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二樓最裡邊的包廂。

「你小子,現在小日子混得很不錯!」

楊浩玩味似的揶揄道。

「唉,老大阿里就別挖苦我了。」

「天天都是跟一些混混打架爭地盤,都無聊死了,還是在龍刺里和那些高手過招爽快。」

豺狼撇撇嘴巴道。

「哦,是嗎?」

「既然無聊,要不我們兩個過過招?」

楊浩一臉壞笑的看向豺狼。

「別別!我還想多活幾年呢,和老大你過招,那簡直是找虐啊。」

豺狼渾身哆嗦一下,趕緊搖頭拒絕。

又過了十幾分鐘,包廂門外響起一陣有節奏的敲門暗號,邵兵也是悄悄潛入了進來。

「老大。」邵兵看向楊浩道。

「好了,既然都來了,那我們就開始劃分任務吧!」

楊浩點點頭,原本隨意的神態,也是變得肅穆起來。

大晉太宰 「相信青狼那邊的情報,你們都已經知道了,周家人準備在中海市進行武器走私,其中包含了威力巨大的重型武器,以及戰略性納米武器!」

「我們的任務,就是儘早找到這批武器,將其毀掉!」

楊浩銳利的眸子,泛著幽冷的光芒。

「豺狼,你現在是猛虎幫的堂主,讓你的手下分散開來,在中海市尋找所有的大型倉庫!」

「那批武器價值巨大,重量更是不小,所以倉庫的面積估計是和廠房差不多,而且肯定是一些人煙稀少的區域!」

楊浩吩咐道。

「行,老大我明白了,我手下的人,都是常年混跡中海市的老油條,我會安排下去的。」

豺狼凝重說道。 「恩,一切暗中進行,不可打草驚蛇。」

楊浩點點頭。

旋即就把眸子放在邵兵身上:「邵兵,你現在卧底身份怎麼樣了?」

「一切都在掌控當中,我潛伏在了猛虎幫最底層,也特意隱藏了實力,沒有人注意到我。」

邵兵開口道。

「很好,這段時間你先暫緩猛虎幫的計劃。」

「就先去秘密保護唐佳怡吧,我怕和周家對上以後,有些保護不周。」

楊浩眼眸微微眯起,周家人既然派周宏斌和鐵手來學校找他,相信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查到自己和唐氏的關係!

這種事對別人來說有些困難,可是對周家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把邵兵調過去為好。

「行,我知道了。」邵兵點頭。

「還有,通知暗影的影衛,嚴密監控中海市內外,尤其是那些東南亞國家偷渡過來的人員!」

楊浩眸光冷漠,想了想又叮囑道:「切記,這件事不能動用天網,我怕周家那邊會有警覺!」

接下來。

楊浩又通過加密視頻電話,遠程操控京都的龍刺,布下了一系列複雜而又隱秘的計劃。

「京都周家,這次的遊戲規則,由我掌控!」

「你們,做好準備了沒有!」

楊浩的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

而此時,在皇庭大酒店的套房內。

「二少爺,我已經將你需要的資料調查清楚了。」

周鋒恭敬朝著周耀傑說道。

「恩,你說說。」

周耀傑一晚上都沒有睡好覺,可是在聽到消息后,立馬打足了精神。

「楊浩,戶口是中海市寧鄉縣,祖上三代都是中海市本地人,並沒有什麼京都的親戚!」

「而這個楊浩,在五年前考上大學后,就響應國家的大學生入伍政策,加入了邊境軍區,現在則是服役期已滿,繼續回到學校讀書。」

「而我也查到,楊浩和中海市的唐氏集團有著很大的關係,唐德林聘請楊浩作為保鏢,保護唐氏大小姐的安危……」

周鋒井然有序的訴說著。

其實,在看到這份情報的同時,他也是鬆了一口氣!

畢竟三年前京都的那場動蕩,他也參與其中,更能明白周耀傑的那種驚駭表情!

「恩?五年前就考上了大學……」

周耀傑眼眸半眯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霸寵萌妻,閃婚狠纏綿! 良久。

「二少爺,楊浩的資料,到這裡已經完了。」

周鋒平淡開口道:「總的來說,這個楊浩沒有太大的嫌疑,畢竟和那個人相差也太遠了,脾氣性情都大不一樣,而鐵手他們之所以失敗,估計也是這個楊浩當過兵的緣故!」

「周鋒,這份情報準確嗎?」周耀傑問道。

「這個……我是調用了中海市檔案局的資料,應該假不了吧。」

周鋒沉吟道:「我具體抽查了一些事情,發現五年前,楊浩確實參加過高考,也考上了大學,所有的信息都是有備檔的。」

「好!既然這個楊浩不是那人……」

「那麼,今晚上你去將他廢掉。」

周耀傑眼眸里閃過厲色,陰笑著說道。

「恩,我知道了二少爺。」

周鋒淡淡應下,以他黃階初階的先天修為,左右不過是個普通人而已,不足為慮。

「對了二少爺,師傅他老人家昨晚傳話。」

「說是那批武器已經安頓妥當了,所以讓你不要太擔心。」

周鋒繼續開口道。

「哈哈哈,有趙長老坐鎮,這件事情我很放心啊!」

「既然武器已經安排好了,那就看看東南亞那邊,誰出的價格更高!」

周耀傑張狂一笑,臉上布滿了喜悅。

只要這次的交易能夠完成,不僅他在周家的地位會得到提升!

