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非常的氣憤,真想查出此人,又無濟於事。

不管他是誰,某些觀點還是可以接受,至少道出了學生的心聲,他們確實比較累,但老師們輕鬆嗎?

聞人覺得兩點可以接受:減小自由課的約束。教師之間互體互量,作業量必須減少。

第一點可以做到,第二點很難說了,他不是領導,誰聽他的,再說班與班存在着競爭,科與科存在着競爭,你減小了壓力,正給了別人超越的機會。

這樣的方式,能保證人家不在競爭中失敗嗎。喝着茶水,看着電視,又能考第一,何樂而不爲呢。

惰性是人最大的奢侈,老師也是人。

但丁說得好: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牢牢的掌握指揮棒,也應看演出者的節奏。

明天,就是明天,學生之間展開關於自由的大討論,將匿名信打印,班內一份,202辦公室一份,從側面給葉雨和從容提出建議,減少學生的負擔。 9月27號,初二三班的學生亂翻了天,在班幹部的組織下,展開了關於匿名信的大討論,各持己見,最終形成了五個觀點:

一、惰性是人最大的缺點,沒有了束縛就等於失去自由

。二、學習本身就是一種自由,苦,苦,苦,不苦如何通古今?

三、 老師圍着學生轉,學生是老師的上帝。

四、學生不是機器人,適當的休息能促進學習。

五、最大的願望就是教師下崗。

最後一條是楊躍龍的觀點,不管是誰,都不同意匿名信的做法,按“蟲豸”的觀點就是:算不得大丈夫。

聞人笑語把匿名信帶到辦公室後,老師之間也掀起了小小的風波,他們都有各自的觀點。

聞人主張“作業是學習興趣的催化劑,而不是學習興趣的監獄”;佳成主張“失調則偏科,偏科則失敗,脣亡則齒寒,戶破則堂危”。

荷月主張“作業是促進學生學習的方法,而不是統治學生的手段”。

從容則主張“作業是提高成績的唯一手段”;有成只是叼着煙笑着。

葉雨默默的聽着,想着:“說的在理,但不抄課文的話,留什麼作業呢?”

匿名信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從容雖然堅持自己的觀點,但也考慮到學生的負擔和壓力,作業選了又選,明顯的少了,這兩天也沒有見她打過學生。

葉雨也思索着教學的方法,抄課文的量數也少了,她還時不時給學生買東西吃,又招來楊躍龍耍貧嘴。

好事來了,壞事也來了,“四大金剛”又抽菸了,牟其中上課又睡覺了,米愛駒又走思了,雙小東手間的書轉的更快了,賈重文一節課給那娜傳了二十次紙條,那娜開始來而有往了,飛眸的秋波送出幾百次。

時間一天天的逼近,莘莘學子們都急切的盼望假期的到來。

米愛駒每天都過來打探消息,“四大金剛”好幾天就準備好了行囊,辛勤的園丁們也早就佈置好了假期的作業,從容印了好幾套試卷,葉雨要求學生一天抄兩課英語,佳成把試題選了又選,最終確定了幾道題,聞人老師確定了一個作文題:尋找自由。

9月30日下午,同學們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當郝茜傳出下午放假的消息,整個教學樓傳出沸騰的掌聲。

