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紅昌的臉刷的紅了,像秋天裏熟透的蘋果。

就連青面的那邊,都有了帶底色般的紅蘊,如同夕陽西下時濺起的晚霞。

「哼,你想得美!」

她羞澀的說完這句話,,豁然掀開窗欞從樓上一躍而下,同時在空中又飄然傳來了一句。

「不過以後你有事,可來洛陽找我。」

沒等楚風反應過來,對方已經消失在眼前。

他對後面的話沒怎麼在意,到是第一句的言語還響徹在腦海里。

只聽楚風不解的說道:

「誰想得美?」

待他還沒有從沉浸中完全轉過神來,窗外赫然又飛進來一件東西。

「叮噹!」

一聲脆響外,桌面上多了一枚晃動不已的紅色精緻玉佩。

上面赫然刻寫着:

「王府」

「貂蟬!」

見到這幾個字,楚風的瞳孔瞬間微縮了起來,彷彿看到了世間最不可思議的東西。

他目光死死盯着玉佩上的字樣,久久未動。

在他的心裏這是一種絕對的震撼。

楚風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裏碰到對方,讓他心中很難想像。

貂蟬畢竟做為三國時絕頂的美女,對他來說是絕對的女神,又何曾想過,會有這樣的不期而遇。

可是那半邊臉又是怎麼回事?

未經太多的思索,他便又自嘲地笑了起來。

楚風哪裏還會那麼呆,記憶中的貂蟬,都在現實中成了練家子,難到還不會易個容嗎?

不過他還是有些不解氣,狠狠朝自己的腦門拍了一下,自怨地說道:

「靠,我竟然會這麼笨!」

「任紅昌就是貂蟬,那就是她的本名。」

「你在洛陽給老子洗乾淨了等著。」

「老子一定會娶了你!!」

腦海里不由地幻想着未來的場景,他的雙手十指交叉,相互緊緊地握了握,心裏即有些緊張又頗為地得意。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天羅歷2950年,即靈界元靈歷77325年,這一年剛剛入秋,而在這一日,春家與寒家將進行兩場約戰。

