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其他的方面,他與我則有着很多的分歧。

他確實是一名海軍,而且是一名海軍艦載機飛行員,在一次飛機降落的時候出了事故,之後他就轉到政府部門了。每一個飛行員都是不可多得的精英,日本政府肯定會對他們照顧有加的。

我毫不懷疑這一點,只不過現如今的日本海軍也只擁有一支航母艦隊,日本人90%的海軍力量都被中國人部署在了馬達加斯加,以來看護好望角這條依舊重要的戰略水道。武田輝就曾服役於武藏號航母上。這是我參加了這次的行動之後翻看的一些資料。

日本人的航母,日本人的艦載機飛行員,我是絕不會忘記大海戰中,那羣如同狼羣一樣撲來的飛機,是如何蜂擁而上將競技神號和北風號擊沉的場景的。從馬島上撤出來的陸戰一營就經歷了那場意義重大的海戰,那一戰歐洲聯合海軍沉沒了四艘航母,重傷了三艘航母,搭載着一營的運輸船好運的逃出了那場地獄浩劫,但航母沉下那一幕的畫面,六十年過去了,也依舊清晰的印刻在我的腦海裏。

而曾經是西方世界海軍力量最重要一員的我們,曾經擁有着世界上最強大戰艦,最強大艦隊的我們,現如今也只是擁有着區區一支航母戰鬥羣。

整個歐洲的航母戰鬥羣加在一塊也比不上中國的一半。特別是當他驕傲地提到中國正在建造十二萬噸級的超級航母,並且一次計劃建造十艘,以替換中國海軍中央艦隊【駐地太平洋】逐漸老舊的80000萬噸級重型航母時那驕傲的神情,讓我對他產生了深深地隔閡。

英國的航母也是75000噸級的,而且服役年限只比中國人中洋艦隊的航母少了三年,我可一點都沒聽說國防部要造航母的消息。

心情低落的我不願意再與武田爭執下去,而是將心思放在了櫻花港的街道上,街上到處都是漢字的招牌,一家家店鋪路我看到了很多的歐洲人,甚至一些店鋪就是歐洲人在做,我同他們聊天,他們在這兒感受不到歧視和敵意。

是啊。都六十年了,都過去六十年了。再深的仇恨也融化在時光的長河中了。

就像曾經強大的日本海軍。是的,在六十年前,日本的海軍絕對是世界一強,擁有着三大兩小五艘航空母艦,以及多艘炮火犀利裝甲厚度超大的超級戰列艦。把中國這個恐怖的怪物扔到一邊,不管是英國、法國、德國,還是當時分裂中的赤俄,只說海軍,誰也不敢說自己就能穩穩的勝過日本。

但在戰後的六十年裏,在悠悠的時光當中,曾經很強大的日本海軍就這樣消失了,它沒有在一場場的海戰中被摧毀,而是自己解體的,自己消失的。

日本人不願意再揹負着沉重的軍費壓力,他們希望有更輕的稅收和更富足安逸的生活。德川家族根本不能阻止日本的去武裝化,甚至就連東瀛現在的這一支航母戰鬥羣,要不是南京慎重要求,日本人都會自我解決掉。

這是武田告訴我的。

當年爲了與西方力量抗衡,也是爲了奪取歐洲人在非洲的殖民地,日本上上下下付出了太多太多。

那沉甸甸的國債讓戰後的日本政府的信譽低落到了極點,要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只持續了短短的一年,日本戰後經濟非全面崩潰不可。但就算如此,就算能在西非搶奪下大片的土地,他們自己那一塌糊塗的爛攤子也讓日本人吃足了苦頭。

要知道,歐洲人在退出了西南部非洲的時候可給當地遺留下了海量的武器,還出現了大批以僱傭兵形式活躍着的軍事教官團。日本人在西南非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二十年的治安戰讓日本喪失了十幾萬的優秀男兒,花費了海量的軍費,大大延遲了日本經濟的復甦。

