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若精妙的劍法早已贏得了無數青年男子的青睞,將仙若作爲心中女神一樣崇拜,但見仙若毫不顧忌地伸手挽着易逍遙的手臂離去,皆是雙眼噴火地怒視着易逍遙。

易逍遙與仙若來到小郡主的比試臺,只見小郡主正和一名青衣女子戰得不可開交,青衣女子手持一把青色長劍,劍法渾圓一體,只見小郡主連連閃躲,竟與青衣女子展開了捉迷藏的遊戲,青衣女子嗔怒地揮劍亂劈,但砍了半天也觸及不到小郡主的衣角半分!

七彩流光如一隻七彩飛羽的鳳凰虛影在比試臺上來回穿梭,小郡主突然看到易逍遙與仙若走來,心下一喜,但見他們手挽手地站在一起,小郡主原本開心的神色頓時煙消雲散,身影一閃,突然出現在青衣女子的身前,冷笑道:“玉璧師姐,對不住了!”

“嗖嗖嗖!”

一道紫色精芒閃電般自小郡主的手中爆射而出,青衣女子避之不及,虎口一麻差點甩開長劍,但見小郡主揮手一招,一把紫色軟劍瞬間出現在手中,淡淡的紫芒迸射,小郡主持劍而立,莞爾笑道:“玉璧師姐,你還不肯認輸麼?”

“紫雲石?!”易逍遙凝視着小郡主手中的紫色軟劍,突然淡笑道。

仙若疑惑地問道:“易哥哥,什麼紫雲石啊?”

易逍遙解釋道:“她手中的紫色軟鐵,就是上次新生試煉,小郡主在鳳鸞山所得的紫雲石所煉!”

莞爾一笑,仙若點了點頭。

青衣女子仗劍而立,沉聲道:“小郡主,你有本事就讓我輸的心服口服!”


話音剛落,只見一道蜿蜒曲折的紫影如蛟龍般傲嘯而出,氣勢磅礴,竟暗自蘊藏着一股狂暴無匹的氣息,玉璧大駭,趕忙揮劍在身前劃出一圈圈劍芒護盾,但小郡主的紫色劍芒輕易便破開青衣女子的劍芒護盾,摧枯拉朽般將青衣女子身前的劍芒擊成碎虛!

“這丫頭又在改良我的‘九變真龍訣’,呵呵!”易逍遙苦笑一聲搖了搖頭,道:“那位叫玉璧的女子已經敗了!”

“噌!”

紫色劍芒橫空席捲出一團狂暴颶風,應聲將青衣女子的長劍挑出比試臺,但狂暴颶風仍氣勢不減,徑直向着青衣女子的玉頸襲去!

“啊!小郡主在幹什麼?!”仙若頓時震驚地叫道。

易逍遙眉頭緊皺,手指一彈,剛欲阻止,但見紫色軟劍須臾間出現在青衣女子的肩頭,小郡主一臉笑嘻嘻地收回紫劍,道:“這樣可以認輸了麼?”

玉璧但見周身圍觀者紛紛譏嘲地大聲呼叫,俏臉一紅,轉身跑下比試臺——

“你這瘋丫頭!差點要了人家的命知道麼?!”易逍遙面色微冷地嗔道。

小郡主身影一動,恍惚間來到仙若的身邊,小嘴微噘地牽起仙若的手道:“我是你什麼人啊?要你教訓我哼!仙若我們走!”

仙若掩嘴失笑,回頭歉意地望着易逍遙,繼而隨着小郡主立刻比試臺。

“呃。。。”易逍遙怔了怔,繼而嘿嘿一笑道:“鬼才願意管你!”

易逍遙剛欲離去,但見一旁的比試臺上勝負即分,而即將戰敗的,正是狂牛!

“先天勁脈六重境強者!狂牛能堅持到現在已是不易了!”易逍遙凝視着狂牛的對手,不是別人,正是鬼蒙,如今他可謂修爲大進!

遙望着滿身傷痕累累的狂牛,每一次被鬼蒙的大刀震得拋飛而起,然後重重地摔在比試臺上,但很快他又爬了起來,掄起混天錘爆衝而上,彷彿每一次的重擊,反而爲狂牛注入了無窮的戰鬥力!

“唉!這廝就是個牛脾氣!”易逍遙嘆了一聲。

鬼蒙呼哧呼哧地喘着大氣,握刀的手已然被狂牛的混天錘震得發麻,眼神陰冷地盯着再次撲上來的狂牛,鬼蒙沉聲厲道:“你這頭蠢牛簡直找死!”

狂牛聞言頓時瞪大了牛眼,怒聲暴喝道:“除非大哥可以這樣說咱家,你小子在咱家的眼裏就是他孃的一坨屎!”

