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們還有任務,他們必須要把資料儘快送回去,如果不能把任務完成,大臉虎就白白犧牲了。

雲天的話,猶如針扎一般,讓牛博宇這才咬了咬牙,轉身向着叢林中射了過去。

而身後這羣傭兵們,也已經衝到了伯爵倒地的位置。

看着變成屍體的伯爵,他們立刻七手八腳的把伯爵的屍體擡走了。

“大臉虎!”

藉着子彈的光芒,看着這羣傢伙搶走了伯爵的屍體,看樣子他們應該撤退了。

牛博宇這纔有機會跑到雲天的身邊,用手摸着大臉虎那冰冷的屍體。

“別哭了,這些傢伙不會這麼善罷干休,先撤退!”

黑暗中,牛博宇當然看不到,雲天的臉上也掛着淚痕。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揹着自己的隊友屍體了。

“嗯!”

牛博宇哽咽的擦了擦眼淚,看着雲天背起大臉虎後,他則跟在身後。

唐曦此時的狙擊槍也沒有了子彈,雲天的一個彈夾也徹底用光了。

Wшw☢ ttkan☢ C O

唯一有子彈的,也只有牛博宇了。

天色太暗,即便是眼睛適應了黑暗,也看不太清楚周圍。

面對着對方持有夜視儀,雲天他們連偷襲恐怕都做不到。

“現在我們怎麼辦?”

五發子彈,擊斃三個敵人,唐曦已經算是做的非常不錯了。

現在無槍無彈,熱感夜視儀也徹底沒電了,黑暗中她什麼都看不到。

“上龍頭!”

雖然憤怒,但云天不得不承認他們不僅彈盡糧絕,還渾身是傷。

憑着一口氣奪回大臉虎的屍體後,他的右腿已經疼的受不了了。

這種時候再想和他們比腳力,他們根本沒有機會。

所以他們只有找一個地方,憑藉着牛博宇最後的子彈,努力的堅持到天明。

那麼唯一可以堅守的,就是陡峭的龍頭,也就是龍虎口的右側高地。

於是,黑暗中,雲天在前,揹着大臉虎的屍體。

唐曦在中,幫助雲天摻扶着,牛博宇則在後,負責斷路和掩護,三個人就這樣,向着龍頭山進發。

陡峭的山體、**的岩石,被雨水沖刷之後,更加的溼滑泥濘。

腳踩在上面,身體會不自覺的向下滑,落石不斷掉落下,雲天雙手雙腳的往上攀登。

即便是危險困難,他也絕對不會丟下大臉虎的屍體,緊咬着牙,他的大腦卻異常平靜。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唐曦說過的,他是隊長,必須要保持冷靜,因爲他是這個團隊的核心。

所以排除一切雜念和痛苦,忍着左臂和右腿上的疼痛,一步步的攀巖而上。

隨着三個人的攀爬,很快,叢林之中又一次傳來了聲音。

緊跟着,那些救援小隊,真如雲天所說的開始了追擊。

很明顯他們和境外的某些人聯絡上之後,得到了新的任務。

“噠噠噠……”

子彈,不斷的在他們的身邊炸開,好在陡峭的山坡上,還有很多石頭作爲掩體。

“王八蛋,真以爲老子怕你們嘛!”

牛博宇找了一處掩體,手中的機槍呼嘯而出,居高臨下,子彈密集的向着槍口火光閃爍的位置射去。

有了牛博宇的阻擋,對方的進度立刻放慢,藉着這個機會,雲天和唐曦一路向上。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力,兩個人這才攀爬到了龍頭主峯,那陡峭的山峯後,可就是萬丈深淵了。

將大臉虎的屍體放好後,雲天靠在岩石上,渾身上下早就溼透的他,左臂和右腿的疼痛放佛撕扯着靈魂。

現在他們是退無可退,只能藉着這高地死守了,唐曦也靠在雲天的身邊,大口喘息着。

“雲天,你的選擇是對的,如果換做我,我也會開槍,這是我們戰士最好的歸屬!”

