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秦大雨隊長吹號子聲,最遲,最慢,聲音最小。

他安排農活也不具體,連他自己幹活都是拖拖拉拉的,更別說這個生產隊的社員們了。

秦大雨今兒個卻一反常態,精神抖擻地高聲喊著說:「咱們生產隊在咱村裡,數土壤營養最差,產量也就最低。

那我們生產隊想不想給土壤增加養分呢?」

第十四生產隊社員們,彎腰耷拉肩。

紛紛用不屑的語氣說:

「咋增加養分呢?買肥料?咱有錢買嗎?」

「是啊,拿啥買肥料呀?沒錢說啥都是空談。」

「咱是沒錢買肥料,那咱就不能把自己家裡的各種發酵好的糞,上到隊里的田裡給莊稼苗增加養分嗎?」秦大雨啟發大家說。

隊員們一聽秦隊長說這一句,頓時來了精神,直起腰板說:

「誒?這倒是個好辦法呀!」

社員們紛紛表示同意秦隊長的建議。

「新支書讓全村的生產隊來個勞動競賽呀!

他說……全村競賽選勞模哩!

誰被選上了,就給誰……最重要的是發給勞模大獎喲!

咱新支書還說,哪個生產隊產量最高,到時候給隊里的社員們都發大獎啊!

你們想不想讓咱生產隊被選上模範生產隊呢?」

社員們喊聲震天:「想啊!」

秦大雨就很乾脆地說:「那每家、每戶,都把各自家發酵好的糞貢獻出來吧!

我帶領著咱隊的男勞力,今天去給莊稼地先上糞,再澆水。

副隊長秦鐵環帶領女社員們去除雜草,消滅害蟲吧!」

秦隊長又說,「我們隊今年的產量要堅決拿到全村第一才行啊!

那咱們就要按照新支書的指揮,給莊稼苗上糞、澆水、除草、消滅害蟲。

把這些活兒幹完咯,就該點種春棉花,春玉米……還要開荒,點種適合沙土地生長的農作物。

咱們只有改掉以前的懶散思想,從今後大幹才能得獎啊!

你們有沒有信心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異口同聲地回答:「有信心!」喊聲鏗鏘有力。

秦隊長很詳細地做了分工。

男勞力各自回家去拉發酵好了的糞了。

有的拉來了一平車豬糞,有的拉來了一平車雞糞,有的……男社員們沒有空手的。

家家戶戶的男勞力,都拉著各自家的糞便,踏嘰、踏嘰,去給生產隊的莊稼地上糞了。

秦隊長他對社員們說:先上糞,再澆水兒,莊稼增產沒問題兒!

十四生產隊的女勞力一邊鋤草,一邊逮害蟲。

其它生產隊也都如此。

新支書帶著大隊的村幹部在實驗田裡,熱火朝天地干著跟群眾一樣的農活。

新上任的村支書,帶領著村幹部和群眾們一同從此日起,奏響了築夢的前進曲。

可是這首「曲子」卻是充滿了頓挫波折。

張光明在心裡說:「幸好我懂得氣象學中的諺語——雲彩向東一股風,雲彩向西帶雨具,雲彩向南水漣漣,雲彩向北雨難滴。

幾小時前我仰臉望天瞧見雲彩向北方慢慢的漂移,就向村民承諾說五小時以內一定會陰轉晴的。」

村民們要出去逃荒要飯時的情景,還有那首歧視牧野花村的民謠,又在他腦海中浮現。

讓張光明更加堅定地立下宏願,務必要帶領村民們挖掉窮根,並且走向富強的康庄大道,這是誓死不二的追求!


他觀察天上,從早上一直到下午半晌,仍然是片片黑雲漫天飄。

過了會兒就覺得暖風拂面,層層烏雲掠影而過,池塘里的水,明澈如鏡,泛起粼粼波浪。

鄉親們也在關注著天氣的變化,大家看到陽躲在雲朵背後羞怯怯的,漸漸地露出點點暗淡的光線,人們心中看到種情況,覺得天空有了放晴的希望。

果然忽然皎浩凌空,看那,彷彿是「老爺兒」的臉上露出了久違燦爛的笑容,望著幹勁沖天的牧野花村人流露出欣喜的微笑。

張光明他看到后就開玩笑說:「老爺兒」好像是在跟俺這裡的老百姓玩捉迷藏的遊戲呀!

大家都被他逗笑了。

牧野花村的百姓們,之所以都把太陽放到至高無上的位置。

稱之為「老爺兒」,這是因為太陽握著村民們的命根子——莊稼的茂與衰呀!

張光明他笑呵呵地又對村民們說了句笑話:看呀,彷彿是陰鬱已久的「老爺兒」這會兒心情才舒暢了!

