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以後誰再說Reid情商低Issac一定反駁,這是一個多麼善解人意的好孩子啊。

“……”電話另一頭的博士呆住了。

“喂,還在嗎??Spencer?”迴應Issac的,是電話掛斷的提示音。

是信號不好嗎?Issac剛想撥回去,另一通電話又打了進來。來電的是Costa夫人。等Issac和媽媽通完電話後,時間已經很晚了。Issac想了想,決定改天有空再和Reid聊天。

而且,Reid還可以打給我嘛。

做了決定的Issac決定把Castle最新出版的那本小說找出來,打算在臨睡前翻幾頁。結果,整套書都在書櫃裏,只除了最新出版的那本。

也許是我放到其他地方忘記了?Issac也沒在意,隨手拿了一本其他書上了牀。

————————————————————

一星期後

放假時期依然在總部值班的Garcia電腦中了病毒,計算機資料庫完全無法使用。

Hotch在深夜接到一通語焉不詳的電話。

在牙買加度假經歷了一場豔遇的Elle被當地警察從牀上揪了起來,被控訴謀殺。同行的Morgan無能爲力,只能打電話回總部求救。

在山間祕密別墅和心上人共進晚餐的Gideon收到了一份快遞,盒子裏裝着一顆男性頭顱。

JJ收到了一份蝴蝶標本。

在拉斯維加斯的Reid收到了一個包裹,裏面是Castle的最新作品,以及一把黃銅鑰匙。

而在紐約的Issac掰着手指算着Reid什麼時候會來把自己從那堆資料裏拯救出來,心裏卻有一股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被自己忘記了。

子明君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19 20:03:06

插入書籤 Kate百無聊賴的躺在病牀上,她在最近的一次任務中摔斷了左腿,目前正在醫院裏休養。雖然她覺得以自己的情況完全可以回家,但醫生堅持要她在醫院裏觀察幾天。

“能把電視遙控器按出鋼琴的節奏來,你還真有閒情。”抱着一束向日葵來探病的Issac剛進門就看到懸掛式液晶電視頻幕上飛閃的畫面。

“我已經閒的快要長蘑菇了!”Kate把遙控器扔到一邊,“哇哦,向日葵,我的最愛。”

“祝你早日康復,像向日葵一樣充滿生機和朝氣。”Issac俯下身和Kate擁抱一下,然後找出花瓶,把向日葵插好。

“說起這個,Issac,你有沒有看完Castle的新書?”Kate悶了一天,如今病房裏多了一個人,她的話匣子也打開了,“裏面有一個案件就用到了向日葵這個元素呢。”

“我還沒有看。”Issac聳了聳肩,“那本書不知道被我放到哪裏去了,暫時找不到了。”

Kate瞪圓了眼睛,“你這個僞書迷!難道不知道Castle的這個系列都是一脈相承的嗎?你就不好奇接下來的情節發展嗎?”

“拜託,整個系列我目前只看到第二本。”看到Kate有炸毛的趨勢,Issac換了話題,“不過,我的另一個朋友對他的新書很感興趣,還特意問了我。我想,他一定已經看完了。”

“你確定?”

“當然,他是一個每分鐘可以閱讀兩萬字的天才!”事實上,Issac對Reid知道這種暢銷小說感到很驚奇。要知道,之前的通話聯繫時他也曾經談過Castle小說的內容,但那時候Reid可是一點都不感興趣。“不過,他是百分百的務實派,我期待着他可以完成一篇讀後感,把小說裏面的各種不合理統統挑出來抨擊一下。”

“一個完全不瞭解適當誇張魅力的傢伙。”Kate繼續折磨遙控器。“不!是一個完全不懂文學魅力的傢伙!”

“……文學魅力?”Issac忽然想起一個很有趣的說法,“知道嗎?有人曾經說過,許多經典之所以成爲經典是因爲它們的結局並不那麼完美。就像《簡·愛》,前面五分之四的內容都飽受讚揚,但大部分人對剩下的五分之一持否定態度。他們覺得繼承了遺產回去和男主人再續前緣的簡愛沒有了獨立的精神,之前獨特的人格魅力打了一個大折扣。”

“是嗎?”Kate皺着眉,“我倒是很喜歡這個結局。”

“我也很喜歡。”Issac輕聲說,語氣帶着明顯的惡意,“不過,最近有很多評論說Castle的小說缺乏內涵,你說,他會不會爲了塑造一個經典,把他的男主角……”Issac做了一個射擊的動作,“幹掉!”