並且,日本在西南非的統治總共也只是維持了不到40年。這虧本虧大了。

更加重要的是,在亞洲,還有邁索爾、納德、古伯德、孟加拉、德里、不丹、暹羅、金邊、萬象等等國家,在中國強大的羽翼之下過着另外一種優哉遊哉的日子。

特別是暹羅。印度那羣另類們且不去說,自從當年中國做主讓一個個印度土著王公成爲了獨立自主的國王之後,整個印度就變成了一個大馬戲城。對於日本人來說,他們眼裏可做個比較的只有暹羅,看看人家的日子,縱然二百年裏寸土未開,可是人家這日子過的多美啊。

我聽到了這些後,心理面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時代變化真的太快太不可思議了。或者說我脫離了軍界的三十年中,戰爭的立意已經完全發生了改變嗎?日本人竟然厭戰了,而且是大批量的日本人反對戰爭,這太令我吃驚了。

要知道,在我的心底裏,日本人就是中國豢養的一頭惡犬,他們和廓爾喀人,是中國對外發動戰爭中最兇猛的爪牙。

蒙古人和哈薩克人也遠遠比不上他們。

但是現在,在戰場上曾經英雄無畏,視死如歸的日本人,竟然反感、厭倦了戰爭。這讓我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對於一個已經走到人生末年的老人來說,再去翻閱大量的資料去查證這一結論,理解這一現象,真的是太困難太繁瑣了。我就權且把武田所說的話當做事實。

這可能就是政府組織我們這批老兵在六十年之際來到馬達加斯加的最大原因吧。

日本改變了,整個社會改變了,整個世界更是改變了。

政府告訴我:和平是現今世界上的主流。但願這也是一句真話,但願世界真的能永久和平……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新書《天地最強共主》已經上傳,歡迎大家繼續支持。

……

二百年前,一面紅旗始終飄揚在地球之上。這就是中國的赤旗!

陳漢帝國在最鼎盛之時擁有着二百零六塊領地,它們遍佈地球上各個角落。最終中國把這二百零六塊領地中的八十八塊變成了自己的領土,剩餘的一百一十八塊領地中的六十五塊領地變成了十七個國家,然後仍然把握着最後的五十三塊領地。

所以,中國的軍事基地遍佈全球;所以,中國的意志威蓋全球;所以,中國支配全球。

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廣袤帝國。

數遍歷史上的偉大征服者,成吉思汗望洋興嘆,西方的亞歷山大、愷撒和查理等也望塵莫及。

這也是中國人最最引以爲豪的輝煌,遠邁漢唐。

整整二百年的時光,陳漢帝國的赤色旗幟飄揚全球,綻放的光芒照撒着整個近代史。

中國人用這二百年的時光將自己的‘強大’滲透到了全世界每一個人的心底,不管是中國人、

外國人,不管是黑人白人,每一個人都承認這種起於內心的‘強大’,哪怕他出生在世界上最偏僻的角落。這就像南京作爲‘世界之都’一樣不可置疑。

就像第三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首相張伯倫訪問法國時的發言:能夠推翻中國在地球上的統治霸權的只有外星人。

當中國人在南亞次大陸的霸權統治維持不下去的時候,只因爲其中央政府一個輕飄飄的承諾,億萬次大陸人視中國爲聖地。

“印度人民對他們的未來擁有自主選擇權,它並不單純的屬於王公的、也不是純粹的屬於社會精英的,而是整個南亞大陸的所有人的!”

“中國從不願將自己的意志強加給任何民族,南亞將獲得徹底的獨立。你們的命運由你們的自己掌握,如果你們的民族決定聯合所有的次大陸人一起組成聯合政府,我們支持,如果你們認爲自己需要獨立自治,我們同樣不會反對,印度的命運必須由印度人民掌握!”

第三次世界大戰的二十四年後,印度各王國各邦迎來了自己真正的獨立。雖然獨立後的印度是那般的讓人驚呆……

千千萬萬的印度人對中國感恩戴德,認爲是中國給予了印度自由。但實際上呢?

