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睹人思人了,看到了那個側面跟莫逸辰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冰山男,於是她對莫逸辰的思念更深了。

「王爺啦,額……你要是不讓人家出去,人家會得抑鬱症的,然後鬱鬱而終,到時候你就準備好一個上好的棺木,還有很多小碎花,為人家收屍吧……」 歐陽紫玥垂下頭,拿袖子擋住眼睛,很落寞的擦了擦拚命擠出來的一點眼淚。

原來古代人袖子長,是做這種用處的……

這招果然很管用,但見君無邪面色一沉,攬過她的腰,作勢就讓她坐在了他腿上。

他伸出手指,狠狠的擰了一下她的鼻子:「不許提到死!」

聲音帶著半分霸道半分強勢。


「哎喲——」他真是下手重,歐陽紫玥感覺自己的鼻子都快被擰掉了。

「那……那你不想讓我那個什麼,就讓我出去玩一下嘛……」

歐陽紫玥很痛苦的揉著鼻子,說話都帶著濃濃的鼻音。

NND,要是她的鼻子出了什麼問題,絕對要告他人身傷害!


君無邪沉吟了一會,才勾起唇:「好,但要讓冷侍衛跟著你!」

冷侍衛……冷清寒。

面癱變態男……她已經對王府里這個兩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冷清寒調查得一清二楚了。

他在王府的人氣簡直比超男還旺啊!

平素為人冷酷邪佞,但就是因為這一點,也深得王府廣大春心萌動的女性同胞的熱愛,上到年逾六旬的燒火大媽,下到管家那未滿六歲的小孫女。

一見到他,無不掉了魂似的對他痴痴傻笑。

話歸正題,他武功又極高,要是被他這塊牛皮糖纏上了,她還逃個P啊……

「不要嘛……王爺,他是男的,有很多事情不方便的,你要是實在不放心我,我會選一個丫鬟帶在身邊的,這樣總行了吧?」

歐陽紫玥一邊說,一邊擺脫了君無邪鐵鉗一般的桎梏,從他的腿上跳了起來。

老是一聲不吭就吃她豆腐,弄得她習慣了他溫暖的懷抱,熟悉的氣息,都有些後知後覺了……

汗……這種壞習慣可真是要不得!

「丫鬟?」君無邪挑了挑眉。

「嘿嘿,人選我自有打算——」

歐陽紫玥詭異一笑,倒弄得君無邪心裡有些沒底了,不知道他一時的心軟究竟是對還是錯……

無奈的嘆了口氣,驀然發現杯中的茶已經涼了……

——————————————————————————————

「賤丫頭,居然敢偷我的翡翠鐲子,讓你知道厲害!」

高嬤嬤雙手叉腰,狠狠的睨著面前已經被扇的面色雪白,卻仍舊瞪著眼珠子望著她的珠兒。


「還不知道悔改嗎?區區一個浣衣女,還敢瞪我!來人啊,繼續給我扇!」

一個紅衣女子走上前來,笑得那叫一個得意啊。

她壓低聲音沖著珠兒道了句:「那天還敢讓冷侍衛替你撐腰,你少痴心妄想了!你就是賤命一條!」

身後的幾個女人儼然就是那天被冷清寒嚇退的幾個長舌婦,此刻也陰陰的笑著,雙手交叉在胸前,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啪啪啪……」一連串的巴掌,在空曠的庭院里卻仍舊顯得刺耳!

珠兒的嘴角滲出了血,一滴滴落在那美麗的綠色翠煙衫上,像是一朵朵嬌艷的牡丹花。

但她依舊把脊樑挺得直直的,一雙眼睛澄澈而倔強。 「呸——」她狠狠的啐了口血,全噴在那紅衣女子的臉上,「你們敢陷害我,以後一定不得好死!」

「還敢噴我,真是沒天理……沒天理了……」紅衣女子拿著雲帕擦了擦臉上的血水,惱羞成怒,作勢就要打回去。

然而她的手卻被另一隻手給狠狠的攫住了……

「王……王妃……」紅衣女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姣好如月的容顏。

但是那雙過分美麗的大眼睛中分明充斥著一股濃重懾人的殺氣。

連高嬤嬤也有些驚嚇到了,腳底一軟,差點跌了下去。

「誰跟你們說珠兒身份低賤?」歐陽紫玥冷冷的巡視了一周那些正色謹然的虛偽之人。

不動聲色的加重了手中的力道,紅衣女子立刻痛的眼淚汪汪,但迫於那雙殺氣騰騰的眼,卻只能含著淚,將苦痛往肚子里咽。

「從今天開始,她就是本王妃的貼身婢女!」

不喜不怒的聲音響起,卻儼然帶著一股不怒自威的強勢。

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怔愣了,珠兒從王府最低下的浣衣女變成了地位最高的貼身丫鬟,比高嬤嬤的地位還高,這可是一下子就實現了三級跳啊!

王妃的貼身丫鬟,這是別人做夢的搶不到的美差啊!

薪酬地位都要比原來提升三十倍!