更重要的是,這些年四大家族的走私生意,看似是合作關係,但暗地裡也是充滿了競爭,每個家族都鼓足了勁頭髮展各自的走私渠道,只要他將這筆生意完成,代表著周家又會多出一條生意渠道來!

……

時間過得很快,晚上的時間很快來臨。

嗖!嗖!嗖!

黑夜中,一道道身影快速激射而來,每一個人都是身穿黑衣,動作矯捷迅猛。

為首一人,正是周鋒!

其實按照他周鋒的實力,對付一個退伍軍人而已,不必大費周章,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在得知對方也叫做楊浩的時候,他的內心就猛抽起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萬一是情報錯誤,手下這些人,也足夠拖延時間給我逃跑了!」

周鋒的眼眸里閃爍著莫名的光芒。

他是個極其謹慎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從三年前的火拚中存活下來,他曾經親眼看到過,一名負責追殺的周家高級供奉,被華夏龍首生生的磨死!

唰!

距離那棟別墅愈來愈近,在一處陰暗的樹蔭里,周鋒舉起手臂,身後的人立馬停下。

「是這裡嗎?」

周鋒陰森的眸子掃視過去。

「老大,唐氏集團大小姐的別墅,就是這裡,我白天跟蹤那個楊浩整整一天,他就住在拿出保安亭里!」

黑衣手下低語道,同時探手指給周峰看過去。

一間狹小的保安亭,正處在別墅和大門的中間!

周鋒沉默不語,眉頭卻是皺了起來。

生性謹慎的他,莫名的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雖然他自己都說不上來,可是心中的警惕,卻是愈加的濃烈!

「凱子,你白天跟蹤的時候,看到唐氏的保鏢在附近沒有?」

周鋒看向那個黑衣手下,沉聲問道。

「保鏢?好像沒有看到。」

名叫凱子的黑衣人搖了搖頭。

沒有?

這怎麼可能!

周鋒的眼睛微眯了起來,他來之前早已經了解過唐氏集團,作為中海市最為鼎盛的企業家,唐氏的財富算是雄厚了,這麼雄厚的財力,怎麼會沒有保鏢!

豪門明珠 華夏的富豪們,都熱衷於聘請保鏢!

可這唐氏集團,卻是沒有一個保鏢巡邏,空蕩蕩的別墅看起來師傅很是寂靜!

有些……不對勁啊!

周鋒的心思飛速的運轉開來,他能夠靠著普通的修鍊資質,混到黃階初階,靠得就是謹慎二字。

可是現在,他卻明顯的感受到了淡淡的威脅! 夜色愈加濃厚。

可是周鋒的神情,卻依舊凝重,遠處靜謐的唐家別墅,在黑暗中彷彿一頭噬人心魄的怪獸!

「老大,時間不早了!」

「這唐氏不過是個小家族,我們周家廢掉一個保鏢,難道還怕他們敢阻擋?」

凱子等人不解的看向周鋒。

他們都是周家的精英打手,這些年跟隨周耀傑也做過不少陰暗事,可憑藉著京都周家這個強悍的名號,沒有絲毫意外發生!

「好!那我們就直接行動!」

「凱子,你帶領一隊人把那個楊浩揪出來,我們在後面給你壓陣!」

周鋒的眸光微閃。

他也留了個心眼,沒有自己魯莽的衝上去,而是讓自己的手下去試探,好留給自己反應的時間。

「行!」

凱子心底閃過一絲鄙夷,旋即帶著自己的人,正準備衝出去。

可就在這時。

一道冷冽的聲音傳了出來。

「呵呵,就不麻煩你們過去了,因為!」

「我已經來了。」

幽冷的話語聲,在人群後方突的響了起來。

嘩!

所有人心裡一突。

「誰!」

「誰在那裡,給我滾出來!」

周鋒等人立馬轉身,驚駭般朝著後方的陰影出叫道。

「你們不是在找我嗎?」

「我現在都站在你們面前了,怎麼卻不認識了?」

楊浩的語氣帶著些許玩弄,旋即漫步走了出來,雙手斜插在口兜里,神態自然絲毫不顧及面前的敵人!

「你就是楊浩!」

「哼!既然是你主動出來找死,那可就怨不得我我們了,得罪周家你今天必須死!」

凱子滿目猙獰的低喝,隨後扭頭看向周鋒:「老大,我們還是快些完成任務吧……」

噶!

他的話語並沒有說完。

因為此時的周鋒,雙目睜得圓鼓鼓的,瞳孔之間布滿血絲,不敢置信的看向面前的楊浩。

好似看到了什麼極度恐怖的事情般!

「是你!」

「怎麼可能是你!」

周鋒發出一道尖銳的叫喊,渾身忍不住的顫慄起來。

面前這個人,跟檔案上面的照片完全不一樣,如果說照片上的是一個普通的學生,那麼現在面前這個人,他無論如何都忘記不了!

因為!

這個人就是楊浩!

華夏龍首那個楊浩!

「嘖嘖,想不到你還記得我啊?」

楊浩倒是有些詫異,想不到隨便來一波人,就碰到了三年前的周家護衛。

不過他也不認識這個周鋒,畢竟當年四大家族,派來追殺他的人數足有好幾百名高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