望着義無反顧潑命爆衝而來的狂牛,鬼蒙頓時覺得神經一陣陣的崩潰,揮起大刀狂叫一聲:“刀斷天地!”

易逍遙眉頭緊皺,但此等比試臺斷然不會讓他暗中相助的,可是易逍遙已然看出了鬼蒙的此招玄機,此招明顯爲縱橫刀法,狂牛已然處於瘋狂狀態,若是鬼蒙真心要取他的性命他一定躲不過!

只見狂牛周身雷紋光影爆射,已然成渾圓一體勢,龐大的雷電虛影將狂牛罩在其中,閃電般向着鬼蒙爆衝!

鬼蒙冷哼一聲,刀芒轟然劈出,向着狂牛的渾圓一體勢橫切一刀,只見一道精湛之極的刀芒向着狂牛的下身疾馳而來,速度之快令人應接不暇,狂牛怒聲一喝,雙錘的重力轟然向下移動!


“嘭!”

刀芒應聲潰散,狂牛大驚,沒想到鬼蒙虛發一着,猛地擡頭,卻見鬼蒙自天而降,長刀直劈而下,剛猛無匹的氣息四處流竄,將狂牛上身的雷紋氣罩摧枯拉朽般撕裂成碎虛,一刀直下,千鈞一髮!


PS:今日第五更送到! 而後面的那個老者此時臉色也非常的不好看,這個該死的龍古國小子居然調戲他們天盟國的公主,簡直就是找死,如果等下公主真的追不上這小賊的話,他一定會出手的。

就這樣,三個人,一逃兩追,轉眼間就跑出去了百十里地,唐闊根本就沒有全力的逃跑,反而有的時候還要做出力竭的樣子,要不然秦夢瑤肯定追不上他。

“小妞,快點兒追啊,我都快跑不動了,我這麼放水,你都追不上,不過看在你鍥而不捨的份兒上,我倒是勉爲其難的收下你了!”唐闊邊氣喘吁吁的跑着,邊開口對秦夢瑤調戲道。

“該死的小賊,我要殺了你!王叔,幫我捉住他!”秦夢瑤聽到唐闊的話,卻是再也忍不住了,當下罵了唐闊一句,直接讓身後的王賢出手了。

“是,老奴明白!一定截住他,不讓他跑掉,到時候公主就可以出手了!”王賢顯然知道公主的想法,他早就想出手將這小子給踢死了,但是公主肯定想要親手教訓一下這小子,既然如此,那就遂了公主的意願。

“好,麻煩王叔了!”聽到王賢的話,秦夢瑤自然是欣喜不已,她主要是因爲追不上唐闊,要不然她相信以自己的實力,絕對能夠宰得了這唐闊。

現在她只要王叔將他給截住,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

而唐闊的感知能力自然是非常好的,他當然聽見了這秦夢瑤和王賢的對話,這讓唐闊的心裏頓時一驚,如果真的被堵到了,那他再想跑的話,可就難了啊。

想到這裏,唐闊迅速的將自己的魔神戰靴給穿上了,但是就在他想要往前繼續跑的時候,眼前頓時一花,緊接着一道掌影卻是驟然朝着他的頭部轟擊而來。

“該死的!”唐闊沒有想到這老者的實力居然這麼強悍,倉促之間,唐闊只能揚起雙掌迎了上去。

“轟……”兩人交擊之下,唐闊整個人被狠狠的轟飛了出去,而轟出去的地方正是秦夢瑤所在之處。

“死吧,小賊!”秦夢瑤對唐闊絕對是恨之入骨啊,此時看到唐闊被王叔給一巴掌給打到了自己這邊來,她自然是不會再客氣了啊,當下她手中出現了一把玉色的斷劍,直接朝着唐闊削去。