衆所周知,在中國人統治印度期間。爲了便於他們的統治,甚至不惜利用印度教、天方教、佛教、錫克教多個大教派的矛盾,以便在他們之間保持着微弱卻穩固的平衡。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社會的發展,經濟的發展,讓民族風波席捲全球,中國深孔印度也捲入其中,於是印度身上的枷鎖才因此而被鬆開了一些。第一批擁有着現代知識,認知到現代文明的社會精英就起於此。

可以說,現在印度各國的許多新政治家族的起源都在這一階段。包括第一個提出來印度大一統的甘地所屬家族。

歷史上的印度一直都是一個地理名詞,印度從來不曾存在統一的國家,把印度視爲一個國家的主張純屬荒誕。但又有幾個印度人知道,第一個提出印度統一建國理論的甘地,其家族不僅與中國人關係密切,他本人在提出這一理論的三年後死的不明不白?

中國人在這當中究竟幹了些什麼,細思極恐啊。

他們用印度統一建國嚇住了愚蠢無知的印度王公,又用聆聽印度民意,允許印度各邦國自主選擇收攏了整個印度統治階級的忠誠。

於是,古老的邁索爾、納德、泰米爾王國依舊存在,而古伯德、孟加拉、德里等國家相繼成立。古老的印度斯坦地區,大大小小出現了十多個國家,其中小的有中國本土一個府大,大的如邁索爾,國家土地面積相當於兩個半中原省。

這也順應了印度的傳統。印度歷史上從來就沒有統一的傳統,印度人始終建立不起一個有效的中央政府和大一統的格局。無論是孔雀王朝、阿育王朝或是阿克巴大帝都只能在形式上統一印度的大部,但是建立不起一個可以爲全體居民可以共同接受的體系。說到底,還是人口不夠。 你說愛情不過夜 如果任由天竺人主持中央政權,那麼其它少數族裔的命運自然不容樂觀。反之,這是依然。

這跟中國,漢人口占據全國的百分之九十九,是完全不同的。

天竺人作爲印度最主要的民族,該族佔印度總人口的40%,還主要分佈在印度北方的中央邦、哈利亞納邦、比哈爾邦和拉賈斯坦邦等地。人口既不佔大多數,又相對集中,那結果自然是不可能統一整個印度斯坦的。

一百多年來,在中國人統治之下的印度,本身就分成了無數個土邦。

那就如同一個個大小不一的豬圈,豢養着數不清的印度人。往日海德爾·阿里、提普這樣的王公已經很長很長時間沒有看到的。這些印度土邦的王公依賴於中國人的支持而維持着自己的統治,即便他們的子嗣要繼承王位需要先得到中國人的認可,即便他們的外交和軍事權利都把握在中國人的手中。

愚蠢、無能的印度王公讓印度斯坦這塊肥沃的土地始終處在中國人的牢牢掌控當中。或許現在的中國對於印度國家已經沒有過去那樣顯眼的權利了,但哪個統治者的上位又不是先得到了中國的允許呢?

除非中國人已經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失敗,不然,這些可憐又可悲的印度國家將始終是中國手中的玩物。

那些印度人連西非的黑蜀黎都不如。

一直以來,黑蜀黎們在世界上的地位就不是多麼崇高。即便非洲有黑王國這個發展的還算可以的國家,但專zi、野蠻、愚昧等等,也是外界提起黑王國來首先想到的標記。

那是一個沒有人權的地方。

但就是在西非,在地球進入網絡時代的同時,中國也遭遇了大麻煩。

在中國君臨地球二百年時光中,西非是被中國人投入注意力最短暫最少的地方,那複雜的部族鬥爭和反政府武裝讓無數個南京的軍政大佬頭疼不已。

時代在改變。如東西方百多年前進入非洲時掀起的殺戮不同,現在任哪個國家也不敢這般肆無忌憚的屠殺平民。那將被釘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這與當今的人道思想是相違背的,與當今的社會思潮是相違背的。

雖然黑蜀黎彼此間的火併和反人類暴行,經常給中國以藉口,把一支支高舉着‘和平’旗號的維和部隊派入進去。而且中國還會以黑蜀黎們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發展不人道的化學武器等等藉口,對其進行經濟和軍事上的雙重製裁。逼着黑蜀黎們降服。

