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罷,以後來地府好好幹吧,爭取幫小宮做出一番成績出來。

秦廣王拿出紙筆,寫起了拘捕姜超命魂的批文。

一隻貓妖出牆來 羅浮山。

這裏自從開發成景區後,每天都有大量的遊客,充滿着歡聲笑語。

可此時的羅浮殿內,卻爆發出一陣陣堪稱劇烈的笑聲。

楊雲和武則天看到姜超死後,都恨不得出去買兩掛鞭炮放了。

這感覺。

爽啊!

“我實在想不通,姜超這麼鬼精的人,居然會願意別人而放棄生命,太他媽蠢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楊雲捧腹大笑道。

武則天笑得都快岔氣了,她一手叉腰,一手扶牆道:“是啊,這樣宮三元就如同失去了左膀右臂一般,看他還怎麼和我們鬥!”

凡間,地下室內。

張順爻猛地睜開了雙眼。

啥意思?

我的命魂已經出來了?

怎麼也沒個人迎接我?

我靠,不是吧?

我還以爲老董事長會派人用八擡大轎把我擡到地府呢,怎麼連這個待遇都沒有?

唉,看來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

嗯?

怎麼連個陰差都沒有?!

要我自己走下去?!

張順爻看着陌生的環境,似乎有種熟悉感,好像來過這裏。

什麼鬼?

這裏究竟是凡間還是地府?

容我掐指一算……

[本章完] 來個簡單的小六壬吧。

三個數:7、5、3。

大安?!

大吉之相?!

這他媽是凡間?!

張順爻實在不敢相信,這也是他第一次對自己的佔算水準產生了懷疑。

“啪!”的一聲,張順爻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臉上。

疼!

而且……

我這臉皮怎麼這麼有彈性?!

張順爻實在不敢相信,他知道自己最後一次使用天眼之後,身體已經迅速老化了,因爲不僅是反噬,之前的毒陣也影響到了他體內的細胞。

他趕緊拿出手機,打開zì pāi模式。

還好,還有3%的電。

看到手機屏幕中的自己,張順爻腦中響起了一道炸雷。

這他媽是我?!

張順爻擡手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已經充滿了肌肉,結實,有力。

傳說中的那個三目神將。

回來了!

醫妃有毒:鬼面屍王請鬆牙 “哈哈哈哈哈!”張順爻發出了激動的笑聲。

居然還有這樣的好事兒?!

難道是負負得正,否極泰來?!

我必須把這事兒告訴董事長,讓他也高興高興!

張順爻的笑聲嚇到了許葉雯父女,就連見多識廣的許如風也不例外。

他雖然經歷過很多大場面。

但起死回生,他別說見了,聽都沒聽過!

是的,在許如風眼中,張順爻就是一個死人,不僅是死人,還是一個死得狠透的人。

如果僅僅是中毒太深,他有辦法把人救活,而張順爻的問題除了這個,還有他自己遭受的反噬太多,身體機能已經壞得差不多了,體內的零件也都報廢了。

可如今呢? 億萬繼承者的獨家妻:愛住不放 他不僅活了,還活得相當徹底,彷彿所有的毛病都復原了,連特麼肌肉組織都能再生出來。

他很好奇,姜超究竟做了什麼。

“超超!”

許葉雯,再也忍不住了,她哭着跑了過去,搖晃着姜超的身體。

姜超雙眼緊閉,嘴巴微張,胸口沒有任何起伏。

張順爻順着許葉雯的動作看向了地面。

“董事長!”

張順爻整個人瞬間跳了起來,因爲用力過大,整塊火山石當場就“轟”的一聲碎了。

許葉雯被擠到了一邊,她趴在地上哇哇的哭着,就像是一個孩子。

如此畫面,許如風彷彿猜到了什麼。

他的眼睛也有些紅紅的,他走過去蹲下身拍了拍許葉雯的肩膀。

很顯然,姜超是用自己的生命換回了張順爻的重生。

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

許葉雯肆無忌憚的放聲大哭道:“到底,到底是怎麼回事!超超,超超怎麼會變成這樣……”

張順爻的眼淚也不自覺地滑落了下來,他不知道姜超爲什麼會弄成現在這德行,但姜超死了,卻是事實。

“張,張主管,你算算吧,超超爲什麼會死,求求你了,算算吧……”

張順爻沒有吱聲,掐起手指算了起來。

當掐下第三指時,張順爻心臟猛地“咯噔”了一下。

實際情況告訴他,他不能再算下去了,姜超活着的時候,不能作爲被佔算的對象。

死了,依舊如此。

去踏馬的!

隱婚蜜寵:緋聞影后,你好野! 張順爻不顧一切地繼續算了起來。

一連十三卦,卦卦同一相,張順爻的眼睛黯淡了下來。

“噗通”一聲,張順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巴機械版的張開道:“舍,生,取,義,劫,劫……”

說完,張順爻也昏了過去。

天庭,元帥府內。

馬王爺美滋滋地看着這一幕,拿出小本兒,給自己記載道:“戊戌年四月初八,馬王爺愛心無限,智鬥凡人姜超,救得凡人一名,功德無量。”

真是太好了,姜超一死,就沒人知道我的祕密了。

只要天庭沒有戰亂,沒有妖魔橫行,我這火之精眼也就派不上用場了。

大不了以後不和人賭撒尿遠了嘛。

沒什麼的。

況且我畫畫的水平也不錯,三百年了也沒人知道我這眼睛是畫上去的。

看來我又可以逍遙快活很長一段時間了嘛。

哈哈哈哈哈!

