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內容是一起對抗暗裔,以及互通有無,灰袍守護者可以在矮人王國境內任何地方接收任何人加入灰袍。

灰袍則有義務獵殺任何矮人王國境內的暗裔。

這意味著,灰袍的影響力正在急速的擴大,現在灰袍守護者已經在兩個國家得到了推廣。

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已經可以大張旗鼓的宣傳了。

焰守護者的名號如日中天,每天都有大把的力量湧入焰的體內,在代表灰袍守護者簽下盟約的一個禮拜之後,焰就達到了高階。

再往前一步,就是高級巔峰,那個時候,將要接觸到一絲領域的力量。

新王為了鞏固自己的王位,以及作為宣告,顯示自己上位短短一個月,就有了驚人的成績,準備舉行盛大的閱兵。

每個國家都被邀請來參加了,其中當然也包括費雷登。

閱兵前的招待舞會上,費雷登特使一見到焰,便馬上行禮,興奮不已的叫到,「守護者大人。」

守護者據說去尋找真正解決黑潮的辦法去了,沒想到居然在地底見到守護者。

更加令特使吃驚的是周圍的矮人都叫他守護者大人。

這讓特使臉上異常光亮,他對旁人說,「這是我們費雷登的守護者。」

焰雖然不在費雷登,但是關於他的傳說正在不停地發酵。

守護者的人數也越來越多,可以說知道他的人比知道國王名字的人還要多。

奧萊斯帝國的特使則是一臉懵逼,他完全沒有聽過守護者,這是什麼時候崛起的大組織?

居然在矮人王國和費雷登這麼吃得開。

他趕忙四處打聽,不打聽還好,這一打聽,不得了,這居然是一個已經這麼龐大的組織,雖然結構鬆散,但是他們的創始人具有無與倫比的威望,而且據說實力非常之強。

隱隱約約的,守護者已經被形容成了和古神教派一樣的東西。

古神教派是古塔文特帝國的國教,他們國家很多人信仰這個東西,七大古神,分別都有特定的祭祀專門負責祭祀。

這七大祭祀也是最強大的的法師之一,據說後來因為黃金之城發生的詭異事情,整個古塔文特帝國的信仰瞬間崩塌,現在的塔文特帝國沒有教派。

時隔多年,一個類似的組織又出現了。

這個組織完全有希望橫跨整個大陸,實現當年古神教派一樣的壯舉。

當然,他們不信仰什麼,要說信仰,也是心中的信念,這是一個不同於古神教派的地方,甚至很多人都說,守護者開創了一個新的職業。

區別於戰士、法師、騎士和刺客之外的新職業——灰袍,這個職業的特點就是利用暗裔的力量,並且擅長追蹤和荒野作戰。

總之,灰袍守護者在兩個國家徹底火了。

焰依靠聖者以及自己在費雷登的名望,在矮人王國推廣灰袍。

反過來又用矮人王國的名望加強在費雷登的影響。

互相作用之下,他的名氣幾乎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甚至比在通訊發達的世界效果還要更好,因為他這個組織已經具備了一些傳教的特點。

極度的使命感,以及強烈的個人崇拜。

焰作為灰袍守護者的領袖,即使不加入灰袍或者對灰袍非常反感的人也不得不聽說過他的名字。

體內涌動的力量,充沛的精神力,讓焰一鼓作氣,直接往石板內充入了大量的精神力。

石板終於全部變成了銀色。

一道微弱的波動擴散開來,摩天又蘇醒了過來。

焰開心的笑起來,「摩天,恭喜你又一次安全穿越了。」

摩天的波動擴散出來,但是裡面透露出一陣迷茫,「你是誰?我怎麼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焰的心瞬間沉了下去,糟糕,是靈魂受傷了么。

「摩天你放心,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把你治好。我發誓。」

「治什麼,這麼炫酷的主人,我怎麼敢忘記。」

摩天哈哈大笑起來,他剛才是故意的,實際上他一直能夠感受到精神力的輸入,但就是醒不過來。

焰一腳把石板踢開,自己也是哈哈大笑起來,「你個狗日的,嚇老子一跳。」 陳氏並不知道宋離的想法,只認為宋離是因為那時候沒能親自去所以覺得惋惜。

「他們夫妻倆的感情應該是很好,今後說不定還會有更多的孩子。」

宋離點頭,「大嫂說的不錯。」

關於李燁夫妻的話題戛然而止。

外面來的賓客眾多,不管是因為宋家的面子還是因為宋離的面前,這一場婚宴註定要轟動整個活水村的。

「大當家的,前面應該就是宋姑娘的家了。」余占鰲的手下對余占鰲道。

余占鰲也是騎馬的,自然也是能看見的。因此白了手下一眼。「我又不瞎,難不成還我看不見嗎?」

手下尷尬的撓頭,剛才不是大當家讓自己看宋姑娘的家在家裡嗎?怎麼自己現在告訴大當家了,可是大當家的卻罵自己了?

