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些心疼顧大紅:「顧姐,別做無謂的掙扎了,你先休息一段時間吧。這件事,會過去的!」

顧大紅此刻正在辦公室里,如困獸一般暴走。

她當然,也毫不客氣地把壞脾氣,都傳遞給了夜靜軒。

「夜靜軒,你知道這件事,有多嚴重嗎?如果不是我在頂著,你就被上面封殺了!我現在都不知道,幕後黑手是誰!能量太大了,我都要扛不住了!你告訴我,這件事,怎麼過去?難道就讓我眼睜睜看著你,被冤枉死?」

只有他知道,夜靜軒看起來光鮮亮麗,他背後付出了多少!

他比任何人都努力,都刻苦,都敬業!

她還記得,還是少年時的夜靜軒,對她說:「顧姐,我要依靠自己站到金字塔上去,我只能依靠我自己!」

可是現在,夜靜軒親手把自己的金字塔,毀了!

而做為一直在背後支撐他的顧大紅,甚至都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她強壓著心頭的怒火,問夜靜軒:「軒軒,你告訴我,這是為什麼?你究竟要做什麼?」

夜靜軒斂下眼眸。

為什麼?

連他自己都覺得好笑,他就是想掙開一道枷鎖,搏一個清朗的,無風無雨的未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韓江從麗茲酒店出來,等在門口的司機從車裏出來

「韓總您好,我接您回公司。」司機把車門打開,等韓江坐定,穩穩的關上車門。

車行至路口,韓江看到手機上有荷眉的短訊。「今天的司機是阿沁。」

荷眉的思路確實縝密,韓江大概明白荷眉的意思。但是昨晚的事件,海夫人的突然決定,還是給自己的思路帶來相當的餘震。韓江轉念又一想,既然海夫人放棄了自己,確切點說是既然海氏資金在廚餘AI的項目上放棄了自己的項目,那就意味着自己不用再跟海夫人,不用打曖昧牌。那麼,打算接西河回家,回韓家大宅。韓江腦子裏閃過這樣的想法。

「韓江總?」司機問,「車內空調溫度需要再低一些嗎?」

「不用,很好。」韓江說,「你是新來的?」

「對,荷眉總臨時抽調我到服務董事會的車隊。我們先回公司?」

「是,你是阿沁。」韓江直接越過提問姓名寒暄的環節。因為昨晚的酒精沒散透,韓江也有點討厭自己呼吸里殘餘的酒味,輕輕開了一點車窗。

阿沁點頭。

「你認識左燃嗎?」韓江這種單刀直入的提問,在生意談判中屢試不爽,直接越過幾個邏輯鋪點,往往打亂對手的節奏,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就會漏了底牌。

然而駕駛座傳來的回答,韓江有點吃驚——「不認識。」阿沁說的又淡又穩,手中的方向盤紋絲不擾,即便目前車子正在駛過一個大彎,隨者我不認識這幾個字,車子穩穩的駛過複雜路況,就像測謊儀失效一樣。

「這樣阿沁,我們去城西繞一圈。」韓江靠着椅背。那就是西河咖啡店的位置。

阿沁沒回答,但是方向盤已經帶領着車子轉向了相反的方向。夏天快到尾巴了。日光溫和了很多,從車窗的縫隙里,街道兩邊的樹葉沙沙響,韓江乾脆全部放下了車窗。所有的動作,阿沁都默認,沒有更多司機對老闆的關切或者詢問,很好。

停一下。韓江要求阿沁把車停在西河咖啡店視線可及的地方,但是還有相當的距離。咖啡的香味從車窗里飄進來。韓江看見西河送咖啡出來,韓江看見左燃拎着打包的三明治盒子從店裏出來。這是自己打包的午餐準備去上班啊,這是準備和海夫人談細節,談資金落實合同了吧。

韓江一直看着西河,餘光看着阿沁,阿沁的脖子都沒轉一下。永遠看着車子的前近的方向。這時候,西河似乎碰到了什麼東西,一個趔趄。左燃見狀一個箭步幫西河接住托盤,同時笑着扶了一下西河的腰和手臂。肯定是,韓江看見,死死的盯着細節,摸什麼摸,整天膩在一起,還摸!

再餘光瞥一眼阿沁,阿沁的目光依然沒變方向,完全沒轉向西河左燃咖啡店的方向。只是,阿沁取下墨鏡戴好。

這個時點,前方沒有光照直射。

這個動作被韓江看在眼裏。明白了。

「回公司。」韓江說。

好。阿沁啟動車子,一路平穩,二人無話。

荷眉已經等在會議室里,幫韓江泡好了咖啡。

「你酒量可以。」韓江直接說。

「不敢醉。」荷眉回,起身關上會議室的門,「我們談一下昨天說到的凍結資金啟動方案。」

「嗯,好。」

「還有,董事會會新安排進來一位助理。名字叫荷仙。」

「你妹?」

「容易誤會你再罵人。是,多少有點親戚關係。但是能力方面可以,韓江總不妨考察一下。」 就在這件『地珍』開始閃閃發光的時候,廣場出入口跑過來一個背著石頭的中年人。

「來了!」

「這麼快?」

場中幾人也在驚呼,但是聲音立馬又靜了下來,好像是怕打擾到年輕人的工作。

孫曄也看著遠處的中年人累的臉面扭曲、大汗淋漓的樣子。

就算這樣,中年人也不敢慢下來,盡全力的跑向年輕人在的檯子,邁著沉重的步伐跑到了平台旁邊,第一時間把手中一塊石頭遞給了年輕人,之後就被人攙著坐到邊上。

年輕人也開始拿起手頭幾個自身攜帶能量的器具開始做法,邊上幾人頓時安靜下來。

孫曄靜靜地觀察著場上的幾人,尤其是場中的年輕人,之前聽幾人對話,這個人應該是叫方元沒錯了。

好像這個方元的精神力運轉方式有些特別啊!

