英劍一邊遙控飛劍攻擊希拉里斯,一邊大喝道:“這傢伙已經發瘋了,大夥一起上,先解決了它,什麼弄不到手?哎呀!”這最後一聲驚叫,卻是希拉里斯未等落地,兩隻前爪在空中一合,便捉到了李英劍的飛劍,拿起來塞進嘴裏,咯崩崩咬成幾節,落到地上呸呸吐出來,碎塊砸得地面直冒火星。李英劍忍不住慘叫一聲,鮮血狂噴。這飛劍與他神魂相聯,方纔能指揮如意,這劍一毀便立時傷及神魂,吐血還是小事,功力也會因此大大退步。

一句話驚醒夢中人。

剛剛還爲盒子落於他人之手而沮喪的衆高手憣然醒悟。

對啊,只要捉到希拉里斯,別說一個妖界通道,一百個妖界通道也不是問題!

彭振輝第一個響應號召,呔的大喝一聲,上前一步,捏法訣,踏七星,噌地自兜裏掏出個mp4,喝了聲打,劈手朝希拉里斯擲去。書中暗表,這mp4乃是彭振輝所修煉的法寶,名喚聲波印,以聲攻擊,其中存着彭振輝封印的各種人間噪聲煉化而成的陰波,傷人於無形之間,一旦被擊中,輕則兩耳失聰小腦失調,重則當場瘋顛,端得厲害非常。那mp4一出,霞光萬道,迎風便長,剎那間化爲米許大小,刺耳的聲波化爲無形利箭,一波波接二連三射向希拉里斯。

薛秀和武七海反應也不慢,幾乎同時出手。薛秀自兜中掏出一隻事先摺好的紙飛機往空中一拋,那紙飛機迅速漲大至三米長短,向着希拉里斯猛衝過去,下方兩顆導彈呼嘯射出。武七海揚手灑出一張大網,這網眼細得跟砂子一般,上面寒光閃爍滿是倒鉤,這要是被網住了,只消輕輕一扯,那滿身皮肉就得立刻碎得跟餃子餡一般。

卓秀芳驚魂已定,舉劍凝神,在身前虛劃數招,喝了法訣,道了聲疾,只見滿室地面光芒閃爍,不時有閃電冰錐尖刀自其間冒出。這是玉女派最新研發的法術,名喚跳舞神機,人落其上,只能不停跳動,方能躲過下方的各種攻擊法術,實在是封閉空間中疲敵的無上妙法。

又有那陰冥派高手使出專門迷人神智傷人肺腑的廢氣之煙,靈言宗高手喝出言靈“宅”,金指門高手祭出sm捆妖繩,穿山派拋出法寶開山炮。

一時間九大高手各展奇術,一鼓腦地往希拉里斯身上砸過去。 鬥得一團糟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那七個抱着粗大黑筒的小女孩兒正如同正牌幽靈一般在空中緩緩消失。

下一刻,她們同時出現在一個房間中。

雍博文的房間。

七個瑪利卡平靜地將那七個黑色粗筒放到牀上,齊聲問:“怎麼樣?”

“成功了!”

坐在筆記本電腦前面的雍博文抹去滿頭汗水,扭頭大笑。

顯示器桌面上,多了七個壓縮文件包。

這是從餐飲大廳裏吸進來的所有人質鬼魂形成的文件。

瑪利卡的七情分身拿的就是改良的鬼魂電子轉換器。

這就是雍博文的計劃。

在意識到自己不可能無聲無息地潛進餐飲大廳救人後,雍博文很快便根據自己手頭所掌握的條件,擬定了一個異想天開的計劃。

他在第一時間聯絡魏榮,指示魏榮遠程控制酒店的中央電腦,打開瑪利卡房間的電視,把信號接駁過來,通過筆記本的攝像頭對房間中看似睡熟的瑪利卡說話,請求她的幫助。這種純技術性質的方法自然不會驚動在房間四周監視的小妖和虎倀,它們只能感覺到法術波動,對於電視信號這種東西那是感應不來的。

經過上次的突襲事件,雍博文已經從花間那裏知道,瑪利卡雖然身體保持熟睡,但精神卻是清查的,尤其是七情分身無時無刻都在不停活動,只不過在不需要的時候,瑪利卡不會讓別人看到她們。

對於雍博文的請求,瑪利卡以難以想像的速度給了回覆。他話剛一說完,七情分身就在房間中浮現出來。

不過,七情分身冒出來的第一句不是很豪爽的說有什麼要求就儘管提之類的話,而是同聲問:“青龍護法,金胎何在?”

