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爬動,爬得很快。孟神龍抓了沙盤上的沙子,猛地打過去,牆面原本是潔白無比的,忽然就被黑了。

被一把沙子打中,落在地上的東西,居然是一個穿着日本二戰軍衣的東洋鬼。

剛纔很巧妙地躲角落上面。我和孟神龍跑去過,堵住了東洋鬼。烏黑黑的皮膚,現形之後,開始掙扎尋找逃命的出來。

孟小魚走過去,將窗戶拉開,冬日陽光招來。孟神龍暴喝一聲,此刻不死,還要我動手嗎?

東洋鬼在地上噠噠噠地爬動,我守着他,怕他動手傷人。東洋鬼被逼迫着無路可退,落在陽光下,很快曬得魂飛魄散。

孟神龍道:“黃金羅盤,十分敏感,若不是它發威,隱藏的醜鬼我也是發現不了。”

我問道:“安倍家爲何要對付你們?”孟神龍道:“因爲我們不讓他們進軍江城。這裏是九省通衢,長江經過這裏,還有幾條大龍脈在此處回合。這裏,絕對不允許安倍集團插手進來。”

若是別人這麼說,我肯定不相信,我卻信孟神龍。

孟小魚將窗戶關上:“居然到了我們這裏來。這一幫人,實在是太過分了。”

高墨站在門口:“孟總。安倍集團要跟我們打官司了,是關於三個億和新科技發展的。”

孟小魚罵道:“該死的騙子。該死的翻戲黨。該死的蕭不全。”

我的電話已經響了,是母親打開的電話:“阿棋。你爸跟那個老教授一起,去找蕭不全了。”

我腦門子流汗,這個關頭,千萬不能出什麼幺蛾子。

所謂翻戲黨,就是一種騙子。設有魁首,統籌規劃。有人好賭,設局帶你,夏錦榮是例子。有人求財,孟小魚也被騙了。我父親其實也是貪了便宜。騙子得手之後,拍屁股走人,中國這麼大,換個地方照樣有人上當。

孟小魚罵歸罵,但這回去美國,並沒有拿到錢,只是帶了一個風水師回來。

“我們****財團,並沒有拿錢出來。鷹飛集團的一羣人,要是落在我手上,我一定切掉他們的腦袋。更氣人的是,那家日本公司是安倍集團的,這會要坑大了。在美國,他們就跟我們千方百計的作對。”孟小魚道。

****財團,謝靈玉讓我開的是****花店,似乎有些關聯。我沒有深想,我對孟小魚說道:“嫂子。沈大哥一直聯繫不上,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發生。”

孟小魚道:“他現在停職,還不能和你見面。”

和孟小魚聊了一些關於鷹飛集團的事情,更是瞭解了孟小魚的風格,她已經請了八傢俬人偵探,沒有一家找到這一幫人,好像已經消失在人海之中。

離開了孟小魚公司,我給我爸打了電話,他和老教授已經到了未央酒店。未央酒店很多是外賓居住,難不成說蕭不全躲在裏面。我趕到的時候,父親和老教授兩人蹲在門口,父親手裏吃着紅薯,老教授的皮鞋擦得很亮,一雙眼珠子看着酒店門口。腋下還藏着一份報紙,看我來了,問道:“我有本《葵花寶典》,是三寶太監的,要不要給你練啊。”

老教授身邊還提了個大袋子。

我白了一眼老東西,來本《天外飛仙》我肯定高興。

父親見我來:“蕭棋,這回我一定要堵住蕭不全,他就是傷天害理的傢伙。不知道騙了多少像我這樣的老漢。” 「現在,給你們三天的時間,願意交出軍令的在右邊的紙寫上名字,不願意交出的在左邊的紙張簽上自己的名字。」

許曜手中拿著御令,所說的話不容置疑,所以其他人就算是對許曜有再大的意見,此刻都不敢反駁他。

他們沒有想到許曜居然已經擁有如此大的權力,或者說已經得到如此多的信任。

如今更讓他們苦惱的是要不要將手中的軍令交出去,一方面他們不想要將自己的權力交給別人,另一方面卻又害怕許曜那無比殘忍的手段。

這兩方面的糾結頓時就成為了他們的心病,不肯交軍令的人,不知道會迎來什麼樣的處罰,所以至今為止沒有一個人敢寫。

而有幾位本就十分效忠帝國的將領,則是來到了右邊的紙條簽下了自己的名字,並且將自己的軍令上交給了國家。

當天晚上帝國的一位大家族秦家,就展開了非常激烈的討論。

秦家的家主不願意將手中的軍令交出去,因為他們秦家算得上是帝國的名門家族,手中的兵馬千千萬萬,而且全部都是帝國的精銳良將,可以說他們的家族甚至能夠在這個地方獨霸一方,完全沒有必要臣服於許曜的威風之下。

