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你不想要你頭上的烏紗帽了嗎?”女子伸手指着孟大人,發瘋似的厲喝道。

“啪!啪!”兩記掌嘴,讓“飛上天”的女子瞬間陷入蒙圈狀態。

“大膽,竟敢對大人如此無禮!”左邊的鬼差對女子怒斥一聲。

“走!”右邊的鬼差甩出一根鏈條捆在她的身上,拽着她就走了出去。

“下一個!”孟大人再次提筆,準備開始記錄。

這一次進來的是名老者,一頭的白髮與妙俊風有些相似,不同的是,在他的眼中確實存在着他這一生的沉浮。

記錄進行得很順利,老者平緩的訴說着他的一生,臨到末尾,他發出了開心的一笑。他覺得自己這一生過得很充實。

“來人,送這位老者出去。”孟大人仍然奮筆疾書,但從他的聲音中可以聽出,他對這名老者是發自內心尊敬的。

一名又一名的亡靈走進這個房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訴說。

裏面有真的,也有假的。有光輝的,有醜陋的。有高尚的,有低俗的。也有在人世間極爲難得纔會出現的真善美。

“人間百態,衆生淨相。來到這裏,身份只有一個,但心卻還是世俗之心啊!”妙俊風在最後一個亡靈走出房間後,忍不住的感慨了一聲。

逍遙小神棍 “你說的很對,黃泉界有黃泉界的的規則,陽世間有陽世間的法則。亡靈來到黃泉,並不意味着可以立刻適應黃泉界。

想要在黃泉界尋得解脫,心力是很重要的。靈魂純淨的人,心力不會差到哪裏去。靈魂不純的人,心力是極爲脆弱的。

黃泉閣閣主,讓您久候了,很高興可以在此與您相識,並聽到您的這一番精闢言論。”

孟大人不知何時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邊走邊說的來到了妙俊風的面前。

他對妙俊風的第一印象很不錯,有禮貌,知禮節,也很有智慧。

“孟大人過獎了,我也只是有感而發而已。若有打擾到您的地方,還請您多多包涵。”妙俊風拱手,對着孟大人就行了晚輩之禮。

“客氣了,快快請起。您這一拜我可受不起啊!我只是一個九品書記官而已。”孟大人一把扶起妙俊風,笑着說道。

“人不可貌相,尊重別人是最起碼的禮節。更何況您是一位有德的賢士,憑此,您就受得一拜。”

“好一個人不可貌相。我能感覺到這是你的心裏話,不是說假話,也不是刻意奉承我。

你能夠站在這裏等我這麼久,我應該給你一個機會。你跟我來吧!”

孟大人對着妙俊風點了點頭,轉身向着房間另一個大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妙俊風沒有猶豫,邁步就跟了上去。正如孟大人能感覺到自己一樣,自己也能感覺到孟大人對自己並無惡意,反而有一種親近之感。

“我們也跟上吧!”所羅門對麒麟和力王傳音說道。 穿過房門,孟大人沒有領他們前往管理閣的上方,而是踏上了通往地底的樓梯。

走在前面的孟大人似乎在等待妙俊風的詢問。可令他失望的是,妙俊風一路保持沉默,沒有絲毫向他發出詢問的意思。

“拜見大人!”樓梯盡頭,兩名身穿鎧甲的鬼將向孟大人蔘拜道。

“開門,我要帶他進去考覈。”孟大人也許是情緒沒有轉過來,連帶着將對妙俊風的情緒轉移到了他們的身上。

“諾!”

兩名鬼將各自從腰間取出半塊鑰匙,同時將它放入鑰匙孔洞的凹槽中。

“咔擦”一聲,圓形的鑰匙開始順時針方向旋轉。一根根封鎖大門的特殊金屬向着大門兩旁的石牆內退了回去。

“大人請!”守門的鬼將把大門推開後,恭敬地對孟大人說道。

“謝謝。

妙俊風跟我進來,你們三個就在外面候着吧!一會我會出來的,我們到另一個地方去等他。”

說完,孟大人邁着步子就走了進去。他不相信妙俊風來到這裏,還能憋着,不主動向自己開口詢問。

“孟大人,您能向我介紹一下這裏嗎?還有我要考覈的的內容是什麼?”妙俊風這邊剛邁入大門,那邊就向孟大人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你終於向我提出問題了,我原以爲你什麼都知道了,到這來只是走個形式。”

“孟大人,您說笑了。要不是他們告訴我這裏還有一個考覈的地方,黃泉界有十大鬼王,至今我對黃泉界的瞭解仍會停留在很粗淺的水平。”

“你到是個實在人,你就不怕我在你說了這些後,把你的考覈難度增大嗎?”孟大人故意這樣說道。

“我相信您不是這樣的人。您若是真的這樣做了,我相信您的本心會讓您不安的。”

“好小子,用激將法呢!”