“Castle纔不會爲了所謂的經典而自掘墳墓呢,他這個系列的書本來就是經典!”Kate咬牙。

“啊哦~”Issac笑的很內涵。“其實就算寫死了也沒問題,沒準讀者抗議的多了,在哪個地方又復活了呢。就像Holmes一樣。”

“誰?”

“Holmes,Sherlock Holmes。別告訴我你不知道。”Issac做了一個誇張的表情,“最好死的浪漫一點,跳瀑布是個不錯的選擇,就算死了也可以圓回來。不過Holmes是上世紀的故事了,爲了與時俱進,Castle應該用上熱武器。但願不要一槍爆頭,射中心臟還可以用鏡像人來圓回來……”

“男人無聊的嫉妒心。Issac,你承認吧,你在嫉妒Castle成了暢銷書頭名作者!”Kate纔不相信Issac的無端臆測呢,Castle那麼才華橫溢的人,怎麼會屈從於那些無聊評論員的話。“不過,誰是Holmes?哪個小說的主角嗎?”

Issac用一種看史前怪物的眼神盯了Kate一會兒,最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沒文化,真可怕。 狼性王爺:妖孽夫君別太壞 你也只能去看Castle了。”

氣的抓狂卻拿Issac毫無辦法的Kate只能繼續折磨遙控器。

“Holmes是上世紀一本偵探小說的主角,老實說,我從來不知道一個喜歡看偵探小說的人會不知道他。”Issac慢悠悠的開口,“這可是最棒的入門讀物。”

“那還真抱歉,我從來沒聽過……”Kate扭頭,朝Issac露出一抹怎麼看怎麼假的微笑。

“停!”無意中在電視屏幕上看到熟悉面孔的Issac叫了起來,然後拿過Kate手裏遙控器,往回撥了兩個頻道,JJ漂亮的面孔出現在屏幕上。

Kate撇嘴,果然,金髮碧眼,男人都喜歡這個類型。而隨着發佈會的繼續,Kate的表情也嚴肅了起來。

電視裏的JJ舉着一張素描畫像,“我們在尋找這個和幾樁謀殺案有關的男人,他大約25歲,昨天給我們的探員送了一個包裹。如果有人有關於這個人的任何線索,請和當地的FBI警局聯繫……”

Issac表情凝重,他覺得有什麼事情被忽略了,可偏偏真相就像蒙了一層紗,隱約可見卻無法抓住。

“是FBI下屬的行爲分析部吧,看來又出了大案子,不然,按照正常的時間表,以他們的工作壓力,他們應該在外出度假。”Kate輕聲說,“我一直覺得他們是FBI裏少數不惹人厭的部門,雖然,他們的組員一個個看起來都像神棍。”

“度假?”Issac一個靈光,他終於知道之前Reid說假期時自己心裏的不安從何而來了。

人類的記憶力是很神奇的存在,當你拼命苦想的時候也許一無所獲,可當你找到了一個閥門並順利轉開的時候,原本以爲被遺忘的又會噴涌而出。

這個被火燒過的男人像一個大BOSS一樣玩弄着BAU,在BAU觸及了他的規則的時候槍擊Elle以示警告,最終造成了Elle的信任障礙不得不離開。而之前他玩弄人心的本事越高明,在最後揭祕的那一刻,反而有種用力過猛虎頭蛇尾的感覺。

而事實是,無論當初怎麼吐槽編劇,現在的BAU中有人面臨生命危險。

而這個人,是看起來很冷但實際上心腸很軟,會在他做素食者時幫他烤小餅乾或其他點心豐富食譜的人。

“Kate,”Issac的指尖觸摸着手機的金屬外殼,冰涼的觸感並沒有讓他的心情平靜下來,“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人打電話告訴你,你有生命危險,要遠離一個地方。你……會相信嗎?”

Kate狐疑的目光在Issac和電視上游移,“你有那個美女探員嘴裏說的線索?”

“我沒有任何證據。”Issac表情凝重,“我也無法說出線索來源,可我知道,它是真的。”

“你已經決定了不是嗎?”Kate指着Issac的手機,“作爲一個警察,我要告訴你,別把別人當傻子,也別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你知道每次徵求線索的時候有多少人想要渾水摸魚擾亂視聽嗎?無論多麼無聊多麼不可思議的線索都會出現,每一條都要經過專業人士的仔細甄別。儘管很繁重,但只要有一條是真的,那麼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在生死麪前,其他一切都要讓路。難道,你這個身家比純淨水還要乾淨的傢伙,有什麼怕被查出來的黑歷史嗎?”

