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太爺,阿春的太爺,怪不得今天在喪禮上不見他,原來是躲在這裏來了。”

阿諾解釋後,我也清楚了,原來是阿春的太爺,可是他一個人躲在這裏做什麼,而且眼神還那麼犀利,不知道他身份的人,還真會把他當成恐怖分子。

“滾,都給我滾,是你們還是阿春的,都是你們,阿春就要回來了,他回來了一定會找你們報仇的,哈哈哈哈……阿春,我的阿春……”

太爺一邊罵,一邊哭,看來他真的是悲憤過了頭,白髮人送黑髮人,而且他們何家就阿春一個獨苗,如今意外慘死,他這個老人家怎能不傷心難過。

“阿諾,我們先送太爺回去吧!他一個人在這裏也不是事兒。”

“可是他脾氣很怪,我們怎麼送他回去?”

阿諾皺起了眉頭,小B此時蹲下了身子,然後輕聲細語對太爺說道:“太爺,阿春沒了,您還有我們,以後您就是我們的太爺了,我們會像阿春一樣對您孝順,您現在這個樣子,阿春也不忍心看到。”

“阿春,我的阿春,都是你們害死他的,都是你們,還我阿春來……”

太爺說着就朝小B的臉上抓去,好在我及時拉走了小B,要不然他這張臉鐵定是要遭罪了,見太爺已經陷入了瘋狂,我們也不好在繼續下去,我連忙掏出鎮魂符貼在了太爺的頭上。

當符紙貼好後,太爺也安靜了下來,只是眼裏依舊留着淚水,見太爺安靜了,我們馬上揹着他就朝阿春家奔去,一到阿春家,馬上就把他送進了房裏,阿春的母親在一旁伺候着,我們見此也退出了房間。

“大哥,你說我們現在去哪裏?”

“時候也差不多了,房子裏應該已經有生氣了,我們現在先幫阿諾祛除小鬼,阿春這裏到午夜十二點再來。”

“也好,反正現在離午夜十二點還早,剛好先幫阿諾祛除小鬼。”

跟着阿諾回到了家裏,此時阿諾的母親已經回來了,一看到我們,她立刻很熱情的就跟我們拉起了家常來,好在阿諾及時的攔住了他母親。

“媽,這位是巫門的道長,他是我朋友的結拜大哥,這次來這裏就是幫我的,你等下千萬別亂跑進去,他要在裏面幫我驅鬼。”

“好,那趕緊去,媽就在外面等你們,有事叫媽。”

阿諾的媽媽一聽我是給她兒子驅鬼的,連忙就讓我們進房間去,看到她那麼緊張自己的兒子,我忽然也想起了我的媽媽來,如果她在的話,我想她一定也會這麼關心我。

收回了心神後,我連忙走到房間忙碌了起來,弄好香案和符紙後,我就讓阿諾準備了一碗清水,然後放在阿諾的頭頂,見差不多後,白虎和朱雀他們就開始爲我護法,而小B則是在門外陪着阿諾的母親。

其實這也是爲了防止阿諾的母親突然闖進來,準備工作都弄好後,我就讓阿諾走進了陣法中,然後我閉上眼睛開始唸咒,屋子裏的空氣逐漸冷了下來。

“咯咯……”

我剛唸完咒,突然就聽到一個小孩子咯咯的笑聲,那聲音讓人聽了很不舒服,因爲像是從鴨子嘴裏擠出來的聲音一樣。

“主人,收回心神,小心被迷惑了。”

白虎突然提醒了我一番,我連忙收回了心神,看着房間裏的燈管一陣明一陣暗的,我手裏也掐起了指訣,當那個小鬼剛接觸到阿諾時,我連忙拍出了一道符。

“啊……”

小鬼淒厲的發出了慘叫聲,接着阿諾頭頂的水變成了黑紅色,見此,我連忙拿出驅鬼符就放在了碗裏,碗裏黑紅色的水立刻燃燒了起來,沒幾分鐘,碗裏的水又恢復了清淡。

此時房間裏的燈光也亮了起來,溫度也恢復到了正常,見一切都完事了,我從阿諾頭頂取下了那碗水,然後拍了拍他的背。

“好了?”

“嗯,好了。”

阿諾見已經完事了,立刻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覺像是做做了一場夢一樣,我看到了那個小孩子,他像是阿春的弟弟。”

“阿春的弟弟?”