“不敢!”

“諒你也不敢。下面我就趁着還有一段路的時間,向你介紹一下即將考覈的內容。

你面前的這個考覈是塵鬼王設計出來的,只要你通過了本閣的考覈,你就可以獲得一塊由塵鬼王批准,本閣下發的身份銘牌。

有了這塊銘牌你便可以在塵鬼王統轄的區域內,安全行走,獲得一些便利的權益。當然,這份權益不會太多,只是比亡靈要強上一點。

你有什麼想問的嗎?若是沒有,我就繼續往下說了,但我不保證我說的會很全,因爲裏面的內容有很多,也很複雜。”

孟大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今天就是跟妙俊風較上勁了,非要他向自己提問題,自己的心裏才舒坦。

“孟大人,考覈總共有幾關?通過關數越多,是否就意味着我可以獲得更多的便利權益?”

孟大人稍微頓了一下後,開口回道:“你說的沒錯。考覈總共十關,代表着十位鬼王設下的關卡。

以所在地域爲基準,考覈的第一關皆是所在地域鬼王設下的。之後,你想挑戰的每一關都會隨機出現其餘鬼王設下的關卡。

基礎關通過後,每過一關,你便會獲得該區域鬼王賜予你的通行憑證,同時會有相應的官階賜予你。

比如,你通過了兩關,那便代表着你在兩位鬼王統轄的區域內有便利行事的權利,同時還獲得一個九品官位。

你可不要小看了這官位的作用。在黃泉界,有官位的人可是會受到黃泉界意志庇護的。幸運的人還能借此機會,參悟黃泉法則,甚至是黃泉之道。”

“多謝孟大人詳細的講解,我一定會努力,爭取十關全過。”妙俊風利索的講道。

“等等,你說什麼?你要一次性通過十關的考覈?你可知道考覈一旦開始,是不會中途停止的。你的心可以有無限嚮往,但你的精力和修爲可是有限的。

你可不要認爲考覈是安全的,是不會危及到你生命的。考覈一旦開始,就算是鬼王親臨,也不能終止考覈。

你在考覈中死亡,也就意味着你真的死了。你的靈魂不會停留在黃泉界,而是會被作爲考覈之地的養分,永遠留在那個地方。

所以,年輕人,聽我一句勸,量力而行,切莫急功近利。生命只有一次,千萬不要不懂得珍惜!”

“感謝孟大人的提醒,晚輩會量力而行。在挑戰每一關前,我都會先估量一下自身狀態的。”對於孟大人的好意,妙俊風溫暖於心。

“這就對了,你是我欣賞的人,我可不想你在考覈中一命嗚呼!”

兩個人邊走邊聊,很快就來到了第一關,結界之門的正前方。

琉璃色的光幕像是結界之門的帷幕,穿過了這道帷幕,裏面的精彩世界便會清晰的展現在進入者的眼前。

“妙俊風,祝你好運,別死在裏面了。

若是你通過了這一關的考覈,就會出現在另一個結界之門的面前。

那時的你可以做出兩種選擇。一種是原地待命,一柱香的時間後,你便會被自動傳送出來,安全的回到我們的身邊。

第二種選擇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直接進入光門,開啓第二場考覈。

我最後一次鄭重告誡你,要珍惜生命,不要急功近利!”

“謝謝,我知道了,我這就進去了,我們一會見!”妙俊風雷厲風行的身形一閃,就遁入了光門之內。

“哎!年輕人就是這麼衝動!想當年我也年輕過,可我怎麼就沒有他的這股衝動勁呢?”孟大人雙手後背,搖着頭,一步步的離開了此地。

遁入光門內的妙俊風,雙腳剛剛沾地,耳邊就想起了一道威嚴的聲音。

“陽世人,歡迎來到本王的考覈地。本王名爲塵王。

這處考覈地是本王根據以往的親身經歷精心打造的。

祝你有一次開心的旅程。”

話音剛落,一枚枚從天而降的巨石瞬間就將妙俊風的空間盡數封死。

應變能力差,實力弱的人,也許在驚恐的瞬間就會被砸成肉泥。

“塵王聽聲音感覺還不錯,沒想到原來是這麼奸詐啊!難不成以前他經歷過類似的事?

