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讓怪人沒有想到的是,流逸雲的這一擊中蘊含的力量強的令人髮指,怪人的右臂直接被流逸雲抓住,只聽見“咔擦”一聲,怪人的右臂竟然直接被流逸雲抓了下來。

“啊,混蛋,你!”哀嚎了一聲,怪人瞬間就拉開了自己和流逸雲的距離,捂着自己的右臂,怪人一臉不敢置信的看着流逸雲,他沒有想到這流逸雲的實力竟然變強了這麼多。

“呵呵”看着那怪人,流逸雲邪笑了兩聲,隨即竟然緩緩的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右臂,舌頭伸出,流逸雲在其流血的位置就是一舔。

“呸”那血液的味道彷彿讓流逸雲很不滿意,一把把自己手上的右臂扔點,流逸雲用一副看獵物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怪人。

“這傢伙是瘋了吧!”被流逸雲的目光看的不寒而慄的怪人,有些驚恐的暗想道。

沒辦法,現在的流逸雲實在是太恐怖了,現在他的身上根本看不出一絲理智來,與其說是人類,不如說他現在是一個嗜血的兇獸。

就在怪人一臉謹慎的看着流逸雲時,流逸雲怪笑了一聲,再次向着那怪人撲了上去,“唰唰唰”雙手成爪,流逸雲飛快的向着怪人的身上抓去。

“啊。。。該死的混蛋,化霧!”感覺着自己身上那撕裂的痛苦,怪人憤怒的大吼了一聲,隨即整個人瞬間化爲了一道黑煙,飄離了流逸雲的身邊。


“你。。。逃。。不。。了”舔了口自己手上的血液,流逸雲聲音有些乾澀的說道。

聽見流逸雲的話,就在怪人剛剛感覺不好的時候,突然一陣吸力傳來,只見流逸雲正張開嘴對着那黑煙的方向猛的吸着。

“啊!”怪人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其化爲的黑煙就被流逸雲一口吸到了肚子裏。

“嗝”吞下了那黑煙後,流逸雲有些滿意的打了個飽嗝,隨即探頭就向着自己頭頂看去。

看着那王傑,流逸雲的臉上殺意暴漲,身影一動來到了王傑和龍神的中間。

“小子,你幹什麼?趕緊下去,你對付不了他的。”看着自己面前突然出現的流逸雲,龍神急忙對着他喊道。

對於流逸雲龍神還是挺有好感的,年紀輕輕的就有着這麼強的實力,以後肯定是人類的支柱,他當然不願意流逸雲死在這裏了。

雖然現在流逸雲渾身散發的殺意很恐怖,但是他還是不認爲他是那邪魔的對手。

“哼,螻蟻,沒有想到你竟然能夠殺了傑諾克施特,倒是有些本事。”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流逸雲,王傑皺了皺眉,一臉傲氣的說道。


不過話雖然這麼說,但是在心裏他對於流逸雲還是謹慎了起來,因爲現在流逸雲身上爆發出來的殺氣太恐怖了,似乎要毀天滅地一樣,使得他都有一種壓抑感。

“死”面對着王傑,流逸雲張嘴吐出一個字,雙手成爪,流逸雲直接向着王傑攻了過去。

其實現在流逸雲的理智已經失去大半了,現在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王傑,這也是他最大的執念。

“螻蟻,找死!”看着流逸雲竟然敢對自己發動攻擊,王傑有些憤怒的大喝了一聲。

一拳向着流逸雲打去,王傑彷彿已經看到流逸雲被自己打出肉沫的樣子。


“轟”但是讓王傑沒有想到的是,自己這一擊竟然被流逸雲擋了下來,拳爪相交間,一陣陣的轟鳴從中傳了出來。

“嘿嘿,死”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王傑,流逸雲背後慢慢的出現了一尊模模糊糊的虛影,虛影手拿一把巨大的鐮刀對着那王傑砍去。

