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的一天,他派人四處打探情況,只是至今還是沒什麼收穫,只能瞞著家裡人求著珏王帶自己過來旁觀。

她想著,如果陸錦依這件事有什麼冤屈,他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

府尹和在座的幾位打了招呼,便拍下驚堂木,道:「帶被告人,陸錦依。」

傳令一聲聲傳遞下去,兩邊圍觀的人都被圍欄隔開在兩邊,少頃就見到外邊被兩個衙役帶著過來,手戴鐐銬,身著囚衣的陸錦依。

因為有珏王幫忙,陸錦依現在看起來還好,沒有其他人相信的狼狽,也沒有掙扎求饒或者表現得驚慌恐懼的樣子,看著投過視線來的眾人,面容也是平淡平穩,目不斜視。

不過走過人群的時候,難免聽到周圍人惡意的謾罵和議論。

她腳步微頓了下,隨後被後邊的衙役推搡了下,便繼續朝前走,進入公堂內,餘光掃了下裡邊人的人,在看到秦川竟然也在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她走過去,朝著府尹跪下,道:「草民陸錦依,見過府尹大人。」

府尹抬手拍驚堂木,道:「陸錦依,定遠將軍狀告你多次試圖謀害嫡姐,謀殺婢女碧雲,捲走府中財物畏罪潛逃,可有此事。」

「大人,草民冤枉,草民並沒有謀害碧雲,也未帶走將軍府任何財物。」陸錦依道。

「帶人證。」府尹大人再拍驚堂木。

陸錦依垂眸,沒再說話。

片刻,早就等著的人證被帶上來。

眾人立刻都看過來,帶來的人證有兩個,一個是十五六歲的丫鬟,一個是三四十有些邋遢,臉上長著麻子的瘦高男人。

兩人被帶到陸錦依身邊跪下。

陸錦依一個眼神都沒瞟過去。

兩個人證很快就在府尹的問詢下交代清楚。

少女叫翠兒,是將軍府中陸錦瑟院子的洒掃丫鬟,那日她洒掃院子時把帕子給落下了,就回去找,結果見到二娘子與大娘子的貼身侍婢碧雲起了衝突。

「當時我怕被發現,就躲在假山後面,聽到了二娘子在打罵碧雲,還在罵大娘子,好像是因為大娘子要嫁給太子殿下了,二娘子不甘願,想找大娘子說什麼事情,但大娘子歇下了,碧雲勸說二娘子下次再來,然後惹了二娘子生氣。」

「後來不知道兩人怎麼了,奴婢就聽到了碧雲的驚叫聲和落水聲,奴婢偷偷看了一眼,就見碧雲落入荷花池中,而二娘子雙手用力的按住她的頭……」

翠兒一邊抖抖索索的說著,聲音還帶著絲顫抖,似乎真的從回憶中感受到了當時的恐懼。

聞言,外邊旁觀的人們雖然意外和外邊傳言的要謀殺姐姐的故事不一樣,不過可怕程度卻不遜色,竟然能把一個活生生的人親手按在水裡看著她溺水,這是怎麼樣的歹毒和硬心腸,果然心如蛇蠍。 「你真的是這裡的主人——里奇?!」甜圓圓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的大叔,有種想當場挖個洞將自己給埋掉算了的衝動。「你、你好啊!里奇先生。」

「怎麼?知道我真實身份后,不喊大叔,改喊先生了?怎麼害怕了?甜圓圓小姐。」里奇一邊用食指轉折著托盤,杯中的酒分毫沒有曬出來。。一邊弔兒郎當地說,拿起其中一杯放到鼻子旁嗅嗅,意外地發現被甜圓圓瞎搞的營養液散發出非比尋常的香味。

甜圓圓一陣尷尬的乾笑,顧左右而言,「呵呵呵,里奇老闆,真會和我們這種普通老百姓開玩笑。像我們這種窮星僻壤的人,見到您這種傳說中的大老闆,當然會有敬畏的表情了。……對了,說了這麼久,我也不耽擱里奇老闆你的日理萬機了,我就麻煩布蘭德經理帶我去找兒子就好了。」

「找兒子?」里奇輕輕地搖晃杯身,酒香慢慢地從杯中溢出來,「我記得甜小姐好像以600億拍下一對S級的雙胞胎,對吧。」

聽到大人物終於提起重點了,於是馬上附和道:「對對對,就是他們,我想在可以帶走他們了嗎?」

酒杯停止搖晃,里奇目光從酒杯拉到甜圓圓一副期待的臉上,咧嘴送她一個燦爛的笑容:「我不覺得甜小姐現在有能力付得起這600億。」眼神頓變得銳利,「還是……想再豪賭一次200億,讓賭得我破產?啊,對了,忘記說了,如果這次再用你的小手段,後果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甜圓圓整個人蒙住了,不明白是哪裡出錯了。她不是已經將自家兒子買回來了嗎?