雍博文愕然片刻,纔想起嚴格來說,自己確實是那個牢什子青龍護轉世,只不過因被爺爺那幫子人橫插一腳,轉世得亂七八糟,真正的青龍護法神魂沒能與自己融合,反倒困在他的身體裏出不去,不過瑪利卡這麼問倒也不算錯,只好回答:“還沒找到呢。”轉而又覺得奇怪,自己這青龍護法的身份連濮陽海這種近距離接觸的密宗金剛都不知道,這瑪利卡從哪兒知道的?便反問:“你怎麼知道我是青龍護法?”

瑪利立道:“我已修成過去明宿明通,能曉人前世種種,你前一世花間,正是青龍大阿闍梨惠果和尚欽點護法。 重生之異能狂妻 你既已知道自己的身份,便應當知曉身具使命,爲何不時刻護持金胎左右?”她每一句話,必然是七情分身同時開口,就好像七人在表演團體朗誦。

雍博文解釋道:“我還沒見過金胎長啥樣呢,怎麼保護她啊,等忙完了,回頭就找!先說說,你們能不能帶着東西這麼來去,比如我讓你拿件……”拿起桌上的鬼魂轉換器遞給七情分身中的喜,因爲這個有張笑臉看起來比較好說話,“從這個房間一下子到餐飲大廳去,能不能行?”

“可以!”那笑臉瑪利卡接過轉換器仔細看了看,纔給出肯定答覆,然後又道,“你明明已經與金胎接觸過,又何必再去尋找?”

“什麼?”這一聲驚疑不定的叫聲,卻是雍博文和花間同時喊出來的,雍博文懷疑道:“我接觸過那個金胎?這怎麼可能,前陣子在日本的時候,真言宗那些和尚找青龍金胎都快找瘋了,我要真接觸過金胎,他們會不知道?難道是離開日本之後接觸過?”連忙回想離開日本後所接觸到的人中,誰看起來一臉和尚相。

“是在離開日本之前。那日我見到你的時候,就在你身上感覺到了金胎的味道,護持金胎轉世,是我宗派四大金剛天然的使命,所以我纔會在七情未斬的情況下隨你同行!你在遇見我之前,就曾與青龍金胎有過很長時間的接觸!”

瑪利卡的斷言讓雍博文呆了半天,半晌才道:“我怎麼不知道有這種事情?等回頭救出人質,咱們再細談怎麼樣?你稍等一下,我要先打個電話。”說完不等瑪利卡再說話,也不理會腦海裏正在大叫快繼續說下去的花間,拿起電話給魚承世播了過去。

魚承世已經急得上房了,只不過他遠在春城,乾着急幫不上忙,只能指望彭振輝和焦章,接到雍博文的電話,聽雍博文說他已經回到葫蘆島,並且正在酒店中準備營救人質時,以魚總的城府也愣了足有三十秒,這才問:“你剛纔不是還在春城嗎?怎麼又回到葫蘆島的?不對,你下午的時候應該還在葫蘆島吧!你用的什麼法術,怎麼這麼個快法?”

“不是法術,這是您公司的技術,我和小魚剛剛纔發現沒多久,還想着等回到春城再跟您彙報。”雍博文簡單地解釋了一下新發現的鬼魂轉換器用途,然後才問魚承世那裏有沒有大功率的轉換器。他記得魚純冰以前曾說過,魚承世公司開發的鬼魂轉換器有兩種,一種是他們這種小型的,主要用於把已經捕捉到鬼魂轉換進電腦中,另一種則是大型的,功率強大,具有短程無線傳輸功能,主要用於捕捉鬼魂,直接開動吸進來,通過無線傳輸傳入後方電腦。