「當家的,那宋姑娘的家就在前面了?」撩開車帘子問話的是一位年約三十來歲的婦人,面容姣好。看向余占鰲的臉上帶著笑意。

余占鰲原本拉下的臉在看見婦人之後裡面就變得堆滿了笑意。

「是了,前面就到。」

「總是聽見你說,今日總算是能見著真人了。」這婦人不是別人正是余占鰲的夫人,這次隨著余占鰲一起來給宋離賀喜的。

余占鰲點頭,「不錯,等會兒你就能看見真人了。」

此時的宋家庭院

「小姐我看這宋家也不怎麼樣,想必那位宋小姐也不過如此,只是不知道姑爺為何會對她念念不舍。」一婢女在一美貌少婦面前小聲的嘀咕。

美貌婦人微微皺眉,「不許胡說。」

不過婢女明顯沒有將美貌婦人的話放在心上,因為她的眼神之中明顯的不屑。

「夫人,原來你在這裡。」李燁陪著宋華豐說了幾句話敘了敘舊之後發現原來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楚楚竟然不見了,因此這才轉身去找。

楚楚揚起一個笑容,「夫君與宋家人很是熟悉?」

李燁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不過也就一瞬間恢復了過來「怎麼了?」

楚楚自覺自己失言,立馬就改口道,「剛才有點悶所以才跟小紅到這邊來透透氣,你跟宋家老爺聊得如何了?」

「若是覺得累我就先送你回去。」李燁道。

楚楚臉色一變,李燁這是要趕自己回去?難不成真的像小紅跟自己說的那樣,李燁還打算趁著這個機會跟那宋離單獨見面?

「相公,我不累。」

李燁也不過就是給楚楚一個口頭的警告罷了,並沒有就真的打算將楚楚給送回去。只是楚楚如今這副疑神疑鬼的樣子讓李燁看著心裡不舒服罷了。

李真這幾日被顧寧調到自己身邊幫忙,這會兒被安排了跟著顧寧的車隊前來接親。可這人還在半路上心裡就已經開始有些發虛了。

「等會兒見著宋姑娘我該怎麼說啊?」李真愁眉不展。

「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唄,誰讓你當初瞞著少夫人了,要不然也不會這麼糾結了。」徐正一副看好戲的樣子,這幾日李真可是沒少在自己面前嘀咕。

李真恨恨的朝徐正看了一眼,這徐正分明就是故意在嘲笑自己。

徐正勒緊韁繩,抬頭抬頭看了一眼天。

「還是抓緊時間吧,要是誤了吉時到時候公子更饒不了你。」出門之前就已經交代過了必須要在正午之前將人給接到。

李真只能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往努力的往宋家的方向趕去。

「阿離,我先出去瞧瞧外面迎親的人來了沒有。」陳氏陪著宋離已經做了將近兩個時辰了,期間也跟宋離說了不少的話。可是畢竟平日里姑嫂兩人也是經常在一處說話了,這會兒真讓陳氏故意跟宋離找話說,她反而找不到了。

「嗯。」宋離也在算著時間,而且她也不知道顧寧到底會派誰過來迎自己。

陳氏慢慢起身,在床邊坐的時間太長了腿腳都有些麻了。

「阿離,等會兒上花轎的時候要你幾個哥哥被你上花轎,你打算讓那個哥哥背你?」雖然說讓宋有業被是順理成章的。可是這不是還要跟阿離商量一下嗎?

