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在老頭動手的時候,地玉王勇錢多三個人就離開原地了,然後有人再把小九放到地玉的位置。

老頭根本沒反應過來,就把小九當做敵人,把小九的心挖了出來。 其實剛剛長谷川有機會做更多的事,比如,斷了洛基的一條胳膊或是斷了他一條腿,甚至擰斷他的脖子都有可能。

但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雙方還沒有完全到拼個你死我活的狀態。何況他也知道洛基來頭不小,如果真的鬧出什麼事來也不好收場,不但是給自己惹上了麻煩,更是給四方添麻煩。

於是用這麼一招還算「講人情」的飛摔,把洛基摔了出去。但饒是如此,也夠他受得了,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

這一下著實不輕,把洛基摔得七葷八素,腦子裡暈乎乎的,再加上剛才胳膊的疼勁兒還沒過去,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爸爸去哪兒了 而這一幕也讓階梯教室里的其他人驚住了。對於四方這邊的人來說,這還都是第一次見到長谷川動手,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搞定洛基,而且看樣子還沒有使出全力。所有人的心裡對長谷川的能力都有了譜。

對於F.S的人來說,就更震驚了,甚至還有點恐慌。整個F.S里,除了七喜之外,就屬洛基和岳向北了,這兩人可以說是並列在七喜之下的紅棍。可如今七喜重傷在床,洛基輕鬆被擊敗,這還怎麼打?

這種想法一旦出現就很制止,在場的不少人都原地不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明顯是不想打了。

當然,有兩個人沒有受到影響,那就是張北羽和岳向北。其他人都靜靜的站在那,或是看向長谷川,或是看向洛基,偌大的階梯教室里,除了洛基微弱而痛苦的喘息聲之外,就只剩下叮叮噹噹的金屬碰撞聲。

雙方的群架打的好好的,突然停下來肯定尷尬。為了緩解這個尷尬,尷尬的製造者長谷川輕輕邁開雙腿向前走,眼神有意無意的瞄向了身處最後一排的江山,「江山是吧…」

這個時候說這種話,傻子都明白長谷川下一個目標就是江山了。連洛基都被輕鬆解決,何況是江山這個弱不禁風的龍頭呢。雖然大部分人都有些遲疑,但是江山身邊肯定還是有幾個忠心耿耿的近身。

「保護二爺!」一個F.S的混混突然大吼了一聲,抬手一揮,招呼身邊的人到後面保護江山。

長谷川也不急,仍然一步一步緩緩地走過去,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

說實話,這個時候江山也有點怕。剛才長谷川對付洛基的手段,他看的一清二楚,若是放在自己身上,也就是三二一被摔出去的節奏。當然,這也不能代表他是個慫人。

較真的講起來,一個人的「勇氣」與「害怕」不是一回事,也不是相對的。勇氣是個很宏觀的概念,害怕是很具象的表現。

就像當初在勝利橋。張北羽、立冬、賈丁、蘇九,這四個人昂首挺胸沖向對方的兩百人,說明他們有勇氣。但是看見拳頭打向自己,砍刀揮向自己的時候也害怕。如果不害怕的話,要麼就是某種情緒達到極限,要麼就是沒有正常的生理反應。

所以現在江山害怕也是正常的。

「向北!!」江山突然大吼一聲,呼喚岳向北來自己身邊,從這一點來看他真的慌了,怕了。怕的是長谷川的手段肯定讓自己重新回醫院,如果再次離開雙雁,那F.S可能真的就沒了。

岳向北聽到呼聲,肯定得有些分神,不禁微微側臉瞄了一眼。高手過招,最大的忌諱就是分神,這可不是跟小混混交手,分個神也無所謂,回手還能打著人。跟高手過招的時候分神,就意味著送給對方一個機會。

張北羽哪會錯過這種機會,迅速將天收換到左手,筆直的刺過去。

岳向北反應還算快,瞬間側身。天收的刀刃幾乎是貼著他的臉劃過去的,甚至帶出了淺淺的一道血痕。

然而,張北羽的這一刀也只是為了得到更好的機會罷了,他才不會認為這種程度的一刀就能傷到岳向北。不過,他的右拳已經準備就緒,幾乎隨著天收同時揮出,一記直拳轟過來。

PONN!這拳不偏不倚的砸在岳向北的下顎。他向後一仰,張北羽緊跟著又是一拳過來,卻沒想到岳向北能在身體失去平衡的情況下抬腿一腳,直接踢在了他的腰上。

兩人各自退後一步,暫時分開,抬頭相互看了一眼,再次向對方衝過去。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喧鬧,眾人回頭一看,竟然是校長帶著一群老師和保安來了。