但歐洲人也不會坐視不理的。他們就算裏外都對中國認輸了,這也不意味着他們不能在暗地裏給中國人制造一些麻煩啊。混亂的非洲高原上,那始終都是歐洲傭兵們活躍的地方。而且資本是無形的。

大到國家戰爭,小到街頭槍戰,歐洲傭兵的身影頻繁出現。一場場軍事政變和無數個反政府組織中有着來自歐洲的鈔票在揮灑。

這當中不少傭兵組織、土著軍閥勢力更是歐洲某些國家的‘尿壺’。

跟中國軍界至今依舊有不少對歐洲懷有敵視情緒的高官一樣,歐洲人被中國踩在腳下二百年,內中也有大批量的鷹派至今對中國耿耿於懷。

不同於歷史上歐美僅僅佔據了非洲沿海的一些據點,現在這個時空,歐洲人爲了能夠控制自己最後的殖民地——西部非洲,不得不深入整個非洲。這種行動自然的將非洲捲入到世界洪流之中。

當第三次東西方大戰結束,歐洲力量先是大踏步的從西南非撤離。隨後在接下的時光中,一點點退出了整個非洲,至少軍事力量是這樣的。那留出來的權利空白就被當地的一個個土著軍閥、部落勢力給迅速填補。

中國倒也對之進行了軍事介入,但都只是依靠着海岸線,而並沒有深入內陸。原因就在於日本於西南非的教訓。那是血淋淋的啊。

可以說半個西部非洲至此放了羊。要是說,之前的西非在歐洲人的統治下還有着一定的社會秩序,那麼之後的非洲就是一個秩序崩壞的社會。沒有了大的外來壓力的土著勢力對於平民的統治只有高壓、專zi。

戰爭和恐慌對於現在社會是具有着很強大的殺傷力。幾十年過去,道路破碎,水利失修,工廠廢棄,學校關閉。西部非洲的現代文明在迅速消失,歷史倒車的速度總是非常之快的。

非洲各地相繼出現了極爲殘酷的壓榨剝削。只要有利可圖的行業,都有人會插一腳。而且殖民地體系的徹底崩潰後,新一輪的經濟殖民卻火爆襲來。在利潤的驅使下,黑蜀黎們什麼活都敢攬。從死亡礦井到血腥鑽石,血汗工廠都是最最文明的了。

而且金融無秩序,阿貓阿狗都能開銀行。整個西部非洲,每年新開的銀行上萬家,倒閉的銀行也過萬家。大筆大筆的資產在這種現象中‘化爲烏有’。

工業基礎差。政府腐敗無能,寶貴的資金在一次次的投資失誤中變成了國家大員們的私房錢。縱然資源真的很豐富,煤、石油、鋁、銅、鐵等等能源礦產資源都給自給有餘,但就是麻煩一堆。

最最重要的是,西非的很多國家到現在都還無法做到糧食自給資助。倒是人口的自然增長數量,三十年都保持着世界第一位。

惡魔禁制愛:蜜寵甜妻 以尼日利亞爲例,這是英國的老殖民地了。

半個世紀前,尼日利亞還是非洲出了名的糧食出口大國。這個領土面積接近一百萬平方公里的國家,可耕作農田佔比大致爲65%左右,也就是說尼日利亞的耕地量至少在六十萬平方公里左右。除去城市、河流、道路等因素,按照我們中國人熟悉的理解,大致在6億畝耕地左右。而我們中國一直在說……我們本土的可耕地紅線則是二十五億畝爲紅線,尼日利亞的耕地量,大致佔據中國本土耕地四分之一的量。並且,這還不算尼日利亞根據某些國家提出的保護雨林計劃,保護熱帶草原計劃導致的35%未開發土地。尼日利亞的全部國土均爲優質耕地。

尼日利亞佔據世界最優質的耕地,但英國人從他們的土地上離開了六十年後的現在,他們的耕地糧食出產量,按照聯合國的平均畝產計算,尼日利亞的耕地糧食出產量居然是世界最低,甚至比中國北部高寒帶的農田出產量還低。

