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邊說著,便伸手探向林婉如絕美的臉蛋,眼看著就要觸碰那完美的嬌艷。

林婉如眼中的冰冷,已經到達了極致!

正在這時!不遠處的大荒傳來一聲爆吼:「你們找死!!」

那吼聲,就像一尊蠻荒古獸,震懾人心!赫然是,獅子吼!

隨後!恐怖的氣血波動從那裡傳來!

一瞬間而已,便接近了。

林婉如的眼睛突然亮起光彩。

在那裡!一個少年扛著一隻碩大的狼,已然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他黑亂舞!隨手把那妖獸屍體一扔,手中一把鐵刀,寒光爆閃!!! 從大荒而來的少年,威勢太強了!

人未至,那滔天殺意,便席捲過來!

那本來想要撫摸林婉如臉蛋的手,陡然收回!

三人轉身去,臉上都有濃濃驚駭!

「鍛骨中期強者!?」林松滿臉的不可置信!

他身旁兩人也是一臉驚懼,那種血氣濃度,無疑是鍛骨中期才對!

看那少年滿臉的殺意,以及那不斷席捲過來的血腥氣息!那三人心中,急跳動!

「莫非!是和林婉如一起的核心弟子!?」

「可他是哪一宗的弟子?」

「使的是刀,卻不是極刀教的重刀!」

「難道我等死期已到!?」

他們的額頭上,開始有汗珠滾落!三人幾乎都忍不住想逃跑,但由於此地除了通向大荒那條路以外,三面環山。

也就是說!他們難免背水一戰!

所以,他們都以為,今日恐怕必死無疑了!

然而,隨著那少年的不斷接近,他們開始漸漸現,似乎不是這樣的。

「不對勁!」林松目光閃動,語氣顯得有些疑惑!

「他不是鍛骨中期,只是凝血中期而已!」

另一個男子看著手中的那道玄光鏡,上面反映出來的境界強度,正顯示葉雲的具體修為!

這枚寶鏡,是上一次他三人在陰茜洞窟尋寶時所得,能夠瞬間照出和自己相差不多之人的修為,從無差錯!

「會不會是你的寶鏡出錯了?」那個凝血後期的男子問道。

「不應該啊!」拿著寶鏡的鍛骨前期男子眉頭微皺,滿臉費解。

這時,林松眼中精光一閃,突然說道:「我看,應該沒錯!那小子應該是凝血中期! 總裁他是偏執 不過,估計是修鍊了什麼秘術,或者是吃了什麼禁丹!你們細細感應,他身上骨並無灼熱之感!明顯血氣還未入骨!」

那兩人聽到這話,有些不敢相信,但感應的結果卻和林松的一致!隨後,兩人倒吸一口涼氣,道:「什麼秘術禁丹有這麼可怕的效果!!?」

「不知道!但絕對是相當寶貴的東西。也許那小子有什麼了不得的奇遇!!得到了一位隕落在大荒的前輩高人的傳承!!」說道這裡,林松眼中閃過一絲火熱:「所以!殺掉他!那秘密,就屬於我們了!!」

聞言,那二人也是目光一閃,握著槍的手,不知覺的緊了緊!

既然連林婉如都要死,那還在意一個不知來路的陌生小子的性命么?

三人氣血鼓盪,迎著葉雲的氣勢,已經沖了出去!

葉雲周身氣血,旋轉包裹著他,那濃郁的血紅,在夕陽的光彩之下,越刺目,翻滾中,竟然隱隱出現一個龍頭樣子!!

但葉雲此時沒有時間注意這些,他在出大荒的一瞬,便已經…………暴血了!

他的身體中,血液沸騰,白皙的皮膚開始赤紅起來,驚人的能量散。

唯獨一雙眼睛,卻冷得像冰。

他盯著面前三人,雖然都很年輕,但那當頭兩人都是實打實的鍛骨強者!剩下那人,氣血凝實,距離鍛骨也不會太遠!

不過,他心中毫無懼意。

他眼中閃過一抹幽綠的光芒,那目光,像是一匹狼!