“這麼狠!”當唐闊感受到秦夢瑤這一劍所指之處後,唐闊頓時冒了一陣冷汗,這丫頭也太彪悍了吧,居然指着他男人的象徵之處,是可忍叔叔不可忍啊。

而秦夢瑤好像也發現自己指着的地方不太對了,當下俏臉一陣通紅,趕緊改變方向。

唐闊本來還想着如何躲閃她的攻擊呢,可是當他看到秦夢瑤的容貌之後,整個人卻是猛然一震。

“漂亮,實在是太漂亮了!”這是唐闊看到秦夢瑤的第一個想法,他沒有想到追了他一路的彪悍女孩兒居然長得這麼漂亮。

一頭淡藍色的長髮,皮膚非常的白膩,顏色就跟牛奶似的,光滑潤澤。

一雙紫色的雙瞳,散發着近乎妖異的光芒,小巧而挺翹的鼻樑下面是一張性感而豐潤的嘴脣。

再往下,秦夢瑤那潔白的鵝頸下面卻是一對飽滿而挺立的凸起,酥胸半露,看上去極爲誘人。

不得不承認,秦夢瑤的身材非常的完美,比之李欣兒那青澀的樣子,秦夢瑤顯然要成熟很多,也更加充滿了誘惑。

“嗤……”秦夢瑤沒有想到自己這一劍居然真的刺中了唐闊,直接將唐闊的肩膀給來了個對穿,心驚之下,她一下子將手中的斷劍給拔了出來。

緊接着,一道血箭便噴涌而出,唐闊此時才終於從秦夢瑤對她的引誘中醒轉過來,他沒有想到自己因爲一時的貪婪而受傷。

“你怎麼不躲?”秦夢瑤看着唐闊那鮮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她頓時有些慌了,她剛剛雖然話說的那麼狠,但是真讓她去殺人,她還真不敢。

“我要躲你幹嘛,能離這麼近看你這樣漂亮的女人,我死而無憾!但是,我又不能死,因爲我死了之後,再沒有人保護你了!”聽到秦夢瑤的話,唐闊頓時雙目迷離的說道。

只不過他現在可是中年男子的形象,這麼說,真的有點兒老色狼的味道。

“該死的登徒子,看招!”一開始聽到唐闊如此說她漂亮,她還心裏非常高興,畢竟女人嘛,誰不想聽到別人的讚美啊。但是聽到他後面的話之後,秦夢瑤頓時感覺自己恨不得剁了這個該死的混蛋。

“來的好!”唐闊就在剛剛說話的功夫,已經將自己的傷口給封住了,不再讓它流血,同時一把療傷丹塞入到了嘴巴里面。

看着秦夢瑤捥了一個劍花,那玉色的短劍猶如羣星閃耀一般的朝着自己刺來,唐闊卻是有一種無法躲閃的感覺。

“好厲害的劍法!”感受到秦夢瑤的劍法,唐闊的眼中卻是露出了一抹瘋狂的戰意,他能看出來這秦夢瑤的厲害,而他現在要想繼續往上突破,只能找人不斷的戰鬥。

那個叫王賢的老者此時就站在旁邊看着,並沒有出手,顯然是想讓他跟秦夢瑤戰鬥,唐闊自然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當下手中的燒火棍卻是迎了上去。

唐闊沒有想着要擊殺這千嬌百媚的公主,所以並沒有讓暗影和魔靈出來,否則有她們兩個在,自己絕對可以完勝她。

但是他想要在戰鬥中突破,自然不能找尋外力,當下唐闊手中的燒火棍揮舞的猶如瀑布一般密集,不斷抵擋着秦夢瑤的攻擊。

秦夢瑤沒有想到這傢伙受傷了還這麼難纏,她已經儘可能的去攻擊了,可是卻依然無法奈何得了他。

“千星墜落!”秦夢瑤卻是不想再繼續糾纏下去了,當下她一劍逼退了唐闊,緊接着她手中的短劍卻是悍然的揮出,無數道劍影,猶如閃爍的星辰一般,狠狠的朝着唐闊落去。

“這……”感受到秦夢瑤這一招的強悍,唐闊頓時露出震驚的神色,不過他也不怕,當下手中的燒火棍卻是換成了自己的長槍。

槍尖猶如閃電一般的刺在這些朝着他降落的繁星之上,短時間內便被唐闊給刺的散落好多,這讓秦夢瑤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了起來。

“剛剛都是你進攻,現在輪到我了!看你相公我怎麼做吧!”唐闊笑眯眯的掃了一眼秦夢瑤的高聳的胸部,當下手中的長槍卻是點點寒星朝着秦夢瑤身上點出。

“無恥,你是誰相公啊!給我去死吧!”聽到唐闊還在調戲自己,秦夢瑤卻是面若寒霜,當下手中的玉劍卻是瘋狂的朝着唐闊點出的槍點刺去,瞬間刺出了幾十劍,每一劍都刺中了唐闊的星點,讓唐闊的攻擊全部落空。

唐闊雖然實力足夠強大,但是他的招數卻只有那一些,他根本不會什麼劍法和槍法之類的,唯一的一部技能的功法就是亂潑刀法和那把偃月長刀,只是他目前還沒有修煉好,所以也不知道其威力怎麼樣,只能用自己慣用的夜戰,也就是那把長槍。

看到自己領悟到的槍法根本奈何不了人家,唐闊頓時有些鬱悶了,當下手中的長槍揮舞而出,直接當成了棍棒,一時之間倒也擋住了秦夢瑤的攻擊。

旁邊的王賢此時卻是看出來了,這小子也就有一股蠻勁兒,這戰鬥技巧根本沒有,這倒是讓他放心了下來,當下便抱着肩膀,眯着眼睛看着唐闊和公主的戰鬥。 楊恆將帶有烈火靈氣的部分覆蓋在骨骼之上,讓那猶如烈火一般的靈氣不斷地沖洗自己的骨骼。