外人很難理解這是爲了什麼。尼日利亞並不缺少雨水,尼日利亞的降雨量歷年平均下來大致是在1600mm左右的降雨量,靠近剛果一帶因爲雨林充沛所以降雨量會更多。 總裁追妻:嬌妻拒婚大作戰 和稻米單產大國暹羅的降雨量是基本一致的,並且尼日利亞的維度和泰國的維度也是一致的。但對黑蜀黎們有過真正瞭解的人卻都知道,這纔是黑蜀黎的本性。

尼日利亞地處於撒哈拉大沙漠以南的非洲雨林下,加上維度合適,所以物產極其豐富。光是本地產的可供食用的各類說不出名字的水果就多達上百種之多,這些水果有富含油脂的,有富含各種維生素的,高澱粉的……各種各樣都有。當旱季來臨的時候,也正是雨林中堅果成熟的時候,這個維度的非洲旱季可不是納米比亞那些國家的旱季,他們的旱季類似於我們本土的秋天,正是豐收的時候。雨林裏的堅果,可供食用的就多達七十餘種。並且埋藏在地下的各類根瘤類食物(如木薯類的)可食用的多達十餘種,並且產量極其高。所以,尼日利亞人幾乎不願意去種地。之前是非洲的糧食輸出大國,那是因爲英國人在逼迫着他們。而現在他們自由了,因爲雨林裏,鄉間的路邊上,能吃的東西太多了,他們纔不願意。幾十年的時間,當初的水利工程要麼廢棄失修,要麼就變得破破爛爛,而現代社會的人口大爆炸一樣光臨着你是利用。雨林裏的產物和小麥,大米不一樣,不適合長期儲存,所以……尼日利亞的城市人口的食物就成了大問題。

中國一直都是聯合國的‘國王’,雖然這同輪值主席國並不一碼事,可是每年西非所發生的人道危機,讓所有人都爲之頭疼。

把尼日利亞與黑王國相比,前者是自由了,但他們連封建專zhi的黑王國一隻腳都比不上。況且黑王國的背後可是有中國撐腰的,再封建再專zhi,誰又能乃它何?

中國人很早之前就重視輿論,掌握着整個世界話語權的中國更知道輿論的重要性。與前世相比較來,真的是天上地下。

石敬亨感嘆一聲,再度埋頭在一份份文件之中。

他因爲去年的《反國家分裂法》和創作了《牢不可破的聯盟》這首‘名曲’而在中國政壇上聲名鵲起。身後的家族,他的妻子親朋,乃至背後的皇族都有意推他正式步入政壇,現在他整張辦公桌上的文件都只是他需要了解的‘衆多’之一。 接近一年半的時間,小說。而在一部作品到了結束的時候照例是要講些感謝的話,不是感謝cctv、感謝mtv、感謝xx,而是要感謝廣大的讀者朋友,感謝編輯虎牙大大,還有一直默默支持我的老婆……

雖然有些俗套,但每寫一部作品重要經歷很多,這期間有高山、有低谷,有心煩的時候,但更多的是一種寫作帶來的快樂!編輯的幫助、書友的點評還有衆多作者朋友們的指點讓我受益匪淺,更是有一種幸福感。而且很榮幸的,今後我會繼續這個大舞臺上奉獻作品,不過不是歷史類的,就當換換腦子吧。新作《天地最強共主》已經上傳,還希望各位新老讀者能夠多多捧場!

妻目前犯,我的第一個盟主,在我都不知道的時候。之前沒來得及說一聲謝謝,現在補回來。謝謝,感謝,萬分激動和。

還有易心一意、鋣夜魔皇、莫之靜語、陽光普照大道、萬里追魂客、花敗人未回、我喜歡緣分、倚天行者、清妙元皇天尊等等,感謝大家的支持!