這一消息已經傳了三年,在靈界可謂轟動一時,而這幾日不斷有著靈仙趕到聖靈大陸聖仙宗總部,為的就是親眼觀看這兩場舉世矚目的挑戰。

挑戰的地點既然定在了聖仙宗總部,那便意味著唯有達到靈仙才有機會去觀看挑戰,這對於普通修者而言頗為失望,大感遺憾。

不過春家與寒家作為挑戰雙方,卻是可以額外帶一些非靈仙的親友前來觀戰,不過名額並不多,雙方都只有五人。

秦楓帶上了王璐瑤與烏雯霜,另外三人則是義女兼親傳弟子赤霞、徒孫高曉媛、春家族人春金麟。

春金麟乃春曉與葉枯所生之子,擁有天生金陰陽靈體,蘊含金水火光暗五種元素之力,如今不過五十來歲,已是六重天巔峰靈尊。

春曉與葉枯本就是天靈大陸同一時代的兩位頂尖天驕,接觸頗多,後來在大陸之戰中又結下情誼,在大戰結束后大約兩百年終於結成正果,走到一起。

葉枯來自小家族,同意入贅春家,二人有三子一女,春金麟是他們幼子,而其天賦最為驚人,令春家頗為驚喜,極為重視。

秦楓帶赤霞三人前來便是看中他們的天賦,對他們都寄予厚望,特別是春金麟,希望他們通過觀看強者之戰,能有所收穫。

春家靈仙也有不少,除了秦楓的幾個子女、弟子,更有一乾親友前來助陣。

挑戰位於聖仙宗總部內的一處空中擂台,長寬皆有五十丈,四周布有防禦禁制,防止交戰時能量洪流擴散。

擂台四周早已圍滿了一群靈仙,將近兩百人,這規模不比當初的聖仙大會差多少。

擂台之上出現了一名白衣白須的老翁,衣袂與長須輕輕飄舞,神色淡然,頗具仙風。

此人名為風寂仙翁,並非風家之人,而是出自聖靈大陸一個二流家族,卻已活了六萬多歲,乃九重天巔峰靈仙,是當世最接近渡聖劫的幾人之一。

他與十二大古世家沒有太多往來,都只是淡淡之交,為人清雅,一向公正,作為此次挑戰的裁判,眾人皆無異議。

幾位靈聖也出現在了擂台旁,只是都沒有出聲,作為普通觀眾,特別是天罡雷聖與寒楓聖者,此次不宜參與過多。

沒有太多繁瑣的流程,風寂仙翁簡單地說了兩具,挑戰賽便正式開始了。

第一場,春烏擎挑戰寒煙雨。

二人飛上擂台,相對而立,一股股仙威不斷釋放而出,二人的修為卻是相當,都為四重天靈仙。

寒煙雨眉頭微蹙,三年前的春烏擎還是三重天巔峰靈仙,沒想到三年後竟是渡過了中級靈仙之劫。

雖然有點意外,但他沒有絲毫擔憂,他與春烏擎一戰是輸是贏都沒有太大意義,重頭戲是第二場的挑戰。

他站在台上卻是不由瞥了眼台下的秦楓,心中滿是冷笑:「呵,還好你沒讓我失望,接受了挑戰,之後便要你飽嘗失敗的滋味,讓你徹底失去修鍊之心。」 下午五點鐘左右,三分局刑警隊長周興海和秦時月按照約定來到了四合院,可能這是一次偏向於私人性質的拜訪,兩個人都沒有穿制服,而是都穿著便裝。

譚冰和顧紅似乎也注意到了這一點,更讓她們感到意外的是,周興海的態度一點都不像是來興師問罪的,如果不是出示了警官證的話,看上去倒像是上門拜訪的客人。

「不好意思,打攪你們了。」在客廳里坐下之後,周興海一臉歉意地說道。

譚冰淡淡地說道:「配合警察工作是我們分內的事情,何況,這事還牽扯到我的女婿,就算你們不來,我也打算明天去分局問問情況呢。」

周興海見客廳里只有譚冰和顧紅,疑惑道:「戴山的愛人顧雪不在家嗎?」

顧紅急忙說道:「她在公司有點事耽擱了,剛才打電話了,應該馬上就到了。」

譚冰猶豫道:「我丈夫身體不好正卧床休息,如果你也想見他的話,我可以把他叫來。」

周興海擺擺手說道:「既然身體不好,那就免了吧,其實,我們今天登門拜訪主要有兩個內容。

一是給李新年的家屬送達刑事拘留的通知書,而是有關李新年的涉案情況跟你們做個交流,希望你們不要有什麼思想負擔。」

說完,從包裡面拿出一份書面通知遞給了顧紅,說道:「顧行長,如果沒什麼問題的話請你簽收一下吧。」

顧紅接過來只是掃了一眼,然後就在上面簽了字。

周興海摸出一支煙問道:「能抽煙嗎?」

譚冰把一個煙灰缸放在周興海面前,說道:「沒關係,我女婿也抽煙。」

「你指的是哪個女婿?」周興海問道。

譚冰覺得周興海的這個問題有點不懷好意,遲疑了一會兒說道:「兩個都抽。」

周興海點點頭,然後點上了煙,深深吸了一口,意味深長地說道:「你兩個女婿還真讓你不省心啊。戴山出事沒多久,沒想到李新年又被刑拘,我能理解這對一個家庭來說意味著什麼。」

譚冰猶豫了一會說道:「對大女婿,我沒什麼可說的,畢竟,他自己已經畏罪潛逃了,可二女婿目前還只是嫌疑人,我相信目前你們也在調查階段,在法院沒有做出判決之前,最好還是先不要過早下結論吧。」

