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沒有了食物跟水,葉城跟張敏反而陷入到了困境當中, 葉城此刻已經感覺到有些渴了,而張敏也是這樣。

如果繼續追下去的話,不但很有可能追不上吳強他們,反而會讓兩個人體力下降。

葉城想了一下,還是就此作罷,雖然孫嬌嬌在吳強他們手上,但吳強應該不會欺負孫嬌嬌的,畢竟吳強是個聰明人,一旦孫嬌嬌受到欺負,那麼葉城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那麼他手中唯一的人質就失效了, 所以葉城覺得必須想到一個好的辦法,從長計議才行。

“都怪我,要是當時去的人是我,嬌嬌現在也不會到他們手上了……”

葉城跟張敏兩個人坐下來以後,張敏又開始不停的自責,眼眶也逐漸溼潤了,從張敏的表現來看,她是真的關心孫嬌嬌。

葉城也不好多說些什麼了,即使說再多,恐怕也不能阻止張敏傷心,葉城只好拍着她的肩膀,讓她不要哭了。

而葉城現在最關鍵的就是,找到恢復自己實力的辦法,別說恢復全部實力了,哪怕是一丁點, 他現在也不會這麼手足無措。

只是讓葉城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毒蜘蛛李曼這個時候突然出現了,李曼帶着她的手下一直都在找尋葉城,可找了很久都沒有找到。

現在放棄了尋找葉城,卻出奇的發現了葉城,只見李曼差點笑了出來。

“原來你躲在這裏!”

李曼的聲音還是冷冰冰的,只見衝着葉城喊道,她距離葉城不足五十米,葉城聽到李曼的聲音以後,也是第一時間警覺了起來。

葉城緩緩的站了起來,發現李曼就距離他不遠,葉城正好報仇。

雖然孫嬌嬌不是被李曼他們抓走的,但吳強卻是跟李曼一夥人,他們同樣是孫大勇僱來的幫手。

“什麼叫躲,老子壓根就沒有躲!”

“毒蜘蛛是吧?”

“我今天就讓你嚐嚐我的厲害!”

葉城直接衝着李曼大聲的喊道,李曼看到葉城這般模樣,也是一驚,要知道葉城上次課不敢這麼說話,李曼還好奇葉城到底咋了。

“呦,口氣還不小!”

“對了,你們不是三個人嗎?”

“那丫頭死了嗎?”

李曼沒有見到孫嬌嬌的身影,就直接瞎猜了一下說道,但她這句話瞬間激怒了葉城,葉城本來就要報仇,李曼這句話更是讓葉城忍不了。

李曼手裏有弓弩,難道葉城就沒有了嗎?

葉城直接將弩箭放入弓弩當中,直接擡起來扣動弩機,然後射向李曼!

李曼也完全沒有意料到葉城會這麼生氣,上來二話不說就攻擊,不過好在李曼的反應極快,直接拉着身邊的手下作爲抵擋,只見弩箭瞬間刺穿了她手下的肩膀。

“啊……”


她的手下瞬間慘叫了出來,被弩箭刺穿肩膀的疼痛,恐怕沒有幾個人能承受得住,從李曼的舉動來看,她的確是一個非常冷血的人。

在危險關頭,居然拿自己的手下作爲擋箭牌,這讓葉城看穿了李曼的內心。

雖然李曼的手下非常痛苦,但李曼根本就沒有在意,直接讓人將他帶到一邊,而李曼也直接擡起弓弩,衝着葉城射去。

葉城早就有防備了,所以李曼連續射出幾發弩箭,全部被葉城輕鬆躲掉了。

“這怎麼可能?”

“爲什麼一箭都射不準?”

李曼此刻都快要懷疑人生了,她對於弓弩的控制,還是極其的厲害,哪怕是一些移動的動物,她都可以利用弩箭射中。

但是到了葉城這裏,彷彿一切都失效了,可就在她震驚當中的時候,葉城直接擡手一箭!

咻!

這一箭速度很快,等到李曼反應過來的時候,弩箭就快要達到她的頸部了, 不過她身邊依然有手下,直接拉來了墊背的。

只見弩箭直接射在了她手下的脖子上,一瞬間她的手下鮮血直流, 僅僅幾秒鐘過後,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

一時間李曼的手下都在瘋狂的後退,他們知道如果繼續在李曼的身邊,恐怕也會跟這個人一樣,最後被弩箭射死。

葉城沉聲衝着李曼道:“我口氣還大嗎?”

“要不然我再幹掉一個人給你看看?”

