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並不就說明他是真的沒有才能。

恰恰相反,青木正是看中了他的才能才會來到這裡。

精靈雖然不是賈維斯主要努力和奮鬥的對象,但他實力還是有一些的。

青木讓耿鬼先潛入進去看看。

桀桀——

耿鬼點點頭,隨後沒入到影子中,直接鑽了進去。

半刻鐘后,耿鬼出來了。

讓青木比較意外的是,在裡面的時間有些長。

不過當青木得知耿鬼為什麼會耗費這麼多的時間,並且在裡面有什麼發現后,才明白過來。

看來還是稍微有點能力的。

點點頭,確定了東西后,青木雙手覆蓋住了超能力,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在門被推開的一瞬間,整個門上密布了大量的電流。

這就是賈維斯所設計的第一道機關。

只要是不知情的人,這麼徒手推門進入,絕對會在還沒進去之前,就被電了個半死。

相信賈維斯也是知道此時的自己在阿佐特是什麼處境。

才會設計這些機關。

不過青木手上覆蓋上了超能力,隨意沒有任何的影響。

「誰?!」

在青木推開門的一瞬間,賈維斯就發現了。

轉頭看去,一個身穿黑色袍的人正站在門口,自己所設計的機關並未給對方早晨任何影響。

青木也是看到了賈維斯。

紫色的頭髮,臉上略微有些蒼白,估計是將自己關在房間中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出去。

整體看起來有一絲姦猾。

帶著一個非常小巧的橙色眼鏡,身上穿著一件土黃色的外套。

看到門口的青木,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金黃色權杖。

和他以後的權杖有些不同,估計這就是他現在的武器。

然後手中出現一枚精靈球。

緊緊地盯著青木,無法確認他的身份。

青木身邊跟著的耿鬼,臉上帶著招牌式的笑容。

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大步走了進來。

看到青木的腳跨過門檻,賈維斯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隱晦的喜色。

只是還沒等到這個喜色真的浮現,卻轉變成了驚訝。

幾道從房間內各個方向射出的箭矢,在距離青木不十公分的距離,直接停了下來。

這些都是賈維斯所設定的機關。

但是卻在之前耿鬼進入的時候,全都被他調查清楚了。

否則也不用耽誤這麼多的時間。

讓賈維斯更加驚訝的是,青木大步超前走,但他所設計的所有機關,卻沒有一個奏效。

直到來到賈維斯的面前,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這就是你設計的機關嗎?老實說,讓我有些失望。」青木的聲音從黑袍下出現。

抬起頭直視著賈維斯。

但賈維斯卻只能看到青木被超能力完全覆蓋住了的臉。

「你到底是誰?誰派你來的?」賈維斯此時已經將精靈球橫在了青木的面前。

這是他最後的保障。

也是他的父親所留給他的,唯一能夠保證他人生安全的東西。

一隻耿鬼。

就是這麼巧,和青木的此時身邊的精靈一樣,一隻耿鬼。

看著賈維斯手中的精靈球,青木沒有什麼表示。

繼續說道,「看來你現在對於神秘科學的研究,也不過如此,那麼我的計劃可是要出現變動了。」

賈維斯聽到青木的話,微微一愣,不過在看到青木身邊的精靈,還是覺得自己的安全缺乏保障,所以將手中的精靈球丟出。

又一隻耿鬼出現在房間中。

不過與青木的耿鬼不同的是,這是耿鬼的顏色看起來確實非常的淺。

淺灰色的耿鬼!

異色耿鬼!

「現在!我再次問你!你究竟是誰派來的?!再不說我可是要出手了!」賈維斯喊道。

青木的嘴角略微有些上揚。

女帝打臉日常 還是有些稚嫩,但總體來說…

還不錯!

小精靈:閃光耿鬼(深青色)

性別:雄性

等級:61級

屬性:幽靈系+毒系

特性:詛咒之軀

攜帶道具:無

遺傳技能:精神波、驚嚇、鬼面、黑霧

基礎技能:暗影拳、催眠術、舌舔、怨恨、黑色目光、詛咒、黑夜魔影、奇異之光、突襲、以牙還牙、暗影球、食夢、惡之波動、同命、禍不單行、惡夢

傳授技能:睡覺、暗影球、精神強念、打鼾、冰凍拳、雷電拳

技能學習器:守住、劇毒、挑釁、毒擊、毒液衝擊

閃光耿鬼,賈維斯的招牌精靈。

天王級。

這估計也就是賈維斯能夠在阿佐特中,被狼群圍住的情況下,能夠活到現在的主要原因吧?

