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什麼世界,不就是地洞嗎?大不了這羣野人鳩佔鵲巢潛伏在以前某個古人的墳墓裏,充其量也就是地宮而已!”我不解的問道。

“不是地宮,而是一個世界!”

“靠,不會是餓鬼界吧,人界的正下方正是餓鬼界!那地方可不是什麼好去處!”胖子驚駭的張大嘴。

“什麼亂七八糟的,死胖子就你會起鬨!”火狐狸訓斥道。

我揪了一下胖子的衣服,告訴他不要插嘴,聽火狐狸把話說完。

火狐狸沉吟了片刻說:“我開始也懷疑這是一個墓穴,畢竟五百年來,我也算見多識廣,這羣野人到了地下之後,周圍的環境並沒有什麼磚石墓道之類的東西,而純粹就是一個挖出來的土窯洞,下面是一個圓桌大小的深坑,他們把所有的公雞都用繩子捆住,派一個野人繼續往下爬,因此我可以推斷,剛纔那羣野人都是盯梢的,相當於入口的門衛。”

“接着呢?”我追問道。

“接着,這個帶着公雞的野人就一個勁兒的往下爬,他的動作很敏捷,加上又是從上往下走,因此下落的速度很快,即使這樣,也足足往下掉了有一刻鐘纔到了頭,只見下面是一個巨大的城市,樓宇林立,比紫禁城還要大上許多!”火狐狸慢慢的敘述道。

“比紫禁城還大? 穿越空間福滿園 乖乖,難道是超級地宮,我可知道秦始皇的地宮就差不多有這規模!” 高冷萌妻:山裏漢子好種田 胖子驚訝的說道。

“我說了不是地宮,那城市的周圍有山有水還住着人,哪裏是地宮那麼簡單!”火狐狸的話,徹底把我和胖子震驚了,還有山有水,那究竟是什麼鬼地方。

“那裏住的都是些什麼人啊!難道也是和他們一樣的又黑又矮,爪子撓人的怪物嗎?”我好奇的問道。

“不錯,正是他們,足足有上萬人之多!”

“上萬人之多!我的天!這他娘究竟是什麼地方,難道真是和人界並存的另一世界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們爲什麼要在人界出現!”我驚駭的瞅着胖子,他也是吃驚的看着我。 林老師哆哆嗦嗦的從懷裏拿出一張照片,正是之前那張和女學生的合影。林老師深情撫摸着照片,將一切娓娓道來。

“她叫小影,是我之前擔任心理輔導老師的高中的老師,小影那孩子活潑開朗,和那些高考前就情緒低落,悲觀厭世的學生很不一樣。”在說到小影的時候,林老師飽含深情,“我知道師生戀是不被允許的,可我就是剋制不住對小影的愛,她也喜歡我。”

後來,戳破那層窗戶紙以後,林老師和小影順理成章的走在一起,那短時光是兩個人最美好的記憶,可惜好景不長,小影高考失利,父母將過錯歸結於小影早戀。

他們早知道她早戀,但不知道是老師。

總裁大人壞壞愛 有這樣粗心大意,只看重成績的父母來說,小影的悲劇也是有跡可循的。

“小影的父母罵她不好好學習,只知道和人瞎混,甚至對她使用暴力,最後甚至把小影送到了這裏。”

林老師的情緒突然失控,他咬牙切齒的說:“這裏是人呆的嗎?學生在這裏被逼迫着學習,學習再學習,變成一個只會學習的工具,我的小影那麼樂觀向上的孩子竟然受不了這裏的學習壓力跳樓自殺了,她死了,像花兒一樣的凋謝了。”

那個時候林老師已經託關係到這裏當了心裏輔導員,本來是想給小影一個驚喜,結果第一天到學校,他就看到小影從高處縱身一躍,重重的摔在地上,滿身是血的樣子。

“她是折翼的飛鳥,在我的面前隕落。小影死了,你知道從她身上流出來的血紅的刺眼,那麼的鮮紅,帶走了鮮活的生命。”

小影跳樓,林老師就變成了徹底的行屍走肉,把自己關在房間裏,每天對着自己和小影的照片發呆,就是之前從監視器裏看到的那種狀態。

發現小影的鬼魂是在偶然的條件下,林老師其實有一部分藏族血統,跟着家裏的老人學了一些藏族的祕術,不過只是皮毛並不是精通。

他知道小影枉死,就每天給她念經超度,結果有一天,大概就是傳說中的天時地利人和,瞎貓碰上了死耗子,他竟然夢到了小影的靈魂。

剛開始他以爲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結果小影竟然和他說話了。

聽到這裏我和慕桁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隨即說出自己的疑問。

“你並不是刻意給小影招魂的?”

