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絲毫不知道,這個簡單的動作,讓蕭芳芳心裡微微感動。

有多少男人,恨不得女人喝得越多喝好,好有機會趁虛而入。

他倒好,自己主動喝酒,他都不讓。

難怪楊心怪,杜月華,羅薇薇這些萬中無一的女人,全都看上他,愛得死去活來,看來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貨除了沒節操之外,人格魅力還是挺大的。

一邊吃,一邊閑聊,兩人很快就吃飽了。

「回去打電話向心怡報告吧,我想想明天怎麼跟心怡解釋。」葉雄完,站了起來。

「等一下。」蕭芳芳喊住他。

「還有事嗎?」

蕭芳芳想了半晌,好不容易才下決心,道:「看在你今晚沒對我起歪念的份上,我就幫你保守這個秘密。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好人啊!」

葉雄那個激動啊,忍不住張開手想抱她感謝。

眼見就要將她抱住,蕭芳芳眼神之中露出兩道冷芒,咬牙道:「你抱我試試。」

「激動過頭了,哈哈,謝謝你,芳芳同學。」葉雄完,轉身走了。

走出老遠,他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回頭道:「對了,我忘記結賬了,你順便把賬結了。」

蕭芳芳臉黑了。

搞半天,到頭來,自己不但答應幫他保守秘密,居然還要請這貨吃飯。

這完全不是想象中的劇情發展方向啊?

「又上你當了。」蕭芳芳跺了跺腳,恨恨地。

吃完飯之後,葉雄拍拍肚子,直接就回病房了。

太沒挑戰性了,這麼容易就服她了。

本來葉雄還想裝幾天植物人,現在被發現,裝不下去了,所以準備明天一早,醫生查房的時候,他奇迹般醒來,讓所有人嚇了一跳。

回到病房,躺到床上,葉雄撥通了鳳凰的電話。

「吃宵夜了?」鳳凰問道。

葉雄窮醒之後,首先打電話給鳳凰,因為他需要鳳凰去查一些事情。

「剛吃完了。」

閑聊之下,葉雄聲音突然變冷起來,問道:「事情調查得怎麼樣了?」 葉雄讓鳳凰調查四件事。

第一:阮經洋的屍體下落。

第二:阮經洋身邊有什麼人。

第三:黑暗之中的狙擊手是誰。

第四:威脅阮經洋的,叫做幽靈的人是誰。

「阮經洋的屍被巴雷帶走了,你動完手術之後,我追蹤已經遲了,巴雷下落不明。我在郊外某處,看到有焚燒過的痕迹,有一些骨頭沒燒掉,所以我懷疑對方把阮經洋的屍燒掉了。」鳳凰說道。

「阮經洋是四名失蹤的情報科特工之一,也是我們目前能解開當年獵魔行動失敗的唯一線索,可惜沒能在他嘴裡套出任何有用的東西,他就死了。」葉雄探了口氣。

「我追查到,有一名叫安吉兒的殺手,以前一直呆在阮經洋身邊,如果能找到她,也許能從她身上找出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可惜阮經洋死後,她也失蹤了。」

「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躲起來了,另外一種,是跟了新的首領。獸組織在華夏,不可能只有一個阮經洋,肯定還有跟他類似的大人物。」葉雄猜測。

「那名狙擊手,查到沒有?」葉雄繼續問。

柒柒醬的幻想世界 說到這裡,他的激動了起來。

這名狙擊手,差點殺了華姐,如果讓葉雄查到他的下落,一定將他碎屍萬段。

「我在現場勘查過,除了找到地上的煙頭之外,沒有任何收穫。我拿煙頭去化驗,想在裡面找到DNA,沒想到對方用了煙嘴,煙頭上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我排查了一下,在華廈之中,擁有如此高的狙擊水準,又抽煙的狙擊手,為數不多,不超過五個人,只不過這五個人,全都是各個殺手組織的頭牌,沒那麼輕易找得到。」鳳凰說道。