『唰唰』的聲音在楊恆的體內響起,如果其他人站在這裡一定會驚訝,因為楊恆突破到煉骨境界時的動靜可跟尋常人不太一樣。

其他人想要進入到煉骨境界首先要將丹田中的靈氣充滿,當丹田內的靈氣壓縮到無法再裝入一點時便是突破到煉骨期的契機,將去了雜質的後天靈氣慢慢的投入骨骼之中,然後利用靈氣來滋養骨骼。

這個時候便是會有一種酥麻之意纏繞在身上會讓修鍊者感到極端的舒服,然而楊恆這卻是已經疼到冷汗直流。

他覺得那種溫養的方式不如這種錘鍊帶來的效果好,從煉體者的肉身就能看出來,只用靈氣溫養其實是落了下乘,若是想要超凡入聖就必須要經過最刻苦的磨練。

然而楊恆的這想法也不全對,一些大的宗門裡面有著完整的修鍊之法,他們的弟子在突破到煉骨期的時候會七分養三分煉,以這種最科學的比例尋求突破,這樣骨骼的強度會得到最大化的提升,像是楊恆這樣光煉不養的還真沒有幾個人敢做,實在是危險太大,一旦掌控不好靈氣的量便是會使得全身的骨骼斷裂。

好在楊恆在靈力操控上是要遠超常人的,畢竟一名陣法師最重要的就是操縱靈力凝聚成符構成陣法。


楊恆的骨骼之中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那骨頭中的縫隙在帶有烈火靈氣的先天靈力中不斷灼燒消失,雖然過程疼痛無比,但是也讓楊恆的身體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變強。

終於在錘鍊上萬次之後楊恆的這部分靈氣也是被消耗殆盡,而他的骨骼也是和往前有了極大的不同。

現在的楊恆全身力量堪比巨像,古銅色的皮膚充滿著爆炸性的力量,而體內被覆蓋上一層金色的強勁骨骼更是讓這力量有了支撐之地。

一個人若是只鍛煉外部皮肉的話,到後期很容易發生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力量的局面,到時候一拳轟出傷到的不是對方而是自己。

所以體內經脈、骨骼、內髒的錘鍊十分重要,楊恆既然走了體修者這條不歸路,那必然要付出多於常人數倍的努力。

「這煉骨期算是達到了。」

楊恆嘆了口氣心神並非鬆懈,因為他知道現在才是關鍵,他這個修鍊瘋子可是將體內的先天靈氣一分為二,一股錘鍊骨骼而另一股則是鑽進了骨骼之中和體內的骨髓結合到一起,造出更加適合修鍊的靈氣之血。

一個尋常人只要有功法哪怕是天賦再低想要達到煉骨期也不是難事,畢竟到這裡修鍊還沒有危險,只要慢慢積累終有一天可以達到。

然而在煉骨期之後便是完全不同了,單單造血一境就是尋常人和天才的分水嶺,有多少人被卡在了這個地方寸步不移,修為多少年都是沒能精進。

那是因為想要突破到造血期必須找到骨內的血髓,將靈氣灌入到血髓之中,使之可以製造出帶有靈氣的血液,到時候就算沒有外界靈氣,也可以憑藉血液中所帶來的靈力不斷的修鍊,可以說是踏上修鍊一路的根本。

楊恆不敢大意,這換髓的過程一旦操作不好就是要落得身死道消的悲慘下場,自己雖然有著護心鏡守護心脈不至於在失敗后死亡,但是也會成為全身癱瘓的廢人。

帶有寒冰之氣的先天靈力不斷的在骨骼內尋找著這可以製造血液的血髓,然而這個過程卻是會不斷消磨那些鑽入的靈氣,若是楊恆在靈氣全部消磨掉的時候還沒找到那血髓的話,就意味著他的突破……失敗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天空已經朦朦亮起,一些早起的鳥兒已經開始捕食昆蟲,而楊恆還坐在這空曠之地上一動不動。

他知道自己急不得,這個時候越是著急越是會起到反效果。

「看來要失敗了。」

楊恆皺了皺眉,自己的靈力已經消磨了三分之一還多,竟然還沒有找到那血髓,看來這次強行突破兩個境界的舉動是要失敗了。

感受著逐漸變亮的天空,楊恆已經準備將靈力撤出骨骼,再繼續下去的話只會讓自己越來越心急,到時候突破沒成反而影響了自己的心性就不好了。

然而就在楊恆準備操縱先天靈力的時候,骨骼內一道血光轉瞬即逝,楊恆咦了一聲將靈力覆蓋了上去,隨後便是大喜。

「哈哈,竟然找到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楊恆尋找了多時的血髓竟然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顯現了,而且楊恆發現自己找到的這血髓好像比常識之中的顏色更加深,就連大小也是有所不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