“哼,想要殺我,螻蟻你還不夠格”怒哼了一聲,只見王傑渾身一震,一股股的黑氣從他體內傳了出來,瞬間就把他撐大了2倍。

“給我開”手上猛的一用力,王傑直接就把流逸雲彈飛了出去。

“螻蟻,你叫什麼名字,以你現在的實力,有資格讓我記住你的名字。”看着被自己彈飛的流逸雲,王傑一臉陰沉的說道。

“名字?”眼中出現了一抹疑惑,隨即流逸雲聲音有些乾澀的說道:“修。。羅”

“嗡嗡嗡”就在流逸雲話音落下的瞬間,原本脫手飛出的白玉骨劍突然開始顫抖了起來。

“唰”的一聲,白玉骨劍化爲了一道流光出現在了流逸雲的面前,不過此時白玉骨劍的模樣早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原本潔白如玉的劍身現在變成了血紅色,一道道神祕的符文浮現在了劍身之上,整把劍散發出了無盡的殺氣。

看着自己面前漂浮的白玉骨劍,流逸雲眼中出現了一抹驚喜,伸手接過了它。

“嗡”被流逸雲拿着手裏,那白玉骨劍嗡鳴了一聲,嗡鳴聲中包含着一絲喜悅。

舉劍指着自己面前的王傑,流逸雲直接衝到了他的面前,一個斜砍就向着王傑的脖子砍去。

感覺着白玉骨劍的鋒利,雖然王傑對自己的肉身有信心,但是也不敢直接去硬抗,手一伸一把黑色大刀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握住那黑色的大刀,王傑也向着流逸雲迎了過去。

“鐺鐺鐺”隨着刀劍在空中一次次的交擊,一股夾雜着刀芒和劍芒的能量向着四處散去。

“不好!”看着那股能量,龍神暗叫一聲,一掌拍出條神龍把那能量都擋了下來,他可是知道這股能量有多麼的恐怖的,要是讓它落在地面,估計整個王家大院就沒有了。

一次次的攻擊被王傑擋下了,流逸雲眼中的殺意更加的旺盛了,就在王傑再次擋下流逸雲的一擊時,“啊”流逸雲對天怒吼了一聲。

“轟轟轟”天上響起一道道的驚雷,流逸雲頓時就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失去理智後的流逸雲顯得更加的恐怖了,面對着王傑攻擊,流逸雲完全就不去躲閃,“呲喇”硬生生的捱了王傑一刀,流逸雲一劍就向着他的腹部刺去。

躲閃不及的王傑直接被流逸雲一劍刺中,“噗”一掌打退流逸雲,王傑捂住自己的腹部,看着那流逸雲,眼中忍不住閃過一抹驚恐,他沒有想到流逸雲竟然這麼的瘋狂,拼着自己受傷也要殺他。

“嘿嘿”看着王傑,流逸雲邪笑了兩聲,再次衝了過去,.

“該死的,你是瘋了嗎?”看着不顧自己傷勢對着自己衝來的流逸雲,王傑不禁有些咬牙切齒。

但是面對着流逸雲的攻擊,王傑還是無奈的選擇了躲避,“刷刷刷”一次次攻擊的落空似乎使得流逸雲失去了耐心。

通體血紅的白玉骨劍上突然覆蓋上了一層火焰,與普通的火焰不同,那火焰是血紅色的,一陣陣的血腥味從中傳了出來。

嘴角劃過一抹弧度,流逸雲舉劍輕舞,“唰唰唰”一道道血色火焰組成的劍氣頓時飛了出來,交織成了一個劍網向着那王傑籠罩而去。

看着劍網,王傑眼中露出了一抹驚恐,還沒有來得及閃開就被那劍網困住了。

流逸雲看着那被困住的王傑,眼中殺意一閃,直接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舉劍向着他的心臟刺去。