這種情況真的很特殊,一個半吊子無意間就見到了心愛的女人的魂魄?扯吧。

“當然沒有,在見到小影的鬼魂的時候,我確信上天是被我們之前的愛情感動纔有這一系列不可思議的事情才發生的。”

現在的林老師更像是一箇中邪的人,他繼續說下去。

從那以後小影一直託夢給林老師,說她好孤單。

當時林老師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自殺,他甚至實施了自殺的行爲。說到這裏的時候,他將手腕處一處很明顯的傷疤露給我們看。

就在夢到小影的那天他在兩個人曾經住過的地方自殺。

林老師現在還活着,就說明自殺並沒有成功,我們追問細節,才知道原來是小影附身在隔壁鄰居身上打了報警電話,小影不想要林老師死。

鬼魂上身是很折損元氣的,做了這個的小影變得越發的虛弱。、

不想心愛的女人孤獨的以那種形式存在,最開始林老師想到的辦法是爲她超度,因爲技術不夠,超度沒有成功,沒辦法,林老師決定退而求其次,他再次來到了小影自殺的那所學校,想要陪着小影的魂魄。

“大概是因爲強行附身,小影身上的鬼氣變得很弱,隨時都可能煙消雲散,我是個沒本事的男人,沒有辦法幫她解脫,只能用自己的辦法來幫着他凝聚鬼氣。”說道這裏,林老師痛苦的捂着頭。

他和我們講述了在自己的引誘下第一個自殺的學生。

“我現在還清楚的記得那個叫小艾的學生,她的眉眼和小影很像,在心理輔導室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差點以爲她就是小影,不過她不是,她只是一個因爲學習壓力太大來找我傾訴的學生。”

“這裏是什麼樣子我能不知道嗎?小影那麼開朗都能被逼着自殺,何況是小艾這個本身就有些抑鬱的孩子。”

他說了小艾的情況,和小影的差不多,高考失利,揹負着家長的壓力到了這裏以後完全適應不了高負荷的學習,壓力大之後心情鬱結。

“也是在那個時候,我想到了能凝聚鬼氣的辦法,我利用了那些學生。先傾聽,引誘他們說出心裏的苦悶,之後在控制他們的情緒,將自殺的念頭灌輸進他們的腦袋裏。”

“小艾從樓上跳下去的時候,我就站在窗臺上,她一臉絕望的重重摔在地上,當初我的影兒就這麼死的,大量的血從嘴裏,鼻子裏,耳朵裏冒出來……”

聽着林老師詳細的描述了小艾當時死的情況我忍不住又暴躁起來:“你怎麼能下的去那個手,你不僅讓他們自殺,還拘禁了他們的靈魂!”

“是啊,我只有這一個辦法,那就是養別的鬼,凝聚鬼氣讓他們滋養小影的靈魂,這樣我的小影纔會一直一直陪在我的身邊。”

當說完之後,林老師用近乎癡迷的眼神盯着某一處。“我沒有惡意,我是幫他們解脫,他們都活的好辛苦,就好像當初小影一樣,自殺式擺脫這種痛苦的唯一方式,就好像當初我的小影選了這條路一樣,是解脫。”

全程慕桁都是冷漠臉,我卻是忍不住的,一巴掌拍在了林老師的臉上:“你明明可以開到他們,讓他們更加積極面對人生的,結果你竟然做了這樣的事情。”

“不,不是你說的那樣,他們活的太辛苦了,死纔是最好的解脫,因爲小艾的出現,小影的情況明顯好轉。”

“只是如果小影想要維持良好狀態,必須要更多的人去自殺,所以我創建了那個夢境,在夢裏,我對那些意志消沉,將高考看成夢魘的孩子們進行催眠,讓他們相信,只要自殺才能從先前這種壓抑,緊張的學習環境中解脫出來。” 林老師在那個時候已經徹底變態,一心一念只有小影,就這樣這個高復學校的死亡率直線上升,等我們偶然到了這裏發現異常,已經有好幾十個學生陸陸續續自殺……

事情的真相就是,林老師勸那些學生自殺,等他們自殺以後到醫院裏帶走他們的靈魂,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些在四處遊蕩,引誘別的學生自殺的孩子,那些孩子怎麼都想不到,他們死後竟然是會成爲被人利用的工具。

這些被困住的魂魄,一邊陪伴着孤獨的小影,一邊用他們的鬼氣供養,讓小影不至於魂飛魄散。

“這樣小影就能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永遠不分離。”林老師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很淡定,但我卻從他眼裏看到了濃的化不開的難過,“這一些都是爲了小影。爲了小影我揹負怎樣的罪惡都無所謂!”