從魚承世那裏得到了還有幾臺的答覆後,雍博文立刻簡要地講了一遍自己的計劃,魚承世隨後便問那大廳的面積有多大。這一點雍博文卻不知道,還是現在網上問魏榮,遠在春城的魏榮調出了酒店監控中心的平面設計圖,把面積告訴葫蘆島的雍博文,葫蘆島的雍博文又通過電話把面積告訴了也在春城的魚承世。

魚承世拿着面積計劃了一下,告訴雍博文至少需要用六臺轉換器才能覆蓋整個大廳,爲了保險起見,最好動用七到八臺。隨後就安排鬼魂帶着轉換器通過網絡傳輸到雍博文這邊,魚純冰搞網聯快遞的事情,魚承世自然是第一個知道的,對於這種方便好用的快遞方式,當然也要隨時使用,只不過這轉輸用的鬼魂都是魚承世自己公司的,而不是網聯快遞的,因爲魚大小姐非常大義凜然地表示,雖然是親生父女,但在生意往來上也要明算賬,僱傭網絡快遞鬼魂是需要付錢的!

裝備到手後,雍博文又趕緊登陸公司網站,把還在網上的所有鬼員工統統下載過來,足有上百號鬼,沉在樓板裏,悄悄潛到大廳地板下待命。它們都只是一些連惡鬼都不上的普通小鬼,雖然有鬼氣,但比起滿酒店的妖精虎倀的氣味可就淡得多了,所以也不用擔心被發現。只是要不是另有計劃的話,這些小鬼在希拉里斯面前根本派不上什麼用場,希拉里斯打個噴嚏就能讓它們全都魂飛魄散當場消亡。

按照雍博文的計劃,他會走進大廳去吸引希拉里斯的注意力,然後由瑪利卡的七情分身與鬼員工們同時行動,鬼員工自地板下方冒出去抱住人質,瑪利卡通過七情分身直接從雍博文房間轉移到餐飲大廳,開動轉換器吸鬼,到時候雍博文就會上去拖住希拉里斯。

這個計劃的危險在於協同配合,如果瑪利卡或鬼員工的動作有一方稍慢,以至於不能在第一時間把鬼員工和人質吸進轉換器,那看守的小妖就會趁機攻擊,無論是傷到鬼員工還是人質,都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瑪利卡對這個計劃卻另有意見,“你不是希拉里斯的對手,會送命的!”

雍博文卻道:“你放心,我或許打不過他,但逃命的本事卻是天下無雙,保命絕對沒有問題!只要你們動手夠快就行!”

計議即定,雍博文就準備出房間去餐飲大廳,雖然門外全是小妖,但它們智力有限,雍博文相信只要自己不立刻表現出敵意,而是提出要見希拉里斯,這些小妖絕對不會上來拼命,而是會請示希拉里斯,只要能見到希拉里斯,計劃就算成功一半了。

當然了,計劃永遠沒有變化快,沒等雍博文拉門出去,彭振輝一行人就進了門,雍博文見狀也不急着出去了,而是靜靜等待機會,如果能和平的交換人質那自然是好的,若是不能,只消雙方一動手,他就有可趁之機了。

那突如其來的魔法箭雖然也令雍博文大吃一驚,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命令鬼員工和瑪利卡七情分身出動。

這一下比那魔法箭還令所有人意外,果然便一擊成功,救回了所有人質。 雍博文將七個壓縮包分別解壓到同一個文件夾,就可以看到了人與鬼都是一人一鬼同一個文件,以人加鬼的名字做爲文件名,後綴是exe格式。而妖和倀都是一隻一個文件,以各自的名字爲文件名,名字後面還有個括號,裏面標準是的什麼妖,有狗有貓有鼠有鷹,倒是挺齊全,妖的後綴是smi,倀的後綴是dat,也不知是根據什麼分類的,現在也顧不上細到研究。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既然是文件類型不同,那直接按類型排列分類,把先妖和倀的文件重新壓縮後上傳公司服務器等待處理。

然後雍博文先把魚純冰從電腦裏轉換出來。

魚純冰還是被捆得棕子模樣,由公司的老臣子那個囉嗦的大頭鬼緊緊抱着。

雍博文上前給魚純冰鬆綁。

魚純冰一得解脫,立刻跳起來,叫道:“太帥了,老雍,你真行啊,這種辦法都想得出來!”