這下,珠兒也無法淡定了,抬起頭看著面前一臉明艷笑容的王妃,明明有千言萬語的謝意想告訴她,然而聲音卻驀然變得哽塞,一個音節也發不出來。

歐陽紫玥放開了紅衣女子的手。

紅衣女子以為她解脫了,含著淚水沖著已經紅腫的手腕吹著氣,哪知道……

「打回去……」歐陽紫玥挑了挑眉。

「啊?」珠兒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眸光冷艷的王妃。

「她剛才打了你多少巴掌,就一個不落的全給打回去!」歐陽紫玥有些不耐煩的重申了一遍。

她話音剛落,一連續的巴掌聲響起,儼然不失剛才的力道,摑掌的最高境界快,准,狠儼然被她發揮到了極致!

歐陽紫玥滿意得笑笑:不愧是她相中的丫鬟,就是學得快!

嘭——

似乎有什麼東西從紅衣女子的袖口中掉了出來……

「哎喲,我的翡翠鐲子……」高嬤嬤一看到自己熟悉的物件,顧不得歐陽紫玥在場了,趴了下去,趕緊撿了起來。

將自己心愛的寶貝抱在懷中,一臉失而復得的喜悅。

「這下真相大白了吧——」歐陽紫玥看了看臉色泛紅的高嬤嬤一眼,又轉向珠兒,「珠兒,我們走——」


遠處一身蕭殺的黑袍靜靜藏在柱子后,看著那襲翠衫安全離開,緩緩把已經出鞘、露出鋒芒的劍給退了回去。

優雅的旋身離開,一張淡定寧遠的臉上完全看不出任何錶情……

「王妃……這樣的情義叫奴婢如何償還?」

珠兒眸光澄澄的看著歐陽紫玥,作勢就要掉下淚來。

在她慘遭折磨,慘遭凌辱的時候,都不會想哭,而如今遇到一個待她如此之好的王妃,她陡然覺得鼻子酸澀極了。 「唉……別哭啊……」歐陽紫玥無奈的撓撓頭。

她真是見不得女人哭,一看到女人哭,她就煩躁。

「以後只要是王妃的吩咐,奴婢一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看到王妃不喜歡這套,珠兒很快便斂住淚,看著歐陽紫玥的眼裡目光灼灼。

「倒也沒那麼嚴重啦……」歐陽紫玥訕訕的笑著,她弄這出英雄救美,一方面是因為她確實看這丫頭順眼,但更多的是想培養一個忠心的人陪在她身邊,好支持她的逃跑大計。

她有些曖昧的挑起珠兒的下巴,壞壞的笑著:「你要是想報答我,就以身相許吧!」


珠兒嚇得連連後退了兩步:「王妃,這……」

「開玩笑的啦,我知道你喜歡冷麵癱……額……冷清寒……」歐陽紫玥很不情不願的將那面癱男的名字說出口。

她就是那種心眼比針尖還小的人,一旦結下了梁子,她會記恨很久的!

「王妃……你說什麼呢……」被說中心事,珠兒紅著臉垂下頭去。

果然,再朝天的小辣椒,在面臨自己心愛之人時,也會褪去帶刺的偽裝,變為一株含羞草。

這就是愛情的強大力量!

只可惜,那個面癱男會不會明白這男女之間的情愛呢?

他那塊木頭怕是連基本情感都沒有吧?

歐陽紫玥很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好了,珠兒,報答就是你要答應我,你只能忠心於我一個人。就算是早王爺面前,你也不可以倒戈相向!」歐陽紫玥緊握著珠兒的手,語氣凝重。

她看得出來,這是一個性格耿直的丫頭,不會在名利權勢面前屈服的,所以她願意賭一把,選擇無條件相信!

「嗯,我的重生都是王妃給的,從今以後,我只忠於王妃一人,只聽王妃的話——」珠兒信誓旦旦的點著頭。

「那便足夠了,小妞,現在陪爺出去尋樂子去吧!」歐陽紫玥狡黠一笑。

她終於可以出去呼吸新鮮空氣了,終於可以去找尋回家的方法了……

——————————————————————————————————

「唔唔……」歐陽紫玥很痛苦的呼吸,感覺就像一口氣哽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來!

這真太難受了……

「王……公子,你沒事吧?」

一身灰色書童裝、帶著小圓帽的珠兒立在一旁,有些擔心的看著不斷摸胸口的歐陽紫玥。

單單是束胸就弄了一個時辰,王妃怕是憋壞了吧!

歐陽紫玥瞪了她一眼:看這樣子,能沒事嗎?

34D誒……

老天啊,她頭一次覺得她引以為傲的完美曲線是種負擔……

胸口壓抑的厲害,綳得緊緊的,連氣都有些喘不起來。

「王妃啊,我們為什麼要穿成這樣呢?」

「笨啊!」歐陽紫玥很無情的給了珠兒一個爆栗子,「上回成親,大家看熱鬧的時候不都認識我了嗎?只有這樣才能掩人耳目啊!」

「哦——」珠兒很無辜的揉著額頭,她發現…… 「哦——」珠兒很無辜的揉著額頭。

她發現這個王妃真的很有暴力傾向,一點都沒有那些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應有的含蓄委婉。

「走走,快進去——」歐陽紫玥兩眼放光,活像發現了新大陸, 惡魔通緝令:獵捕偷孕媽咪

儼然把自己束胸的痛苦都拋到九霄雲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