還有煤氣爐,感覺很抱歉,因爲他一直都想着那場大閱兵。我本來也是準備寫一個大閱兵的,作爲後記的結尾,但是……,沒辦法了,只能在這裏對你說一聲抱歉了。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01 朱門

熙平二十三年的冬天比往年更加寒冷,十二月剛到,位於幽州的繁城已經下過第五場大雪了,位於三井衚衕的朱家大門在卯時未到就打開了大門,因爲雪積了厚厚一層,映得天色看起來比往時竟亮堂了一些。

“他奶奶的,竟然下了這麼多。”雙手抄在衣袖裏的僕人皺眉罵道。

“囉嗦什麼,還不趕緊掃,等下二管家出來看到,挨頓說都是好的,影響了客人馬車進來,打幾板子趕出去也是有的。”另外一個僕人說着拿過兩把大掃帚遞給旁邊的人。

兩個人掃的差不多的時候,二總管出來了,二總管姓鄒,四十來歲,平素很是嚴厲,不苟言笑,看着生生的比六十出頭的大總管還要老。

今天是朱家老夫人六十大壽的日子,鄒總管的心情也不錯,還誇了兩人一句,又進去檢查別處了。

相比外院的忙碌,燈火通明的垂花門內剛開始甦醒。

卯正還差一點,木棉進了臥房,看到自家小姐已經起身,披着一件半舊的藕荷色棉襖靠在臨窗的暖閣榻上,點着一盞小燈,捧着一本書看着,怪不得她從外面看到星微的亮光。

木棉上前把燈挑亮了一點,又把火盆弄旺了一些,有些嗔怪道:“小姐醒了怎麼也不叫奴婢一聲,這麼暗的光也不怕壞了眼睛。”小姐不願意晚上有人陪,把她們都打發去睡覺了,不去就要發脾氣,不然她也不會不知道小姐已經起來了。

被她說的人正是朱家大小姐,十三歲的朱明玉,她聽了丫鬟的話也不惱,微微一笑道:“睡不着索性就起來了,昨晚看到一半現在正好看完了。”

說着合上了書,朱明玉不笑的時候顯得高傲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笑起來卻是冰雪初融般明媚的讓人移不開眼,很矛盾也很和諧。

木棉拿過一牀被子蓋在朱明玉身上又塞了個手爐到她手裏,道:“大小姐也要注意些身體,昨夜的大雪才停,天正冷呢。”

抱着暖烘烘的手爐,朱明玉乖乖的只露出個腦袋仔被子外面,嘀咕道:“木棉真是越來越像姜嬤嬤了。”

木棉看着朱明玉乖巧的樣子有些發愣,大小姐這幾天突然懂事了很多,是從恆王府回來還是從摔了之後呢?以前她明明最不耐煩姜嬤嬤說教了,這次姜嬤嬤晚點回來,小姐因爲沒人在身邊嘮叨心情很是不錯。

朱明玉看着木棉變幻的神情,不再說話,她不是原來的朱明玉,所以也做不來她原來的樣子,只能讓她們慢慢適應她這個新的朱明玉了。其實她比較喜歡冷一點的感覺,讓人更清醒,況且她一點都不冷,抱着暖爐捂着被子反而有點熱了,只不過原來的朱大小姐特別怕冷,讓周圍伺候的人都習慣了,她也不能表現得太不像原來的朱明玉。

五天前在醫院等死的她醒來的時候就變成了這裏的朱明玉,一個她從來沒聽說過的時代裏年齡只有自己一半的小姑娘,雖然她原來的名字也是朱明玉,不過大家都叫她朱玉。

她在繼承這個身體的同時也繼承了原來主人的記憶。

朱明玉雖然是朱家的大小姐,不過生母孟氏生下她沒多久就去世了,朱大老爺很快又續絃了,繼室秦氏進門雖然開始也生了女兒,過兩年又生了個兒子,有孃的孩子和沒孃的就是不一樣,這點她很小就有體會了。

不過作爲一個沒孃的孩子,朱明玉的遭遇並不是很差,不是因爲朱家多有良心,而是因爲孟氏有一個嫡親姐姐嫁給了當今聖上的幼弟,做了恆王妃。恆王妃只有這一個妹妹,對於妹妹留下的唯一骨血,憐她年幼喪母更是疼愛有加,每年都會派人來接朱明玉去京城的恆王府住,少則幾個月,多則半年開外,對朱明玉比對自己親生的女兒還要上心。