「住手!」校長,也就是艾晴的父親,虎著臉吼了一聲。

眾人一聽,悻悻罷手。只不過這個「悻悻」是對四方這邊的人來說,他們本來已經佔了優勢,不消多時就能把這階梯教室里的F.S成員給放倒,但這畢竟是在學校里,也得給校長一個面子。這就想在外面要給警察面子一樣。

對F.S的人來說則是鬆了口氣,本來就有很多人不想打了,校長這麼一來算救了他們一命。

張北羽和岳向北也不再纏鬥,各自向後退了幾步,收起刀。

「張北羽!」艾校長怒氣沖沖的走過來,抬手指了指他,「你…你才剛回來沒幾天就惹事!你就不怕我把你開除么!」

用開除來要挾一個混黑道的社會大哥,聽著有點好笑,但張北羽還真的有點怕。他拼死拼活的在雙雁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能在學校里徹底擊垮江山。

如果現在被開除的話,那麼之前做的一切也就沒有意義了,還不如在外面懟F.S,難度要比在雙雁小太多了。

張北羽聽了這話先是笑了笑,又輕輕鞠了一躬,「校長,我既然來了,就肯定不想被開除。」說完,他轉身回手指了指說:「你看,這不也沒什麼事么,就是打個架而已,哪怕在海高都不至於直接開除吧。當然了,校長你放心,我不會再惹麻煩了。」

最後這句話只不過是句違心的客套話。不惹麻煩?怎麼可能,以後的麻煩只會越來越多,但話還是要往好的方向說。

艾校長用鼻子輕哼了一聲,嘆道:「最好如此。」說完這句話,抬頭看了看江山、岳向北、洛基他們幾個人,揮手喊道:「行了,都散了吧!」

在他的命令之下,階梯教室里的人紛紛撤出去。畢竟校長和老師在,還有這麼多保安,在學校里,這些人就跟外面的警察一樣,再牛B的小混混也得給幾分面子。

張北羽看了看,也準備跟長谷川他們一起走,卻突然被艾校長叫住了。

「等等,我有話跟你說。」

萬神祖師 張北羽轉頭莫名的看了一眼,抬手指著自己,問了一聲:「我?」

艾校長點點頭,「就是你。」 王勇是驚呆了。

老頭的速度已經是夠變態了,都能在人眼前留下幻影。

但是那個把小九換過去的人又是怎樣的速度。

難道是他。

「年紀大了,就去享受天倫之樂!你都說你是無名之輩了,還出來幹嘛!」

地玉往前走了兩步,來到王勇和錢多的身前。

「哈哈哈!很好!不得不說,你是徹底的激怒我了。三十年了吧,你是第一個讓我出全力的對手,那些人太弱,沒有資格。我姓張!不過死人是不會說出去的!」

老人哈哈大叫幾聲。

整個人激烈的顫抖起來。

眼看著老頭的個頭越來越大。

一會的功夫,一個一米七多的老頭,變成了一個兩米二的怪物。

牙齒尖尖的漏出嘴唇,彷彿一口能咬斷鋼鐵。

衣服早已經碎成了布條,露出一塊塊勁爆的肌肉。

「我勒個去!變身熬特慢了!這是什麼情況!」

錢多的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地玉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前的這個怪物。