放棄我,抓緊我(全) 他的刀,寒光乍現,其上一抹乳白夾雜七彩血氣。

那氣血一層層的撲疊在刀鋒上,流轉不息,傳來極強的撕裂感!

鋒銳!!

他腳下,氣爆聲不斷響起,身子幾個收縮間!留下一道道殘影!!

那度!直叫對面三人瞳孔收縮!!

終於,葉雲的刀,與一柄長槍,狠狠相撞!

下一秒,只見那名鍛骨前期的強者!一瞬間倒退十幾米,他的雙腳把堅硬的土石劃出兩條深深的溝壑,嘴角已經溢出一縷鮮血!!

這樣結果讓那三人心中……驚濤駭浪!

太強了!

「什麼秘術這麼恐怖!!?」

那被葉雲擊退的男子手心還不停的麻!!剛那一瞬,從那把刀上傳來的神力!讓他此時都心有餘悸!

他們雖然憑著氣息感覺到現在的葉雲很強!但是也沒有想到一個凝血中期的人,竟然能一擊擊退一個鍛骨初期強者!!雖然這也與剛剛被冰寒石寶所擊傷有關,但也足夠駭人!

其實,他們要是知道,昨夜的葉雲暴血之後能夠勉強正面抗住林婉如一擊,便不會這麼驚異了。

此時,葉雲沒有機會去殺掉那個被他擊傷的青年。因為,旁邊,一桿長槍已經卷著一個漩渦而來!

破魔槍法!

那槍尖的漩渦有著恐怖的撕扯之力,似乎比起葉雲刀上的血氣,也不逞多讓!

葉雲抽身,轉手便是一刀長虹貫日!

那刀光由下至上!拖出一片氣血殘影!后先至!主動劈在那玄鐵槍尖!

霸氣!

只有這個詞語能夠形容此時的葉雲!

他黑在空中飄舞!渾身赤紅!身體外,隱隱裹帶龍形血氣!!宛若魔神!

然而他的眼睛,寒冷,鋒銳。就像他的刀!靜時,是最平凡的凡刀!而一旦出刀,便是最可怕的索命利器!

那長槍被一下子擊得高高彈起!!林松吐血倒退,即使知道了結果,但親身體驗之後!才能體會那少年的恐怖!!

此時,還剩最後一名拿著長槍的男子。不過,他才是凝血後期而已,見到兩個鍛骨強者竟都不是葉雲一合之敵!早已被眼前一幕嚇到,他哪裡還敢與葉雲硬拼,轉身就跑向那兩個鍛骨期男子!!

葉雲怎會放棄這種機會!事實上!一開始,他使用洞察之後,目標便已經鎖定了那個凝血後期的男子!

先殺掉他!

葉雲已經衝出,一瞬便閃現在那男子身後。

在那男子驚駭欲絕的驚叫,以及那兩個鍛骨青年的怒吼中!

鐵刀劃過冰冷的光芒。

一道鮮血噴涌而出!

冷酷總裁下堂妻 那男子還在奔跑中的身體陡然停止!他轉頭看著葉雲,眼中滿是恐懼,嘴角有著大口大口的鮮血吐出!!終究是緩緩撲倒在地!!

他的後背,一道裂口從肩膀到腰間,幾乎快把他橫斬為兩半!

斷口處!血液翻湧!竟然在…………沸騰!!

葉雲暴血之後,刀上的熾熱氣血,已經引燃了那男子的氣血!

此時,對面兩人才大喊出聲:「師弟!!」

那林松眼中閃過恐懼,他趕緊跳到另一名男子面前,與他緊緊挨在一起!

「怎麼辦!!這小子太強了!」另一個男子擦乾了嘴角的血跡,看著那黑亂舞的少年,聲音有些顫抖!

林松心中明白,倘若他們兩人在被葉雲殺掉一人,他們便全部完蛋了!

他們目前唯一的機會,只有等待,等待葉雲身上的秘術或者丹藥時效過去!

那也許,才有一線生機!