有恆王妃做在前面,朱家就差把她供起來了,哪兒還有人敢剋扣虐待朱明玉,只不過也同樣沒人敢管教她就是了。至於本該擔負起教養女兒職責的朱大老爺和這個女兒根本不親近,有後娘就有後爹,這話一點不假。

於是,朱明玉用前十三年的人生講述了一個年幼失怙的小姑娘變成蠻橫千金的成長故事,她敏感多疑又孤僻冷漠。她在朱家橫着走,沒人喜歡她,也沒人敢惹她。

直到六天前,來了個少年,讓朱明玉碰了釘子。他在朱明玉教訓一個丫鬟的時候攔住了她,因她不予理會,還出言譏諷,少年也不甘示弱對她進行了反擊,言辭刻薄卻又準確又犀利。

你就是個幼稚刻薄缺愛的討厭鬼,一次次的鬧劇從來沒能讓你的父親多看你一眼,反而讓他躲得更遠,知道爲什麼嗎?因爲他怕你,煩你,這麼蠢的辦法只有你能想出來。

這是少年的原話。

本質上說起來朱明玉雖然驕橫霸道了些卻並不是心狠手辣的人,教訓丫鬟也不過是因爲她在背後嚼舌頭,說大小姐是個煞星,成天陰沉沉的,這才惹得正巧路過的朱明玉大發雷霆。不過朱明玉即使是被少年譏諷的時候也不會出言解釋自己的理由,她的驕傲讓她不需要別人的認可、不需要別人的同情,也絕對不能容忍別人在她最脆弱的地方插刀。

於是被人看穿內心最孤獨黑暗的朱明玉真的發狂了,抄起一塊不知道是哪兒的景觀石就砸在了少年的頭上。少年也不甘示弱,一腳把她踢倒在地,腦袋磕到了石頭上,再醒了已經換了個魂兒。

獨家寵溺:帝少寵妻如命 能留在這個刺頭兒身邊伺候的都是夠忠心的,大丫鬟木棉也沒料到朱明玉會鬧這麼一出,一直默默跟在朱明玉後面收拾殘局,其實她也不過比她大三歲。

朱家的小姐們都是按例有兩個大丫鬟,四個二等丫鬟,小丫鬟和僕婦若干。除了木棉之外還有一個大丫鬟是木槿,兩人都是恆王府的家生子。

她的適應能力一向很強,花了半天就適應了自己的新身份,在醫院度過生命最後那段時光裏,她每天都覺得自己會死在那些治療中,像現在這樣身體健康簡直是種奢求,只是覺得虧欠父母太多了。不過這樣也好,他們不用每天都擔心自己了,雖然她是他們收養的孩子,但是疼愛卻沒少半分,即使後來有了弟弟也是如此,弟弟剛上高中,她就查出來白血病了,親生父母早已不知所蹤,配型成功的機率堪比中彩票,她也偷偷哭過,不過人前她一直是一副樂觀的樣子……

看朱明玉有些昏昏欲睡,木棉輕輕搖搖她的肩膀道:“大小姐,該喝藥了。”

朱明玉正開眼睛,她並沒有真的睡着,她一向覺少,剛纔不過是想起從前,不想被木棉看出來而已。其實她只是後腦着地,除了腦袋有點腫連一點破皮都沒有,但還是要喝藥,不過喝藥也換不回原來那個朱明玉了。

木棉看着朱明玉眉頭都麼皺一下就把藥一口氣喝光了,想起原來小姐吃點藥還得她們哄着勸着求着的。

“好苦。”朱明玉吐吐舌頭,眉眼都要皺到了一起。

木棉失笑,她怎麼會覺得小姐跟之前不一樣呢,還是這麼怕苦啊,趕緊遞上水讓朱明玉漱口,另外捧上一盞醃漬的櫻桃蜜餞。

喝完藥木棉叫進來薄荷一起服侍她梳洗,鄭嬤嬤也跟着一起進來了,朱明玉不算小的繡房裏顯得有些擁擠,鄭嬤嬤有五十幾歲了,年輕守寡,朱老夫人有些嫌棄她命不好,在她身邊也不是很得臉,在朱明玉出了那事之後被派來明是伺候她,實爲看着她別再搞出什麼亂子來。鄭嬤嬤不是話多的人,除了盯得朱明玉有些不自在以外倒不是很難相處。