「那幽靈呢?」

「關於幽靈是什麼人物,我一點都查不到,只知道他是一個比骷髏地位還高的獸組織高層,除此之物,再無線索。」鳳凰歉意地說。

查了大半個月,鳳凰一點有價值的線索也沒能查到。

其實也怪不得她,只能怪,對手太狡猾了。

他們面對的是一個龐然巨物,在華夏國不知道植根了多久,沒那麼容易查出來。

「辛苦了,別太奔波,累了要休息。」葉雄柔聲說道。

電話那邊,鳳凰靜了很久,沒有說話。

不知道是因為聽不見,還是分神什麼,或者被葉雄這句話聽得有些感動。

兩人之間,一直處於一種很微妙的關係。

自從死神小隊全軍覆沒之後,葉雄跟鳳凰之間,本來已經越來越疏遠,但是一場大戰,讓兩人重新找回那種熟悉的感覺。

「身體恢復得怎麼樣?」鳳凰好半晌才出聲問。

「恢復七八成,除了比較疲倦,其它方面還好,傷口癒合得不錯。」

「那就好,注意身體。」鳳凰說完,掉了電話。

葉雄躺在床上,靜靜地發獃。

這陣子,鳳凰的所作所為,他都看在眼裡。

估計在她心裡,對死神小隊的愧疚,不會比自己小。所以她不停地調查當年的事情真相,她以為葉雄還在恨她,想給他一個交待。

她哪裡知道,葉雄早就原諒她了。

「幽靈,無論你是誰,遲早有一天,我一定將你的真身揪出來。」

第二天一早,葉雄按照計劃,在醫生查房的時候醒來。

那些醫生個個非常激動,問這問那,把他身體前前後後檢查了一遍,直呼這是醫學界的奇迹。

葉雄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自己的傷好得特別快。

換在以前,胸口的彈孔,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好起來。

但是現在,彈傷已經開始結痂,恢復得比平常快一倍。

他隱隱覺得,自己身上的第一代基因,似乎除了變強之外,還有其它的妙用。

比如,自愈能力,提高一倍以上。

他電話給楊心怡,羅薇薇,杜月華,還有杜風,盧龍,王童這些,告訴她們自己好了起來。

杜月華還住在醫院裡,來得最快,進病房之中,激動得緊緊抱住他。

兩人閑聊片刻。

「讓我看一下你的傷。」葉雄說道。

「不看,丑。」杜月華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在乎。」

雖說不在乎,但是看到杜月華左胸偏上的地方,長著一個還沒痊癒的傷疤,他就心疼得要命。

「疼嗎?」

「好多了。我想等傷完全好之後,在傷疤上紋一個紋身,你覺得什麼好看,玫瑰,愛心,還是青竹?」杜月華問道。

「什麼都不用紋,這樣的話,每當我看到你胸口傷的時候,就會回想起我們曾經共過患難,回想起我們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三國之召喚時代 絕世神帝 杜月華被他說得,好不感動!

「華姐,經洋的事情,你還怪我嗎?」葉雄問。

杜月華搖了搖頭,淚眼婆娑:「我不會怪你的,怪只怪經洋誤入邪道,你只是替身行道。」

「其實也不能怪阮經洋,有人以你母女的安危,威脅他做事。況且,他估計覺得自己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沒臉見你們母女。」葉雄安慰她。

兩人溫存片刻,病房的門打開,唐寧跟葉洋洋急急忙忙跑進來。

兩人身後,跟著楊心怡跟葉遠東。

知道葉雄出事後,葉遠東放下京城的生意,跑過來住了一個月,時不時來跟他說話。

葉雄裝植物人的時候,也聽到過他的心聲。

「表姐夫,你醒了,太好了。」

「哥……」

「阿軍,你終於醒了。」

三人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問了起來。

楊心怡遠遠站著,沒有圍過來,因為她發現,杜月華站在葉雄身邊,兩人很親近的模樣。

杜月華退出兩米,跟葉雄保持一定距離。

雖然說,楊心怡已經跟葉雄離婚了,但是潛意識裡,杜月華還是覺得自己在楊心怡面前,沒有什麼地位,還保留著那種第三者的心態。

楊心怡嘆了口氣,朝杜月華打了個眼色。

杜月華明白,跟在她的後面,走出了病房。

見兩女出去,葉雄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們出去,不會PK吧?

萬一她們打起來,我應該幫誰呢?

萬一她們都站在陽台上,準備往下跳,我救誰呢?