當郝幹事傳出放假五天的消息,驚噓感嘆之聲幾乎將教學樓淹沒。教師也在責怪校長的無情,在乎這點時間嗎,真是的,法定的假期也要貪污兩天。

一會的工夫,又聽到郝幹事的聲音,要求召開班主任會議,內容很簡單,任務十分的艱鉅,就是“看好自己的門,守好自己的人,防止一切惡性事故的發生”。

戎校長親自指揮,命令夏園、那國強把守學校大門,任何可疑人員不得入內。


初一的班主任在操場內徘徊,只要有學生互相靠近就把他們拆散。

初二、初三的男班主任在一號和二號的男生宿舍之間巡視;初二、初三的女班主任在三號和四號的女生宿舍之間巡視。

他和喻校長在教學樓內視察,一有風吹草動,立刻互相聯繫。

這時候,他們的心情比任何時候都要緊張,放假的時候,正是復仇的時候,這些祖國的花朵摧毀一個都承擔不起。

學生們終於走了,在公共汽車的馬達聲中走了,校園內少有的寂靜。

兩個星期的重荷壓的他們快要喘不過氣,幾千個小精靈折騰他們個半死。

如今他們有了五天的快樂、自由的生活,唱會兒歌,講述自己親歷的故事。

老師們也輕鬆起來了。籃球樁下一羣人打着籃球;年輕的打着電話,與自己親愛的談論出遊的時間;年長的左手挎着太太,右手挎着籃子買菜去了;聞人騎着車子,哼着歌曲,把車兒飛馳,到素雅家尋回五歲的女兒。

戎校長靜靜的躺下,閉上眼,伸伸懶腰,把手放平,勻稱的呼吸着,聆聽自己心臟的跳動,好愜意呀!

兩天的工作累個半死,他何嘗不想放假休息幾天呢!

一校之長,看起來風光,但多大的權位預示着多大的責任,雲橋中學的所有事他都必須管。教師們最爲複雜,文人相輕,一會兒這個責備那個,一會兒那個責備這個,他都是兩面說好。

學生也不好管,隨着社會不良因素的影響,壞習氣越來越多,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至少佔八個,另外還有搶,還有上網,哪一個不危害學生的安全。

更可恨的就是打架,暴力電影影響太重,又不知深淺,都是往死裏打,出一條人命,就夠自己喝一壺呀。還有家長,懂得更多,溺愛更深,動不動就找學校吵架,哪還敢開除學生,即使犯罪,報警都不敢。

貧窮無近鄰,富貴有遠親,自從當了校長,那些一竿子棒不着的親戚就來了,橫豎塞學生,哪一個都不敢得罪,還是放假好啊!

可即使放假也須在學校值班,偷一個教學樓就不行,另外還得到教育局開幾次會,人活着就是累。

學生們陸續的回家了,他們的“自由”開始了,家長們的“不自由”到來了。

這一天楊譽正在審批文件,幾聲輕輕的敲門,一個亭亭玉立、相貌端莊、穿着藍色工作服的年輕女子徑直走到他的身邊。

“楊總,這是本年度的銷售總單,請你過目!”

楊譽伸出手沒有接表單,而是接過女子的手,順勢一拽,姑娘就偎依在他的懷抱。

“小張,累不累!” 楊譽摸着人家的屁股,臉堆積的像菠蘿,一塊平整的地方都沒有了。

“大白天的,不怕別人看見!”姑娘的臉紅的像蘋果,看上去更可愛了。

“會敲門的!” 楊譽說着,手在小張的身上尋找着合適的位置。

門突然開了,進來一個人,把書包甩在沙發上進屋去了。

驚的小張掙脫楊譽,臉紅的像櫻桃,雞飛似的出去了,楊譽臉色灰了下來,強做笑容:“龍,放假啦!”

“我媽呢?”楊躍龍從內屋走了出來。

“北京談判去了!”

“給我鑰匙,我要回家!”

“小劉過來!” 楊譽拿起電話,喚過司機。一會兒的工夫,一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走了進來。