而且他們家族三代五將,上陣父子兵個個都是精忠報國殺敵陷陣的好將領,這個時候上頭居然要收走他們的權力,也不免讓他們有些心寒。

秦曉作為家中最小的那一輩,原本沒有什麼話語權但是也被帶來參加家族議會,參加議會並不是想要讓他進行討論,而是要讓他知道這場議會的結果,並且迅速作出準備。

「我覺得這個時候應該起兵造反將許曜拿下,只要他一時估計帝皇就會恢復正常,不會再收走我們的軍令。」

其中的一位將領說道。

「不行現在他的手中拿著御令,他就相當於當今的帝皇,就算是帝皇真的被賊人蠱惑我們也不能輕易對他下手。」

家主有些苦惱的摸了摸鬍子,心中琢磨著到底要不要上交軍令,要不要起兵造反,要不要找個機會把許曜給殺了。

「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連同幾位將軍一同抗拒命令,拒交軍令,看看他們能有什麼方法!」

一位血氣方剛的秦家將領,一邊說著也將手中的筆狠狠地摔在了桌面上,雙手插在了腰間。

他們確實是害怕許曜的計謀,許曜三日攻心之計讓獸國第一波進攻損失慘重,而自己卻不費一兵一卒的獲得勝利,這種可怕的頭腦和軍事上的奇迹,本來就引得其他的將領心中一陣佩服。

現在這種可怕的對手站在自己的對立面時,秦家全家的人都不敢想象,如果真的對付許曜,會迎來怎麼樣可怕的報應。

就在這時一位家臣突然推開門,跑進來對他們說道:「不好了,剛剛吳將軍上前在左邊簽下了名字,卻發現左邊的筆寫在紙張上出現的名字是紅色!而且是血紅色!這象徵著可能他們家要流血啊!」

聽到這個消息所有人出了一身冷汗,紛紛表示無比的震驚。

這種十分明顯的威脅他們又怎麼可能看不懂,如果上交軍令的話他們就只能認人宰割,如果不上交軍令的話他們將會迎來誰血的代價,這個念頭一經升起就覺得許曜此人無比可怕。

就在這時一直沒能插得上話的秦曉開口說道:「我大概可以猜出許曜的身份是誰,之前我還不敢肯定,直到今天那幾位將領上去將其擒拿,卻被他輕易掙脫開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他是故意的隱藏了自己的實力。」

聽到秦曉居然知道許曜的身份,秦家的所有長輩,全部都將目光看向了秦家這輩分最小的孫子。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就是青台山上的山神,曾經得到了劍狂仙尊傳承的強者,自稱鬼手。」

秦曉將自己那一日為了得到秘境,而遭遇到許曜的事情完完整整地告訴了家族的人,他們聽在耳邊心中卻是無比的震驚,沒想到自己這個年齡最小的幼輩居然能夠見識到如此龐大的場面,他們也沒有想到許曜的身份,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神秘,還要強大。

「如果你所說的許曜真的就是那位鬼手的話,那麼此人應該還是能夠信得過?」

秦家的一位將領摸了摸下巴,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

因為青台山所處於的地方距離永恆帝國最近,如果永恆帝國遭殃那麼勢必會禍及到青台山。

如果許曜在永恆帝國之中得勢,那麼青台山也會隨著許曜而獲取最大的利益。

再加上許曜現在已經成為了永恆帝國的門客,每個月都有一筆不錯的俸祿可以領取,不可能那麼快就放棄對永恆的保護。

如果許曜真的是青台山的山神,那麼他務必會為了保護青台山而幫助永恆對抗外敵,一想到這裡他們就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而且就我的了解可以看出,許曜先生並不是一位壞人,我曾經暗中調查過他,而且我也曾經追隨過他一段時間,我發現他是一位言出必行的君子,他居然答應了永恆國王能夠擊退外敵,那麼他就一定可以做到,我們還是相信他吧。」

秦曉的一番話讓秦家的其他幾個人再次陷入了沉思,又經過了一番細節性的討論后,最終他們全部都決定將手中的軍令上交,於是他們當天晚上就簽了名,同時他們秦家也是作為帝國的大家族,第一位在右邊留下姓名的超級大家族。