在說到這個的時候,他的情緒再次激動起來,手無意識的揮動,就好像要把什麼緊緊的抱在懷裏的感覺。

慕桁緊張的將我護在身後,習慣這種保護的我,冷眼看着林老師。

他的故事雖然讓人唏噓,是個沉痛的悲劇,可他不該將這種悲劇無限擴大,造成更多的悲劇,那些孩子甚至都不如小影,根本都沒有經歷過愛情就變成了鬼魂。

變成鬼魂之後沒辦法解放,被困在這個學校裏,每天都重複的在老師們的逼迫下學習?

想到那些孩子,我冷笑的對林老師說:“別以爲用愛情做藉口,就可以彌補你犯下的大錯嗎?你和小影的魂魄在一起互訴衷腸的時候,你有沒有看到那些孩子怨毒的眼神?你難道都不會感覺到恐懼嗎?”

林老師臉上的表情始終平靜,絲毫沒有被我的話影響,他語速憑混不帶一絲波瀾的說:“我從來不否認自己罪孽深重,當那些孩子一個個從我面前跳下去的時候,我的心也很痛,那是小影悲劇的重現,但是這是我的錯嗎?這是這個社會的錯。”

這話從某種意義上竟然讓我無言以對,畢竟也同樣經歷過那場噩夢。

有點走神的我們沒想到接下來林老師竟然說出了那樣一番讓我震驚的話:“我這樣的人下幾次地獄都夠,挫骨揚灰,魂飛魄散都不爲過,可我不後悔,爲了小影,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就算變成千古罪人也不在乎。”

聽到這話,我心裏突然咯噔了一下,記憶裏有人曾經也有人對我用過這種瘋狂的表白,他爲我可以萬劫不復,可以逆天改命,可以做所有在人,在鬼眼裏天理不容的事情,只因爲他愛我,我們相愛。

這個人當然只能是容祁。

那個男人將我視爲唯一,爲了避免我受到傷害他可以和整個世界爲敵,去和既定的命運抗爭……

突然覺得,林老師和容祁的個性,在某種程度上很相似,爲了愛奮不顧身,爲了愛變成一個不容於天地的怪物

代入了下,要是我是小影的話,爲了保護我的魂魄,容祁可能做的比林老師更甚,恐怕就不是死幾個學生那麼簡單,他可以殺幾千幾萬人爲我陪葬!

我將失神狀態表現的很明顯引起了穆桁的注意,他走到我面前,用肯定的口吻和我說:“你是不是想起容祁了?”

沒有必要隱瞞我點點頭。 神君有個小師妹 “我是沒有資格斥責林老師的,畢竟我的男人是他的進化版。”

“我也可以爲你做到。”

“什麼?”我下意識的追問,結果慕桁彆扭的轉移了視線,他走過去將失神的林老師提在手裏問:“這個人你要怎麼處理?”

本來我想,只要從林老師嘴裏逼問出他就是幕後黑手的話,我一定讓他魂飛魄散,可現在知道了事情的始末,現在我對他更多的變成一種同情。

“又想多管閒事?”慕桁很容易的猜到我的想法。

我知道只要我想做什麼,慕桁都不會反對,就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打算,“我想幫小影超度。”

“你說什麼?”聽到我這麼說,本來又沉浸在和小影記憶裏的林老師變得異常激動,他上前抓住我的手……

慕桁粗暴的將他的手甩開,滿臉警告,大有林老師要是在有出格的舉動就把他弄死。

清楚的接收到慕桁的惡意,略帶尷尬的收回手,他用充滿希望的眼神看着我說:“你真的原意幫小影超度。”

“是啊,也是爲了那些孩子。”沒有必要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對容祁的感情,我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謝謝你,謝謝你。”林老師第二次對我下跪,我卻並不動容,只是示意慕桁將人拉起來,我們帶着林老師去了他的宿舍。

