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飛升神界,現在肯定有無數的人都在找他。

伊莎,陸青鋒,葉問天,還有想拉攏他的誅仙壇,這些勢力肯定都在打聽他的下落。

現在的他,行蹤還是盡量別讓人知道。

「我明白,你肯定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向燕兒點了點頭。

「山水有相逢,希望咱們以後有機會再見。」 高冷大叔住隔壁 葉雄說完,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向燕兒只是他生命之中的一個過客,根本就不可能產生什麼難分難捨的情緒。

……

離開向燕兒之後,葉雄再次回到戰場。

馬飛跟蘇格已經死了,但是佐林還沒死。

他剛才說過,他很記仇,佐林這種在半路一直都嘲諷自己,還企圖在回去之後將自己殺了的人,他怎麼可能放過。

所以,他必須要死。

回到戰場的時候,兩方的大戰幾乎到了尾聲。

由於失去蘇格跟馬飛,佐林一方死的死,逃得逃,只剩下佐林一個人在死戰粗獷男子。

「原來剛才那個使用青龍變的人是你們的人,故意使用調虎離山之計。」佐林恨得咬牙切齒。

馬飛跟蘇格是他最有實力的兩名屬下,他們殞落的第一時間他就知道了。

「佐林,你別跟我裝了,你以為我會上當嗎?」粗獷男子冷笑。

「不是你們的人?」佐林一愣。

「當然不是我的人了,我蔣江做事光明正大,哪像是你們這些天神帝國的走狗那麼狡猾。」粗獷男子蔣江道。

「這筆賬我慢慢跟你們算。」佐林說完,轉身化成一道流光遁走了。

三十六計,走為上。

「想走,沒門。」蔣江在背後,死死地追著。

殺提一個督統對於他來說,獎勵可多了,他怎麼可能放過。

「吃我毒彈。」

佐林手中一揮,一片黑呼呼的丸子朝蔣江射去。

轟轟轟!

無敵之最強神級選擇系統 連續爆炸,滿天都是毒霧。

蔣江不敢掉以輕心,連忙使用真元護體。

獨家霸愛:傲嬌男神太霸道 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佐林已以逃得不見方向。

「呸,狡猾的王八蛋。」蔣江狠狠地吐了口水。

佐林在宇宙之中,一直逃跑一個多小時,這才停了下來,看著茫茫的宇宙,思考了起來。

這次帶隊來迎親,結果落到如此下場,除了他一個人,整個迎親隊伍全軍覆沒。

他越想越不對勁,最後眼睛一亮。

「向陽,你別以為用這種方式救走女兒,就能瞞得住我,等我回去之稟明統領大,到時候將你們綠蘿星一網打盡,趕盡殺絕。」佐林恨得咬牙齒。

正在這時候,原本空無一人的半空,突然一冷冰冷的聲音傳來:「你沒機會了。」

佐林抬頭,發現一隻大風車朝自己輾壓過來…… 佐林大驚失色,連忙使用真元護體,一邊躲閃,一邊防禦!

他本來跟蔣江大戰,已經消耗不少,哪怕境界比葉雄高強,又怎麼可能防得住。

防禦瞬間被攻破。

轟!

一聲巨響,他的身體直接被轟飛出去。

噗!

口噴鮮血,身體連站都站不穩。

「是你?」

看到面前出現的人影,佐林臉色大變。

「沒錯,是我,意不意外,驚不驚喜?」葉雄冷笑。

「馬飛跟蘇格都是你殺的?」佐林問。

「沒錯。」

佐林眼珠子骨碌轉動著,突然從身上掏出一把黑色丸子,甩了出去。

轟轟轟!