「甜主人,」此時系統的聲音在她耳邊傳來,她還沒有開口詢問,系統就著急地給她彙報,「甜主人,我們在最後一次的下注,被賭場的人發現了(其實是神下令系統阻止的),不但沒有贏得那600億,我們還要賠上100億,也就是說,我們破產了。」

聽到這裡,甜圓圓猶如被潑了一盤冷水,臉色十分難看,尤其系統最後一句,簡直是補刀。此時的甜圓圓,只有一個念頭。

這坑爹系統,每日一坑,好像已經成為它必修的課題了。

好像嫌棄甜圓圓臉色不夠難看,布蘭德接著里奇的話,推推眼鏡加入補刀行列,「扣除甜小姐原本賬面的100億資產,甜小姐還欠賭場100億下注資金、600億拍賣金和百分之二百的1200億拍賣違約金,總共1900億。請問甜小姐是刷信用值,還是給現金呢?」

「1200億?!你這不是在搶錢嗎?」甜圓圓此時看布蘭德不再是彬彬有禮的紳士,而是吃肉不吐血的魔鬼。

布蘭德推推眼鏡,表情嚴肅地糾正她:「正確來說,比搶還好。」鏡片一閃,無聲的氣勢壓下剛想辯駁的甜圓圓,「如果甜小姐想反悔,在下最好讓你預覽一下,那些爛賬客人的待遇。」

語畢,布蘭德已經調出數十個光屏視頻在甜圓圓面前。 霸道盛寵:龍少的心尖寶貝 不到十分,甜圓圓從滿色的蒼白到驚慌發青,到最後再也忍不住地慌忙跑到廁所狂吐不已。

「你嚇到她了。這有為紳士行為。」里奇倚在沙發上,由兩位美人侍候,左一口右一口地將托盤裡面的喝個精光。

布蘭德看了一眼倜儻他的里奇,推推眼鏡,反擊道:「總比由老闆出馬好,瘋子是不能還債的。不過老闆,你是不是休息太久了?客人們都快不認識你了。」

聽到布蘭德明裡恭敬,暗裡責備他玩得太瘋了,很久沒有管理賭場了。里奇狂傲的表情當即收撿了不少,不自在地摸摸鼻子,惹來身旁的美人們嬌笑不已。「不認識?那就讓他們再一次認識不就好了!哈哈哈……布蘭德你只要給我好好看著賭場,其他想來惹麻煩的傢伙,我來解決就好!」

看著里奇仰天狂笑的狂酷拽的樣子,布蘭德額角不斷抽搐。「老闆,別忘了你現在……」

「水……」 第九十章父子的第一次見面(10)

「水……」

布蘭德不悅地看了眼打斷他的甜圓圓,吐得前胸貼後背的甜圓圓扶著門,顫抖抖地向吧台爬去,磕磕碰碰地捧著其中一壺像是開水的瓶子,幾次抬起都因為吐到沒有力氣,而只能望水止喝。最後還是古典美人看不過去,給她倒了一杯。

甜圓圓急忙地喝了一大口,清澈的液體還沒有滑到喉嚨就如數地噴到站在不遠處的布蘭德身上,如瘟疫般厭惡地將手中的「開水」推離自己,「這是什麼鬼東西?!難喝死了!」

古典美人先是被甜圓圓的反應嚇了一跳,看了眼被噴了一身的布蘭德和一臉好奇的老闆大人,掩嘴笑著解釋:「高級營養液。」

「每瓶一千萬,你剛剛浪費掉了價值一億的分量。」布蘭德推著眼鏡補刀。「甜小姐的債務增加到1201億。」

「什麼?!這麼難喝東西居然要1億,你不如去搶!」聽到是營養液后,甜圓圓將水杯推得更遠了,眼角瞟了酒柜上各種漂亮的瓶瓶罐罐,。「後面那些也是營養液?!那麼剛剛我調出來的……」想到剛剛口中的恐怖味道,臉色更糟糕了,迅速地槍下里奇手中的一杯雞尾酒,毫不猶豫地倒進嘴裡,不到半秒,表情驚恐地再次奔向廁所。