“啊。。。魔神破天”就在流逸雲即將刺中的時候,只聽見王傑怒吼了一聲,一個魔神虛影在他的背後一閃而逝,王傑一刀就把那劍網砍成了兩半。

雙眼通紅的看着流逸雲,王傑身影一閃,躲過了他這一擊後,大刀反手就向着流逸雲的腹部捅去。

看着王傑的攻擊,流逸雲完全沒有閃躲,隨着“呲喇”一聲,那大刀頓時穿透了他的身體,“嘿嘿”被大刀穿身的流逸雲有些驚悚的笑了一聲,一劍向着那王傑砍去。

“嘭。。。轟”躲閃不及的王傑一下被流逸雲砍成了兩半,隨即那兩半屍體又爆炸了開來,化爲了一團血霧。

一把拔出自己體內的大刀,流逸雲的臉色有些謹慎的向着四周看去,他感覺到有着一股邪惡恐怖的氣息正在空氣中醞釀。

而他腹部的傷口正在快速的癒合着,不一會就完全癒合了,完全看不出一點受傷的樣子,不過他的臉色蒼白了一些。 “真身降世”就在流逸雲一臉謹慎的向着四周觀望着的時候,只聽見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傳來,原本那王傑爆炸開來的血霧頓時凝聚了起來,組成了一個血色的圓球。

“這是。。。該死的,這邪魔竟然敢親自降臨,這下倒黴了。”看着那血色的圓球,一直站在一邊的龍神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拿出一個儀器,輕輕地按下其中的一個按鈕後,龍神轉頭看着流逸雲,大聲的喊道:“小子,趕緊離開這裏,接下來的事你是解決不了的。”

對於龍神的話,已經失去理智的流逸雲完全沒有聽進去,現在他在那血色圓球上感覺到了一股十分討厭的氣息,有着一種想要把它撕碎的感覺。

舉起自己手中的白玉骨劍,流逸雲直接對着那血色圓球劈去,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那一劍非但沒有傷害到血色圓球,就連他自己都被其上傳來的反震之力給震飛了出去。

“吼”被震飛的流逸雲瞬間就被激怒了,雙眼血芒閃爍,流逸雲舉起白玉骨劍,一劍一劍的向着那血色圓球砍去,渾然不顧自己一次次被震飛的身體。

“該死的,這小子已經完全失去理智了。”搖了搖頭,龍神暫時也顧不得去理流逸雲了,飛回到地面上,龍神一掌推出直接就打破了原本流逸雲留下的防護罩。

“好了,你們現在趕緊離開這裏,順便把這周圍所有的人都驅散了,接下來的事情大條了。”看着自己面前那有些驚恐的衆人,龍神一臉嚴肅的說道。

“是,龍神大人,我們馬上就走。”

“龍神大人,告辭了。”

“多謝龍神大人!”

。。。。。。

聽見龍神的話,各個家族的人和龍神告了個辭後,紛紛拉着自己家族被抓的人就離開了這裏,最後沒有走的只剩下了王家,劉家和上官家這三大家族。

“大人,不知道我家王傑他?”看了一眼龍神,王家家主咬了咬牙後,有些緊張的問道,對於自己這個孫子他是真的關心的。

“哎。。。”無奈的嘆了口氣,龍神看着那王家家主,緩緩的說道:“王老,雖然王傑被邪魔附身了,但是要不是他心術不正去接觸邪魔的話,他也不會落到這個下場,不過現在他已經死了,而且邪魔的真身也即將降臨了。”

“這。。。”聽見龍神的話,王家家主整個人瞬間蒼老了許多,有些低落的說道:“算了,這也是他自作自受,我去組織人手驅散羣衆吧!也算是幫他積陰德了。”

說完,王家家主直接就離開大院裏去組織人手了。

“哎。。。”看着王家家主那落寞的樣子,龍神也忍不住嘆了口氣,轉頭對着自己身邊的劉老爺子說道:“對了,劉老,剛剛上來的是你家的小子吧!他很不錯,不過就是殺氣太重了,以後要好好的靜靜心了。”

“恩,老朽我知道了,我孫兒的安全就拜託大人了。”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劉老爺子對着龍神請求道。

“放心好了,劉老,我會保證那小子的安全的,畢竟人類的未來還要靠他們這些年輕人。”看着劉老,龍神一臉鄭重的保證道。

“那就多謝大人了,老朽我也就先離去了。”對着龍神躬了躬身,劉老爺子直接就向着王家大院外走去,而站在一邊的上官霸看着劉老爺子的離開,眼光閃了閃,跟着龍神告了個辭後,也隨之離開了。

“呼。。。現在沒有後顧之憂了,接下來就是解決你了。”看着衆人的離去,龍神眼光盯着空中那血色的圓球,有些陰沉的暗語道。

“龍神,你找我們來有什麼事嗎?”就在龍神盯着那血色圓球時,突然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傳到了他的耳邊。

轉身向着自己身後看去,看着那突然出現在王家大院的二男一女,龍神的眼中出現了一抹笑意,隨即有些嚴肅的說道:“玄武,白虎,朱雀,你們自己看天上吧!”