雍博文笑道:“不是被逼的嘛,還多虧了瑪利卡幫忙,要不然也不能這麼順利。”

魚純冰好奇地打量着瑪利卡的七情分身,羨慕道:“我要是會這招就好了,到時候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什麼學習、家務、作業都不愁了。”直到現在,魚純冰都不清楚雍博文是青龍護法的事情,但卻已經知道瑪利卡是密宗荼羅金剛,雍博文在東京搶人的時候搶錯了才帶回來的,本來出於自身屁股所坐位置,對這個整天睡大覺的瑪利卡相當沒好感,但現在承了人家的救命之恩,也就不好惡意對待了,當下衝着瑪利卡拱了拱手道:“多謝你幫忙啊!”

瑪利卡的七情分身同時道:“降妖除魔乃我輩本份,那妖王雖然爲救女兒,情有可原,但挾持人質,意圖害命總是罪過,絕不能饒過他!”

魚純冰大大點頭,贊同道:“沒錯,非得好好修理他不可,居然敢這樣對待老孃,要是不還回來,我把名字倒過來寫!”轉頭一瞧,雍博文正要給五十鈴嘉兵衛轉換,忙道:“等會兒,老雍,你還在這邊給她們轉出來嗎?”

雍博文道:“當然了,總不能一直在電腦裏存着吧!”

“笨蛋,你好好想想,從打你在齊塞島上救下這幫小丫頭,給你惹了多少麻煩了,既然已經都存進去了,幹嘛不直接把她們都傳回春城,到了咱們那一畝三分地上,有我老爸罩着,看他們誰還敢去鬧事兒!也省得你整天看着她們,離開一會兒都容易出事兒。”

雍博文一想也對,自打從齊塞島上把女孩兒們救下來之後,簡直成了他雍大天師的把柄,接二連三地在她們身上出事兒,要是再出幾回事兒的話,難保這些女孩兒不會被嚇出精神病來,還是直接傳回春城比較好,當下便立刻行動,將所有女孩兒打包壓縮,直接發送,通知魏榮在那邊接收。

魚純冰趁這工夫,給老爸打電話報平安,順便又把這邊的情況說了一遍,特別是妖王提供妖界通道的事情,當時她就躺在地上,當然把這些都看在眼裏。

魚承世聽完冷笑道:“他們還真是想發達都快想瘋了,也不好好想想,就算是擁有了異界通道,沒有足夠實力搞定通道另一邊的妖精,他們能得到什麼?弄不好拿回來的就是個大大的禍害!不用理會他們,你和小雍不要在葫蘆島那邊耽誤太久,儘快回來吧!對了,告訴小雍,地獄之門再有三天就建成了,問他有沒有興趣入股,我聽織田信長說了他們之間的契約關係,真是後生可畏,我花了那麼大力氣才弄了個通道,簽了份魔英花專供協議,他倒好,直接把魔王給收拾了,等於是直接挖到了金山!你要好好跟小雍多學學,不要整天瘋瘋癲癲就想着玩。對了,你那個網聯快遞搞得不錯,老爸想入個股怎麼樣?”

魚純冰一聽大爲警惕,“老爸,你想幹什麼?老雍開個公司不容易,這才發展起來幾天啊,你就要吞了,太不地道了吧。”

“怎麼說你老爸呢!沒大沒小!”魚承世也不生氣,笑罵一句,“什麼吞不吞的,我是想跟你們公司談合作入股的事情,你們雍老闆手握魔王,又有網聯快遞這個網絡,已經有資格跟我平起平坐地談合作了,強強聯手,共同發展嘛。”

“這還差不多!”

魚純冰掛了電話,見雍博文已經傳完了所有人,正在給五十鈴嘉兵衛打電話,叮囑他先在春城好生呆着,一切事情聽韓雅安排。

雍博文安排完,掛了電話,這才指着剩餘的兩個文件道:“這兩個怎麼辦?”