「浪費一杯如此美味的營養液!」里奇一面可惜地端起最後一杯雞尾酒,望著甜圓圓的方向幸災樂禍。

「老闆,你也不該喝這種由陌生人調配過的營養液,您不知道,你現在可是……」布蘭德不贊同地說。

里奇不在意地揮揮手,享受地品嘗著杯中的液體,「別那麼嚴肅,我一時半會還不回出事,而且經過那小娃調配過的營養液,味道真的非常不錯。安妮卡、溫妮,來來來,你們也嘗一口,營養液不愧是用了一個國家的植物才能提煉出來,純度、口感都沒有話說……」

兩位美人溫順地各自被裡奇餵了一口,驚喜地發現營養液的確比原來的好很多,而且口感比以前更棒了,紛紛使出渾身解數地要求再來一口,使得里奇好不快活。

「你……說……什……么……,這個破營養液要浪費一個國家的植物!?這種難喝的味道,居然還能要用一億。只有特么的獃子還是笨蛋才會買!而你就是那個特么的獃子笨蛋。」一道女聲從里奇背後傳來,咬牙切齒地罵著里奇的有眼無珠,末了還氣憤地把他手中的半杯雞尾酒倒進水槽裡面。作為一名廚師,她的尊嚴不允許這種失敗的作品呈現給客人,更厭惡浪費糧食,見鬼的一個國家的植物來提煉。之前她聞到的明明是由上等的高粱釀製的烈酒,無論是純喝還是調酒都是一流的,但是剛剛嘗到的卻是比下水溝的水還難喝。大叔居然還說好喝,這分名是在侮辱她的味覺。

這個鬼星際,就不能有正常的美食觀嗎!

看著氣憤的甜圓圓,里奇雖然在笑,但笑意早已不到眼底,現場居然沒有一個人留意到她摸到自己的身後,要是她有心,自己是否已經……現場氣氛頓時冷了幾度,空氣中凝固著濃濃的殺氣。

「甜小姐,請注意你的說辭,雖然你是咱們賭場重要的欠債人,但並不一定要你在神志清醒的狀態下還款的。」眼鏡的反光擋住了布蘭德此時表情。

「難道我還說錯了,這種破東西居然要浪費一個國家的高粱,而且你還喝得津津有味。你們老闆不是蠢,而是什麼?!」甜圓圓越說越氣憤,激動地指著里奇鼻子罵,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甜小姐!請你尊重一點!」布蘭德下達最後的警告。

甜圓圓回他鄙視地回他一句:「沒文化,真可怕。」全然無視不知道何時抵到她脖子的兩把利刃,兩位嬌滴滴的美人早已一臉寒霜地看著她,只要她稍微動一分,就會馬上腦袋搬家。

里奇不在意地揮揮手讓她們回來,眼神奇怪地問,「看來甜小姐擁有比這個更棒、更美味的營養液。」

甜圓圓驕傲抬高頭,斜視他,「不是營養液,而是更好的酒。」

里奇這下真的被挑起興趣了,扯著嘴角問:「哦,酒?那還真的希望甜小姐好好賜教。」

「可以,不過……」頓了頓,眼神堅定地直視他,「我要我兒子們。」

「這可是虧本生意,不行,不行啊。」里奇連想也沒有想就否決了甜圓圓的提議,「這樣吧,如果你能提供到讓我滿意的營養液……呃,酒,我就免去你一半的債務,同時那對雙胞胎的歸屬權暫時屬於你。」

「歸屬權我要永久。」甜圓圓不肯讓步。

里奇摸索了下巴思索了一會兒,說:「可以。」

「老闆。」布蘭德皺眉看著里奇。這樣雙胞胎無論是自用還是拍賣,都是不可多得的,尤其是服用了空白的情況下。

里奇沒有理會布蘭德,對著甜圓圓下但書,「如果你賭輸了,負債增加600億,壞債方式由賭場來定。」

「成交。」

語畢,甜圓圓也不再廢話再次走到吧台後,這次沒有碰如何的器皿,而是直直盯著小葵手環。

「吐出來。」眯了眯眼,「別給我裝死,我在聯邦溫室的時候釀的幾瓶酒,你是不是全部挖出來了?」看見手環毫無動靜,甜圓圓繼續說「別以為我沒有看到,你在走廊吐的那堆食物里中有我之前釀的酒瓶。」

眼看,手環還是沒有反應,甜圓圓決定出殺手鐧,「再不吐,以後不給你做菜。」

果然,小葵有反應了,只見白光一閃,一隻一人高的鐵爪雞躺倒了客廳的中央,鮮紅的血液不斷地從它的脖子上流出來,弄髒了昂貴的地毯。小小向日葵在她手上小幅度地搖晃了幾下。

拒嫁天價冷少 意思非常明顯,先餵飽我再說。

甜圓圓默默地看著大雞,又看了搖晃中的小葵半響,臉無表情地轉頭對著布蘭德說,「麻煩布經理,幫我把這隻雞拖到廚房,還有將我今天拍賣的刀具也送來。……大叔,麻煩你等我20分鐘,借我廚房用一下。」

吃貨!