群眾們贊同地直點頭,都高興極了。

群眾們用驚羨又神秘的目光望著他,滿眼好奇之感,看得出人人眼中帶著疑問:那張支書是怎麼知道連日陰雲密布的天,能在三天以內放晴呢?

他又怎樣敢斷定陰沉沉的天空在五小時內會轉晴呢?

在這一星期內,村民們把新支書交代的一項一項農活,幹得妥妥噹噹的。

這日中午,張光明觀察玩天氣就在大喇叭上喊道:「各生產隊和各家各戶,都要趁著咱村集市上有賣菜苗的,大家都去買菜苗,生產隊要在開荒的地塊栽種菜苗啊。

傍晚下晌回到家呢?


大家都要再在自家菜園裡栽種菜苗啊。」


村民們不解了,張光明又向大家說明原因,「因為今兒傍晚會下一場小雨呀!」

大家這才明白了。

「快聽咱村新支書在喇叭上吆喝,讓咱們在集市上買菜苗栽種哩。他說傍晚會下小雨。咱們聽他往下怎麼說。」有人高興地說。

張光明在大喇叭上繼續說:「咱們可以在隊里的菜地里栽種茄子、豆角、西紅柿……還要種上—冬瓜、西瓜、南瓜等種子。

記住還要往自己的房前屋后種植瓜果蔬菜喲!

一定還要記著種上竹子和葫蘆喲!」

群眾們聽了張支書在大喇叭上的這些話語,又詫異了,種植葫蘆可以吃菜,那種植竹子幹什麼呢?

大家又聽得張光明繼續說。

「等到竹子和葫蘆長大了,我會免費教大夥做竹雕畫和葫蘆畫!還有竹編技術!


咱們賣些雕刻畫就可以補貼家用了!」

群眾們聽見了他說的這一句話,立刻興奮起來。

有的人說:「啊?老張家的雕刻手藝和編製手藝,在咱這方圓百里之內,可是無人能比呀!

那可是祖傳幾代,能夠養家糊口的絕活呀!

新支書說要把這兩種絕活,免費傳授給大傢伙哩?我沒聽錯吧?」

有的說:「哎呀呀,這下可好了!咱們要是能學成這兩個手藝活兒呀?可就餓不死咱們啦!」

……

全村人都知道,前幾天,張支書預測天氣很準確。

可這次晴空萬里的天,傍晚真會下小雨嗎?

但各生產隊還是按照張支書說的,該點種就點種,該栽種的就栽種。

村民們想:就算是不下雨,就是擔水也得種植瓜果蔬菜和竹子呀。

天漸漸的黑了,天空雷聲陣陣,淅淅瀝瀝的小雨,真就下起來了。

張光明急忙披上雨衣,把村子里的危房一一查看了一遍,發現有幾戶漏水嚴重的房屋。

他和住戶的家人一起用塑料布蒙住他們家的房頂。

不過還好,雖然大部分土房子都很破舊,有的房屋還有點漏水情況。

但牧野花村的房屋一米來高的根基,都是用石頭砌成的,這是村子蓋房子的傳統習慣,所以在幾年內不會有房倒屋塌的危險。

而新支書家的房頂也到處漏水,那這件事情他就只好交給妻子去辦了。

這場小雨讓牧野花村的老百姓們高興地鼓起了掌,他們無不感佩,都說張光明是充滿智慧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預測天氣之本領。

這一場小雨,終於滋養了莊稼和竹苗,以及瓜果蔬菜苗兒。

這也讓村民們看到生存的希望。

次日,一輪晴日當空照,春意盎然花妖嬈。

張光明動員村民們,把各自家裡的鮮花種植在大路兩邊,意欲讓人賞心悅目。

可是,他卻看到村莊里的人,都把廁所池子留在院牆外,路兩邊的糞池子和糞堆,昨夜灌進了雨水。

天氣一晴,臭味就開始散發,這臭氣熏天的異味,讓人難以接受。

張光明屏住呼吸走著,可又不得不呼吸這令讓人噁心的腥臭氣。

他一會兒踩一腳這糞,一會兒又踩一腳那糞。

這種情況讓他眉頭緊鎖,在思考著如何解決這個破壞環境的問題。

他高一腳,低一腳,一步一滑地走到了村外。

張光明知道左天的小雨不會下很久的,因為有句諺語說:「雷先轟隆響,有雨不會長」。

果然左個夜晚的雨,下了不到一夜,還真的轉晴了。

此時地里的莊稼苗,渾身帶著晶瑩剔透的水珠珠,就好像是高興得熱淚盈眶似的。

一顆顆苗兒紛紛仰起頭,神采奕奕,仰望著天空,彷彿是露出感謝的神情。

張光明看到河水歡唱,鴨鵝歡游。

岸邊柳絲婆娑搖曳,空中鴿飛燕舞,此起彼伏的鳴唱不絕於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