“嗯,阿春的弟弟在五歲的時候就死了,但是屍體埋在哪裏我也不知道,阿春也沒有對我們說起過,看來那個屍體已經是在祠堂裏的,因爲我最近也就去過那種地方,平時去的地方都是一樣的,不可能有什麼問題。”

“他們家的人也太恐怖了,在祠堂埋葬死嬰都不說了,竟然連阿春弟弟的屍體都埋在祠堂,那阿春的屍體會不會也會被埋在祠堂啊?”

小B聽到我們說好了就走了進來,阿諾的母親也開始爲我們張羅着飯菜,此時阿諾的話也讓小B想起了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所以就開始揣摩起埋葬屍體的事情來。

“我們現在先去阿春家裏問問情況,我總感覺那個太爺有很大的問題。”

“太爺有什麼問題?他一輩子就疼愛阿春那個孫子,如今阿春死了,他自然變得瘋瘋癲癲的,這幾天每天都在村子裏亂跑亂罵。”

“不,他那雙眼睛並不像是瘋癲的老人該有的,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吧!你們只要拖住阿春父母就行,我想跟那個太爺好好聊聊。”

阿諾的事情解決後,我突然想起阿春的太爺來,他那雙眼睛真的讓人很難忽視。

“那好吧!要真的有什麼問題,你就叫我們。”

阿諾的話剛說完,他母親就叫我們吃飯,吃完飯後,時間也差不多了,阿諾帶着我們去了阿春家裏,此時阿春的靈堂已經聚集了很多陰氣,似乎今天晚上就有厲鬼出現一樣。

“大哥,你說阿春家的祠堂爲什麼會祭拜那麼多鬼神?”

“我要是知道也不會來這裏了,我找機會問問那個太爺,我們見機行事吧!”

說完後,我們幾個就分散開注意力,我悄悄潛伏進了太爺的房間,此時他呆呆的坐在牀上,手裏拿着阿春的照片在出神。

“太爺,您不用裝了,我就是想知道那個祠堂爲什麼會有死屍? 修仙高手混花都 還有敬拜的那些鬼神又是怎麼一回事?”

彩雲之南,山海以北 “哼!你們都該死……”

太爺放下手裏的照片,狠狠的朝我眼睛抓來,好在我躲避的夠快,要不然這雙眼睛怕是要被扣下來了,太爺見沒有攻擊到我,又朝我奔過來。

“太爺,您再這麼不好好說話,小心我用符篆對付你,既然你不打算好好說,那我也只能採取非常手段,只要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就有辦法從裏嘴裏套出來。”

“那你儘管試試,我也不是嚇大的。”

太爺的眼神又變得兇狠了起來,他的周身忽然凝聚了一團黑氣,見此我也不敢大意,直接就用天雷符丟了過去。

太爺被天雷大的暈倒了,我上前立馬就貼了符紙上前,太爺一下子就端坐了起來,見太爺突然坐了起來,我倒是被嚇了一跳,因爲他貼上符紙還能動,說明他背後那個東西真的很厲害。 如果那個東西不厲害的話,那我剛纔的符紙早把太爺打趴下了,此時他也不會這麼快就站起身子來。

“太爺,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難道你真的想讓阿春死不瞑目嗎?”

“我要你們都死……”

太爺說着就朝我攻擊了過來,見他依舊瘋瘋癲癲的樣子,我心一沉,既然這老東西這麼不識趣,那就不要怪我心狠。

就在太爺的雙手朝我抓過來時,我直接一腳就踹在了他的臉上,頓時太爺的臉上就多出了一個42碼的黑色運動鞋印。

而恰巧在這個時候,有人闖了進來,好在是小B,要是太爺家人的話,恐怕我還真難解釋太爺臉上的鞋印是怎麼來的,不過小B一看到太爺臉上的鞋印,立刻就愣住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

“大哥,太爺臉上的鞋印是怎麼回事?你打的?”

“這老東西不管怎麼問都不說,還一直裝神弄鬼的,所以我一時沒忍住就給了他一腳,結果偏偏就踹在了他臉上。”

看到小B,我有些不太好意思了,畢竟太爺這個樣子確實不怎麼好看。

“對了,阿諾呢?”