讓我吃驚的是,林老師的宿舍竟然就在心理輔導室的旁邊,他特地向校長提出的要求,反正那座實驗樓常年閒置,校長也就隨了他。

打開門,濃郁的檀香的味道傳了過來,貼着小影照片的骨灰盒放在明顯的位置。

整個房間給人一種很壓抑的房間,在靠窗的位置放着一張牀,上面鋪着黑色的牀單,大白天黑色的厚窗簾被拉起來,房間裏只有骨灰盒前的始終不滅的定魂發出的微弱味道。

我可以感覺到有微弱的鬼氣從骨灰盒裏發散出來,林老師畢竟能力有限,他只能感覺到小影的狀態不好,隨手都可能魂飛魄散,卻沒有察覺出這鬼氣中帶着的那些負面情緒。

慕桁不適的皺着眉頭,他沒有用我動手,直接上前將隱藏在陰暗角落裏的小影拽了出來,和照片上眉清目秀笑的甜蜜的小姑娘不同,現在的小影周身瀰漫着一股濃郁的憂傷,她的靈魂也和林老師說的一樣,虛弱的隨時都能化來。

因爲和那些冤死的學生的靈魂產生聯繫,這個靈魂相當的不純粹。

小影開口說話,聲音很嘶啞:“老師,她們是你新給我找的朋友嗎?”

從進到屋子裏,林老師的目光始終都沒有從小影身上移開,之後他哭了。 根據我自己的親身經歷,這人界正下方是餓鬼界,而我們常說的陰司地府,則是處於餓鬼界的正下方,一般人死之後,到了陰曹地府會根據報應的多少,來確定是投胎爲人,還是投胎爲餓鬼,再或是下地獄受苦,一般一旦下了地獄,那就落後娘手裏了,別指望能出去。

可是火狐狸口中的地下世界,又會是什麼存在呢?

“胖子,你見多識廣,根據你的理解,這下面會是什麼所在?”畢竟見識有限,我想聽聽胖子的高見。

“不好說,這地下世界除了地府陰司,還有餓鬼界之外,就是修羅界了,只是這修羅界乃是接近於神界的存在,裏面的生靈也絕對不是那些野人般的醜物,”胖子分析道。

“行了,你們別瞎猜了,下去看看不就得了!”火狐狸顯得有些不耐煩,一躍跳到樹下,來到剛纔那羣野人消失的土坑前。

“喂喂,紅姐,平時看你挺謹慎的,怎麼這次這麼不淡定,咱們還沒弄清楚這下面究竟是什麼所在,再說了,我們已經中止了獸類和他們之間的矛盾,我覺得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沒有必要再冒風險到人家老家裏一探究竟,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勸阻道。

“你知道個什麼?沒聽我說這些野人們在離地面不遠處留了個哨所嗎?如果他們真的屬於地下世界爲什麼還要留個哨所在人間?他們的本事你也是見識過的,我覺得這裏面一定隱藏着天大的陰謀!”火狐狸認真的說道。

“陰謀?你的意思是!”

“不錯,我有一種預感,在不久的將來,他們將會出來禍害人間!”火狐狸憂慮的說道。

“那有什麼了不起,上次在樹林裏遭遇他們,小李不照樣打死了幾個嗎?說明他們也是肉長的,至少沒有那些殭屍陰煞厲害,他們只要敢出來,衝鋒槍一掃死一片!”我不屑的說道,其實,我是真心的不想下去,因爲我實在是不想再招惹這羣祖宗了。

“紅妹子說的有道理,我們還是下去一趟,摸清楚這些傢伙的虛實,也好爲以後的事情做準備!”胖子這時搭腔道。

一聽他這麼說,我也只好無奈的搖搖頭,既然三個人兩個都要下去,我也只好捨命陪君子。

火狐狸在距離那個土坑5米遠的地方開始刨洞,說心裏話,她刨洞的本事可是遠勝麗麗,雖然麗麗刨洞的速度已經很驚人,但是和火狐狸比起來只怕是小巫見大巫,那一堆堆泥土,在火狐狸面前跟豆腐渣一樣,根本就看不到有什麼存在感,我和胖子蹲在火狐狸的耳朵裏,只感到周圍的土壤跟長了腿兒一樣,飛快的往身後揚去。

火狐狸刨了一會兒,我們來到了一個寬敞的通道里,這個通道直通向下,跟一個深井相仿,只是巖壁之上也都是泥土,上面滿是爪痕。

火狐狸縱深向下一躍而去,嚇的我和胖子趕緊抓緊了她的耳毛不敢亂動。

我們垂直向下墜落了十幾秒鐘,按照距離來說,也應該就幾公里深了。

“胖子,奇怪了,這裏怎麼不見地下水呢,按理說,我們下墜100米左右就可以看到灰基岩層的地下水啊!”我不解的問道。

“少來了,這不能拿常規的知識來解釋,書本上也沒告訴你地下岩漿層下面還有個餓鬼世界對不?”胖子輕聲說道。

又過了一會兒,我越發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了,又推了推胖子說道:“喂,胖爺,我可是上過中學的人,你不要唬我,我們下降的加速度是10米每平方秒,按照這麼長時間來計算,應該都快到地幔了!”