“我想直接打給我的探員朋友,所以我才擔心他們問我消息來源。”Issac說出了自己的擔心。“可如果我什麼都不做,我會後悔自責。”

“那就打上面的熱線電話,如果有價值他們會把電話錄音轉交BAU的。”Kate指着電視,“無論是警察還是FBI,都不會放棄繼續偵查而去爲難線索提供人。”

“好主意。”Issac深吸一口氣,撥通了電話。

“你好,關於電視上的線索徵集,我有一些事想說。” 伯府嫡女 下定決心的Issac語氣中不帶猶豫,“電視上的素描畫像的主人是一個快遞員,FisherKing買通了他。FisherKing這一系列謀殺案的策劃者和執行人,他是一個精神病患者,和被囚禁的女孩是親生父女關係。你們的新聞發佈會觸犯了他的規則,他會報復BAU成員,用鮮血來維護規則。所有離開FBI總部的組員都有生命危險,請儘快召回離去的組員。”

Kate看着Issac乾脆的掛斷電話,目瞪口呆。

“Issac,你真的不是主犯或者幫兇?”

Issac低頭,“你剛纔才說過我比純淨水還要清白。”

可是你知道的太多了!Kate在心裏尖叫,她開始後悔剛纔那麼鐵齒的肯定Issac不會被找麻煩了。

作者有話要說:參加了同人西方影視鼓勵創新獎,求投票~

插入書籤 Elle感覺自己的眼皮沉重極了,幾乎每一次一合上就感覺再也睜不開。她已經36個小時沒有睡覺了。

“嘿!Elle,到家了。”Anderson停下車,回頭看似乎已經睡着了的女探員,“Elle?”

“哦,Well,我知道。”Elle用拇指按摩着太陽穴,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然後打開車門下了車,“謝謝你送我回來,Anderson。”

“我的榮幸。”Anderson把頭探向車外,“好好休息,你現在看起來可不怎麼好。”

腹黑總裁心尖寵 “當然,我會的。”Elle露出笑容,“我已經到家了嘛。”

Anderson駕駛着車子離開,Elle深吸一口氣,轉身回家。

我應該去洗個熱水澡,然後在我的大牀上好好睡一覺,然後就可以用最好的狀態把那個陷害我殺害無辜者甚至囚禁女孩的混蛋翻出來!Elle惡狠狠的想着,可當她推開房門看到客廳裏的大沙發後,卻再也移不開腳步了。

我需要休息,我需要睡眠……這個念頭在她的腦中不斷地旋轉,讓她再也想不起其他。Elle把手提包扔到沙發靠墊上,整個人躺在沙發上,甚至連鞋都沒有脫。

下一秒,她就陷入了睡眠。

————————————————————————

“錄像裏的女孩身份已經被確定,是兩年前在波士頓失蹤的女孩Rebecca Bryant。”Gideon看着一籌莫展的組員們,試着打開思路,“如果我們沒有得到任何線索,那麼,我們該調查什麼?”

“被害者特徵?”Hotch輕聲接道。

“根據被害者研究,首先想爲什麼是這個特定的受害者,爲什麼在這個特定的時間、出現在這個特定的地點”Morgan揹着當年學院裏教他的東西。

“Rebecca Bryant?”Reid下意識的接口,心裏還在想着在音樂盒裏發現的那張紙條上的詩句。太熟悉了,可他偏偏想不起來。

“需要去一趟波士頓,帶上JJ,她一定可以把那個女孩的一切都調查的清清楚楚。”Gideon話音未落,JJ就衝了進來。

“嘿!夥計們!聽聽這份錄音!”JJ按下放音鍵。

“……所有離開FBI總部的人都有生命危險。”錄音戛然而止。

“FisherKing?”Gideon的眼睛眯了起來。

“Elle呢?Elle在哪?”Reid發現了缺席的同伴。

“別擔心。”Hotch說,“我讓Anderson送她回家了,他們倆現在在一起。”

“Anderson?”JJ看向Hotch,“我剛剛纔看到Anderson!”

“我去聯繫Elle。”Morgan拿起話機,開始撥號碼。

“讓Garcia查一下這份錄音的來源。”Gideon暗自握拳,這神來的一筆讓他之前的策略有些被動。不過,也讓他掌握了更多的信息,“這一定是一個知情者。”

“這毫無難度,而且對方也沒有掩飾的意圖。”Garcia敲打着鍵盤,“上帝!怎麼會是Issac Costa!”

Reid抓起電話,可是Issac的電話卻一直提示關機。“該死!完全打不通!”