腦海全是胡思亂想的念頭,對身邊人的話,他全都聽不見,也沒啥反應。

「表姐夫不是變傻了吧?」唐寧見葉雄沒回答,拍了拍他的腦袋,問道:「姐夫,我是誰,你還記得嗎?」

總裁一吻定情 「你是小姑……」

「完了,完了,表姐夫真的變傻子。」唐寧說道。

「你是小姑生……出來的胸殘表妹唐寧。」葉雄翻翻白眼,繼續說下去。

啪,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

唐寧氣得跳了起來,胸口兩隻大白兔跳啊跳,她罵道:「表姐夫,你不淫.盪會死啊?」

(本章完) 走出陽台。

楊心怡扶在欄杆上,看著陽台上的盆景,裡面有盛開的花,有綠油油的草葉,還有渾身是刺的仙人掌。

從這裡,可以看到晨光中的醫院花園。

走道上,很多病人跟家屬在散步。

有些拄著拐杖,用些攙扶著,有些推著輪梯,

有一對老年夫妻,兩人都頭髮斑白,年紀在七十開外。

男人坐在輪椅上,表情獃滯,像中風的癥狀。老婦人推著他,嘴裡不停地著什麼,彷彿他能聽見似的。

看到這些情景,楊心怡有些感動。

這世界上,還有什麼比白頭到老更重要?

還有什麼比健康更重要?

葉雄暈迷不醒這段日子,楊心怡想了很多。她心裡一遍遍想,只要他能醒過來,能好好活著,什麼都不重要了。

只要他開心,她寧願做出退步,不想讓他再為難。

背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杜月華走了過來,跟她並排站在一起。

「傷好些了嗎?」楊心怡問。

「好多了,再過陣子應該就完全痊癒了,只不過,肯定會留下傷疤。」杜月華難道地。

沒有一個女人,不希望自己的身體完美無缺,留下傷疤太難看了。

「阿雄應該不會介意的。」楊心怡鼓起勇氣道。

杜月華愣了一下,完全沒反應過來。

半晌之後,她震驚地望著楊心怡,因為她從這句話之中,聽出楊心怡像在表達某種意思。

楊心怡狠下心,繼續道:「只要你不跟他結婚,我可以當作什麼都不知道,他開心就行了。但是除了你之外,我不會能接受他身邊還有其他女人。」

杜月華總算明白了,楊心怡這話的意思,是不介意跟她分享葉雄,兩女共侍一夫。

堂堂心怡集團總裁,做到這一步,得多大的勇氣,得考慮多久?

「我從來不介意阿葉雄做什麼樣的選擇,只要他心中有我,就足夠了。至於結不結婚,有沒有名份,他身邊有多少女人,我都不在乎。」杜月華道。

「除了你之外,我不想他再有任何一個女人。還有,我希望我們兩個能聯合起來。」

「聯合?」杜月華一愣。

「杜月華,你我都是女人,如果阿雄還有其它女人,你真的不介意嗎?恐怕,沒有一個女人不介意吧。只要我們兩個聯合在一起,一致對外,他肯定不敢出去拈花惹草。」楊心怡道。

「既然這樣,我們合作愉快。」杜月華笑著伸出手。

「合作愉快。」

兩人的手,握了起來。

如果葉雄知道兩女在陽台上達到了同盟協議,不知道心裡會有什麼感想。

卻,葉雄在病房裡,一直心不在焉的。

直到門被打開,兩女同時進來,有有笑的,頓時讓他抓不住頭腦。

她們不應該是火星撞地球,大戰三百回盒嗎,怎麼會有有笑,像姐妹一樣親密?

這種不尋常的情況,讓他有種不妙的感覺。

可惜病房裡人太多,他不好意思問。

接下來,盧龍,杜風,還有朱雀全都趕過來探望他。

下午的時候,王童跟王舒也來了,病房頓時變得很熱鬧。

葉雄這才發現,自己身邊不知不覺,已經有了這麼多關心自己的人。

愛人,情人,朋友,同事,戰友,這些人都在關心著自己,讓他有感動。

下午,葉雄辦理了出院手續,本以為搬回楊心怡的別墅住,卻聽,他父親葉遠東在他住院其間,已經在江南幫了他一幢別墅。

葉遠東覺得,自己兒子怎麼也算是京城海天集團的未來接班人,雖然結了婚,但窩在女方那邊住,太丟人了,所以一揮手甩出幾千萬,在江南最昂貴的市中心,買了一幢花園別墅,裝修得冠冕堂皇。

「這就是土豪的世界,羨慕死人了。」

唐寧還是第一次來別墅,頓時被裡面的裝修徹底征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