魚純冰湊上去一瞧,只見一個文件名爲盒子,是個壓縮文件,一個文件名爲萊絲,是個後綴爲smi的文件,想是個妖精,便道:“妖精先上傳到服務器,等到時候統一處理不就得了?盒子……難道是希拉里斯裝妖界通道定位器那個?”忍不住拍掌笑道,“太好了,這個咱們公司可要發達了!快點轉換出來瞧瞧。”

“先說這個妖精吧,她不是普通小妖,你看清楚,她名字後面還有個括弧標註是虎呢。”

“虎?希拉里斯的女兒!怎麼也被吸進來了。”

“我哪知道啊,這裏面亂七八糟的東西多了去了,還有桌子椅子什麼亂七八糟的,都被我直接傳到服務器上去了。大概是那轉換器功率太強了吧。”

“剛纔她被魔法箭射中,眼看就不行了,現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要不解壓出來瞧瞧?”

許可突然從旁邊插話:“還是傳到公司網站上去看情況吧!”從打把雍博文帶回葫蘆島,她就一直無所事事在房間裏呆着,見兩人討論得熱烈,就忍不住上來湊熱鬧。

“爲什麼要傳網站上去?”雍博文和魚純冰齊齊發問。

“可以方便搶救啊。”許可挺奇怪地看着兩位老闆,“到時候讓魏工做數據修補不就得了?”

雍博文表示懷疑,“這能行嗎? 先歡後愛:惡魔少爺在身邊 她可是個活生生的妖精,不是純粹的程序數據啊!”

魚純冰卻捏着下巴思忖道:“說起來,前陣子那個被考精吃掉胳膊的倒黴賊鬼是不是上傳到公司網站後,魏榮給他安了個新胳膊?後來有沒有轉換出來看看怎麼樣?”

許可肯定地道:“轉出來了,您去日本的時候,他曾經出來過一次,那胳膊就跟自己原裝的一樣!”

“還有這種事情?”雍博文大驚失色,只覺得原本由理科生知識構築而成的世界觀彷彿遇上了十八級大地震般飛速崩塌,自打這鬼魂能存進電腦之後,接下來發生的離譜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讓他已經到了難以接受的地步!

“或許可以試試,老雍,打電話給魏榮,讓他準備。”魚純冰說完將筆記本前的雍博文擠到一旁,自己動手將小虎妖萊絲上傳到公司網站。

網站服務器上的小虎妖躺到了主城的十字路口,此時城中大部分鬼員工都被雍博文給下載出來參與救人行動,所以冷冷清清地只有幾個註冊用戶在閒逛,看到路口突然出現個身上插了好幾只箭的貓耳娘屍體,不禁大爲興奮,紛紛過去圍觀。

“這路口也能擺屍體了?怎麼弄的?”

“這誰擺的屍體啊,太變態了!”

“好可愛的貓耳娘啊,怎麼就給插成這樣了!”

“誰幹的,太沒道德心了!”

“封那傢伙的id、ip、iq、ie!”

魏榮通過後臺對已經數據化的萊絲進行檢測,檢測出了數個嚴重損壞,基本已經快到了崩潰的程度,連忙對其進行修補。

隨着他的修補,可以看到萊絲身上的魔法箭慢慢消失,傷口也逐漸恢復。

最後當魏榮通過話筒喊了句“大功告成”,屏幕上的萊絲一下就跳了起來,警惕地看着四周,見全是圍觀羣衆,不禁又驚又怕,掄起爪一通亂撓,那些圍觀的註冊用戶腦袋頂上就不停地往外冒帶負號的數字。

衆圍觀羣衆大驚,一鬨而言,同時紛紛詢問。

“怎麼新增pk功能了嗎?”

“那不是擺的屍體嗎?怎麼跳起來撓人啊!”

“這是不是bug啊,快呼gm!”

魏榮一見這貓耳娘如此兇猛,趕緊把她從主城給下載壓縮,轉存至硬盤服務器上。

“這小母老虎還真挺兇的!”

魚純冰讚了一句,回頭一瞧,見雍博文呆若木雞,精神狀態明顯堪憂,不禁嚇了一跳,忙問:“老雍,你怎麼了?哪不舒服嗎?”