宋離沒想到這一茬,自己的體重少說也有一百二十斤左右,當然對於一個一米七三左右的女人說來,絕對算是標準的。可是這個重量要是沒點兒力氣的人恐怕是背不動自己的。

「還是二哥吧。」宋離道。

陳氏一愣,「老二?」

「嗯,二哥力氣大。」

陳氏瞬間就明白宋離的意思了,忍不住笑道,「不錯,你二哥的力氣倒是挺大的。」

阿離跟自己說的這個理由,自己倒真是一點生氣的理由都沒有。

「那行,等會兒我跟有成說一聲,讓他準備一下。」陳氏道。

結果陳氏還沒有走出門口,又被媒婆給攔住了。

「你這起來做什麼,趕緊坐回去。全福人可得要一直陪著新娘子坐,要不然到時候這福氣就沒有了。」媒婆道。

陳氏哪知道還有這說法啊,連忙坐了回去。

「剛才我這起來了,沒事吧!」陳氏問道。

「沒事,沒出門就行,這福氣還在屋裡呆著呢。」

雖然知道這些都只是舊事風俗,可既然這些風俗既然流傳了下來那麼自然就有它一定的道理。

「還得辛苦大嫂你陪著我繼續坐下去了。」宋離笑道。

陳氏坐回到宋離的身邊,道:「你說的這叫什麼話呢,我就樂意就你坐一塊兒。」

「你別推我,讓我看看。小姑姑今天穿的可真是好看。」雖然家裡的大人之前就已經明令嚴申過不能靠近新房。可是這群調皮的小鬼怎麼可能會真的聽話。

「姐姐,你說那是小姑姑?」才堪堪不到兩歲的宋凌天根本就不敢相信裡面坐著的是平日里會陪著自己一起玩的小姑姑。

「是啊,那坐著的就是小姑姑。」其實宋甜兒也不是很確定,不過娘跟自己說過了是大娘陪著小姑姑在屋裡的。既然其中一人是大娘,那麼剩下的那一人自然就是小姑姑了。

宋凌天一臉的嘆息,「明明我都跟小姑姑約定好了,等我長大了之後嫁給我的。」小姑姑分明就是說話不算話。

宋甜兒白了自己的親弟弟一眼,道:「小姑姑怎麼可能會嫁給你這個鼻涕蟲跟尿床鬼?」今天一大早黃媽就幫著晾床單了,她都看見了。 宋凌天的嘴撅的老高,姐姐怎麼總是拆自己的台。

不過不管這些孩子們到底是怎麼想的,李真徐振他們來結親的隊伍已經到了活水村的村口。

這一路上鞭炮齊鳴鑼鼓喧天的,就算是想不讓人知道恐怕都是不太可能的。

「快快快,接人的迎親隊伍馬上就要到了,讓新娘子做好準備。」媒婆顯得很是興奮,畢竟難得有這麼大場面的婚事,這要是辦好了她這臉上也有光不是。

雖然與顧寧之前就已經熟識了,可是可是成親,自然是與眾不同的。

宋離動了動自己的脖子,問道:「大嫂我能不能先把蓋頭給掀下來?」這頂著蓋頭坐了了將近四個時辰的宋離整個人都已經快要崩潰了。這個世道對女子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陳氏當然是對宋離說不了。

「這蓋頭可不能揭開了,是要等著新郎官揭的。」哪有新娘子還沒有跟人拜堂成親就自己先把蓋頭給揭開了的道理。

宋離只能暗暗嘆氣,看來只能再忍一段時間了。到時候自己一定要找顧寧好好的補償自己才行。

好在宋離並沒有等多久,就聽見媒婆進門的聲音了。

「姑娘,快快準備好。這迎親的隊伍已經進院子裡面了。」

陳氏嚯的一下站了起來,一臉的興奮。

「人來了?」

「來了。」媒婆也是一臉的喜氣,看那排場真是不得了。

李真他們一進入宋家院子就看見了滿院子的賓客熙熙攘攘的,好不熱鬧。

他們今日是代表顧寧而來的,自然事事都要以顧寧的顏面為先。

「快請進,爹娘早已經在裡面等著你們了。」負責給他們帶路的不是別人正是宋宥彬。

李真也是見過宋宥彬的,不過顯然這會兒並不是敘舊的好時機。

「正好公子還交代了事情給我們兄弟,麻煩宋三哥了。」

宋宥彬心中納悶,顧寧還交代了事情給他們?也不知道給他們交代的是什麼事情。不過一切都等到他們見了爹娘之後自然就會知曉了。

宋華豐跟趙氏夫妻二人今日穿的是一聲暗紅的禮服,趙氏甚至連自己從未帶過的首飾也都帶了起來。平日里樸素的趙氏這一裝扮起來跟那些貴太太們倒是沒有兩樣了。

「老太爺,老夫人。」李真對著宋華豐跟趙氏作揖道。

「你就是顧寧那孩子派過來接親的人吧!」宋華豐道。

李真點頭,「不錯,不過公子還有話讓我一定要當面跟您二位說。」李真道。

宋華豐跟趙氏相視一看,這顧寧有什麼話非要在這個時候讓人當面跟他們說的?

「你家公子交代你什麼了?」

「我家公子道,他的父母親人都已不再,所以這一次想請你們一道過去。」其實顧寧的意思就是讓宋華豐跟趙氏一起跟著過去到時候就讓他們二人做高堂了。

二人稍微放鬆了一點,原來顧寧是這個意思。

「既然這是你家公子的意思,這沒什麼不可以的。不過我們要是跟著一起過去可需要準備些什麼?」宋華豐問道。

李真以為宋華豐總是會猶豫一下的,卻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就答應了下來。這顯然超過了他的預計,不過這也算是自己圓滿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一切公子都已經準備妥當了,只需要您二位到時候隨著少夫人一起跟我們出發就行了。」李真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