當天夜晚過了凌晨之後,許曜刻意的來到了大殿之上看了一眼上面的紙張,發現簽名的人寥寥無幾,只有幾個簽在了右邊的家族,而左邊的只有那麼兩三家小家族。

看來這些大家族還在思考著簽名的利弊,而許曜已經不打算給他們太多的時間考慮。

隨後許曜撤下了右邊的同意上交軍令的紙張,遞給了其中的一位宮女,並且告訴她:「將這些家族的家主召集起來,今天晚上,立即行動!」 教授憨憨地笑道:“可能他也是身不由己吧。”

老教授把眼鏡拿出來放在嘴裏面哈了哈,用衣角擦乾淨:“要把蕭不全引出來,咱們得想辦法。”

聖世巫醫 我不想父親跟着老教授胡鬧,但是父親倔脾氣,如今教授說蕭不全就在裏面,肯定是不會走的。我陪着站了一下去,臨了,老教授從包裏面拿出幾件衣服和帽子,一看是環衛工人的。換上之後,就在酒店一塊晃悠。

反正環衛工人嗎,沒多少人注意,到了下午的時候,老教授又聚攏吩咐了幾句。

從門口走出來一個穿鞋藍色修理服的中年人。

老教授忽然喊道:“那就是蕭不全。”父親老當益壯,衝上前就要動手,我跟上去,把父親往後面一拉,只見刀光一閃,我胸前兩件環衛工人馬甲就被劃破了,看來手上面帶有刀片。

中年人道:“我不是蕭不全。你們認錯人了。”我罵道:“那你動刀子幹什麼?”

中年人道:“你們衝過來,我自然要動刀。”

哐噹一聲,身上面落下了幾個蘋果手機和一些現金。

我擦,看來是小偷,專門來高檔酒店下手。中年人晃着刀,讓我散開。我怕父親受傷,退到一邊,小偷跑遠,後面的保安才追了上來。

再去找老教授,已經沒有了蹤影。在一堆衣服上面,有張破紙上面寫着,我就是蕭不全,但我不是壞人。

父親一口氣不順,憋着臉都紅了,我反反覆覆地拍着背,過了一會,父親才舒暢了。

“原來這個斯斯文文的老東西就是蕭不全。咱報警抓它。”父親恨恨不平。

我伸手去褲袋裏面拿手機,一拍口袋,呀,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掉包了,裏面就只有一包維達紙巾。

哪裏還有蕭不全的背影,這老東西居然把我的手機給偷了。把我也氣得七竅生煙,老東西,來未央飯店抓自己,把我和父親兩人都給玩了。

父親的手機倒還在,準備報警的時候,電話來了,顯示的是我的號碼,我接了電話,一頓臭罵。

蕭不全呵呵笑道,年輕人別緊張,我告訴你,不是我騙走了大家的錢,而是我徒弟九頭鳥騙走了大家的錢。不瞞你說,業內稱我騙神,但是教會徒弟餓死師父,這一把,九頭鳥騙了大家,現在人人指着我的鼻子罵,公安局也在通緝我,你說我冤不冤。

我倒了樂了,原來老教授就是蕭不全,人送外號騙神,業內說騙神騙你的錢,要你十塊,你恨不得給他一百。這回倒好,老馬失蹄,被自己徒弟給完了。

我笑道,那你要怎麼樣?

蕭不全道,我找你們來,是有一樁大買賣。我知道你們認識孟小魚,想請你搭個線,到時候我把當初籤的合同給騙回來,只想孟小魚給點養老保證金。對於你們而言,孟小魚肯定不會虧待你們的,到時候百八十萬不在話下。

蕭不全又接着說道,剛纔掃了一下午地,我看出了九頭鳥的蹤影,他不知道我這個師父還留了兩手。

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會答應你。

蕭不全道,這件事情百利無一害。我收拾了九頭鳥,拿了養老金,日本人得不到便宜,我還可以把那些老頭子老太太的錢退回去,你呢還能的一個優秀市民獎,孟小魚的那一份彩頭也不會少,我也打聽清楚,前兩天你就騙得不錯,把陳縣長那個小貪官都耍了。

蕭不全的話打動了我,經他這麼一說,我的確沒有理由拒絕他。只是最後他說手機借他用幾天。

把父親送回去,又被母親一頓好說:“這回又被人騙了吧。不如回去好好上上小學一年級。”

我給孟小魚打電話,把事情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孟小魚沉吟片刻,說事情她不管。我正納悶,孟小魚怎麼不管。