在中年人沒來之前,方元的精神力大多集中在頭部,更準確的說是眼部,以一種特別的方式融入肉眼之中。

在中年人來了之後,方元的精神力開始隨著身體散發出來,散發著一種特殊的波動,主要是加持在手上的鞭子上。

這個精神力的運轉方式在孫曄看來還是很精妙的,可能是對方世代相傳的功夫。

不過,孫曄已經將精神力外放,明白運用方式,跟著神仙學來的境界還是有些用處的,所以只要看得明白,那學起來就不會很難。

孫曄正在仔細觀察的入神,試著也來用這種方式來運轉自己的精神力。

方元突然用手中的鞭子將石頭打碎,石頭中飄出一股淡黃色煙氣,在孫曄的感應中,這就是一股特殊的能量。

隨即,方元指向檯子上的水晶蟬,蟬中中有一股能量顯現出來,在檯子前顯出形狀,卻是一條虛幻的巨龍。

「好強的靈性啊!」孫曄嘆息著,這可絕對不是單純的能量。

或者說,這個世界的能量都是這種帶有靈性的狀態!

孫曄猛地轉頭看向天空,廣場……不對,是整個英州城,驟然變天了。

孫曄精神力散開,這股變天的力量是從整個英州的大地之上散發開來,好像是沒有源頭的一樣,又或者說,源頭就是大地!

果然!世界是很大的,每個世界肯定有自己的精華,能夠對孫曄的進化歷程有幫助的!

很快,天空之中卻是濃雲密布,在狂風的刮卷下,從郊外方向滾滾而來。

一時之間在空曠的湖山廣場四周可謂是風起雲湧、塵土飛揚!

但是亂象沒有持續多久,過了幾分鐘就開始變得井然有序,恢復了正常狀態。

場中的方元臉上浮現一抹笑容,抄起一把糯米,然後直接灑向了四周。

沒過一會兒,孫曄就看到方元周圍起了霧氣,只能在精神力中才能感應到了。

在一股靈性能量的托舉下,方元飛起在半空中,似緩實快的朝附近的假山飄去。

場中的眾人立時面色駭然的跟著托舉方元的霧氣團追了過來。

孫曄看到對方飛了起來,頓時也是滿臉興奮,可算是在這個世界找到最正宗的超凡傳承啦!

能在這個世界這種能量程度飛起來的,基本就相當於天龍世界的掃地僧啦!

而且這個世界的能量極度排斥人體,看對方體內也沒有能量波動,這還是個自己能打敗的掃地僧。

當然,就算這個世界跟天龍類似,那掃地僧程度的人現在也不是孫曄的對手。

不過第一次見面肯定要留下深刻印象的。

趁著煙霧有些淡化,孫曄運起輕功,周身散布著剛剛學來的那種特殊波動,藉助現有的能量場跟隨在方元身後。

雖說這樣也沒有方元周身那種能量濃度,不用全力的情況下飛不起來,但是跟上方元的速度還是沒問題的。

天上的方元好像也注意到了下面跟著的孫曄,只是看對方也是踩在氣場之上,所以認為對方是個不知什麼時候進來的風水師。

暫時還是手中的事情為重,隨即專心駕馭手中的力量,不再理會下方的各種動靜。

半晌之後。

天上的方元終於完成一切任務,從上面下來了。

方元在天上就開始忍不住喝聲道:「你們別干看呀,趕緊開燈,開燈!」

在方元的喝聲中,下方人員急忙跑去把廣場的燈開了。

一瞬間,矗立在廣場之中的二十八根高大燈柱上,立即大放光明。

在孫曄眼中,有一股白色氣流開始竄起,想要逃走,但是總有燈光在前面攔截。

「啵!」

就見有一盞路燈不知道由於什麼原因,忽然之間炸開了,玻璃碎了一地,明亮的燈光隨之一暗。

灰白氣流猛然一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那個缺口風馳電掣而去。

這一瞬間,迅猛的狂風刮捲起來,撕天怒吼。好一陣才停歇下來,周圍雨過天晴。

眼見對面一群人開始寒暄,孫曄也慢慢走了過去。

「你好,方師傅!我是孫曄。」

孫曄學著對面一群人對話時的稱呼,打招呼。

「小子,你是誰啊?怎麼在這廣場裡面?」

對面的方元沒有開口,倒是一個身材稍胖的男子先行開口了。

「哈哈,我是外地過來的一個旅遊的無關人員,剛才在附近看到方師傅的風水調理手段,可真是大開眼界啊!所以冒昧過來認識一下!」

孫曄一笑,也沒在意,先回答了對方的問題。

「包子,不要沒有禮貌,這位師傅我在剛才也見過對方的手段,至少也是頂級的大風水師!」

方元微笑著打斷對面男子的話。

「你好,孫師傅!之前正在布置風水局,所以未曾第一時間招待,還請見諒!」

「方師傅客氣了……」

突然,孫曄神情猛地一變,看向東北方向。

孫曄忽然精神力外放,感覺到東北方向傳來的一陣兒能量波動,好像是空間被人撬動的感覺?

方元好像也有所感應,也跟著看向那個方向,但是不明所以之下還是沒有太過重視。

就在這時,方元等人聽到叫喚的聲音,立即回頭看去,又是一個中年人在一幫人的簇擁下,浩浩蕩蕩走了過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當執法者從武祖宮中走出后,沒有人知道執法者與武祖談論了什麼,只知道,時值洪荒亘古歷第四十四萬二百零九紀元、太古歷第四十九紀元,神逆下令天庭與天宮合併,以天庭為主,代皇庭執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