經過閃焰隊的簡單調查,得知阿佐特王國中的天王級訓練家並不多。

所以說一隻天王級的精靈,威脅還是很大的。

——————————————

第一更!求月票!大家有空記得幫槿木點個贊呦,(づ ̄3 ̄)づ。 「哦?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做什麼?」青木的語氣中帶著一絲調侃。

這隻耿鬼不是賈維斯自己的精靈,是他的父親所留給他的遺產。

賈維斯剛想讓耿鬼發起攻擊,卻沒想到青木的耿鬼速度更快一籌。

直接出現在他的身後。

青木的耿鬼吸收過冥王龍騎拉帝納的能量,此時體內的幽靈系能量濃度根本就不是賈維斯的耿鬼所能夠比擬的。

所以沒有任何波瀾,直接就被青木的耿鬼制服了。

畢竟幽靈系精靈彼此之間也是相互克制的。

特別是在耿鬼完全佔據優勢的情況下。

賈維斯臉色非常難看地看著自己父親留給自己的最大底牌,居然在這個人的耿鬼面前沒有多少抵抗能力。

「你知道,一個人,特別是一個男人,最狼狽的是在什麼時候嗎?」青木沒有再過多的嘲諷賈維斯。

青木是看重他的能力,否則就不會找上門了。

賈維斯聽到青木的話,明顯一愣,沒有反應過來話題轉得這麼快。

謝夫人所言極是 不過青木也不急,拉開一張椅子直接坐了下去。

然後賈維斯就看到他精心製作的那張帶著機關的椅子,在青木面前就好像完全失去了能力。

「什麼時候?」這個時候賈維斯已經明白了。

無論是在精靈的實力上,還是在神秘科學上,自己都無法對面前的這個人帶來任何的威脅。

既然對方能夠直接來到這裡,說明是認識自己。

沒有直接動手除掉自己,就說明對方不是來對付自己的,只是暫時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麼罷了。

想明白后,賈維斯直接將手中的金色權杖放到了一旁,然後從他那堆積了大量工具的材料堆里,翻出了兩個杯子。

又不知道從哪裡摳出了一瓶酒。

給青木示意了一下,確定青木不反對,倒了兩杯酒,其中一杯自己拿在手上,還有一杯則遞給了青木。

好像是為了證明這個酒沒有任何的問題,賈維斯一口將酒杯中的酒全都喝掉了。

也是沒辦法,畢竟酒能夠壯膽,現在的賈維斯心境還不夠,面對不知道具體目的是什麼的青木,就只能喝酒來壯膽了。

這樣就算是死,也不用那麼害怕了。

這回就輪到青木有些詫異。

他當然也明白賈維斯的意思。

借酒壯膽。

這個人好像…還不錯。

笑著接過了酒杯,端在手中沒有喝。

賈維斯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看他喝酒的樣子,估計在他的父親去世后,就沒有少喝酒。

兩杯下去,膽子就稍微有一些了,能夠直視青木不再顫抖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當然是在這個男人正在為自己的事業而奮鬥,但卻還未成功,又被無數人嘲諷和不認同的時候。」青木端起酒杯小小地抿了一口淡淡地說道。

酒很濃。

沒有什麼問題。

聽到青木的話,賈維斯心中一下子就產生了共鳴。

覺得這句話完全就是用來形容現在的他。

「不過嘛,先胖不算胖,后胖才能壓倒炕,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啊。」青木吐出一口酒氣,說出了這句至理名言。

好久沒有喝酒了,都快忘了酒的味道了。

重生之後就沒有喝過酒,今天算是破了先例。

「先胖..?后…胖?」賈維斯明顯被青木的話說得一愣,無法理解。

青木也是略微覺得有些無奈。

才喝了這麼點酒,就開始嘴瓢了嗎?

「總之,你只要記住後面的那句話就可以了,莫欺少年窮!」青木說道。

「莫欺少年窮…」賈維斯重複了一遍。

「額..我好像不太窮,好像也…不是少年了。」賈維斯完全就找不到青木的點。

額頭上出現了幾道黑線。

「咳咳,這就是個比喻,形容!」

這麼一弄,把自己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高深莫測形象給破壞地差不多了。

「算了,還是直接切入主題。

賈維斯先生,不知道你對你現在的生活狀態是否滿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