“天上,天上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半邊天變紅了嗎?”聽見龍神的話,一臉憨厚的玄武甕聲甕氣的說道,隨即有些好奇的探頭向着天上看去,但是當他看到那血色圓球的時候,瞳孔忍不住就是一縮,有些不敢置信的呢喃道:“龍神。。。這是。。。”

“血色凌空,真身降臨,這些邪魔還真是好大的膽子啊!”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打斷了玄武的話,正是那白虎。

不過此時他正一臉興奮的看着那血色圓球,臉上露出了狂暴的殺意和戰意。

“這些邪魔還真是越來越大膽了,對了,龍神,那上面拿劍的小子是誰?”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只見站在一邊的朱雀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小子啊!他是個怪物!”臉上露出一抹苦笑,龍神隨即把那小子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哈哈哈,這小子,我喜歡,等殺了那邪魔後,我得找機會和他交個朋友。”聽完龍神的話,一臉清秀的白虎有些欣賞的大笑道。

“好了,其他的事情我們再說吧!這次邪魔真身降臨,或許是我們的一個真正殺了他的機會,一旦他真身降臨了,在地球實力就會受到壓制,只要我們能夠殺了他,他就算是真的死了,不會再復活。”

看了三人一眼,龍神一臉凝重的說道。

“恩,龍神,這件事我們知道,你就說要怎麼辦吧!”點了點頭,一臉憨厚的玄武對着龍神問道。

“好,我們現在就擺出四象誅魔陣,誅殺此邪魔!”龍神一臉殺意的說道。

“好,龍神,我們聽你的。”三人點了點頭,異口同聲的說道。

隨即四人直接飛到了血色圓球的上空,對視了一眼,分四個方位站好後,同時喊道“四象青龍,誅邪破魔”“四象白虎,戮仙屠神”“四象朱雀,耀陽九天”“四象玄武,鎮壓九幽”

隨着他們話音的落下,“轟轟轟”四大神獸的虛影瞬間就出現在了他們的背後,隨着四大神獸的出現,一股強烈的空間波動傳來,只見周圍的空間一陣晃動,隨即就又恢復了正常。

但是龍神四人卻知道,現在自己等人已經不在原本的空間了,四象誅魔大陣開啓時,會把陣中所有的人都帶到陣法空間中去,現在他們就是在陣法空間中。

“咔嚓咔嚓”剛剛來到陣法空間時,只見那血色圓球瞬間就龜裂了開來,“吼”一個邪魔頓時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只見那邪魔身高10米,張着一個類似人類的大腦,但是卻有着兩個牛角,四肢都是類似猛虎的利爪,背後一雙黑色的骨翼不停的撲扇着,彷彿化身爲了一個惡魔一般。

“吼,該死的人類,我要活撕了你們”邪魔一出來就仰天怒吼了一聲。

說完,看着那依舊想要舉劍砍自己的流逸雲,邪魔的眼中出現了一抹怒意,“嘭”巨爪一下拍出,流逸雲直接被他拍飛了出去。

“各位,四象誅邪!”看着流逸雲被拍飛,龍神眼中精芒一閃,對着衆人大喊道。

“好,四象白虎降臨”“四象朱雀降臨”“四象玄武降臨”聽見龍神的話,三人紛紛大喝了一聲,手上掐了一個玄奧的手印。

“昂昂昂”隨着手印的掐出,他們三人背後的三大神獸怒吼了一聲,快速的衝到了邪魔的身邊,以三才陣的陣式圍住了邪魔。

“嘿嘿,區區虛影也想要鎮壓我,都給我去死吧!”看着圍住自己的神獸,邪魔臉上露出了一抹猙獰的冷笑,不屑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