連續大爆炸,毒霧化成一片黑雲。

趁此機會,佐林馬上逃遁,剛才他就是用這種手段逃過蔣江追殺的。

哪知道,逃了不到一分鐘,面前一道人影已經攔住他的去路。

「想逃,也不看看我是誰!」葉雄大手印轟出。

不到三分鐘,佐林就死在他的佛掌之下。

將佐林身上的儲物戒收起來之後,葉雄這才離開現場,準備遠離天神帝國。

……

神界是一片遼闊無盡的宇宙。

宇宙有多大,至今都沒有修士探索全部。

修士雖然強大,但是跟宇宙一比,何等渺小。

在所在勢力之中,天神帝國無疑是最強大的,統領神界。

說是統領,其實也只是天神帝國修士的說法。

在天神帝國之外,還有無數勢力,並不承認被統治。

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以誅神壇為主的反帝勢力。

誅神壇在神界赫赫有名,屬下弟子無數,勢力越來越強大。

沒有人知道誅神壇的總部在哪裡,也沒有人知道誅神壇的首腦是誰。

幾千年來,誅神壇實力越來越大,已經到了天神帝國不得不除去的地步。

但是,天神帝國出動無數的強者,秘密查探,依然沒有查到。

至此,誅神壇成為神界,最神秘的組織之一。

除了誅神社之外,天神帝國勢力無法企及的地方,還有許多反帝勢力。

除了反帝勢力之外,神界更多的勢力處於中立之中。

就像五靈境,以前這些神獸境是追隨神帝的,但是自從葉問天殞落之後,這些神獸境開始若即若離地疏遠天神帝國,雖然沒有說明自己的要脫離,但是長此下去,脫離是遲早的事情。

神界缺少一位像以前的葉問天一樣,有能力統領全神界的神帝。

現在的陸青鋒根本就沒有能力讓眾勢力臣服。

他連像征神帝身份的神器,天命輪都沒有找到。

……

內世界,山峰之上。

葉雄走到平台前,看著面前的神器天命輪。

目前天命輪依然被封印著,沒有任何作用,跟一件廢器沒什麼區別。

葉天問殞落之前,將天命輪封印在其中一具分身上。

「葉問天本尊轉世者已經被我殺了,剩下兩具分身轉世者。我身上的分身轉世靈魂被我殺了,左不韋沒我這麼幸運,他被另一具葉問天分身奪取肉身,如果我猜測得不錯的話,那具分身應該知道帝墓的位置跟開啟方法。」

極品辣媽不好惹 「葉問天害怕本尊被陸青鋒盯上,出此一招,給自己留一條後路。如果兩具分身合體,就能組成一個完整的葉問天,跟本尊轉世者無二。」

「難怪我的記憶總有一些斷層,看來,是葉問天故意為之。我知道的另外一具分身不知道,另外一具分身知道的我也不知道,我們兩個合體才是完整的葉問天。」

葉雄利用慧心,將事情的始末猜測出來。

這樣有利了自己進行下一步棋。

「看來想辦法找到葉問天才行,只有找到他,才能知道帝墓的所在位置。」

「帝墓裡面有天命輪的下落跟開啟方法,葉問天現在還不知道天命輪在我身上,一旦他成功進入帝墓,那麼,他肯定知道天命輪在我身上。」

如果被別人知道,天命輪在自己身上,到時候為了搶奪天命輪,肯定有無數的人過來搶。

陸青鋒為了鞏固帝位會來搶;反帝勢力為了推翻陸青鋒,也會來搶。

葉雄瞬間覺得,天命輪就是個燙手的山竽。

這個秘密絕對不能泄露出去。

想通這些,葉雄決定離遠天神帝國,去邊遠星域。

現在,他最重要是完成這幾件事情。

第一,找到幽冥,跟她匯合。畢竟這是神界,他在神界實力還弱小,無法光明正大的保護她。

第二,找到葉問天,把他殺了報仇,同時找到帝墓的下落,尋找開啟天命輪的辦法。這麼牛逼的神器在手都用不了,實在太浪費了。

第三,找齊四名神將,利用一帝四將開啟帝墓。自己是神將分身,算一帝。加上幽冥,還剩三個人。如果殺了葉問天,讓左不韋恢復身軀佔用,就有兩個,申箭應該很快就飛升了,可能成為第三個。

第四個神將呢?