雍博文回過神來,長長吁了口氣,苦笑道:“我沒事兒,只不過正在挽救自己的世界觀。不是我不明白啊,實在是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你說呢,瑪利卡?”一回頭,瑪利卡的七情分身全都變成了雕像,喃喃不停地道:“佛祖啊,這是怎麼一回事兒?居然會有這種事情!”

很顯然原有世界觀崩塌的,不僅僅是雍博文一個,也不光是瑪利卡,花間也在雍博文的腦海中不停的抽着冷氣道:“這,這算什麼法術?”

大活人可以在網上傳來傳去就夠離譜了,現在居然還能把大活妖當成一個純粹的數據程序進行修補,簡直就是讓合理黨人出離憤怒的不合理啊!

做爲一個理科生,雍大天師實在很難接受這種事情。

魚純冰安慰道:“別太在意,把電腦裏面當成一個類似於妖界或是地獄之類的異世界來看,就容易接受了!”

魏榮也在電話那邊道:“有道理,那是異世界嘛,而且是我們創造的異世界,我們就相當於那個世界的造物主,起死回生什麼的,舉手之勞的事情!”

雍博文緩緩點了點頭,遲疑道:“我們是不是應該把萊絲未死的事情告訴希拉里斯,這樣他們就沒有必要再拼個你死我活了!”

魚純冰卻氣哼哼地道:“先讓那幫王八蛋打一陣再說,讓他們不先救我,卻跑去搶那個盒子……對了,我要給焦大哥打電話,讓他別在裏面攙和,儘快退出來!”

焦章的電話很快接通了。

電話那頭一片混亂,似乎打得正熱鬧。

聽到是魚純冰,焦章相當驚喜。

“大小姐,你沒事兒了?太好了,是雍大天師下手救的你吧,我就知道!”

“什麼,離開這兒?不行,我不能走!”

“你不知道,希拉里斯發瘋了,正在驅使酒店裏的小妖往外衝,要拉着整個葫蘆島的人給他女兒陪葬!”

“我現在正在酒店外面佈設法陣,限制他的妖力。”

“相當吃力,不知道還能挺多久,要是讓他的妖力擴散出去,給全城的動物啓智化妖,那就是天大的災禍了!” “啊吼!”

希拉里斯鋸坐於地,張嘴咆哮,一道粗大的光柱順着嘴巴噴射而出,隨着頭部的轉動,從左至右,劃了個半圈,打擊範圍之內的房屋牆壁盡數彷彿太陽暴曬下的冰雕一般,磚石飛快融化,只餘下盤結的鋼筋骨架。

此時,距離瑪利卡七情分身救人離開,不過五分鐘的工夫,雍博文剛剛纔把救下來的衆女孩兒自網絡傳送回春城老家,正在跟魚純冰討論處理小虎妖萊絲的問題。

戰鬥卻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彭振輝等人法寶盡出,希拉里斯以一敵十,恞然不懼,進退間,無數倀鬼自其口鼻噴出,來往飛舞尖嘯,揮着爪子亂抓亂撓,雖然沒什麼大傷害,卻攪得人心煩意亂。又有妖火不時自其爪掌間飛出,飄凝在空中久久不散,一時間滿屋子都是綠油油的火團,雖然殺傷力不大,但被燒到卻是痛徹心肺。其間又有小股旋風呼嘯轉動,若是不小心碰上,往往就會被帶個趔趄,法師施法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下盤穩固,氣定神閒,若是腳底下磕磕絆絆,對施法速度和準確性就大有影響。

十位法師各出奇招,卻越鬥越吃力,彭振輝不禁暗暗心寒,忽見李英劍湊了過來。這老道低聲道:“聽說這妖王都有三種天生異能招數,一招殺敵,一招保命,還有一招卻是與敵兩敗俱傷同歸於盡用的,每一招使出來都是驚天動地。可他現在連絕招都沒出呢!”

彭振輝斜了李英劍一眼,心話說了這我也知道還用你廢話,但這時候正並肩作戰同仇敵愷,也不好惡言相向,只得耐着性子問:“不知李掌門有何指教?”