結界!”

“嗡”的一聲,結界光罩在妙俊風的周身展開了防護領域。任憑巨石的攻擊如何密集和迅猛,就是突破不了妙俊風的防禦。

“哎!這要下到什麼時候啊!你不累我還累呢!”妙俊風嘆了一口氣,擡步向着前方就走了起來。

遠遠望去,這景象甭提多有意思了。妙俊風走到哪,這從天而降的巨石就下到哪。假如這巨石換成雷電,那妙俊風指不定就會被認爲是個十惡不赦之人。 “我說砸夠了沒有?還有完沒完啊!”妙俊風沖天一吼,心念一動,抄起明王劍對着高空就是一撩。

“咻”的一道金光,伴隨着“噌”的一聲劍鳴。扇形的劍影眨眼間切入了黑色的天空。

流星巨石在這一劍過後,還真的消失無蹤,只留下寂靜的黑空陪伴着妙俊風獨自前行。

“沙沙沙…”的聲音漸漸的迴響在這寂靜的空間內。綿雨般的細沙從天而降,飄落在妙俊風的周圍。

妙俊風沒有撤銷守護結界,謹慎的他不會認爲塵鬼王的考覈會如此簡單。

他一直保持着勻速前進,因而對速度的感應極爲敏銳。他發現自己的速度從剛纔開始就處於下滑狀態。

之前,一個呼吸的功夫,自己至少能往前走兩米。如今,一個半呼吸的功夫,才能前行兩米。

“嗯?地上什麼時候多瞭如此多的沙塵?我記得這片空間的地面是一望無際的戈壁灘,怎麼現在轉化成無邊無際的沙漠了?

塵鬼王啊塵鬼王,你果然沒有愧對你的稱呼。只是,接下來你對我的考覈難道是意志考覈嗎?”

妙俊風暫時沒有看出頭緒,只好繼續前行,以此來觀察塵鬼王對自己的考覈到底是什麼!

從天而降的細沙看似和風細雨,但這持續的下落,即便是柔弱的力量也能硬生生的把一座湖泊給填平了。

如今的沙海已到妙俊風膝蓋的位置,行動的速度已降至一個呼吸半米。

細沙除了降低妙俊風的速度外,似乎再也沒有其它的威脅。可越是這樣,妙俊風的心裏就越會覺得,這跟溫水煮青蛙的道理是一樣的。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若是讓沙海過了我腰部以上的位置,我想要使力都使不上了,即便有結界,其結果也是一樣的。”

妙俊風單腳一蹬,用力往上一躥。然而,他沒有從陷入的沙海中騰躍出來,只是往上略微踩高了一點。

“果然,這沙子有問題。沙子的質量和牽引力有這麼大嗎?”

妙俊風不再猶豫,連續騰躍三次後,總算是踩到了沙面上。隨後,他做了一件大膽地事,撤消了護身結界。

在結界消失的那一刻,漫天的沙雨落到了他的身體上。直觀的感受讓他不得不在心裏暗罵一聲:“塵鬼王,你個腹黑哥!”

一粒沙子沒有事,百粒沙子也沒有事,當千粒沙子聚在一起時,重量和牽引力就會出現。這千粒沙子會單獨成爲一個組合體附在他的身體上。

一個組合體不可怕,數以百計的組合體就厲害了。現在的妙俊風就感覺自己像是穿上了一件銅製的鎧甲,雙腳被大地牢牢地吸引。

“這應該是土系法則中的重力領域。能夠將重力領域如此運用,塵鬼王想必已將土系法則掌握的很通透,重力領域更是如臂驅使。”

“虛無之道!”

妙俊風的身體變得虛幻起來,依附在他身上的沙粒“嘩啦啦”的摔落下來。它們沒有智慧,只會按照本能行事。

感應不到妙俊風的存在,它們自然沒有必要再聚在一起。而是各顧各的過起了單身生活。

妙俊風解除了眼前的危機,但不會認爲塵鬼王的考覈到此就結束了。

“昂”的一聲龍吟,沙地忽然間震動起來。

“啵啵啵”的破沙聲響起,一條沙龍瞪着龍目,從沙塵裏掀風而起。

妙俊風搖了搖頭,止住腳步。這沙龍來的可真是時候啊!

“呼”的一下,從沙龍的口中噴出了一陣狂風,狂風中密佈沙粒組成的刀槍劍戟。

“結界盾!”