地府,閻王殿內。

秦廣王鐵青着臉,看着案桌上那被退回來的拘魂批文。

“狂妄!那個馬癩子活膩歪了是嗎?!一再毆打地府陰職人員,他以爲自己是誰!連姜超都死了,他還蹦躂什麼?!”

凡間,地下室內。

眼看張順爻暈了過去,許如風趕緊過去查看情況,他們許家欠輕塵公司的實在太多,連董事長都死在了他們家。

雖然沒有直接聯繫,但許長根說到底還是姓許,許家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這個家主屬於管教不嚴。

好在張順爻只是急火攻心而已,調理一下就行了。

шшш⊕ ttκā n⊕ ¢O

許葉雯趴在姜超的屍體上,眼淚鼻涕都下來了。

“超超,我知道,我知道你爲什麼要那麼說了,你並沒有怪我,但我怪我自己,如果不是我,你,你也不會這樣。”

“如果,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一定不會那樣任性了,你回來吧,你回來好嗎?我們結婚,永永遠遠在一起。”

“我做飯不好吃,但我願意學,我很聰明的,多學幾次,做的飯就好吃了,真的……”

“以後就讓我來給你做飯吃,你相信我,你……你回來啊!”

泣不成聲,許葉雯的精神幾欲崩潰,接二連三的打擊,她已經無力承擔,她早就無力承擔了。

石室內迴盪着許葉雯的抽泣聲,許如風則是在幫張順爻調息運氣。

忽然,一個極爲不協調的聲音響了起來。

“那你還給我發工資嗎?”

許葉雯一驚。

姜超的聲音!

許如風也嚇了一跳,猛地跑了過去。

“噗!”

因爲許如風的擅離職守,氣息運到一半,岔了氣,張順爻當即便噴了口鮮血出來。

“對不起對不起,這事兒怪我。”

許如風趕緊跑回去接着幫張順爻調息。

許葉雯發現姜超的眼睛已經睜開了,現在正摸着自己的頭髮。

“超超!你醒了!你真的醒了!”

欣喜之色瞬間覆蓋在許葉雯那俊俏的臉蛋上。

美麗的祕密 姜超正要開口,許葉雯又委屈了起來,眼淚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她撲在姜超身上哭泣道:“嚇死我了……我還以爲你真的不要我了,我還以爲你死了……”

姜超輕輕地摸了摸許葉雯的頭,心中思緒萬千,卻也變得十分清明,臉上,掛起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先說好,以後你燒飯,但我的工資還是一分不能少,行嗎?”

[本章完] 地府,閻王殿內。

那名捱了馬癩子揍的陰差唯唯諾諾道:“秦廣王,不,不是,那個馬癩子就打了我一次,我想去拘姜超的魂,必須要經過總判的同意。”

“所以我就去了總判殿,怎料宮總判否認姜超已經死了,可我連批文都拿到了,他就說我搞錯了,說我玩忽職守,還甩了我兩個耳刮子。”

秦廣王也嘆了口氣,他知道宮三元和姜超之間的師徒情,所以也不準備嚴懲宮三元。

“行了,下去吧,讓姜超的命魂在凡間呆上七天,然後再去拘下來。”

“這,這,這……”陰差指着秦廣王驚訝道。

“沒聽明白嗎?!”秦廣王怒道。

他能理解宮三元的,但這個陰差現在是怎麼回事?被人打傻了是嗎?

“鬼啊!”陰差大喊一聲後,轉身便跑。

秦廣王回頭看了看玄光鏡。

畫面中。

“好,依你,都依你,都是你的。”許葉雯低聲說道。

之前姜超住在許葉雯家,那可是應聘了廚師長這個職務的。

如今許葉雯這麼好說話,姜超現在不提要求,啥時候提呀?

雖然是姜超死而復生,但許葉雯卻變得十分輕鬆了起來。

彷彿家裏的變故也沒有那麼沉重了。

“這可是當着你爹的面說的,不能耍賴。”姜超強調道。

許葉雯擡起頭,仔仔細細地看着姜超的臉。

看看,我再多看看,會不會馬上又要有變化了?

姜超幫許葉雯擦了擦眼淚,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道:“怎麼了?”

這個笑容,許葉雯等了很久,這個發自內心的笑容,許葉雯從來沒在姜超臉上看到過。

不會是假的吧?

許葉雯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姜超的臉。

“超超,到底是什麼回事?”

姜超躺了下去,看向了天花板。

“我也不知道,本來以爲我死定了的,沒想到居然還能活過來。”

對於馬王爺和自己的事兒,姜超肯定是不能輕易泄露出去的。和地府能溝通,那是因爲他們的職業需要。

但和神仙交談,這就有些鬼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