李英劍道:“我們十人對付他有些吃力,不如把他引出酒店,外間法師衆多,大夥一擁而上,定能降伏此妖!不過卻需先派一人去事先佈置好埋伏,務必要一擊而成,絕不能給他發絕招的機會!”說着話從袖子裏掏出個電紙書,調出存在其中的一幅陣法圖,遞給彭振輝,“我這裏有一降妖伏魔大陣,需法師一百零八人,原是先祖爲繳滅妖統陣線所設,當年妖統陣線數十大妖陷入陣中立時乖乖束手就擒,希拉里斯再強也僅此一妖,不見得能比當年妖統陣線那些翻江倒海的大妖更厲害!”

蓬萊派精擅陣法設計,是當年同信會最初會盟的二十七派之一,掌門李浩奇與鬆巖道人是莫逆之交。當年同信會苦戰,最初會盟的二十七派到最後僅存太平道、蓬萊教和龍虎宗。大戰之後,眼見雍漢生身爲勝利者,卻帶着太平道做了縮頭烏龜,李浩奇立刻二話不說,有樣學樣,將海外仙山蓬萊沉入海島深處,自帶着門人跑到海島上做了安分守己的漁民,果然也躲過了歷次遷動天下龍氣的大變。李浩奇在改革三年無疾而終,李英劍執掌門戶後,便重啓蓬萊島,銳意進取,經三十餘年的奮盡,獨霸東海,重成一方之雄。

彭振輝自是知道蓬萊派陣法厲害,一見李英劍主動貢獻,不禁大喜,親熱的道:“李掌門,要是能活捉希拉里斯,我向總會給你請功!”

李英劍淡淡一笑,灑然道:“功名身外之物,貧道不在乎,請功就不用了!”拿着電紙書的手卻沒有鬆開。

彭振輝心思一轉,明白過來,便道:“李掌門放心,待捉了希拉里斯,問出妖界通道,定讓你佔份大股。”眼前這形勢,就算捉了希拉里斯,問到妖界通道,他也不可能獨享,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做爲協會資產打量,大家一起入股經營。

李英劍微微點頭,卻道:“妖界通道貧道也可以不要,我只想要希拉里斯!”

彭振輝愕然,“你要這妖王幹什麼?”

要知道妖王可不比那些小妖,訓練一下,好好調教,能看家護院,做玩伴寵物。這種大妖精桀驁難馴,又有一身驚天動地的妖術,向來是稱霸一方的角色,怎麼可能甘心給人做手下?

李英劍道:“不瞞彭主席說,我蓬萊仙山的鎮島異獸在當年的東海大戰時,被妖統陣線大將九城君擊殺,空缺至今,每每見此,貧道都覺得愧對歷代先師,所以想捉這希拉里斯回去做鎮島異獸,也不需他肯聽話,只要捉了回去往困獸之穴裏一放,就算大功告成了。”

彭振輝有些爲難地道:“可是,希拉里斯這種妖王也是稀罕物,如果活捉的話,總會那邊肯定會過來索要研究……”

李英劍微笑道:“若彭主席肯幫這個小忙的話,在來年的新主席換屆時,我蓬萊派願意全力支持彭主席連任!”

蓬萊派雄據渤海,影響巨大,他們若是表示支持彭振輝連任的態度,將直接影響到遼寧省東南部一部衆多中小門派的傾向,到時候再加上他彭振輝本派的實力,即使是玉女派也無法動搖他的位置。本來這省主席位置因爲地方門派勢力過強而有些無趣,但如今情形卻不同了,只要能弄到妖界通道,以協會名義經營起來,那就是一棵金燦燦的搖錢樹啊!誰當主席都得掙得盆滿鉢滿,撈足好處!

彭振輝立刻豪氣無雙地拍掌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做這個主,只要活捉了希拉里斯,就歸貴派所有!”

李英劍這纔將電紙書交到彭振輝手中。

彭振輝立刻毫不猶豫地拿着電紙書湊到焦章身旁,交待一番。

焦章得了陣圖,抽身撤出戰鬥,撒腳就往外跑。

李英劍和彭振輝則藉着戰鬥走位的機會,將這個佈陣降妖的計劃通知在場衆人,只等焦章佈置好了傳回訊息,彭振輝一發信號,大家就立刻撤退!

可焦章往下面一走才發覺事情有些不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