“咚咚咚…”的聲音響起,結界盾扛住了狂風的攻擊。

妙俊風掀起了一抹笑容。 軍戀照我去戰鬥 他知道在自己的精神力獲得提升後,結界的威力也會相應獲得提升。可令他沒想到的是,結界威力的提升居然會這麼大。

沙龍見到自己的攻擊被妙俊風給輕易化解了,心中怒意大增。“昂”的一聲龍吟,龍尾有力一擺,它直接向妙俊風撲了過來。

“嘭”的一聲響起,圓形的氣浪向着四周急速擴散。

結界盾擋住了沙龍的進攻,但沒有讓沙龍前進的態勢停止。

眼見結界盾被沙龍給撞了過來,妙俊風不得不單腳一點,身形往後飛躍,再度握起明王劍。

明王劍在手,天下我有。管你是神還是魔,一劍出手,保證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妙俊風收起結界盾,揮劍向着沙龍就劈了過來。

“叮”的一聲,明王劍切切實實的劈到了沙龍的額頭上。可這一劍給自己的感覺卻像是劈到了萬年寒鐵上一樣,堅硬的程度讓自己的虎口感到有點發麻。

“鬥!”

妙俊風提氣一吼,明王劍再度揮下。

“嚓”的一聲,沙龍的龍角被妙俊風給一劍切下。

沙龍憤怒的擡起前爪,向着妙俊風就重拍而去。同時,身子一圈,將龍尾化成一柄長矛,向着妙俊風就紮了過來。

妙俊風不慌不忙,左手釋放出一個結界盾,用來抵擋龍尾長矛的斜刺。右手的明王劍不忘再度劈下,這一次對準的位置可是沙龍的眉心。

至於沙龍拍來的那一掌,妙俊風心念一動,精神太極的奧義被他給靈活運用起來,將那一掌的力道給卸了下來。

“當”,“噗呲”。

龍尾長矛的攻擊被攔下,明王劍精準無誤的刺入了沙龍的眉心。

妙俊風沒有指望這一劍能夠將沙龍殺死,他這一劍的目的只是爲了他心中的一個猜測。

“臨!”

劍光一閃,金色的光芒化成一條金色遊蛇,自眉心處切口的位置向着龍尾就遊了過去。

金色遊蛇並不是想從內部瓦解沙龍,而是想在沙龍的體內尋到妙俊風心中猜想的那個東西。

“找到了,塵鬼王果然注意到了這裏。現在的一切都是他在幕後安排!”妙俊風微微一笑,再度施展虛無之道,離開了現在的位置。

沙龍被妙俊風切掉的龍角再度長起,它也很奇怪妙俊風爲何沒有對它進行攻擊。難道說他是準備放棄抵抗了嗎?

“塵鬼王,我知道您能聽見我說話。若是您想見到我的真本事,還請您拿出點像樣的考覈。您要知道,這些死物可是奈何不了我的。”

妙俊風等了一會,見塵鬼王沒有理會自己。於是乎,他搖着頭,舉起劍,毫不含糊的對着沙龍就隔空一揮。

一揮過後,劍氣一閃,劍影一遁。

沙龍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情況下,身體一寸寸的碎裂開來,飄零而下,迴歸沙地。 “轟隆隆”的聲音在沙龍迴歸大地後,從地底傳出。

緊接着,地震般的感覺從妙俊風的腳底一直傳到他的大腦。直接真實的感覺讓他知道,這不是幻覺,而是貨真價實的沙丘地震。

“咻咻咻…”,一陣陣的沙風化成一縷縷沙質的飄帶,在天空中肆意飛舞。

晃動的地面,讓原本就不穩的沙丘變得更加焦躁。一會兒這邊的沙丘消失了,一會兒那邊又升起了一座沙丘,再過一會,地面上會猛然出現一條裂縫,讓漆黑的深淵偶爾的透透氣。

“嗖”的一下,一縷飄帶看似和緩實則迅疾的向着妙俊風就刺了過來。

“結界盾!”

“叮!”

一聲輕響,結界盾擋住了飄帶,但卻沒有攔住從絲帶中傳出的吸引力。

一股吸引力不會讓妙俊風手忙腳亂,也不會讓妙俊風受到吸引力的引力之傷。但要是成百上千條呢? 顧盼生姿 而且還是力量相等的吸引力,在某一條件下,還能合二爲一的吸引力。

“星辰沙!”

很久沒有煉器的妙俊風,在此刻忽然間聯想起一種極爲難得的煉器材料,星辰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