說罷,頭也不回地直奔廚房去。布蘭德在得到里奇的首肯后,也拖著大雞跟在身後,走向那間被她稱之為「廚房」的收藏室裡面去。 陸錦依依然垂著眸沒說話,似乎對對方的證詞無動於衷。

翠兒說完,就輪到了麻子男人說話。

麻子男人叫馬六,他說的是二娘子的婢女蓮兒突然找到他,讓他幫著送二娘子離開將軍府,所以當夜他們收羅了許多細軟,接了二娘子準備逃離,結果被二娘子的母親洛姨娘發現了。

原本二娘子還想要殺人滅口,但馬六不想弄出人命來,就提議把人打暈綁起來。

聽到這裡,外邊的人群又嘩的一聲,罵了起來。

都覺得心如蛇蠍都不能完全形容她,簡直是泯滅人性,竟然連親娘都要殺,真正的一隻遭天譴的白眼狼。

這時候,陸錦依輕笑一聲。

府尹蹙眉,看她:「被告人陸錦依,證人所言,你可認罪?」

陸錦依抬頭看他,目光坦然,道:「二人所言,草民概不認,草民當日並沒有去過嫡姐院中,並未見過碧雲,夜裡將睡時是被洛姨娘突然叫去,只是才進門就被套了麻袋送出將軍府。」

「那你可有證據自證?」

「草民並無證據,但事實如此。」陸錦依抿唇,她不想把楊家和伍元卷進來。

外邊的人又罵了起來。

府尹拍下驚堂木讓人肅靜,隨後傳喚洛安欣來對峙。

很快洛安欣也過來了,看到陸錦依,還未說話就先哭,那柔柔弱弱的樣子,加上言語中的一些措辭,讓人對陸錦依更是深惡痛絕。

洛安欣一邊通過哭訴和自責說明陸錦依從生下來就對嫡姐不滿,一直想要加害取而代之,她勸過多次,沒想到最終還是這樣。

然後又表明她當夜的經歷的確如馬六所說,並且直言願意為女兒頂罪云云,博得了一波好感,就是定遠將軍看著她時,眉心都微微舒展些許,還有些歉意。

「陸錦依,你還有何說。」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民女無話可說,但民女著實冤枉。」她也是真的沒辦法,能作證她不在現場的就是伍元和蓮兒,但一個不想連累,一個是洛安欣的人,而能證明她不是自己逃出將軍府的,是楊家,但她同樣不想牽連他們,所以便真的沒有任何證據。

而這些人顯然都是有備而來的,也不知道她那渣爹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知不知道事實。

但這都不重要了。

外邊的人聞言,嘲諷得更厲害了,洛安欣還在哭,讓她別再執迷不悟,趕緊認罪祈求從輕發落。

陸錦依聽得心中焦躁不已,又為原身覺得可悲,她眼圈有些發紅,轉頭看向洛安欣,嘲諷道:「別一口一個女兒扮好了,有時候我真懷疑陸錦依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

她不過是隨口嘲諷,但洛安欣聞言,卻突然慘白了臉色,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不過很快外邊嘲諷的人就讓她反應過來,立刻裝作被傷透心的樣子,搖搖欲墜。

定遠將軍終於看不過去,如看死人一般厭惡的掃了一眼陸錦依,隨後把洛安欣攙扶起來。

「將軍,是我的錯,是我沒有教好,都是我的錯,嗚嗚嗚。」洛安欣依偎進定遠將軍懷裡,傷心哭泣。

「這不是你的錯,是她自己心思歹毒,容不得她人。」定遠將軍說的時候,那厭惡嫌棄都掩蓋不住,似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陸錦依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沒開口。

府尹看著陸錦依,又看了眼一直沒什麼表情的慕容珏,驚堂木重重一一拍,道:「陸錦依,你既伍證據證明沒有殺人,又有認證證明你的罪責,本府……」

「大人,民女等能作證!」外邊突然響起一聲叫喚聲。

陸錦依聞言,驟然一驚,猛的轉頭。

就見楊瀾和李氏果然站在外面,想要進來,但被衙役攔住了。

府尹又看了慕容珏一眼,隨後放她們進來。

兩人一進來,先看向陸錦依,接著在她身邊跪下。

李氏道:「大人,民婦李媛,丈夫是楊氏鏢局總鏢頭楊海,此為小女楊瀾,民婦能作證,夏……陸錦依姑娘並非潛逃出府,而是被人擼掠出將軍府的,並且是被民婦夫君撞見救下……」