霸寵萌妻,閃婚狠纏綿! “阿諾不是跟你們在一起嗎?”

“沒有啊!我們還以爲他跟你在一起呢。”

小B的話立刻讓我警惕了起來,阿諾剛纔明明跟着小B他們一起走了的,而且我還特意交代了讓他看住阿春的父母,如今小B說阿諾不見了,這真的太讓我奇怪了。

“我特意交代讓他跟你們在一起,怎麼突然就不見人了呢?趕緊四處找找,現在是多事的時候,他千萬不能再出什麼事兒了。”

“整個院子和房間我們都找過了,就是不見那小子,所以我才着急着過來找你商量。”

小B的臉上露出了煩躁之態,見此我也只能用尋蹤術幫忙查找,可是半個小時過去了,依舊沒有阿諾的訊息,這下真的要糟糕了。

“該死的,竟然沒有一點訊息,看來這小子不在小春家。”

“他不在這裏,那你覺得他會在哪裏呢?”

“我們先去他家看看,不行的話,只能去那個地方了,眼下我能想到的也只有那個地方。”

冷情媽咪酷酷爹 帶着小B他們到了阿諾家裏,可是阿諾家裏根本就沒人,看樣子他應該是去了阿春家的老祠堂,因爲除了那個地方,我實在是想不出來他還能去哪裏。

“陳庚,你真的覺得阿諾會去那個地方嗎?”

“除了那個地方,我真的想不出還有哪裏了,而且你不是也感應不到他嘛!”

嘆了口氣,帶着白虎他們朝阿春家的老祠堂奔去,當我們到達老祠堂牌位那裏時,看到的只是阿諾的屍體,他倒在血泊之中,眼睛瞪的很大,似乎很痛苦很害怕的樣子。

“怎麼死的這麼慘?”

神龍震驚之餘用手閉上了阿諾的眼睛,而小B死咬着嘴脣,剛纔還是一個鮮活的生命,而如今卻無聲無息的躺在這裏,這讓他真的是有些難以接受了。

“大哥,阿諾到底是誰害死的?”

“他身上沒有明顯的痕跡,看樣子應該是被厲鬼害死的,只是我就納悶了,我們不是已經給他驅鬼了嗎? 天海道武 怎麼還有厲鬼纏着他?”

“這個我也不清楚,會不會那個太爺知道什麼,我以前也見過太爺,太爺一直都很和藹,可是這次見面,他的情況真的糟糕透了,如果說是因爲阿春的死刺激他成那樣的,但是我還是有些難以相信。”

“好了,現在還是先把阿諾的屍體擡回去再說吧!這裏陰氣已經聚集很多了,要是放任不管的話,阿諾遲早會變成厲鬼。”

“可是我們就這麼帶着阿諾的屍體回去,會不會被當成殺人兇手呢?”

白虎的話也讓我愣住了,是啊!如果就這麼帶着屍體回去,還真的會被當成殺人兇手,但是也不能留阿諾在這裏啊!思前想後,最終我還是決定先讓朱雀帶着阿諾的屍體回去。

“朱雀,你會飛天之術,你帶着阿諾回去,把阿諾的屍體放在他房間裏,其餘的就交給我們來處理。”

“也好,那你們自己也要小心點。”

朱雀說完就馱着阿諾的屍體飛走了,我看了一眼祠堂,帶着白虎他們重新回到了阿春家裏,而一進門卻沒想到屋裏冷冷清清的,一個人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真是怪了,剛纔我們出去的時候大家都還在,怎麼現在一個人都沒有了,連守靈堂的人都沒有。”

“不好,出事了……”

我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噼裏啪啦的聲音,當我轉頭一看,竟然看到小春從棺材裏出來了,這明顯就是詐屍了。

“小春怎麼詐屍了?”