唐曦眼含熱淚,她知道自己是無法體會那份悲痛,畢竟雲天可是親手開槍射殺了大臉虎。

這種痛,沒有人可以感同身受,所有的安慰也僅僅是語言上的而已。

雲天沒有說話,只是大口喘息着,眼淚不斷留下的他,就靠在巖壁上。

兩個人都陷入了沉默,看着那如墨的天空,黑壓壓的,讓人透不過氣來。

很快,牛博宇也到達了最高的位置,將手中的機槍,扔在了地上。

“沒子彈了!”

牛博宇一屁股坐在地上,耗盡最後一絲力氣的他,也毫無辦法了。

對方擁有夜視儀,而自己僅能憑藉那槍口的火光開槍壓制,這吃虧的打法很快就耗盡了他們最後兩個彈盤。

“那我們怎麼辦?”

現在徹底是彈盡糧絕,而且毫無退路,唐曦看着雲天,牛博宇也看着他。

退守龍頭峯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眼看着這羣傢伙正在一步步逼近,他們真的無路可逃了。

“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他們搶到佈防圖!”

雲天看着手中長條形的黑色塑料桶,這不過是普通的畫布裝置而已,但裏面現在可是佈防圖。

說什麼都不能讓對方拿到這份資料,否則一切都是白費了。

“小時候我就覺得狼牙山五壯士很英雄,沒想到咱也有這一天!”

牛博宇突然明白了雲天的意思,這身後的萬丈深淵,恐怕就將是三人的歸屬。

“對不起,作爲隊長沒有照顧好你們!”

雲天長長的嘆了口氣,人是他挑選的,這一次風風雨雨,最終依舊難逃一劫。

“說什麼呢,咱們最起碼保住了機密資料,我去找石塊!”

牛博宇突然覺得心情大好,臨死之前,他也不能就這麼算了。

於是爬起來的他,立刻在主峯上尋找着可以使用的石塊。

而唐曦則又一次依偎在了雲天的懷中,死裏逃生的他們,最終還是逃不出去。

“對不起,恐怕這一次真的沒有辦法帶你出去了!”

雲天一手攬過唐曦的肩膀,之前在洪水中的拼搏到頭來依舊是難逃一死。

唯一欣慰的事情,就是幹掉了伯爵小隊,又奪回了重要資料,他們算是對得起自己的軍魂了。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麼都不怕!”

真情的告白,現在更顯得悲壯,依偎在雲天懷中的唐曦,早就做好了死的準備。

此時另一頭的牛博宇,已經開始動手把石頭一塊塊的推下陡坡。

滾落的石頭雖然威力強大,但對於這幾十人來說,還算不上太難的問題。

“噠噠噠……”

子彈呼嘯,逼得牛博宇連連後退,高地之上,很快就要被攻陷。

雲天咬着牙站起身來,主峯上的夜風,還是非常大的。

唐曦也站起身來,緊緊的拉着雲天的手,一步步向着那萬丈深淵走去的他們,已經準備好了。

牛博宇自然也走了過來,黑暗中的他們相互握緊了手,身後是武裝到牙齒的傭兵,而前面就是萬丈深淵。

“軍魂不朽,軍威永存!”

巴比倫帝國 抱着那重要資料,聽着那萬丈深淵下滾滾河水。

雲天一聲怒吼,在這山谷中蕩氣迴腸。

==感謝打賞的朋友,我先哭會去=== 山谷中,三個人站在凜冽的寒風中。

腳下將是萬劫不復的深淵,而三人此刻心竟然是平靜的。

沒有什麼太多的言語,也沒有英雄人物縈繞心頭。

因爲,他們就是國之英雄,含笑赴死也絕不會讓對方搶到那機密佈防圖。

“嗚嗚嗚……”

就在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三人準備一躍而下的時候。

突然間半空中一陣轟鳴,兩架戰鬥機呼嘯着,從雲層上衝了下來。

“咚咚咚……”

還不等三人明白過來,爲首的戰鬥機呼嘯而過。

機翼兩側射出的一排排照明彈,照亮了整個天空。

“咚咚咚咚……”

而另一架戰鬥機,機炮轟鳴,30毫米口徑的機炮,毫不遲疑的向着龍頭峯的山坡上一陣猛轟。

那些剛剛攀爬而上的傭兵,怎麼也想不到此時會有變成這樣,死亡突然而至,打得他們措手不及。

“是援兵!”