“把小龍送回家!” 楊譽又喚回小張討論工作了。

楊躍龍回到家中,先大吃一頓,打開電視,看着看着呼呼的睡着了。

兩天的時間很容易過去,睡覺、看電視、上網、找找先前的玩伴,第三天就空虛無聊了。

他不是坐下來的人,看着灰濛濛的牆壁,孤悽悽的待在家裏,他開始思念好友了。

“他們都在幹什麼,怎麼也不與我打電話。”他順手拿起電話,撥通了夏昌平的號碼,裏面傳出隱約的哭聲。 夏破罐的鄰居,村中就是地痞,一家人經常受到鄰居麻彪的欺侮。

鍾巧姐比他大十來歲,還沒大沒小,當着昌平的面動手動腳。

有一次,昌平與他爭辯,竟被他提着耳朵轉了十幾個圈圈。他家的垃圾隔着牆就甩到了昌平的家中,一家人忍氣吞聲十幾年。

昨天,麻彪又把垃圾扔了過來,正好砸在巧姐的頭上,可把夏破罐氣壞了,父子倆過去理屈。

身高力壯的麻彪一腳過去,就把夏破罐踢翻在地,剛要起身,麻彪一磚頭過去,夏破罐躺在地上不能動彈了。

夏昌平也被他的兩個兒子打倒在地上。麻彪夾起夏昌平,他的兩個兒子擡起夏破罐,一併扔到了門外。

www◆ тт kan◆ C〇

“他孃的,老子在外混了十幾年,怕過誰,‘仰德’的總裁楊譽都懼我三分。” 麻彪威脅着。

“他奶奶的,拿火把他家的房子點了!”楊躍龍一聽火冒三丈,在電話裏罵着,“你等着,我找幾個人收拾他!”


“別,別,惹不起,他說你爸爸都懼他三分。”

“放他媽的屁,我爸怕過誰!你等着,就衝這句話也要收拾他。” 楊躍龍啪的將電話撂了,接着撥過楊譽的號碼。

“爸,能找幾個人嗎?”

“行了你,又打架,能讓我安生會兒嗎?”

“你過去的工人,說你都懼他三分!”

“讓他說去吧!”

“麻彪,認識吧?”

“麻彪,原來是他!”就爲幾個破錢,站在十層高的樓上自殺的那位,十幾個警察才把他救下來。

爲此,市長狠狠的批了他一頓,媒體的暴光使他損失至少十幾萬,“他孃的麻彪,老子早就想收拾你!” 楊譽的火啪的點燃了。

立刻派了兩亮車,六個人,拿上棍棒出發了。

麻彪真的慘了,一家四口被打的圍坐一團,玻璃被敲掉了十幾塊,夏破罐的滋味體會在他的身上。

“拿錢自己看,捅出去,抄你的家!”一疊錢扔在的上,其中的一個人說。


麻彪一肚子的委屈,他恨夏破罐,恨的咬牙切齒,他不怕夏破罐,而是怕楊譽,胳臂擰不住大腿,還是就此作罷!

“遲早找你算帳!” 麻彪狠狠的想着。

“怎麼又是仰德集團,上一次報警都沒管,這一次又是他!”爾格鎮派出所所長大罵道。

“息事寧人吧,那可是咱們縣交稅大戶,惹不起!”

“看來得查查!”

“還是少管,保不住所長就別幹了!”

祁湖月總覺得不是那麼簡單,一個大總裁,人模子人樣的,去打一個與自己無關的小地痞,恐怕裏面有許多不爲人知的故事。


楊躍龍閒着無聊,夏昌平是那麼的不快活,比起賈重文可就強多了。

他是那麼的孤獨,父親還在局子裏,母親又跟着別人跑了,爺爺越來越老,聽着爺爺咳嗽的聲音,他感到非常的傷悲。

他疼他的爺爺,倘若沒有爺爺,他可能早就不在這個世上了。他經常回憶自己童年的生活,無憂無慮,母親那麼的疼愛他,父親那麼的喜歡他,家境雖不富裕,但父親固定的工資也可以使他們過的快活。

他恨他的父親,爲什麼偏偏犯那樣的錯誤,幾年來,他甚至很少探望他。自己又不爭氣,成績一塌糊塗,想到理想,他感到灰心失望。

他睡覺的時候,腦海中時不時的出現那娜的身影在向他微笑,他感到非常得愜意,做着夢也會心的笑。他經常的上網,與那娜聊天。這時候,是最快樂的時候。

“那娜,你在家中幹什麼?”

“沒事做,閒着無聊,你呢?”

“我也是,你喜歡在學校,還是在家中?”

“我不喜歡在家中,你呢?”

“我也是!”

“爲什麼?”

“因爲有你,我每天的想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