葉城剛纔說的時候,李曼還覺得葉城是在說大話,但現在她明白了,葉城的確十分的有實力,要不然他也不會這麼說的。

尤其葉城對於弓弩的控制,甚至要比她還好要,要知道她可是經常練習弓弩的, 還沒有幾個人能比得過她。

但她覺得今天算是栽在葉城的手裏了,但李曼卻還是有些不服輸,畢竟葉城只有一個人,她還有還幾個手下呢。 「又比如有個叫毒水族的部落,他們可以水路兩棲的生活,領地處在沼澤中,老巢竟是建在沼澤泥濘下,與沼澤泥濘中的奇異怪蟲獸為伍,還身帶劇毒,很危險!」吳雅姿接著又道。

「還有個臭鱗族的部落,渾身散發惡臭長滿魚鱗片,讓人無法靠近,更絕的是他們放的屁,就是方圓百米範圍內的蟲子都能被臭暈過去,更別提人了!」吳雅姿竭力回憶了下道。


「說的這些只是土族部落人的一種天生本能,其實他們也有自己的防衛和攻擊手段,好像族長人物有的也掌握符咒,境界還很高,據說最厲害的能有神帝境界!」最後吳雅姿總結的道。

「呃,土族部落人果然厲害啊!」江帆聽了十分噓噓感慨道,立刻想到游善提到的那女蠻族族長實力至少有神皇境界實力的事。

「正因為這樣,符神界誰願意去招惹那些土族部落,叢林深山兇險惡劣的環境多兇猛奇異怪獸,對符神就不利,也不方便符咒技能的施展,幾大勢力當然不願去征服了!」吳雅姿深以為然道。

「現在符神界煉器煉丹比較凋零,即使那些地方可能有珍奇礦產材料資源,尋找來作用不大,基本是變成錢,可是代價很大不划算,得不償失!」接著吳雅姿強調道。

「呵呵,很好,看來三大勢力對土族部落很忌憚了,還知道些什麼情況?」江帆笑了笑道,他十分高興,聽得津津有味,想知道更多的情況。

「沒了,我知道的就這些關於土族部落的情況了,估計那些不知道的土族部落也一定不簡單!」吳雅姿搖頭道。

「哦,對了,好像有的土族部落善長使毒,有的善長躲藏,總之擁有一些詭異的本領!」吳雅姿接著又想起什麼補充道。

「雅姿、盈嬌,那你們說青龍族出來搶搶了紫雨宮和皓白宮勢力範圍中的財物,你們的父親會如何應對?」江帆點點頭試探的問道,雖然有些失望,但能知道這些已是不錯了。

「按常理說應該會派人進入深山追剿,不然無法安撫人心,但不會深入山中太遠,畢竟進山局勢不利,要是找不到就會加強防範為吧!」李盈嬌想了想道。

「但要是抓了我們,或者說以後再出現大規模的搶奪就難說了,父親有可能組織力量親自進山的!」吳雅姿提醒道,她還是有些擔心。

「這可不一定,暫時你們的父親應該不會親自出馬的!」江帆意味深長道。

「為什麼?」吳雅姿和李盈嬌都是一愣不解道。

「你們說是青龍族搶了幾座城的財物重要,還是抓住吳美麗重要?」江帆反問道。

吳雅姿和李盈嬌恍然,不要說都知道,既是幾十座城被搶了也抵不過吳美麗的重要了。

「其實你們把被青龍族被抓的消息傳給你們父親,就基本清楚你們父親的態度了,你們做好心理準備,只怕在他們心中,你們抵不過煉器寶典和破解金色的鼎秘密重要!」江帆又玩味的笑道。

吳雅姿和李盈嬌頓時眉頭皺起心中一顫,沉默了,金色的鼎可以讓符神瘋狂,一直處在紛爭漩渦中的父親會因為女兒的安危捨棄嗎?

要是以前她們肯定信誓旦旦駁斥,但知道了易盈楓的事沒那麼有底氣了,都在思索著父親會不會那樣。

「要是到時來個威脅,比如用你們換五十座城,只怕這種損失他們也不幹!」接著江帆又道。

「你胡說,不可能,再怎麼說難道在父親眼中我還抵不過五十座城?」糾結中的李盈嬌頓時不樂意了,有些氣惱道。

「就是啊,你別這麼把我們的父親看扁了!」吳雅姿也是不以為然,滿臉不悅道。

「呃,別生氣啊,我只是這麼一說,到底會不會咱們拭目以待吧!」見兩女都不高興了,江帆急忙陪笑道。

其實江帆不好多說,也不想過多打擊她們,兩個神帝只怕就是私下捨得也不敢啊,符神主會允許自己的勢力範圍失去幾十座城?