收拾停當,朱玉看了眼房間裏華麗的自鳴鐘,語氣隨意的說道:“既然還早,那去柏園看看好了。”

朱家是本是書香門第,但在朱明玉高祖那輩棄文經商,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做到了皇商的位置,有了錢,又想要地位了,於是在朱明玉的祖父捐了個官,從此晉升爲官宦人家。朱家有錢,在內部下足了工夫,內部絕對當得起富麗堂皇這幾個字。

直到朱玉祖父這代,因朱老夫人李氏是江南人士,朱老太爺在世時爲了讓髮妻聊解思鄉之情在朱家重新修整了朱家庭園,設計了不少有着江南風光的樓閣水榭,園名均以樹爲名。

朱老太爺五年前去世之後,朱老夫人做主分了家,但是嫡出的二老爺比老太爺還要早去兩年,所以雖然分家了二房還是住在朱家裏,大房住在柏園,二房住在柳園。

不過朱明玉並沒有跟大房一起住在柏園,而是單獨住在榆園,規格比柏園稍小,但也是一出小巧精緻的兩進院子,不要說在朱家幾個小姐裏,就算是朱家少爺也是頭一份。這可以說是對她的優待,也是說是朱家對她敬而遠之的一種表現。 朱玉在側獨家首發/002 姐妹(1)

柏園的燈亮起來的早,大老爺朱承業年過不惑,在外院歇息的時候比內院要多,通常柏園只有大夫人秦氏和幾個兒女在。卯正剛過,秦氏身邊的郭媽媽站在檐下正在跟一個小丫鬟說着什麼,就見還沒被打掃過的路上有幾個人過來了。

走在前面的一個身穿茜色織錦皮毛斗篷,後面還跟着幾個穿着朱家丫鬟統一的淺粉色緞面棉襖的丫鬟。

郭嬤嬤認出走在前面的是秦氏的親生女兒,朱家三小姐朱明璨,立刻走下臺階迎了過去。

“三小姐,夫人剛還說讓您多歇一會兒,晚點過來也沒關係呢。”

朱明璨今年十一歲,是標準的江南美人坯子,柳眉杏眼,瓊鼻櫻脣,溫婉纖弱,只是臉色打着胭脂也稍顯蒼白了一些。她前兩日染了風寒,還沒好利索。

本朝最重孝道,雖說有母親護着她,但她也不能那麼任性,因爲大姐那件事又讓祖母很是不悅,母親本就是後孃難爲,她更不該給她添麻煩了。

“今日是祖母生辰,我來跟母親一起過去。”朱明璨說着有些咳嗽。

郭嬤嬤趕緊扶着朱明璨進去,剛進門口,秦氏頭髮還沒梳好就從內室撩簾出來了,摸着朱明璨的手心疼道:“你身子骨不好怎麼不多穿點,看這手涼的,剛下過雪正冷時候,你偏要這麼早就過來,你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還捨得讓你晨昏定省。”

轉頭又對跟着朱明璨一起過來的丫鬟櫻草和櫻花道:“你們怎麼也不知道攔着小姐點。”

櫻草和櫻花趕緊承罪,還是朱明璨看不過去,拉着母親的手道:“娘,您怪她們做什麼,我這不是抱着手爐嘛,哪裏就會手冷了。”母親總是覺得她風一吹就倒,要解開斗篷給丫鬟也被攔下了。

“再多穿會兒,剛進來,這一冷一熱的最是不利於你的病了。”

秦氏拉着朱明璨進了內室,還是埋怨着她不該這麼早過來,總不過去請安的時候晚一點而已。

紅桑繼續給秦氏梳頭,朱明璨坐在一旁跟秦氏聊着自己昨晚夢到了好大一座仙宮,秦氏邊聽邊笑說自己生了個傻閨女。

氣氛正是其樂融融的關口,外面的小丫鬟進來通報說大小姐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