李氏把當日的事情細細說了一遍,只是略過伍元的存在,包括之後陸錦依和他們說被嫡姐暗害,不敢回去的事情都說了。

她說完,外邊又響起了議論聲。

「楊海可在?」

「大人,民婦夫君外出行鏢,民婦已送了信,後日可回到,民婦所言屬實,還請大人明鑒。」

「陸錦依,李氏所言可真?」

陸錦依神色複雜,隨後嘆了口氣,道:「屬實,民女當日被人套著麻袋抗走,在巷中被楊海撞見,那人心虛丟下麻袋逃離,當時民女已是昏迷並無意識,所以被楊海救回家中……」

她把事情描述了一遍,和李氏的基本一樣。

不過就算能證明她不是自己逃出去的,也不能證明她沒殺人。

只是……

「既然還有證人未到,自不能隨意定罪。」這時候,一直沉默的慕容珏突然開口。

府尹,以及其他人都看向他。

慕容珏表情依舊不變,甚至還坦然迎上定遠將軍銳利的眼眸。

府尹也有些頭疼,顯然他不相信珏王今天過來真的只是來監察而已,說不定這二人就是他安排的,那個未歸的楊海很可能都只是在拖延時間。

但這兩方都不能得罪。

他轉頭看向定遠將軍,詢問意見。

定遠將軍又看了珏王一眼,冷哼道:「那便後日再定。」說著彎腰抱起洛安欣直接大步離開,一個眼神都沒施捨給陸錦依。

陸錦依又被帶回牢房,只來得及和李氏和楊瀾說一聲別擔心。

陸錦依被帶走,李氏和楊瀾滿面擔憂的目送慕容珏離開,很想上前去問對方有沒有辦法救人出來,但這會兒也不合適,更不敢。

母女相視一眼,皆看到眼底的擔憂和不安,正準備離開,眼前卻多了個人。

兩人抬頭,就見秦川站在面前。

兩人都是一愣,她們並不認識秦川,當初陸錦依託兩人帶東西給楊家,秦川直接把事情丟給了陸亦書去辦。

「在下是陸姑娘的朋友,二位不必太過憂心,我先用你們回去吧。」秦川微微一笑。

母女又是一愣,但聽對方說是陸錦依的朋友,也有些猶疑不定。 布蘭德拖著甜圓圓要的鐵爪雞跟到廚房,還沒有踏進門口,一個不明物體飛速向他砸來,布蘭德條件反射地甩開那物體,當眼角餘光看清楚那物體想搶救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眼睜睜看著價值一億的「奔四主機」(沒錯,就是21世紀也會嫌棄的電腦主機)稀有古董,被摔得粉身碎骨。

「甜小姐,你……」迎面飛來與之配對的「23寸純屏顯示器」(沒錯,就21世紀也會嫌棄,但仍有很多公司正在用的顯示器),布蘭德也忘記警告了伸手飛快地接住。

一億的古董保住了。

「甜小姐,我再次警告你……」警告還沒有說完,一堆稀有昂貴的古董迎面而來,布蘭德頓時手忙腳亂起來,這些都是價值連城的東西!

鬧鐘、電視機、風扇、書桌……一堆不應該出現在廚房裡的東西統統被甜圓圓無情地扔出去。好不容易清乾淨了,毫不客氣地對著氣吁吁的布蘭德命令道:「將我今天拍下的東西都帶過來,尤其那隻奶牛。」

由於剛才反應不過來摔破了好幾件傢具,讓布蘭德心都滴血了。沒想到甜圓圓還一臉無所謂地要將一隻不知輕重的畜生帶來寶物庫。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不……」

「依她說的做。」

「老闆!」布蘭德不甘地看著身後的里奇,正想進步一理論甜圓圓的胡來,自己老闆的放縱的時候。

里奇雙手抱胸倚在門邊,臉上笑容分毫不減,笑意不達眼底,「照做。」

布蘭德征了一下,推推眼鏡,迅速收撿所有情緒,回復成之前的一絲不苟的恭謹態度。「是,我想在馬上派人去……」

「你親自去取。」里奇慵懶地打斷他。

他可是堂堂的賭場經理,連黃金星的黑白兩道看到他也要給幾分面子,老闆你這麼大材小用地讓他去當個送貨的!

整齊的額角出現了可疑的青筋,布蘭德身影略帶抖音地回答:「是,老闆。」

「記得早點回來。」里奇還很作死地對著布蘭德大聲叮囑。 重生影後有空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