怪物咧開大嘴哈哈哈的大笑著。

「我是無名之輩,是因為見過我的人都死絕了!今天你要死,你們都要死!」

地玉呵呵一笑。

「是嗎?你好像還不夠資格!」

一團白霧開始擴散,眨眼之間就把整個屋子充滿了。

「裝神弄鬼!」

怪物發現自己彷彿進了泥潭,想要動一下也不容易。

而且這詭異的白霧彷彿有生命一樣,正透過自己的嘴巴,耳朵,鼻子,身上的,毛孔,正在瘋狂地進入。

自己的生機正在快速的減退。

「你也說了你是無名之輩,這裡這麼多人,你要是活著,死的人可就多了!」

一個聲音傳進了怪物的耳朵,怪物卻找不到地玉在哪裡。

「歡迎來到地獄,這裡是煉火地獄!」

怪物就像一個大烤豬一樣,被白霧一點一點燒成了粉末。

「呵呵!這能量還真不少!吞天訣居然進了一步,現在已經是吞天訣大成了!不錯!」

白霧很快就散去了。

錢多和王勇正滿臉疑惑呢,一看屋子裡的白霧沒有了。

地玉正坐在沙發上呢。

「兩位,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王勇和錢多趕緊坐了過來,一臉興奮。

「玉少!」

「玉哥,那個怪物呢?一定是你把他幹掉了是吧!」

「我的個乖乖!剛才也是你把我們和小九調換的位置吧!」

「還有那個怪物,也是被你弄沒得吧!天哪!真是神了!」

錢多和王勇一臉崇拜的看著地玉,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話,彷彿這一切是他們做的一樣。

地玉一舉杯。

「喝酒!」

地玉的腦海中卻是另外一副景象。

剛才吞噬了小九和怪物,捎帶著把他們帶來的幾個黑衣大漢也收拾了。

以前的吞天訣只是單純的吸收能量,不斷地強化地玉的身體各項能力。

這一次在吸收怪物的能量時,地玉的吞天訣晉級。

然後地玉發現,吸收過來的能量里也包含了這個人的一些信息。

比如這個怪物的一些經歷,現在就像放電影一樣,一幕一幕的展現在地玉的腦海里。

一開始只是一個文弱的少年郎。

一次出國時,被一個神秘組織擄走。

接受了非人的殘酷實驗,是非常不幸的。

但他又是幸運的,成百上千的實驗活體都失敗了。

而只有他活了下來,擁有了一項特殊的能力,身體狂化。

「看來這個世界也很複雜啊!」

地玉看了看窗外這些醉生夢死的人群。

「還要變強啊!」

地玉一口就幹掉了一杯酒。

王勇端起一杯酒猛地一飲而盡。

然後就跪了下來:「玉少,這次又讓你以身犯險,實在是我的罪過,怪我無能,請玉少責罰!」

地玉呵呵一笑。

「自己兄弟不要那麼多禮,這不是你的錯!起來!」

王勇暗暗發誓,絕對不能再有下一次。自己也要變強!

「玉少!求您教我,讓我變強!」

王勇大聲說道,一臉的堅毅。

「嗯!你把你的功法給我一份,我看看!」

地玉通過電腦幾乎把能連上網的電腦都選擇性的瀏覽了一遍,裡面也有很多的驚喜的。

稀奇古怪的功法就有很多,所以地玉對於功法的造詣那是相當高的。

如果願意,地玉分分鐘就能創造出一堆功法。

「如果讓你把卧龍市的地下勢力全部征服,你感覺怎麼樣!」

王勇嘿嘿一笑。

「如果說普通人是A級的話,士兵就是B級,特種兵是C級,兵王就是D級。在往上是S級,上面還有SS級SSS級,在往上就是宗師了。據說還有。」

王勇慢慢的說道。

「我的實力也就在D級這個檔位上,但是據我所知,地下勢力中有三個大幫派,每個幫派里都有S級強者坐鎮。所以,現在統一他們有點……呵呵!」

地玉聽完點了下頭。

「照你這麼說,那個阿德應該是D級中的佼佼者,黑白無常應該在S級中,而這個老頭估計就是SS級了。」

「阿勇,我有辦法讓你更進一層樓,到達什麼程度就看你的造化了!」

王勇趕緊把自己所修鍊的功法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給地玉敘說了一遍。

地玉聽著直皺眉頭。

這部功法殘缺不全,後來有人又補充了一下,但是驢唇不對馬嘴,沒把人練到走火入魔就是萬幸了。

地玉微微一整理一部全新的功法就出來了。

「照著這個練,最起碼你也能到SS級,其他的就看你了!」

王勇猛地站起身來,把頭一低。

「一定不辜負玉少的期望!」

地玉和錢多悠閑地在路上走著。

「玉哥,要不你給我也找個功法,我也想成為SS級的人。」

「變強是不容易的,容易挨揍知道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