反而是高墨打電話過來,意思很簡單,孟小魚不會出面,騙回了合同,自然有錢,但是沒回來,後果自負。但是這件事情跟孟總沒有任何關係。

恰逢梨花開 嬌寵甜妻:腹黑老公請節制 我才覺得自己太嫩了,完全不瞭解商道的運作。

再次見到蕭不全的時候,是第二天的下午,高墨跟我一起,蕭不全已經看起來是個老了退休的教授,三個人在江邊見面,寒風吹來,鼻子都要凍掉了。

蕭不全說道:“九頭鳥外號是我封的。腦子靈活,你們兩個加起來都比不上。”我說:“費什麼話,怎麼行動。沒時間了。”

高墨道:“騙神,這是你證明自己的時刻。”

蕭不全笑道:“二位稍安勿躁。九頭鳥雖然青出於藍。但是我有兩手沒教他,第一是易容術,很多時候你被人騙了,後來再也找不到,是因爲那人騙你時候易容了,等他再換一副面孔的時候,再來跟你交朋友,你都認不出來。我出師那會,就是一年之內連騙一個人,騙了七次。”

蕭不全說着自己光榮史,開始驕傲起來。

但凡有點本事的人都是驕傲的。只是那個被騙的人,太作孽了,被騙了七次,着智商得多低啊。

“那第二點是什麼?”高墨問道。

蕭不全道:“那就是九頭鳥從來沒有見過我的真面目,一次都沒有。”我和高墨對望一眼,都不敢相信。

我問道:“那我們去哪裏騙回合同,是去找九頭鳥,還是找日本人。”

蕭不全道:“都找。又都不找。”

我罵道:“能不能把話說清楚啊。”

蕭不全神祕一笑:“從來騙神不是好做的。我見你骨骼驚奇,要不要跟我學一學騙術,到時候縱橫大江南北,無人敢動你。”

我笑道:“你來晚了。我現在已經修煉瞭如來神掌,不能再學別的。”

蕭不全道:“合同還在九頭鳥手裏,他要和日本人拿錢。明天晚上要在未央飯店見面。而未央飯店裏面的是個木偶,九頭鳥根本就不住在未央飯店。真正的九頭鳥,住在鷹飛大廈旁邊小旅館裏面,手底下捲鋪蓋捲走的時候。他就一直睡在那邊。”

但是據蕭不全講,九頭鳥變態的聰明,一個人九個腦袋,用起來還不重樣。我心想這不是人格分裂嗎,九個腦袋到時候打架,豈不是發神經病!第二天。

我和高墨約好,見到了蕭不全。

蕭不全裝備齊全,狡兔八窟。一個箱子,裏面是一些粉團,幾張薄皮面具,兩把小刷子,還有一些泥團,撲打兩下,一雙手動起來很快,撲在臉上,涼涼的感覺。

我和高墨經他一弄,完全變了樣子,我自己出來都不認得,我對着鏡子一照,嚇了一跳,這不是安倍脣嗎!

高墨換了個髮型,變成了一個日本女人,尤其是一雙眼睛被拉直,格外妖嬈。

蕭不全拿着老式手錶:“我們提早一個小時過去,未央飯店和九頭鳥的提線木偶見面。”

我和高墨帶着蕭不全,開車到了未央飯店。上前之前,蕭不全給了兩個耳機戴上,下車到了五樓的酒店。敲門進去,開門的是一個胖子:“我是九頭鳥。你是安倍脣先生嗎?”

胖子翻動手機,看着照片,對上頭,又看了高墨,放心請了進去。屋裏面鬧哄哄的七八個年輕的女模特,牀上地上,蓋着被單,還有斜拉半邊身子。

蕭不全道:“開門見山,你給三千萬。”

我笑道:“我和貴公司搭夥的事情。三千萬夠不夠。”胖子眉頭緊鎖,頭微微地擺到一邊,臉上隨即一變:“少了點。”

我心中罵道,狗日,真正九頭鳥也在遙控,這師徒二人,完全是在搞鬥法。爭論了一陣子,說了一個合理、雙方都能接受的價格。

胖子說,合同不在這裏,要在外面交貨。蕭不全道,我去交貨,該抓九頭鳥了。

胖子笑着招呼,幾個嫩模過來要招呼我。我看到屋裏面還有幾個等着的保鏢,應該是確定交易是否成功。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蕭不全給我打電話,胖子也接到電話。交易成功了。胖子笑着起身跟我握手,安倍先生,你們要去西安發展,需不需要我們的幫助。

我笑道,當然,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快穿病嬌:我的惡魔宿主 我起身離開的時候,高墨也站了起來。忽然門打開了,只見蕭不全走進來,叫道,這兩個人是假的,他們是警方的人。