“你又來了是不是?!”胖子鄙視的瞥了我一眼。

說話間,我們終於從那個洞口裏鑽了出來,而眼前的情景着實讓我大吃一驚。

只見在腳下是一片遼闊的大地,在地面上有山川有河流,還有許許多多的建築,而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就好像是從飛機上往下跳一般,火狐狸九條蓬鬆的尾巴如同降落傘一樣控制着氣流,讓我們可以緩緩的往下降。

“紅妹子,你的尾巴可真是了不起啊,居然還能當降落傘!”胖子驚歎道。

“這算什麼?九尾赤狐可以御風而飛,這可是銀狐做不到的!”火狐狸略顯得意的說道。

此時我擡頭望了一眼,驚奇的發現剛纔鑽出的洞口正鑲嵌於一個彷彿天幕般的黑巖之上,而這天幕般的黑巖一望不到邊際,和遠處的天邊渾然一體,墜落的遠了再看,當真和漆黑的天空相仿,更令人驚奇的是這漫天的黑巖上不止一個這樣的洞穴,粗略數來少說也有幾百個之多,而且在這天幕之上,還點綴着無數璀璨如鑽石般的星點。

“喂喂,胖子,我可在一本雜誌上看過,在接近地心的位置,到處都是高壓形成的鑽石啊,會不會說的就是這裏,咱們一會兒摘上個幾百公斤回去,直接就成了億萬富翁了,到時候,我也可以跟老陳一樣回家鋪路蓋小學了!”我擡着頭興奮的說的。

我見胖子不吭聲,側頭看了他一眼,只見他也擡頭正看着那黑幕般的天壁,只不過此時他面露驚恐,鬢角上的冷汗正一滴滴的流下。

“老馬,你眼瞎啊,那哪裏是什麼鑽石,那是眼睛,是一羣羣蝙蝠的眼睛!它們蠢蠢欲動,就要對我們發起進攻了!”胖子驚恐的說道。

“啊?!”我吃驚的重新擡頭看去,只見那些所謂的鑽石一對兒對兒的都動了起來,迅速朝我們的方向衝了過來,數量足足有幾百個之多,我仔細的一看,也不禁大驚失色,胖子說的一點兒也不假,那正是一羣半人多高的蝙蝠,閃爍着鬼魅一般的眼睛,張牙舞爪,樣子及其駭人!

它們的樣子和我們在陸地上見到的那些長爪子的小黑人很像,也是有一對兒鋒利的爪子,想必威力也是一樣的,皮膚呈漆黑褶皺狀,不過它們的眼睛卻和燈泡一樣雪白的亮,和那些小黑人墨綠色的怪眼有所不同,再有就是肋下長正一層佈滿血絲的薄膜,可以當做翅膀進行飛行。

胖子的話提醒了火狐狸,她也注意到了危險的來臨,身形一轉,立即改變了飛行的方向。

然而此時,那羣蝙蝠怪人已經到了我們跟前,揮舞着鋒利的爪子向火狐狸身上抓撓過來。

“紅姐!小心!”我大呼道。

只見火狐狸渾身一抖,身上立刻射出無數條火苗來,向那些怪人噴去,那火苗粘住怪人的身子立刻燃燒了起來,疼的它們在空中不停的翻滾,並且發出一聲聲怪叫,接着就化作一團火球向下墜落而去。

但是有句話說的好,什麼都怕來一堆,這羣蝙蝠怪人密密麻麻的越聚越多,越聚越多,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形成了一個幾公里長寬的烏雲,大有吞食天地的架勢。

它們咆哮着向我們飛撲了過來,那氣勢簡直就如同海嘯山崩一般,而此時的我們就像是一縷細沙,馬上就要淹沒在這點綴着密密麻麻銀色怪眼的黑色大海里。

“我的天哪,咱們現在成了衆矢之的了!紅姐快想辦法!”我驚叫道。

胖子此時也是緊張的捏緊了拳頭:“他孃的,這些怪人實在太多,紅妹子就算法術再高強也燒不過來,還有,你看遠方,似乎還有一羣正在來的路上!”