“Elle聯繫不上,我去一趟她的家。”Morgan沒了耐心,直接抓起配槍朝外走,“保持聯繫!”

———————————————————

紐約

和Kate告別後,Issac驅車回家。路途中,他不止一次剋制不住的去看手機,總覺得手機會在下一秒鐘響起,被質問那些消息的來源。手機屏幕一直是暗的,在Issac等待紅燈的時候忽然亮了起來,屏幕上提示着電量不足,最後自動關機。

這下清淨了。Issac暗暗鬆了一口氣。他並不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爲,儘管此時想起來感覺有些冒失。不過,現在想這些於事無補,還不如想想該怎麼應付接下來可能上門拜訪的FBI。

不知道實話實說告訴他們那些消息是突然出現在自己大腦中能否取信於人。

公寓裏空蕩蕩的,很多東西已經打包裝好,這套公寓的租期已經快到了,而後期的資料整合他打算回家完成。

桌子上放着一個包裹,那是Issac早上收到的。不過那時候他正打算出門,就沒有立刻拆開。Issac把手機換上一塊新電池,開機之後發現上面有二十多個未接電話。

Issac打算裝作沒發現,他還沒有想到一個合適的藉口。

希望Elle平安無事。Issac這樣想着,拿着裁紙刀把包裹割開。一股淡淡的血腥氣從裏面傳出來。

Issac皺緊了眉毛。

包裹裏面是一本硬皮書,以及一沓手稿。

書是Issac半年前出版的小說集,扉頁上還有他的花體簽名;而那沓手稿,正是血腥味的來源,明明用的是深藍色的墨水,可Issac就是覺得毛骨悚然。

Issac捏着手稿的邊角,迅速的閱讀着。這是一份類似於計劃書和懺悔錄相混合的自白書,上面的計劃嚴謹環環相扣,爲騎士設置的關卡新穎別出心裁,利用人渣之後再清理留下線索指引騎士前進;深信自己是FisherKing,爲了守護聖盃爲盡心竭力的同時又要爲其實發現聖盃而用盡手段……

他的行爲理智冷血,他的身體和心靈卻飽受折磨渴望治癒和寬恕。而在他的自述中,分明把Issac當做了可以進行懺悔的Father。

公寓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Issac被嚇了一跳,手稿飄飄灑灑,掉在了地上。

“Issac Speaking。”Issac拿起話筒,語氣中有些惱怒。

“嘿,Issac,我是Reid,你還好嗎?”Reid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我一直無法撥通你的移動電話。”

“手機沒電了。”Issac輕描淡寫的把話帶了過去,“我這有一份東西,給我一個郵箱,我發給你。”頓了頓,“BAU的各位,還好嗎?”

“Elle出了意外。”Reid的聲音有些低落,然後很快打起精神,“Issac,那通示警電話是你打的對嗎?能告訴我們你是從哪裏得到的消息嗎?剛剛有一個自稱Sir Kneighf的人打來了警告電話,而我把他的自稱重新組合就變成了FisherKing。你……比我們提前知道的太多了。”

Issac看着被拆散的包裹,心裏暗自慶幸它的存在,飛快的爲自己之前的行爲找好了理由,“我早上收到了一份包裹,裏面有一份手稿,上面詳細的記述了一個完美的猜謎尋寶計劃。一開始我並沒有在意,直到看到JJ的新聞發佈會,不知怎麼回事就把這些聯繫到一起去了。”想了想,“還參雜了一些我的個人推理。”

“可JJ公佈的細節少得可憐,只有一張被買通的快遞員的素描畫像。”Gideon的聲音響起,“你是如何聯繫在一起的。”

重頭戲來了!Issac默默的呼出一口氣,“因爲Reid幾天前告訴我你們將有兩星期的假期,而應該在度假的你們卻在加班,這隻能說明又有棘手的案子出現了。而在早上收到的手稿中,上面提到FisherKing,也就是手稿的主人將在騎士空閒的時候來一場尋寶遊戲。不要問我是怎麼把這兩件看起來毫無聯繫的事情想到一起的,那只是一時的靈光閃現。Kate,我的警察朋友告訴我,如果有線索可以撥打電話,會有專業人士進行甄別,不用擔心自己的臆測而使偵破工作走上歧路。於是,我就做了。”

“爲什麼不直接打電話給我們?”Gideon並沒有就此放過Issac。

“正如你所說,這兩件事看起來毫無聯繫。”Issac沒有就此慌神,“我不能爲我自己一時的憑空猜想負責任。”

“你說,你手頭有一份手稿,難道不能當做證明嗎?”