幾十座城的地盤,絕對是大事,紫雨宮和皓白宮敢做這種讓主子極不高興的事?絕對擔心符神主大怒之下要了他們的命吧。

退一步說既是不要命也會狠狠的懲罰,比如削弱他們的勢力範圍,將大片地盤劃到其他手下那邊管理完全可以。

為了女兒得罪符神主,只怕像他們那種貪圖權勢之人做不出來,眼中除了自己的性命就是權勢了,為此犧牲一切完全有可能,這種事以前見得太多了。

「哼,拭目以待就拭目以待,我不相信父親會那樣做!」李盈嬌氣呼呼道。

「對,我也是,父親可是把我當寶貝的,我可是他唯一的女兒!」吳雅姿也是強調道。

「呃,好了,咱們清洗打理一下準備出去吧!」江帆打了個哈哈轉移話題道,他不想和女人爭執了,要讓事實來告訴她們。

江帆意念發出一道閃光帶著李盈嬌、吳雅姿、易盈楓和月華來到河邊清洗梳理,在清澈的河中洗了個澡穿好衣服。

易盈楓和月華任然繼續留在符咒世界,江帆帶著吳雅姿、李盈嬌還有納甲土屍出了符咒世界。

「雅姿,你父親有沒有給你隱息符神丹?」江帆想了想問道。

「咦,你怎麼知道的?」吳雅姿一愣奇道。

「嘻嘻,現在呂備畢城主和我是好朋友了,自然告訴我這個事了,吳美麗這麼多年能囚禁游善而不被發現找到,不就靠隱息符神丹嘛!」江帆狡猾的解釋道。

「呃,父親為了讓我抓盈嬌姐姐不被發現,給了我五顆隱息符神丹!」吳雅姿望著江帆道,江帆那麼狡猾把呂備畢耍的團團轉,泄露這個隱秘自是有可能。

「那好,你們馬上發給兩位神帝你們被劫的信息,看看兩位神帝是立刻趕來尋找你們,還是繼續尋找吳美麗,接下來你們兩個各自服下一顆隱息符神丹!」江帆立刻叮囑道。

「呃,你這個測試好昂貴哦!」吳雅姿聞言皺皺眉嗔怪道,一顆隱息符神丹可是價值幾百萬呢,本來父親只給兩顆的,覺得這玩意很好便多要了幾顆的,這下好,竟是用在這上面兩顆了。

「呵呵,花兩顆隱息符神丹驗證一下親情不好嗎,能讓我在今後明確如何處理兩位岳丈大人的關係不好嗎,這個代價一點也不貴!」江帆笑著解釋道。

「嗯,說的對,雅姿妹妹,你不會捨不得吧!」李盈嬌聞言覺得有道理笑道。

站著說話不腰痛,吳雅姿白了江帆一眼取出符訊球發訊息,李盈嬌也立刻行動,都是發出同樣訊息,「父親,我在山中,遇上土族部落了,被包圍,快來救我!」發完后兩人變得緊張起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第466章 報仇雪恨

“你們上,給我將他抓住!”

李曼的聲音很大,但是她身邊的手下卻不敢動了,上次葉城沒有武器,李曼的手下才敢去追葉城,但是葉城有了弓弩,而且還射的非常準,他們可不會不要命了。

“老大,我們會死的……”

“你就饒了我們吧,我們不想死在這個島嶼上!”


其中一名手下差點就哭了出來,直接衝着李曼求饒道,但是李曼顯然已經被他氣到了,直接用弓弩抵在他的頭上,大聲的質問道:“如果不去的話,我現在就殺了你!”

“我們去,我們去……”

李曼毒蜘蛛的氣勢還是非常強的,即使她的手下知道葉城很厲害,但是比起李曼來,他們覺得還是李曼更可怕一些。

只見李曼的手下拿着砍刀跟長劍,隨後慢慢的靠近了葉城。

但是葉城卻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裏,直接射出了幾發弩箭,隨後嚇的他們亂晃而逃,無論李曼再說什麼, 哪怕是用弓弩抵在他們的頭上,也不敢去抓葉城了。

李曼真是氣急了, 衝着手下罵道:“廢物,一羣廢物!”

“什麼事都幹不好,不知道你們來幹什麼吃的,都給我滾!”

李曼直接用高跟鞋踩在一個人的身上,然後命令他滾,只見她的手下連連往前爬,李曼轉身看向葉城,直接又扣動了弩機。

但是她完全沒有想到,這隻弩箭在半空當中的時候,就直接被葉城用弩箭給射穿了!

“這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