小B瞪大了雙眼,就在這個時候,太爺突然從房間衝了出來,一看到太爺,我整個心情都不好了,因爲詐屍的時候我最怕的就是被人打擾。

“糟了,看來太爺這次真的凶多吉少了。”

就在我打算想辦法救太爺時,沒想到他竟然朝小春跑去,而且手裏還拿了一把刀,當刀子劃破他手腕的時候,鮮血飆了出來,小春聞到了鮮血的味道,立馬就衝向了太爺。

“小春活了,你們都要死,咯咯……”

太爺嘴裏發出了最後一句話就倒下身子了,而他的身體也變成了乾屍,體內的血被小春盡數吸乾了,小春此時雙眼通紅,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些弔喪的人也走了出來。

這下可麻煩了,那些人一看到小春,嚇得撒腿就跑,可是怎麼可能跑得過小春呢,看着一個個被小春吸乾了血,我徹底暴怒了。

也不管白虎的阻止,我直接衝到小春跟前就用天雷符轟炸他,結果天雷符只是打了一個雷,閃電根本就沒有出現,而小春見我衝到他跟前來,一雙手直接掐在了我脖子上。

“該死的,怎麼會這樣,快點來幫忙啊!”

見白虎他們還站在原地,我氣的立馬就朝他們吼了一嗓子,白虎他們見我被小春掐住了脖子,連忙施展大光明術。

當結拜柔和的光芒散去後,小春的身子也變得了焦炭,看到地上的焦炭,我心裏一陣惶恐,如果白虎再慢一點,恐怕倒在地上的人就是我了。

“我說你們幾個剛纔怎麼都在一旁發愣啊?現在死了這麼多人,唉!”

從小春的屍體別過頭後,看着地上那幾個無辜的屍體,我心裏一陣感慨,如果白虎他們一開始就消滅了小春,那這些人也不會死,我突然感覺自己好沒用,如果我自己再強大一點,那我自己就能對付小春了。

“主人,別難過了,生死由命,再說了,這些人的陽壽本身就已經盡了,今天是他們最後的大限,所以就算他們躲過了小春的攻擊,回家後也會死去。”

“怎麼會這樣,那他們死都白死了嗎?”

心裏的哀傷越來越嚴重,天空突然閃起了亮光,接着整個院落都亮了起來,一個身穿白衣和一個身穿黑衣的人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看到那兩個人,我也知道是閻王派來收魂的。

“奇怪,怎麼少了一個魂魄?”

那個身穿黑衣服的驚叫了一聲,接着那個白衣服的也愣在了一旁。

“那個陳道長,請問這裏怎麼少了一個魂魄?是不是您打散了一個?”

穿白衣服的見少了一個魂魄,立刻就詢問我,而我也是一陣鬱悶。

“我怎麼知道,我還沒動手打一個人呢,少誰的魂魄了?”

“就是這個老頭的,他的魂魄不見了。”

“太爺?不對啊!他是最先死的,剛纔……糟了,太爺的魂魄恐怕在這之前就已經沒了。”

一想到小B說太爺的往事種種,然後一聯想到現在的樣子,我突然感覺這一切都只是陰謀,如果說太爺的魂魄還在的話,那現在也不可能是這個樣子,還懂得讓屍體吸血延長生命,這明顯就是道上的人做的。

“確實如此,這個老頭的魂魄已經離體七天了,看來就算是回來了,也已經是死人了,罷了,我們兩個先帶這些魂魄回去了,如果你們有這個老頭魂魄的消息了,還麻煩通知我們兩兄弟一聲,如果錯過了投胎的機會,他永世都要做孤魂野鬼了。”

“這個我清楚,如果真的遇到太爺的魂魄了,我一定會讓他們去投胎的。”

送走閻王的兩個手下後,我帶着小B他們去了阿諾家裏,此時阿諾的父母已經回來了,他們看到阿諾死在房間裏,一個個都傷心的哭泣着。

“阿姨叔叔,你們節哀順變,阿諾已經走了,讓他……”

“都是你們還是他了,都是你們……”

小B的話還沒有說完,阿諾的母親就衝着他大叫大喊了起來,而阿諾的父親也一臉怨恨的瞪着我們,這讓我們有些疑惑了起來,阿諾的死跟我們半毛錢關係都沒有,他們爲什麼要說是我們還是阿諾的呢?