林松語氣沉重:「只有等了,我們兩人聯手,不要和他硬拼,盡量周旋!!等他秘術時間過去,咱們再為師弟報仇!!」 而此時,葉雲冰冷的目光已經掃來!

只一眼,便讓兩人有心驚肉跳的感覺!

那少年的目光太冷了,與林婉如的清冷不同,那是可以殺人的刺骨冰冷。

即使兩人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僅僅是一個平時在他們眼中毫不起眼的凝血中期弟子。

但此刻,他們的內心,緊張與恐懼,洶湧澎湃。

而此時,那個惡魔,已經向他們一步步走來!

但是,他好像並不著急,他一步步,不快也不慢。右手的鐵刀上血氣流轉出「嘶嘶」的聲音,刀尖在地上拖出一條深深的痕迹。

似乎,使用秘法的人,反而像是他們兩個。

於是,那兩人內心更加煎熬,他們小心翼翼的看著那個少年,感覺他的每一步,都似乎踏在他們的心臟之上!

不能這樣下去!

林松眼中陡然閃過厲色!那個少年的步伐彷彿有什麼奇異的節奏,竟然使得他們兩人血液加!

可怕!!

「去死!」

他一咬牙,一聲大喝,率先衝出。

那桿長槍,綻放出血色,威勢濃濃。

他身後那青年,也一瞬跟上!

瞬間,兩桿長槍便一左一右,一個刺向葉雲腦袋,一個掃向他的下盤!

看得出來,兩人配合相當默契,應該有了從長年的磨合。

面對那兩桿來勢洶洶的槍,葉雲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他的刀,此時已經換到了左手。隨後,他出刀了!

太快了!!那種度,和他們大師姐王安然的出槍度,都算旗鼓相當!

那兩人原本以為,他們聯手出擊,即便無法對葉雲造成傷害。至少,能讓葉雲再無進攻之力!

然而,他們才知道,太天真了!葉雲一開始用的右手刀,出刀度之快!已經讓他們難以接受!

此時,換到左手之後,那把刀的氣勢立刻變得更加鋒銳!

一刀上挑,刺向葉雲頭顱的長槍便彈向一邊,而這時,那刀已然順勢下划,把另一柄長槍深深壓進土中!

這一系列時間,不過彈指一瞬,那兩柄相繼刺來的長槍,竟然都沒有對葉雲造成一絲一毫的威脅!!

這種結果,讓兩個人難以接受,他們聯手竟然被一個凝血中期的少年給全面壓著打!

但此時想要活下去,他們除了血拚之外,別無選擇!

兩個人拚命的催動著渾身氣血,骨頭散出熾熱的光芒,神力源源涌動!

一時間,此地到處是血氣碰撞的聲音,地上不時炸起一個又一個大坑!

好在幾人都刻意避開林婉如的方向,她才能幸免於難,此時,她看著場中激烈的戰鬥,心中有些難明的意味。

此時,那個叫葉雲的少年,又一次出現在她最絕望的時候,那個並不高大的身影,已經深深烙印進了她的腦海。

葉雲大開大合,肆意揮灑著鐵刀,每一擊定然叫那兩人渾身一個顫抖。

那兩人相當凄慘,節節敗退,氣血震蕩,兩隻握槍的雙手滿是鮮血!

不過,他們苦苦堅持,真讓葉雲一時間無法突破他們的槍圍!

這樣拖下去可不是辦法!

葉雲心中思付,他的身體已經傳來了負擔感,他知道,再過一會,身體便無法承受暴血狀態了!

於是,葉雲眼中閃過一絲冷芒。

他一瞬出刀,幾乎瞬間加持了所有狀態!直指林松咽喉!

那林松突覺葉雲的刀突然一下子更加恐怖了起來!那上面,布滿了死亡的味道!

他一聲嘶吼:「救我!」

那旁邊的男子趕緊欺身而上!一槍刺向葉雲!

可是!葉雲竟然不管不顧!!任由那長槍刺向自己的頭顱,他的刀一下子劈在了林松的擋在胸口的槍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