一輪機炮,頓時打得對方趴在那裏動彈不得。

照亮四周的照明彈,更是讓他們的夜視儀加倍投放下,這些傢伙紛紛摘掉頭盔,捂着眼睛慘叫。

看着貼着山峯飛過的戰鬥機,牛博宇驚訝的說道。

怎麼也想不到,在彈盡糧絕之時,自己的空軍突然趕到了。

第一架呼嘯而過的戰機,在投放好照明彈後,立刻九十度拉昇,直衝天際。

穿破雲層的他,一個漂亮的三百六十度轉身,再一次貼着雲層而下。

機炮轟鳴,駕駛員和機槍手完美配合。

雖然不能使用導彈攻擊,但是這機炮就足以打的對方哭爹叫娘了。

當第一架戰鬥機再一次貼着地面掠過之時,第二架戰鬥機也兜了一個圈子飛了回來。

新一輪的機炮,又讓山坡上炸裂開來。

殘肢斷臂漫天飛舞,三十多人的攻擊小隊遭遇了滅頂之災。

先是強光晃瞎了他們的眼睛,接下來的滅頂機炮,打在身上就是粉身碎骨。

“我不是在做夢吧!”

看着兩架戰鬥機呼嘯而去,這兩輪轟鳴就將三十多人的小隊毀滅殆盡。

牛博宇看着掛在天空徐徐下降的照明彈,此時黑暗的山谷一片光明。

突然而至的戰機,讓三個人停住了腳步,山坡下那殘肢斷臂的屍體,更是讓人心中一震。

猶如天降神兵一般,這讓牛博宇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不敢確定的說道。

“應該是頭狼他們的救援到達了!”

雲天長出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他,一絲力氣都沒有了。

此時天空中雖然還有陰雲,不過沒有大風和暴雨,救援部隊的空中力量,纔有機會前進。

“可是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龍頭峯的?”

唐曦也有些不明白的看着雲天,他們除了搶來的對講機外,什麼都沒有。

妖龍古帝 而且撤退龍頭峯,也是他們的臨時決定,就算是總部知道他們在龍虎口,又怎麼會知道他們在龍頭峯。

“我也很想知道!”

雲天搖了搖頭,這一切他現在都並不怎麼關心。

因爲天空大亮下,他看到了大臉虎那慘白的臉。

胸口上的血洞,是他親手打下去的,一股自責感,讓雲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他們三人死裏逃生了,可是大臉虎卻永遠的睡過去了。

眼淚再一次順着臉頰留下,雲天緊咬着嘴脣,剋制自己不要哭出聲來。

悲痛,在三人的心田迴盪,圍坐在大臉虎的屍體旁,三個人都說不出話來。

眼淚留下的他們,終於完成任務了,可卻有一個戰友,永遠的回不去了。

戰機不斷的在天空中盤旋着,那一個接一個的照明彈,不斷的照亮着三人周圍。

沒有離去的戰機,明顯還是在保護着他們,只不過戰鬥機無法降落,更無法和他們說話。

看着那不斷飛舞的戰鬥機,三個人的心裏也暖暖的,終於不用再孤軍奮戰的他們,有了家人關心一樣。

大概一個小時後,遠處傳來了螺旋槳的聲音,兩架運輸機,緩緩的從大山的另一頭飛了過來。

有了戰鬥機留下的降落傘照明彈,飛行員很快就鎖定了雲天的位置。

站在機艙門前的頭狼、白頭雕,也看到了那龍頭峯上的四人。

龍頭峯突出地面,但因爲高低不平無法降落。

於是直升飛機的飛行員,努力的控制着直升機保持懸停,機上的人紛紛索降到了地面。

“雲天!”

頭狼第一個落下,解開腰間的繩索後,他第一時間向着四個人走了過去。

“頭狼,大臉虎犧牲了!”

一直努力剋制着自己的哭泣聲,可當看到頭狼的那一刻,雲天再也忍不住了。

猶如孩子一般跪在地上痛苦的他,眼淚不斷的滴落在地上。

雲天的哭泣撕心裂肺,唐曦和牛博宇,也是淚水漣漣。

走到近前的頭狼,看着倒在地上的大臉虎,鼻子一酸的他,眼淚也流了下來。

天狼特戰大隊的兵,每一個都猶如頭狼的親生兒子一般。

朝夕相處了這麼多年,誰犧牲了他都會心疼。

“他是好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