蕭不全進來的時候,臉色十分難看,跟着後面的,是個戴眼鏡的男人,乾瘦乾瘦的臉,頭髮很少,身上穿着是幾十塊錢的地攤貨,腳上面白色襪子,一隻是阿迪王,一隻是安踏,一雙皮鞋已經沾滿了塵土,這樣的人走在路上面,誰能知道他是個騙子。

男子冷笑道:“師父。你老現在還沒有被抓進去啊。”

是九頭鳥,看來蕭不全的一點詭計被看穿了。

我說嘛,方法這麼簡單,九頭鳥除非是傻子,不然一隻眼睛都看得出來。

蕭不全進來,倒也很儒雅,找了各位置坐下來,看了幾個嫩模:“我們這一行,千萬不能沾女色,這樣我們的精力就會耗損,騙術就會退步。 重生似水青春 你說是吧,蕭大師,他就是我徒弟九頭鳥。”

我罵道:“你個老不死,你設局坑我。你到底要幹什麼?”

九頭鳥走過來,二話不說,兩巴掌打在蕭不全的臉上:“師父,你是想騙我嗎!兩個人要演雙簧。”

我被兩把尖刀抵住,高墨也被制住。

蕭不全聳肩膀道:“這個人想從你手裏把合同騙回來,然後找日本人,然後再去找孟小魚。”

九頭鳥坐了下來,隨身拿出了一個農夫山泉的礦泉水,自己喝了兩口,一巴掌拍在嫩模的屁股上,脆響。

“兩人拉下去廢了。”九頭鳥手揮動了兩下,“師父,不是我仁義。自古教會徒弟,餓死師父。只要幹掉你,騙神的纔會落到我身上。”

蕭不全臉色變化:“難道,我的老命你都不留嗎?”

我道:“九頭鳥。殺了我們容易,但是你師父對你的騙局,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九頭鳥側目看過來:“他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是我騙他,他不可能再騙我了。他的一切已經學會了。我有九個腦袋,早把他看穿了。” 夜半時分,王城的諸多永恆人民都紛紛入睡,卻沒有感受到在整個王城之中已經悄然的傳來了一片殺機,永恆的局勢正在遭受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秦家家主,秦嘯天。」

「胡家家族,胡云共。」

「祝家家主,祝文紹。」

……

「總共七位家族的家主,已經將手中的軍令,全部都轉交到了你的手中。」

一位下人恭恭敬敬的將他們的軍令全部都放在了許曜的面前,這是之前許曜收到的軍令,此刻就這麼擺在他們的面前,頓時就讓他們有些惱怒。

這幾位可都是永恆帝國之中大家貴族的家主,平日里可都是無比珍貴的存在哪裡受得了這種侮辱和委屈,此刻看到許曜洋洋得意的將他的戰利品擺出來,頓時就引起了好幾位家族的不滿。

幾道冷哼之聲逐漸的傳出,隨後幾股強大的氣勢從他們的身上傳來,能夠當上家主自然有著一定的本領,他們本身力量就不弱,此刻氣上心頭,好幾道強大的威壓同時傳來,許曜身旁的幾位下人,被威壓嚇得不斷的向後退去,甚至連呼吸都難以維持。

許曜稍微一運氣,身上也放出了一股氣息將其中和,讓自己身旁的下人都鬆了一口氣。

「這幾位將軍看起來火氣特別大,要不坐下來喝兩口茶,去去火?」

許曜一揮手,其他下人紛紛拿著手中的茶壺,上去給那幾位將軍倒茶。

「哼!你要軍令我們已經交給你了,你還想要耍什麼花樣?」

此刻一位大家族的將領已經忍不住的開口發問,三更半夜不睡覺把他們叫來這個地方,讓他們看著自己今天上交的軍令,這也實在是太難受了。

「幾位將軍稍安勿躁,今日你們肯聽從我的命令,將手中的決定上交於王室,從某種程度來說就相當於把你們家族的命,交給我了。可以看出你們對於帝皇十分信任。」

許曜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茶,隨後將自己手中的軍令分成了一份又一份,將每個家族所傳上來的軍令都區分開來。

「是的,我們效忠的永遠都只是永恆帝國的地帝皇,而不是你一個來歷不明的外鄉人,所以你可要在做事情之前用腦子想清楚了,如果你敢用軍令去做什麼不軌之事,我胡云共必定上前第一個將你的腦袋扭下來!」

胡家的家族態度非常的堅決,雖然他提交了手中的軍令,但是對於許曜的意見也非常的大,否則也不會對於這件事情如此激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