周興海一愣,隨即笑道:「譚行長說的也對,不過,我們也是負責任的,不會平白無故對一個人採取刑事拘留措施,既然這麼做了,自然有我們的根據。」

譚冰問道:「那我能不能問一下,你們說我二女婿窩藏包庇戴山,有什麼確鑿的證據嗎?」

周興海沉默了一會兒,並沒有直接回答譚冰的問題,而是笑道:「譚行長恐怕不認識我了吧?」

譚冰一愣,眯著眼睛把周興海打量了幾眼,搖搖頭,疑惑道:「我還真想不出在什麼地方見過周警官。」

周興海擺擺手說道:「譚行長不認識我也不奇怪,畢竟那時候我很年輕,不過,我對譚行長的精明幹練卻印象深刻啊。」

譚冰似乎也在極力回憶什麼,嘴裡卻應付道:「這是從何說起?」

周興海遲疑道:「八年前譚行長曾經因為萬振良騙貸案接受過警方的詢問,當時我也在場,想必譚行長當時沒有注意到我。」

譚冰一臉恍然的樣子,說道:「原來如此,確實沒有注意過,畢竟這麼多年過去了,就算見過一面,現在也想不起來了,沒想到周警官現在已經是刑警隊長了。」

周興海打了一個哈哈,說道:「讓我感到驚訝的是,當年牽扯到譚行長的案子,現在又牽涉到了你的兩個女婿,你覺得這是偶然嗎?」

譚冰自然能聽出周興海的弦外之音,沉默了一會兒,淡淡地說道:「周警官這話我有點不明白,首先,我二女婿並沒有牽涉到萬振良的案子。

而我的問題當年警方也已經做出了定論,我今天能夠坐在這裡跟你說話,證明我和這個案子無關。

至於戴山,當年也曾經被你們調查過,而事實證明你們得出的結論是錯誤的,既然周警官曾經參與過這個案子,按道理應該好好反省自己當年的過失啊。

怎麼反倒聽上去好像頗有成就感似的,難道你這個刑警隊長就是因為曾經參與過萬振良案提拔起來的?」

周興海的臉脹紅了,一瞬間有點惱羞成怒,可隨即就剋制住了,盯著譚冰說道:「警察也是人,也有看走眼的時候,這隻能說犯罪分子太狡猾,不過,我正在彌補自己當年的失誤。」

譚冰冷冷道:「今天你召集我們一家人開家庭會議,不清楚我們能幫你點什麼忙。」

周興海在煙灰缸里掐滅了煙頭,說道:「好,譚行長這話說到點子上了,這也正是我今天來找你們的原因。」

譚冰淡淡道:「周警官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周興海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然後說道:「你剛才也說了,李新年跟當年萬振良的案子沒有牽扯,這是毫無疑問的,正因為這樣,我才覺得有必要來跟你們談談。

我想譚行長也很清楚戴山案子的性質以及嚴重性,現在來看,戴山是萬振良騙貸案的關鍵角色,所以,抓捕他歸案是我們眼下最重大的任務。

你剛才讓我拿出李新年涉嫌窩藏包庇罪的證據,如果有必要的話,我當然可以給你出示,只是案件目前還在調查階段,有些話我也不好說。

不過,有一點我可以明確都告訴你們,李新年和戴山在毛竹園偷偷見面確鑿無疑,我們不僅有認證,而且還有物證。

並且,我們相信戴山見李新年的目的絕對不會只是拉拉家常,其中肯定會談到當年的案情以及戴山贓款的去向。

實際上我猜測戴山對自己未來的前景持悲觀態度,所以,他只能冒險找一個自己信得過的人交代後事。

所以,李新年的手裡掌握著戴山的秘密,而這些秘密對我們來說都是非常有價值的線索,我們希望他能跟警方合作,爭取對他寬大處理。」

。 「我不服!我想不通!為什麼?」

李風尚無比鬱悶,聲嘶力竭的宣洩著內心的不滿。

而正在昏迷之中的張汐彷彿被李風尚的聲音驚醒,秀眉微蹙,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眼神有些迷茫,當她看到李風尚的時候,眼中下意識的流露出一抹厭惡。

「你為何之前不告訴我天泉水是為江塵所求?」

李風尚見張汐清醒,連忙質問,想要一個答案。

「與你何關?無非只是一場交易,我幫你恢復傷勢,你給我天泉水。」

張汐神情冰冷的說道。

聞言,李風尚連連點頭,面露厲色,「好好好,好一個交易!」

說罷,李風尚惡狠狠地瞪了江塵一眼,便咬牙切齒的回到了雲國的隊伍之中。

接下來,聖師登場,「此番滅魔之戰想必諸位受益匪淺,也見識到了魔道的險惡。」

「也有不少天驕喪生在魔道之手,對此我感到十分抱歉!」

「但這個世界本就弱肉強食,想要活下去就必須得要變強!」

「南域即將面臨千年之變局,而諸位便是變局之中的核心!」

聖師稍微提及了一下這次南域聖會如此嚴厲的原因,惹的人心惶惶。

「此番滅魔之戰,榜首歸元宗道歸!」

「第二張汐,第三唐虎……」

聖師宣布了滅魔之戰的成績,至於江塵由於自身實力問題,在滅魔之戰中排名九十八。

但滅魔之戰中江塵收穫可不少,光是靈石就一大堆,至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他不用為靈石發愁。

「眾所周知,在武道之上,氣運也尤為重要,你的氣運更是決定你未來的成就。」

「接下來便是第三輪,氣運之爭!」

在萬眾矚目之下,聖師宣布第三輪的規則,「想必諸位也知道皇宮內有一瑞獸,名為天麟獸,而他們最是喜愛大氣運者。」

「三炷香內,吸引最多天麟獸為勝!」

江塵會心一笑,「竟是以這種辦法來判斷氣運強弱,還不如讓我來判斷!」

當然,江塵只是暗暗吐槽,他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

說起氣運這可是江塵的拿手絕活,在場沒有人比他對氣運更加了解。

「這一輪汐兒十拿九穩了。」

紫色氣運可不是鬧著玩,江塵見了這麼多人,也就張汐一人擁有紫色氣運。

隨後,在皇宮之人帶領之下,各國代表來到御花園,在御花園之中有一巨大的水池,其中散發著一股祥瑞之氣,水面看著無比平和,彷彿池內空無一物。

「只需在湖邊釋放氣息,自然會吸引天麟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