“阿姨,您誤會了,阿諾的死跟我們沒有一點關係,他是被小春家祠堂的厲鬼害死的。”

“狡辯,都是你們說給阿諾驅鬼的,是你們故意騙我們的,太爺都說了,你們是邪門歪道,就是專門來害我們家阿諾的,還我阿諾,還給我……”

阿諾的母親說着就兩眼一翻暈了過去,而阿諾的父親見此連忙扶着自己的老婆進了房子,不等我們進去,他“哐當”一聲就關上了房門。

“怎麼辦,阿諾的父母都把我們當成兇手了,現在只能招魂看看,讓阿諾的魂魄來告訴他父母真相。”

“可是魂魄不是都被那兩個傢伙帶走了嗎?哪裏還有魂魄可以招上來。”

白虎的話讓我心裏一沉,也是,阿諾的魂魄都已經沒了,現在又怎麼可能招的上來,可是總不能讓我們一輩子都頂着殺人犯的名義過活吧!我做不到。

“現在只能去地府找阿諾了,我不能一輩子都頂着殺人的名義,就算是這次跟閻王再打一架,我也拼了。”

“主人,你冷靜點,阿諾的事情跟我們又沒有關係,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們何必跟自己過不去呢,而且閻王上次也發話了,要是我們再多管閒事,那他一定不會放過你。”

“他什麼時候放過我過?好了,我心意已決,今天晚上就去地府找阿諾,你們要是害怕了,可以不要去。” “主人,我看你真的是瘋了,想要洗清我們的罪名,有很多種方法,非要跟那個黑臉煤炭過不去,我看你真的是魔症了。”

“陳庚,你還是想清楚點吧!要是那個閻王真的發動地府力量,你覺得你自己真的能逃脫嗎?”

“是啊大哥,還是想想清楚吧!”

見他們都阻止我去地府,我心裏一陣煩亂,如果真有辦法,那我也不用如此煩心了。

“好了,我已經決定去地府了,你們就不用再勸我了,如果真有辦法,你們早說了,何必還圍着地府打轉,再說了,如果閻王真不講理,那不是還有你們幾個嘛!如果開打的話,你們幾個一定要站在前面。”

不等白虎和朱雀他們說話,我連忙就把他們的後路給堵死了,這樣一來,他們不幫我都不行了。

“得,我們這輩子算是毀在你手裏了,走吧!阿諾的魂魄越早找回來,就約好,而且眼下地府的大門快關了,我們要抓緊時間了。”

商定好主意後,我們幾個開啓了通往地府的大門,當我們一到達地府時,就看到黑白無常抓着阿諾的魂魄往十八層地獄的方向走去。

“你們給我站住,爲什麼抓他去十八層地獄?”

“此人生前惡貫滿盈,如今去地獄洗清他們塵世的罪孽,陳道長,還希望您能諒解,我們也清楚您這次來是爲了他的魂魄而來的,但是閻王說了,這個人的魂魄不能放,如果放到塵世去了,那會死很多無辜人的。”

“放屁,有老子照看着,他怎麼可能會害人,再說了,老子只是讓他在他父母面前顯身一下,等他說清楚他的死因後,老子自會帶他回來,哪裏有你說的那麼嚴重,我看是你們家閻王故意污衊他的吧!”

“就是啊!阿諾生前爲人很好的,很將哥們義氣,怎麼可能像你們說的那樣。”

小B也壯大了膽子站在黑白無常面前,而黑白無常見我們執意要帶走阿諾的魂魄,立刻就發動了最高級警戒,見四周很快涌來陰魂,我立馬就讓白虎斬殺。

白虎最強大的就是大光明術,跟地方的陰氣正好是相沖的,所以大光明術一出,那些陰魂立馬就被斬殺的無影無蹤,而黑白無常也被白色的光芒照射的全身都冒起了白煙來。

“你們帶走吧!趕緊帶他走……”

黑白無常扶着牆壁努力想要站直腰,結果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帶阿諾走。”

白虎帶着阿諾的魂魄就朝人界跑去,而我和帶着小B和朱雀他們朝外面跑去,如今閻王還沒有過來,所以我們要加快速度,要是閻王來了,那少不了又要打一番。

回到阿諾家門口後,我馬上用隱身符隱去了自己和小B他們的身影,當阿諾的魂魄一站在自己父母面前時,阿諾的父母立馬就嚇暈了過去,見此我也只能無奈了。

“怎麼辦大哥?他們都暈過去了,阿諾幫我們洗清罪名也不可能了。”

“我有辦法讓他們醒來,而且怎麼都暈不過去。”

神龍嬉笑了一下就大手一揮,阿諾的父母立刻就轉醒了過來,可是他們一看到阿諾的魂魄,首先不是驚喜,反而是一種恐懼和排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