萬般緊急的情況下,火狐狸居然放慢了飛行的速度,似乎故意要等這羣蝙蝠怪人靠近似的。

一看到這個情況我心裏不由的開始發起毛來,這火狐狸要幹什麼?難道還要再來一次玉石俱焚,天火大爆炸之類的嗎?按照她的性格,這傢伙真能幹出這樣的事情來。可是我和胖子怎麼辦?我們又不會在烈火中重生,想到這裏我緊張的叫道:“紅姐,你要幹什麼啊,它們在你的攻擊範圍內啊,你趕緊進攻啊!”

“瞎吵吵啥啊?我自有道理!”火狐狸不耐煩的說道。

聽她的話音兒似乎信心滿滿的樣子,我也只好沉下心來靜觀其變,此時那些怪人離我們已經只有十幾米遠了,它們身上的那一股子奇怪的腥味已經鋪天蓋地的飄了過來,薰得我和胖子直捂鼻子。

那羣怪人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到跟前兒了,就在這個時候,火狐狸身子迅速的旋轉起來,無數的紅色毛髮脫落,並在飛舞起來,它們在空中變成了一個個蝙蝠怪人的模樣,和那些怪人聚集在了一起,接着火狐狸自己也變成了那副醜德行,一股勁兒的往怪人堆裏鑽。

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了她的真正用意,她是要和這羣傢伙融合在一起,這樣才能使得自己得到最大的保全,她剛開始之所以要讓這羣醜東西離自己近點,一方面要讓自己融入它們團隊的行爲更加自然以外,還爲了能夠更加仔細的觀察觀察這羣怪物,好模仿的像一點。

這羣怪人嘰嘰喳喳的一陣亂叫,似乎它們也對剛纔的情況感到不可思議,明明目標就在眼前,怎麼突然之間就不見了呢? 男兒有淚不輕彈,現在的畫面卻讓人動容,林老師看着小影說:“對不起影兒,都是我不好,如果當年我禁得住誘惑不去愛你的話,你現在一定很幸福。”

小影露出一個悽楚的笑容,她語氣堅定的回答:“你能忍住不愛我嗎?愛是相互的,你的愛讓生命中充滿陽光,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幸福。”

慕桁的表情有點僵硬,這小子身上揹負着家族的責任,沒有自我,他大概不能理解這些情情愛愛,可是我能。

因爲我愛容祁,我能理解林老師,如果不相遇那便不會愛,那次穿越到八百年前的我就是這樣的想法,哪怕知道穿越過去容祁可能就不會出現在我的生命力,可爲了他能活着,我寧願去忍受那種分別。

人家在煽情表白,我卻想到容祁。

那邊小影已經偎依在林老師的懷裏,佛珠的能力很特殊,它用吸收的其他人的魂魄給小影凝結出一個新的形體,讓小影脫離了魂體的狀態。

林老師呵護珍寶般抱着小影,語氣卻是滿滿的自責:“要是我放手,你也不會因爲早戀被你爸媽送到這裏,是我間接害死了你。”

“不,就算知道會死,我也不後悔遇見你,如果再給我一次選擇的機會,我還是會去與你相遇,與你相愛。”

接下來林老師和小影介紹了我們。“影兒,是我沒本事,無法讓你超度,只能任由你這麼痛苦的活在着陰暗的空間,我的影兒明明是那麼一個陽光的女孩……”

“他們能超度我?”小影用充滿希冀的眼神看着我和慕桁,我點了點頭。

在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之後,小影的表情卻從一瞬的狂喜很快就變成了暗淡:“要是離開,那是不是就永遠見不到他了。”

我實話實說:“雖然你們這段以生命爲代價,刻骨銘心的感情會煙消雲散,但是林老師不至於在沾染殺孽,讓那麼多無辜的學生枉死。”

小影沉默不語。

索性就把最想知道答案的那個問題問出來,我問她:“你真的不後悔和林老師在一起嗎?哪怕最後是這樣的結果。”

小影沒有一絲猶豫,直接回答:“無論是誰問我這個問題,林老師還是你,我的答案都是一個,不後悔,幾次都不後悔。”

說完以後小影怔怔的看着我問:“舒淺姐,你有喜歡的人嗎?”

當然有,我和容祁的愛更刻骨銘心,更深沉,想到容祁之後又習慣性的失神,好一會兒纔想到小影還在等我的答案,我點了點頭:“我有一個比我愛他更愛我的男人,不過因爲一些原因我們分開了?” 婚後試愛:你好BOSS大人

Leave a comment