葉雄嘆了口氣,如果路瑤不死,那就好了,人數容易湊齊一些。

他現在只能希望,任逍遙成功修鍊成《吞天魔功》,快點飛升神界,早點湊齊四人。

第四,找到真鳳族失落的《真鳳變》六層以上的修鍊方法,這不僅因為他答應過火炎,必須要做到,他也要必須得到真鳳變,他身上的五靈變只有《真鳳變》才修鍊到第五層,是最弱的。

《五靈變》,這門被妖族傳聞成最厲害的神通,他還真沒發現這神通有多厲害。

「這幾件事情,沒有一件容易完成的,只能慢慢來了。」

漫漫修鍊歲月,自己才一千歲不到的骨齡,還有幾萬年時間,還怕辦不成這區區幾件小事。

葉雄化成一道流光,朝邊遠星域而去。

……

邊遠星域,某顆行星。

一處元氣十分濃郁的無人行星,此時星上只有一個人。

這是以前葉問天當神帝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一顆還沒有被發現的行星。

行星之上,靈氣非常濃郁,凶獸橫行,是個修鍊的好去處。

換在以前,這樣的星球,葉問是看不上了的,但是現在,這裡卻是他的寶地。

他準備在這顆無人的星球,迎接他的合體雷劫。 在準備之前,葉問天從身上掏出一塊玉牌,以元氣輸入。

玉牌有兩塊,兩塊上面有著相同的血液,正是他溝溝通兩界的信物。

利用這塊令牌,他能使用化身下界。

他先溝通他的情人桃源仙子,想從她口中打探下界的情況。

哪知道通溝了很久,都沒有回應。

「難道,她在閉關?」

「哪怕是閉關,應該有回應才對,難不成出了什麼事情?」

葉問天馬上掏出第二塊玉牌,溝通第二個人。

這個人,只是一個普通修士,叫陸成,是他安排在下面的探子。

很快,那邊就通了。

玉牌馬上出現一束光,落到半空之中,那裡頓時就出現一個黑洞。

葉問天用二分之一意念,凝聚成一具化身,脫離身體,進入那個黑洞之中。

天道法則規定,跨界之間,肉身無法下界,不然會遭遇罰雷,但是化身不在此列。

但是,下界化身的實力必須壓抑在下界不得超越的最高境界。

用化身下界,就成了兩界修士最常用的溝通下界的手段。

飛升台,某個山洞之中,陸成恭敬地站著著,目光盯著面前的空間裂縫。

很快,那裡就出現一道光芒閃爍的化身,不是葉問天是誰。

「屬下,參見主人。」陸成喊道。

「陸成,現在飛升台什麼情況?」葉問天直接就問。

「主人,大事不好了。」陸成急道:「我溝通主人很多次,主人都沒回。」

「我正在一處地方閉關,剛出關。以我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在閉關的時候,同時分心使用化身下界。」葉問天解釋完,繼續問:「桃源仙子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怎麼溝通她沒回。」

「她……她已經殞落了。」

「什麼,殞落了?」葉問天臉色大變,急道:「誰殺的,難道是無名?」

除了無名,他實在想不出,還有誰有實力殺得了桃源仙子。

她可是霸佔飛升台實力排行榜第二很長時間,理論上,不可能還有人殺得了她。

「不是他,是葉雄,他回來了。」陸成回道。

「葉雄,他還沒死?」葉問天臉色再變。

他本能地伸出右手,看了眼掌心處。

只見原本掌心中已經通了的命運線,突然再次堵了起來,而且比起以前更堵。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葉問天拚命地搖頭,急道:「他已經被我廢了修為,已經是廢人的一個,怎麼可能還成為我宿命之敵?」

「他回來的時候,妖族神通大漲。幽冥也突破了到了半步合體,兩人聯手將桃源仙子打敗了,仙子最後不忍受辱,自殺身亡……」陸成將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這樣他都死不了,該死。」葉問天咒罵起來。

原本以為,他的內世界已經摧毀,他就成了廢人,沒想到他還能重修妖道。

「而且……而且……」

「還有什麼快說,吞吞吐吐什麼。」葉問天怒道。

「他的元氣恢復了,還成功飛升神界……」

「什麼,恢復了元氣,這怎麼可能?」哪怕是化身,也能看到葉問天臉上崩緊的模樣,十分嚇人。「我親眼看到他的內世界崩塌,一名修士內世界毀了,等於變成廢物了,他是怎麼恢復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