“當時沒想到。”Issac給出了一個賴皮又無懈可擊的回覆。

————————————————————

Issac需要一點時間用數碼相機把手稿拍下來然後再上傳電腦發送郵件,除了前去波士頓的Hotch和JJ,去了Elle家的Morgan,只有Gideon和Reid守在Garcia的辦公室裏。

在郵件沒有發來之前,Reid拜託Garcia幫忙查找音樂盒裏紙條上的詩句的出處。

——曾經陷入黑暗,但對於每個人來說又宛若白晝。

永遠不要小看一個智商187的天才,只要給他一個線頭,他就能把整條線梳理出來。

“Gideon,”Reid忽然開口,“Haley之前收到寫着數字的紙條,我想我現在已經有頭緒了。Haley是Hotch的妻子。Issac是我的朋友,他同樣收到一份包裹,裏面有一整份計劃書。你說,會不會還有其他人……我們的家人或朋友,也收到了同樣的信息?”

“什麼?”

“曾經陷入黑暗,卻又亮如白晝。這是霓虹燈,而拉斯維加斯就是被稱作沒有夜晚的城市……媽媽……我得給當地的辦事處打個電話把她帶來。”Reid開始擔憂,“我在那家療養院裏得到了鑰匙,那麼我媽媽呢?她也會得到某些信息嗎?”

“你好,我是匡提科行爲分析部的 Reid……”Reid開始打電話。

“等一下Reid!”Gideon忽然插口,“如果FisherKing真的把一切算計好了,如果他把信息留在Reid夫人那裏,一定也會把你會把Reid夫人帶回匡提科保護的行爲算計進去。那麼,如果他留了什麼,一定已經交到Reid夫人手裏了。”

Reid眼睛一亮,又朝電話另一端交代了幾句。

Issac的郵件到了。

“上帝!我真不敢相信有哪個犯罪分子會把自己的惡行寫下來寄給一個有着很多FBI朋友的人。”Garcia雙手飛動,把圖片顯示在大液晶顯示屏上。

“這算是告解嗎?”閱讀速度最快的Reid很快看完手稿內容。“FisherKing,聖盃,騎士……他以爲自己生活在中世紀嗎?”

“不,他以爲我們是現代的圓桌騎士。”Gideon託了託眼鏡。“他是聖盃的守衛者,最虔誠的信徒,他的職責就是把聖盃交給一個純潔高尚擁有一切騎士美好品質的現代圓桌騎士。可是,他是從哪裏知道的Issac,認爲他是Father,並作出類似告解的行爲?”

“這個無關緊要,我們知道了他的行動計劃,現在需要的就是抓住他,給Elle報仇!”一直剋制着擔憂難過的Garcia果斷爆發。

懶得數這是第幾次試圖上傳了

上傳成功再顯示不存在。。。

插入書籤 在紐約分局的FBI上門把Issac收到的包裹取走作爲證據之後,Issac接到了Kiven的電話。

“又被人盯上了?”Kiven語氣帶着些擔憂,自從上一次Issac試圖隱瞞某些事卻被Reid無意中漏出來之後,Kiven對Issac的政策從一開始的放養變成現在的密切關注。在FBI上門不到半小時,他就收到了消息。

“嗯哈。”Issac趴在桌子上,電話夾在手臂和耳朵之間,另一隻閒着的手轉着鋼筆玩。

“Issac,你有沒有想過繼續讀書?”Kiven忽然開口。

“嗯?”Issac直起身,“怎麼忽然說起這個?”

“因爲我覺得,學校似乎可以隔絕那些變態分子。” 綜+劍三武安天下 Kiven不無憂慮,“自從你大學畢業開始,你已經直接或間接的遇到多少次連環殺手了? 假裝不愛你 明明以前風平浪靜……”

“說到這個,”Issac輕笑一聲,“Dad,你覺得我身上有沒有一種悲天憫人看起來特別神棍讓人依賴信任的氣質?”

“除了悲天憫人那條,其餘的我覺得你全都符合。當然,概括一點說的話,你可以把那稱爲領袖氣質。”Kiven毫不遲疑的回答。

吸引變態和精神病的領袖氣質……那我成什麼了?

“Dad,你知道的,從小到大我都有一個習慣。”Issac的聲音變得低沉,語氣也鄭重起來,“如果有些事是我不喜歡的,那麼我會試着避開。可如果一直遇到而避讓又沒有效果的時候,我會直接面對它,解決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